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要当反派 第二章七七是谁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这是哪儿呀?这些人又是谁?她一肚子疑问正心里想,就听见一声大叫,倒是还在骂街。“啊!沈六六,你这个废物!还不给小爷滚出来!”当她反应时回来意外发现声音是从身体下方传来的,么是在叫她?她什么时候叫沈六六了啊,但是但是诧异,但她但是通过旁边人的搀扶“啊!沈七七,你这个废物!还不给小爷滚起来!”。...

这是哪儿呀?

这些人又是谁?

她一肚子疑问正在想着,就听到一声大叫,貌似还在骂人。

“啊!沈七七,你这个废物!还不给小爷滚起来!”

当她反应过来发现声音是从身体下方传来的,难道是在叫她?她什么时候叫沈七七了啊,不过虽然不解,但她还是通过旁边人的搀扶慢慢爬了起来,然后她就看到刚刚被她压在地上的男子翻了个身坐起来,一边拍着衣袍一边往后退。

嘿!怎么她是洪水猛兽啊!

原本要出口的歉意立马化作愤怒,对了他刚骂自己是废物来着,于是出口就是一句:“你才是废物呢,你全家都是废物!”

空气有一瞬间的凝固,沈七七见那个被她压了的男子瞪大了双眼看着她,就跟见了鬼似的。

周围那些围着的人还在小声说些什么,大家脸上的神情都各不一样,有疑惑的,有惊讶的;不过这一切在沈落初看来,不过是因为她刚刚的一句话震慑住了男子,她一点也没觉得现场的气氛有什么不对,正在她想要打量周围环境的时候,御风台突然出现了一阵躁动。

沈落出并没有感觉什么异常,直到旁边有人叫她。

“七七……”

“七七师妹?”

什么七七八八的,跟叫狗似的,回头就一句话想也没想就出口了。

“什么七七八八的,我不叫七七,我叫沈落初!”

结果回头看到的就是刚刚那位声音好听的小哥哥,旁边还有一位着青衣的漂亮女子,两个人正吃惊的看着她,不过神情很快就变回正常了,两人互看了一眼,那眼里含着的意思,沈落初一眼就瞧出来了,是的,觉得自己有病,此时正在发病中,正当她想解释解释,两人又转过头一脸担忧的望着她。

沈落初:“……?”

什么跟什么啊!算了!她不计较了。

所有人都在看着沈落初,故而没有人注意长老席,凌云之巅的尊主在听到沈落初说自己不是沈七七的时候,转头看向了旁边的座位。

结果人家的座位上已经没有了人,他眼神扫过去的时候,只看见桌子上的茶杯还再借着余力转完最后两圈然后稳稳的停住了。

有些事情别人不知道,但他这个尊主还是知道一点的,看着祈云突然出现在御风台上时,他心里便有了想法,台上那个人或许有可能就是祈云来他这凌云之巅的原因。

正在沈落初打算问一问这是哪儿的时候,一抹白影突然落入了自己的余光中,转头看过去那一刻,沈落初觉得天地都失色了,她的眼中仿佛只有那一抹白影,再没其他了。

那白影的主人一步一步向她走来,她突然觉得眼睛有些模糊竟然没瞧清长相,但沈落初还是觉得自己的心跳有一瞬间“啪”的一声停了,等到男子在她面前站住,她才看清男子的长相。

那张脸五官端正,棱角分明,眉眼出奇的好看,一身白衣穿的身形挺拔又矜贵,站在那儿,他就像是小说里描述的男主角。

此刻眼睛正在看着她,沈落初一眼看过去,在他的眼睛里就像是看到了星辰大海一般,宽阔深沉,里面似乎有着很多的情绪,惊喜、纠结、疑惑、伤心、害怕,没等她仔细瞧。

“师傅!祈云长老!”

“师傅!祈云长老!”

“祈云长老!”

正在沈落初想要仔细看看的时候,周围整齐的声音和旁边的两声“师傅”好像突然惊到了来人,眼神立马变的清冷,脸上的情绪立马收了起来。

沈落初抬眼,这才发现台上又多了一个胖子,不知为何她潜意识里觉得她身边这两位大概就是在叫那个胖子为师傅,而非那个好看的男人。

不过祈云长老?这个长老的名字她好像有些熟悉呀,正在想着,旁边有人拉了拉她的衣袖,她转过头去看,是刚刚那位漂亮的小姐姐。

此时小姐姐正在给她使眼色,她看着小姐姐的眼色望过去,才发现是那个后上台的胖子,难不成自己和那个胖子有什么关系。

还没等她琢磨琢磨,突然手腕被人抓住了,身体突然腾空而起,她只看见握着她手腕的那只手白皙修长,骨节分明,哇塞!这手好好看哦!压根没注意自己发生了什么。

等到她余光发现刚刚那些人逐渐变得有些远的时候,她才把眼神从自己手腕拔下来,往回看去,这一看妈呀!好高啊!然后她自己就给自己吓晕了。

晕过去之前,她隐约听到一句话:“花狄,这个人本尊问你要了!”那说话的声音好听极了,就像山泉“滴答”一声落在了沈落初石头般的心上,只觉得通体舒畅以至于他那个要了,为什么要了?怎么就要了?她都没来得及想就直接失去了意识。



专宠小毒妃(下) 练习生从徒手劈砖开始 路神他落地成盒 莲花十七巷之长情调 诸天之祖 封神第一帝 太古龙象诀 敌军还有三十秒到达战场 日常系神壕 末代修士传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