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秀才锦鲤妻 第一章 屈辱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逼仄狭窄的柴房里,徐雅有心无力地躺在一张破床上,正和绑定微信她的系统僵持。就这时,一三角眼颧骨横突的灰衣老太太,毫不客套地踹开了柴房门。那柴房是原主到张家后所住的,又破又小,还漏风不挡雨……“作妖的死丫头!上吊自杀只伤了嗓子,又没伤到手脚!都赖在床上两就这时,一三角眼颧骨横突的灰衣老太太,毫不客气地踹开了柴房门。。...

逼仄狭小的柴房里,徐雅无力地躺在一张破床上,正和绑定她的系统僵持。

就这时,一三角眼颧骨横突的灰衣老太太,毫不客气地踹开了柴房门。

那柴房是原主到张家后所住的,又破又小,还透风不挡雨……

“作妖的死丫头!上吊只伤了嗓子,又没伤到手脚!都赖在床上两日了,还不起来做饭!”这老太太是张老太,张家的当家婆婆。

她才骂完,她身后的傻儿子拍着手便附和,“死丫头,死——死丫头!”这傻儿子不仅傻,还说话结巴。

记忆里,这对张家母子没少苛待原主!

担心不起来做饭会挨揍。徐雅不情愿,却不得不强打起精神,艰难不已地从破床上爬起,“我这就去做——”

她这实在是饿得没力气了,就靠着一口心气硬撑着,必须先吃点东西!

因原主自杀未遂且还没休养好,这两日她便只能干躺着不干活。

张家人因此则不给她饭吃,而只给她喂了些刷锅汤水续命。

这是还打算着以后继续压迫呢!

是的,徐雅穿越了。

她在睡梦中莫名绑定了一系统,然后就该死的穿越了!

她穿越的原主名张香草。

张香草出生即丧母,八岁又丧父,其后成为孤女被族叔伯们夺了家产,然后跟着再嫁的后娘来了张家。

自此,她被人家像使唤牛马一样,使唤了四年,直到长到一十二岁。

而在这一年,原主被张家以三两银及五百斤粗粮的价格,卖给一个近五十岁的鳏夫。

那鳏夫名李延年。

原主张香草性子懦弱还吃苦耐劳,她之所以选择自杀,则是因李延年的底细被张家小姑子透露给了她。

李延年有虐打老婆的习惯,娶了两任妻子后就一直续娶不上媳妇了,这才会隔着这么远的地方,让牙婆给买媳妇。

自此,原主意识到,就这么一直熬下去也是苦熬!终于,她大胆了一回——在村尾大荒地上的老槐树下,用根裤腰带吊死了!

所以,徐雅这两天一直嗓子疼,很疼!

而这还不算惨,那该死的系统给她展示了一个更为残酷的事实。

上一世原主上吊后根本就没死成,还是嫁给了李延年。

李延年娶了她后,伙同自己的姘头一直虐待她,直到她生下一个男孩,然后强迫她做起了半开门供养家里。

最终,在一个寒冬飘大雪的夜里,她凄惨地死于常年的病痛折磨。

没多久,她那没长大的小儿也随后跟着她去了。

这真是个“惨不忍睹”的前世!

试问,谁特码的想过这样的日子?

徐雅前世人生,自父母所在城中村拆迁发了笔横财后,是真过得不错的。

虽说有钱后,父母离婚重组家庭,又都有了新儿女,继而除了给钱,有些放任她这个旧儿女自生自灭的意思。

可她有钱有闲,一点不想穿越的啊!

两日前,那该死的系统莫名绑定她,给她看了张香草的人生后,就给她发布了两个任务。

而其中的一个任务就是五日内必须脱离张家!

而且,那任务她不接都不行!不接,上一世原主被折磨的画面,系统会在她脑里给她反复呈现,还将那被折磨的疼痛加诸于她身上!

这是在警告她,警告她不完成任务,就会得到这样的下场!

穿越的这两日,因她拒绝接受任务,便一直都在感受着那种生不如死的疼痛。

那疼痛能让她恨不得一头撞死在墙,如果能的话!

可系统说了,不完成任务,便会让她一直处于那种生不如死的状态,反正绝对绝对是不会让她死的!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就连让她哭死的机会都不给!特码的她不想再受这种折磨,任务她接还不行!

因想着穿越这等烂事,徐雅差点切到手,她忙拉回心神。

可一拉回心神,肚里那发烧般的饥饿感,又再次翻涌到心头。

看向自己切着的大把青菜,徐雅忍不住摸了摸肚子,嘴里因极度饥饿而产生的口水泛滥,让她忍不住吞咽了几下。

“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地切!你爷他们回来吃不上饭咋办?”今天是肉菜,得看着这小贱种,不能让她偷吃!

张老太蹲坐在厨房门口,一边搓着麻绳,一边监视着徐雅做饭。

徐雅很饿很饿,心慌慌的,感觉要死了!

尽管无比厌恶这老太婆,但她现在的状态又对抗不了人家和那傻儿子。

于是,她只得硬生生地放低了姿态问道:“奶,我两天没怎么吃饭了,能让我吃点饭吗?我很饿,都要站不住了!”

张老太眉头紧紧地拧着,“吃饭?你还有脸吃饭?你上吊时咋个不想着吃饭呢?你上吊救命还花了一百个子呢!你把这钱挣出来再说吃饭吧!”

说完,她低头继续搓绳,不再理会徐雅。

为防止原主偷吃,除了锅里热着的,厨房里空荡荡的,啥都没有。

东西都放在张老太屋里锁着呢!就连那几个破窝头,几颗烂萝卜青菜都是。

如今只有一条生肉还没切,搁在案板边上。

可那是生的,不能吃!

徐雅忍不住抓了几片切好的青菜塞进嘴里。

饥饿对原主来说是家常便饭,原主还会利用砍柴的机会出去寻摸吃的。

可她才刚穿来,又不得不躺了两天,这还没机会出去找吃的呢。

“啊——疼疼疼!奶,奶,你松手!你松手——”

咀嚼的动静让张老太起身就扑腾了过去,她揪扯住徐雅的头发便开始没头没脸地打骂起来。

“你这小贱种!偷吃啥?啊!偷吃啥?还让我松手,松手再让你偷吃吗?”

“啊——疼,别打了,别打了!我不吃了,还不行!你别打了——我还要做饭,不然爷回来没吃的了!”

徐雅拉扯住自己继承原主的稀落落的头发,疼得想要挣脱。她仓惶的四下躲避着,不想让张老太打到她。

可是呢,如今她是瘦弱矮挫的小豆芽菜,只有一米二三那样的个子,在这狭小无比的厨房里,她躲都躲不了,如何能挣脱?

大致是徐雅的提醒,让张老太想起饭还得赶紧做。

最终,她才不甘心地又狠抽了两三下徐雅的脑袋,这才放过她。

徐雅从小到大没挨过这种打,那种屈辱的心理,让她恨不得想拿刀砍死这老太婆。

好在那时她被张老太拽离了搁刀的地方,那刀没搁在她手边上。

也好在她一丝理智尚存,不敢杀人。

且她知道,她这继承原主的单薄瘦弱身子,是根本打不过人家的。



快穿之我家娘子是上神 重生之独步江湖 虞书 遮天之大帝饶命 骑马与砍杀之立马横枪 修真家族平凡路 全职赘婿 御魂师之无猜小主 我有一拳的能力 嫡女涅磐:谁家女儿俏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