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春归 第四章 演技(二)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从昨天起,字数满一万,够冲新书榜了。求所有收藏求我的推荐求需要支持~O(∩_∩)O~------------罗家的女眷们自然而然能听出这其中的很微妙区别,一个个脸色都不甚很好看。慕正善一门心思向着慕念春,即使碍着罗家的颜面处罚了她,此事只会更为怜爱。这么如此一来,慕元------------。...

从今天起,字数满一万,够冲新书榜了。求收藏求推荐求支持~O(∩_∩)O~

------------

罗家的女眷们自然能听出这其中的微妙区别,一个个脸色都不甚好看。

慕正善一心向着慕念春,就算碍着罗家的颜面处罚了她,事后只会更加怜惜。这么一来,慕元春岂不是白白的落了水?

王氏按捺不住,正要说什么,眼角余光忽的瞄到不远处的身影,顿时又惊又急的喊了声:“元春!”

众人都是一惊,反射性的看了过去。

一身白衣的少女在丫鬟的搀扶下走了过来。

这个少女年约十三四岁,一张鹅蛋脸,柳眉杏眼,挺鼻樱唇,五官生的极美。她面色苍白行走无力,愈发显得楚楚动人。

这个纤弱美丽的少女,正是慕家长女慕元春。

慕念春凝望着那个身影,遥远的过往瞬间涌上心头。一时之间,思潮起伏难以平息。

这个身影,几乎是她少女时期的噩梦。“温柔懂事宽容又识大体”的慕元春,巧妙的一点点的抢走了她所有的风光和宠爱。

幼弟失踪,娘亲病死,她被逼入宫......这些事表面和慕元春无关,其实都是慕元春在暗中推波助澜。

前世的她,直到临进宫前的一晚才知道真相。那个晚上,慕元春毫无顾忌的撕开了虚伪的面具,冷笑着将真相一一道来。

在失败者的面前,胜利者无需再要任何伪装。因为她们两个都很清楚,就算她知道真相也无济于事了。

然而,世事难料。自以为是的赢家并未落得好下场。

她这个失败者在深宫中坚强勇敢的熬了十年之久,一步一步的接近龙椅上那个心机深沉喜怒无常的暴戾男子,最终和他同归于尽。

临死的那一刻,她的心里很平静。

生无可恋,死亦无惧。

现在,生命从十二岁的这一年重新开始了。她淡然的看着慕元春,心里无比的平静。现在的她心理很强大,强大的足以俯视曾经嫉恨交加的长姐。

......

慕正善心里原本的几分怒气,在见到慕元春之后顿时消失无踪,一脸心疼的说道:“元春,你醒了不在床上好好歇着,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慕元春怯生生的挤出个笑容:“父亲,女儿醒来之后,就听说舅母和表嫂们来了,所以才过来了。”

李氏走上前,紧紧的攥住慕元春的手,含泪说道:“可怜的元春,瞧瞧现在瘦成什么样子了。”

慕元春的眼里闪过一丝水光,唇边却漾开一抹笑意:“大舅母,父亲母亲都待我极好。只是我近来不思饮食,才消瘦了一些。”

言语之中处处维护父亲和继母的颜面,只字不提落水一事。

慕正善心里既感动,又有些愧疚。

这些年来,他对长女实在多有亏欠。可慕元春毫无怨言,在罗家人面前更是向着自己说话。他这个当爹的,日后一定要多多补偿长女才是。

王氏握住慕元春的另一只手,红着眼眶叹道:“好孩子,真是苦了你了。”若是在慕家真的过的好,怎么会好端端就被推的落了水?

慕元春微微红了眼圈,却展颜笑道:“二舅母,我过的很好,没什么辛苦的。”

“若是真的好,怎么会落了水?”王氏话是对着慕元春说的,目光却像刀子一般嗖嗖飞到了慕念春的身上。

慕念春一直低着头,此时却仰起头来,小巧精致的俏脸上满是泪痕:“都是我的错,不该听大姐说了几句不中听的话就推的大姐落了水。什么样的责罚我都甘之如饴。大姐,你就原谅我这一回吧!以后就算你再说我娘出身低微无才无德不配做慕家长媳,我也不会乱发脾气了......”

慕元春眼底的一丝得意陡然凝结。

慕正善一惊,霍然看向慕元春:“元春,你竟说过这些话!”

慕元春下意识的否认:“父亲,我没有......”

慕念春抽抽噎噎的哭声又传了过来:“爹,你别怪大姐。大姐自小就没了亲娘,在舅家长大。一年前才回了府,和我娘感情生疏,有些怨言也是难免的。我这个做妹妹的,没能体谅大姐心里的苦楚,还和大姐闹腾。都是我不好......”

慕正善的眼里浮起一丝痛心和愤怒。

他已经信了这番话。如果不是慕元春辱及张氏,慕念春又怎么会悍然推她落水?

不仅是慕正善,就连罗家女眷们也都是心里一凉。如果起因是如此,她们哪还有脸为慕元春撑腰?

百善孝为先!

张氏纵然出身再低,也是慕正善的妻子,是慕元春的继母。慕元春私下有怨言也就罢了,若是诉之于口就是忤逆不孝。慕念春气恼之余推她落水,也算情有可原!

慕元春生平第一次尝到了百口莫辩的滋味,气的差点当场吐血。

可恶!慕念春什么时候变的这么阴险无耻了?

当时为了激怒慕念春,她确实说了些难听话。可她针对的是慕念春本人,并未扯上张氏。现在这一盆脏水泼了过来,她若是辩白,就得说出事实。

这么一来,她苦心营造的“知书达理温柔宽厚”的长姐形象岂不是全毁了?更何况,她说过的那些话,根本就不能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来......

这么生生的咽下这口闷气,她实在不甘心。

“父亲,”慕元春眼中含着一点泪花,脸上流露出隐忍的委屈,竟没有辩解:“祠堂里寒气太重了,四妹在这里跪上三天,身子一定吃不消。父亲还是免了四妹的责罚吧!”

这番求情的话,比急急的撇清辩白高明百倍。巧妙的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到了慕念春正被罚跪的事实上。

祠堂阴冷,跪在里面一定很难受。慕念春对慕元春心怀怨怼,污蔑攀咬几句也是很正常的事。慕元春非但没有为自己辩解,反而为妹妹求情。足可见其心胸宽广大度。

慕正善一愣,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到底是念春在说谎,还是元春在做戏?

李氏等人的反应却是一致的,几乎不约而同的冷笑起来。

“四小姐,”王氏率先发难:“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元春自小知书达理,怎么可能在背地里指责继母。谁若是想往元春身上泼脏水,我这个做舅母的绝不会姑息。”

李氏也冷笑着接口:“幸好今日没有外人,不然,这种话若是传出去了,对元春的闺誉可是大大有损。”

陶氏没急着说话,只是温和的看向慕正善。

慕正善看了一眼哀哀哭泣的慕念春,又看了一脸忍辱负重的慕元春,头脑里一片纷乱。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

祠堂内外异常安静,只有慕念春的啜泣声在众人耳边回响。

慕正善定定神说道:“此事起因暂且不深究。念春推元春落水,必须严惩。罚你跪三天祠堂,然后禁足一个月,抄写《女诫》百遍。”

慕念春擦了眼泪,恭敬的应了。

这惩罚确实不算轻了。可罗家女眷们却没多少欢喜。在她们张口之前,慕念春就自动求罚。慕正善此时的决定,和慕念春的说辞完全一致。

她们这么多人闹上门来,只得了这么一个结果,简直是丢人现眼!

慕元春面上维持着和之前一样的表情,甚至歉然的看了慕念春一眼。右手却在宽大的袖子里悄然握紧。

她苦心设的这一局,根本没有达到她想要的效果。

慕正善虽然处罚了慕念春,却并未生出厌恶反感,反而更怜惜了几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和她预想中的完全不一样?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