唐中无卿 第一章 赔礼道歉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据《山海经·北山经》记载:北三百里,曰灵缈山,其上无草木,山中有一异兽,名曰骛菰,毛色为白,眼神凶煞,喜吃人。而骛菰在秦朝时灭了很多大家族,连当时法力最强门派也被它一夜之间灭了,在什么时间呢,这个没有记载,不过万幸的是在它疲倦时,有个不知名一日,顾公子去沈家做客,却不小心把沈家青铜镜打碎了,回去后他把这事告知了顾夫人,顾夫人一把捏起他的耳朵,他疼的直呜呜叫:“唔...娘,虽是长卿的错,但也并非故意的啊,哪知道那东西居然在手边..”听了顾长卿的辩解后,顾夫人叹了口气后放下他:“去沈家赔不是了吗?”顾夫人没有罚他,有一半原因是不忍心,还有一半原因就是知道他并不是那种纨绔子弟,从小顾长卿的礼数就不少于其他家,自然也就会信任他说的每一句话。。...

唐中无卿

推荐指数:10分

《唐中无卿》在线阅读


据《山海经·北山经》记载:北三百里,曰灵缈山,其上无草木,山中有一异兽,名曰骛菰,毛色为白,眼神凶煞,喜吃人。而骛菰在秦朝时灭了很多大家族,连当时法力最强门派也被它一夜之间灭了,在什么时间呢,这个没有记载,不过万幸的是在它疲倦时,有个不知名胡人把它封印在了昆仑山,它的法力需要回升八百年才可破了封印。遵从于骛菰的名叫恶奇,似乎是一种比人高,而且数量堪称海量的生物,它们一直遵从着骛菰的意志迫害人类,已经近七百年了,一直在增多。

一日,顾公子去沈家做客,却不小心把沈家青铜镜打碎了,回去后他把这事告知了顾夫人,顾夫人一把捏起他的耳朵,他疼的直呜呜叫:“唔...娘,虽是长卿的错,但也并非故意的啊,哪知道那东西居然在手边..”听了顾长卿的辩解后,顾夫人叹了口气后放下他:“去沈家赔不是了吗?”顾夫人没有罚他,有一半原因是不忍心,还有一半原因就是知道他并不是那种纨绔子弟,从小顾长卿的礼数就不少于其他家,自然也就会信任他说的每一句话。

“正...正要去呢。”

“我同你去。”

顾家大公子名为溟,字长卿,但依他的一身黑衣难看得出是出身豪族的公子,若非他那腰间坠挂着暗中晦烁交错的玉佩,倒更像长安城里一普通百姓;中分的前发后垂着惰懒的浪子低马尾,与人一种江湖侠气的感觉。

顾夫人和顾长卿到了沈家后正好看见了沈家大公子沈烨之,他正在庭院中练剑,或许是因为练得正入神,因此并没发现有人进来了,他们也不好打搅他,只好在一旁看着他练完。

沈公子名烨之字无和,一身白衣,左半边前发遮住了眼睛,也许是从小左目视力模糊的原因,才让他只现出一只右眼,临风而立,眉目清俊,不苟言笑。

“沈公子好剑法,沈家有这样旷世奇才,夫人也真是如登春台了。”沈无和没有说什么,只是行了个礼。

顾夫人:“沈夫人在何处?”

沈无和:“沈某带夫人去找便可。”

接着,沈无和把他们二人带到了沈夫人卧室前,三人停在门前,沈无和上前去敲门,边敲边说道:“顾夫人与顾公子来了。”

开门的是沈夫人的侍从——蒻英,她从小就跟随沈夫人,二人一起长大,情同姐妹般。

沈夫人出来了,虽四十出头,但年轻时很貌美,据说当年是长安第一美人,只可惜嫁给了个只爱酒肉的男人,但话又说回来,这人的剑术却不同凡响,沈无和从小练剑也是因为他的影响。

“顾氏今日来是给沈家赔礼道歉的,只是走得匆忙,未带赔礼,改日必到,阿溟。”顾夫人示意顾长卿说下去。

顾长卿为沈夫人行了个礼,说:“顾某因疏忽碎了沈家的宝物,下回顾某定一丝不苟,还请沈家大度包容。”

“区区青铜镜罢了,并非值钱之物,顾家又何必登门道歉?况且我沈家与顾家交往颇深,顾家还如此谨慎是何意?”沈夫人笑了笑。

顾夫人连忙摇头,解释道:“并非谨慎,我顾家何事何人都要礼节必到的。”

沈夫人:“原来如此,那这歉我沈家收下了。”

顾夫人和沈夫人说话的时候,顾长卿对沈无和打了打招呼,沈无和却不以为然,见他和自己打招呼,把头撇过去了,顾长卿看他这个反应,心里好像受了一击,对他做了个欲哭无泪的表情,之后便被顾夫人拽走了:“那今日叨扰沈家了。”

回去之后,顾夫人从自己屋中拿出了个瓶子,说道:“这香薰是给沈家的赔礼的,不如你再去跑一趟?”顾长卿刚要进屋。

“那,我去去就回。”顾长卿拿过瓶子就走了。

到了沈家后,有一对年纪尚小的双胞胎来了:“顾家的小子!”这两个孩子分别是:沈容慈、沈连清,是沈家二公子及三公子。“....胡言!”顾长卿挥了挥拳头,这时,沈无和来了,那两个孩子跑了,“不可无礼,顾公子来我沈家又有何事?”

顾长卿嘿嘿笑了,沈无和有些无奈:“何事?”“无事不能来吗?”沈无和看着这个对自己傻笑的男子,微微叹口气。

“说笑,喏,赔礼。”顾长卿拿出香薰。

沈无和看了看:“特意来就为此?”

顾长卿:“不然?”

沈无和没说话,接着顾长卿略带些挑逗性地凑近他:“难不成还为别事?”沈无和撇过头,顾长卿冁然一笑,觉得沈无和的反应太好玩了。

沈夫人:“顾公子?”她走了过来。

顾长卿一下子恢复了严肃,走到沈夫人面前双手递过东西:“沈夫人说过那东西不足挂齿,我思来想去能与之比的除顾家香薰别无他物。”

沈夫人笑了笑:“好,那便收下了。”说着就接过了那香薰。

接着道“烨之带顾公子回书房中聊吧,近日恶奇出现的频率也是逐渐增多,你们莫要乱跑。”沈无和说道:“那么,请顾公子到沈某房中座谈吧。”顾长卿摇摇手说道:“顾某这就回去,只是来送东西罢了。”他挠挠头,语气中略有些抱歉。

沈夫人:“顾公子若想留下与烨之玩乐,我差人去告知顾夫人便可。”

顾长卿:“怎敢麻烦夫人?况且还有很多时间与沈公子玩乐呢。”

沈夫人微微一笑:“无妨,也已有几日未与他玩乐了,烨之怕是..”接着看向沈无和,“早已想念顾公子了吧?”沈无和急忙道:“不...”沈夫人笑着没有说话。

“明日,明日定来。”顾长卿对沈无和笑了笑,沈无和却撇过头不看他,顾长卿行了个礼:“那我便告辞了,沈公子,明日见。”接着便走了。

翌日,顾长卿果真兑现了诺言,中午吃过饭后就来沈家了,只不过他觉得唯一没意思的是自从他来了沈无和房中,沈无和就一直在低头写着什么。

“沈公子,除课业你到底还有何兴趣?”而沈无和只是淡淡一个字:“无。”顾长卿撇了撇嘴,忽然想到了什么:“对了沈公子,我们比比剑术如何?”沈无和看了看他,接着站起身,二话不说地拿起身边的佩剑,他真的刺向了顾长卿,顾长卿一点防备也没有,紧闭双眼道:“玩笑罢了,沈公子不必当真!”

听此,沈无和也没有继续了,顾长卿把眼睛微微一睁,那剑竟在他眼前!沈无和把剑收了起来,放在了托上,顾长卿忽然发现有两把剑,花纹有些不同,他打量了一下这两把剑:“皆是沈公子佩剑?”沈无和微微点点头,他说道:“无事不佩。”顾长卿不太懂这方面,听了沈无和这番话忽然明白了。



秦道孤仙 寻唐 金色绿茵 盛宠之毒医世子妃 诸天次元大乱斗 我和师姐共系统 盗墓险途 策妖之三界风暴 重生欢姐发财猫 第一重装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