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门伊始 蓬门启 卷一章三 年少的卫子谦(上)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秋收的水稻田亩了被疯狂收割完后,一垛垛金黄色的稻梗山稀落地堆垒在田间,为附近淘气的孩童们提供更多了有趣的的玩处。四五个农妇装扮的女子边嬉笑怒骂着,边弯下腰捡拾田里收谷时撒落的稻穗。旁边除了个机灵的女孩抱着垫了布的竹篮跟随,也时不时地努力勤奋将拣起的稻穗往篮三四个农妇打扮的女子边嘻笑怒骂着,边弯腰拾捡田里收谷时散落的稻穗。旁边还有个伶俐的女孩抱着垫了布的竹篮跟着,也不时地勤奋将捡起的稻穗往篮子里放。。...

蓬门伊始

推荐指数:10分

《蓬门伊始》在线阅读


秋后的水稻田亩已经被收割完毕,一垛垛金黄色的稻梗山稀疏地堆垒在田间,为附近顽皮的孩童们提供了有趣的玩处。

三四个农妇打扮的女子边嘻笑怒骂着,边弯腰拾捡田里收谷时散落的稻穗。旁边还有个伶俐的女孩抱着垫了布的竹篮跟着,也不时地勤奋将捡起的稻穗往篮子里放。

身上背着婴孩的女人不意间转头,眼角余光瞥见篮子,不免赞叹出声:“素娟真是乖巧又勤劳,你们看,她捡起的比我都多许多。”

穿着蓝衣粗裳的妇人听了,扑哧笑了出来。“那是因为你只顾着嚼舌根的缘故。曹小娘子,这是不是就叫做什么名副其实呀?”

皆因曹,音似“吵”。

曹氏哪肯依她,嗔道:“呸!兰芷你这文盲女子,居然敢乱搬书本来笑话我?你才是真正的大笑话呢!”转念一想,又禁不住向往,叹道,“要是我也有个姑娘,那该多贴心。”

没想到兰芷没再继续吐糟,也羡慕地瞥了静淑的女孩几眼,道:“可恨我这肚子生了两胎,蹦出来的全是香菇,想要再生家里却是养不起了。”家里那好不容易拉扯大的两儿,贪玩猴皮得到处乱窜,别说指望他们帮帮忙,只求别折腾出什么大乱子就已经心安了。

“就是呀。家里若是男女皆有,才叫做圆满哪!就像阮娘你,一儿一女,轻松过日子!”

前头的阮氏取了腰上的布巾擦了擦汗,似笑非笑地道:“好了好了,你们得了便宜就别来卖乖,有没有想过有人生不出儿子的感受?”话毕,眼波顺溜地往安静的黄氏身上转了转,又意味深长地调了回来。

众人的眼光随着阮氏的暗示,不意间聚焦到黄氏身上,让黄氏的心胸不由得一抽一窒,闷闷地疼痛了好阵子。

大伙一时间安静下来,还没想出别的话题,曹氏却一根筋地问起黄氏来:“对了,你女儿呢?不带在身边照看,不怕把人弄丢了么?”

黄氏勉强地牵唇礼貌笑了下,往田梗的树荫下望过去。这也是她刚才劳作时,一直重复的动作。那棵熟悉得闭上眼也能勾勒出来的老榕树下,一样朴实的藤篮子,一样忠厚的大黑狗,还有让她又疼又爱得入了心肺的幼女。

“人在那边自己玩儿呢,有阿旺守着她。”黄氏复又低头捡拾着散落在田地里的粒粒金黄。

曹氏哦了声,不解地问道:“记得她才比我这小子早生两个月,应该才刚学爬吧?年纪这么小,你怎么不随身带着她?”

黄氏朝她笑了笑。“现在这时辰的日头毒了些,怕晒着她。而且背了人,干活哪能利索得起来。”

“不是呀,我背着小子还不是一样做事!”曹氏说者无心,咧嘴一笑。

阮氏听了抿了抿唇,笑着抢话道:“曹娘你这是生第二胎了,惠裳跟你一比还算是新媳妇儿呢,哪里经得起操劳!”

黄氏张了张嘴想反驳些什么,可脑子偏偏又提醒着,阮氏她男人就是庄子主管这事儿,要小心应对,别轻易得罪了。于是一时间嘴巴又硬合了起来,喉头像吞了鱼骨般梗得难受,怔怔地任由话题被有心人慢慢地带到别处去。

趁着其它人没注意,兰芷凑到黄氏跟前安慰道:“有些闷亏吞了就算了吧,她只不过还惦记着你进庄时那件事而已。”

黄氏一愣,伸手扯住她的袖子。“什么事?”

她也只是不久前才进的庄,那时候玖儿才刚满三个月,自己全副心力都放在农务和孩子上,实在想不出哪里有得罪人的地方。

“你不知道吗?那时候庄子招人只有一个名额,阮娘想把远房表妹安置进来,连人都已经在来的路上了。”说到这里,兰芷不由得抿嘴笑了,心里还痛快乐着,“没料到主宅副总管跟你家的关系铁,不知道打点了什么关节,后来进庄的就是你了。”

副总管……不就是指卫家的男人吗?黄氏听得整个人讷讷然,远没猜到还有这么一层事儿。

“洪婶——各婶姨们——”有个孩童在田梗那边呼喊,身边还候着个老婆子。

兰芷一抬头。“那是卫家的五郎吗?”

女人们听了动静,都纷纷走上田梗,问:“啥事儿啊?”

老婆子是曹氏的婆婆,见了人便急忙替她解下背上的婴孩,抱在自己怀里,嘱咐曹氏到:“别院里来人了,唤你现下赶紧去一趟。”

卫子谦用力地点点头。“阿母也被叫去了,还吩咐我来通知各位婶姨们一声呢。”

众人当下面面相觑,只有阮氏了然地一笑,问:“这下就要去吗?”

“嗯!”卫子谦点头,“立刻,马上。”

女人们见状便加快脚步往路上赶了,黄氏心里一焦急,也想把孩子托付给曹氏的婆婆,可是平时两家私下并没有来往,她心里总觉得不太踏实,便扭头对卫子谦说道:“五郎,帮洪婶送阿玖去三婆那里,好吗?”

三婆是邻居的无嗣老人,平时黄氏事忙的时候,都是请她帮忙顾看着。五郎小时候也让她带过一阵子,因此熟悉得很,便点头答应了。

当卫子谦奔到老榕下见到玖儿的时候,她正努力地扶着藤篮的边沿,颤颤巍巍地半靠半站着,小脸上是一副凝神贯注的认真神色。可当黑珍珠般的眼珠子移到了他的身上,眸色不由得瞬间变沉了下来,充满了戒慎和防备,就跟旁边那只大黑狗的黑珠子一模一样。

“嗨,阿旺!”卫子谦朝着狗儿咧开嘴笑,它的身长可比他高还多出那么一截呢,颇具有危胁性的,先打好关系总没错。

黑狗凑上前去嗅他身上的味道,卫子谦伸手想摸摸黑狗,熟料狗头判断完他的安全性后,便很有性格地撇开头去,完全不想理他。

卫子谦调过头来,对上了直直瞪他的粉嫩人儿。他依然是顽皮地朝她咧齿一笑,伸出一根手指,轻轻使力往她的额上点去——

嗯?呀!

玖儿被点得失去重心,向后跌坐回了篮子里,皱着小眉头暗自生闷气。

卫子谦嘿嘿笑着捞起小人抱在怀里,重量还蛮实在的,他不敢腾出手来提篮子,还好黑狗懂性地咬住提手,把藤篮衔在嘴里缓缓地跟在后头。



快穿之我家娘子是上神 重生之独步江湖 虞书 遮天之大帝饶命 骑马与砍杀之立马横枪 修真家族平凡路 全职赘婿 御魂师之无猜小主 我有一拳的能力 嫡女涅磐:谁家女儿俏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