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妇 第003章 再来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而已文姨娘究竟是低看了萧家对此事的决心,她想让叶楠夕躲,萧家却也没给叶楠夕躲的机会。第三日一大早,叶楠夕喝了药后,正准备上床再歇一会,就据说萧家又派人来回来了,而已这一次却没明确提出要见她,不是明确提出要见叶老太太。“来的是谁?但是三爷的随侍?”叶楠夕蹙“来的是谁?还是三爷的随侍?”叶楠夕蹙眉倚在软榻的引枕上问了一句。。...

只是文姨娘到底是看低了萧家对此事的决心,她想让叶楠夕躲,萧家却没有给叶楠夕躲的机会。第二日一早,叶楠夕喝完药后,正打算上床再歇一会,就听说萧家又派人过来了,只是这次却没提出要见她,而是提出要见叶老太太。

“来的是谁?还是三爷的随侍?”叶楠夕蹙眉倚在软榻的引枕上问了一句。

“不是,是昨儿那个管事的康嬷嬷,我刚刚去前厅偷偷瞧了一眼,听她问了您的身体,然后跟太太说想见老太太一面。”绿珠一边说着,一边忐忑地看着叶楠夕,“看样子,萧家是着急要接夫人回去,若是老太太被说动的话,估计就不用等老爷回来了,老太太点了头,三奶奶就是再不愿也得跟着她们回萧家去。”

叶楠夕也意识到事情已迫在眉睫,抱着嵌丝花鸟的铜胎手炉沉思片刻,然后问:“康嬷嬷几个已经去老太太那边了吗?”

绿珠点头:“我从前厅出来的时候,太太就领着康嬷嬷去了老太太那儿了,这会儿应该已经跟老太太说上话了吧。”

“那文姨娘呢?”叶楠夕放下手炉,紧了紧披在身上的绛紫暗纹罩衣,“姨娘知道这事了吗?”

“我在前厅偷看的时候,文姨娘也在一旁,太太领着康嬷嬷前脚才走,文姨娘也跟着往老太太那边过去了。只是老太太不喜人多,看门的婆子丫鬟又不甚待见我,所以我就先回来将此事告诉三奶奶。”

叶楠夕垂眸看着炭盆里烧得通红的木炭沉思,当日文姨娘让人开棺,发现她还剩一口气,而在那等混乱的情况下,最后拍案命人去请大夫的是老太太,不管怎么说,老太太此举她自然是心怀感激。可是据她这个月在叶家的体会,以及脑海里残留下的记忆,得出她对那位老太太的了解,眼下几乎可以确定,叶老太太不会拒绝萧家,因为没有可以拒绝的理由。

叶老太太爱面子,凡事都喜欢讲一个理字。当日,叶老太太开口让人去给她请大夫,是因为她到底是叶家的孙女,就算她令娘家丢尽了颜面,但祖母看到孙女还吊着一口气,没道理见死不救。

而今,她是萧家的媳妇,萧家派人来接自家媳妇回家,叶老太太同样没有理由拦着。更何况眼下的情况就如年氏所说,所有的错都在她身上,萧家不仅宽宏大量继续接纳她,而且还特意派人过来接她,叶家是只有感激的份,没有拒绝的道理。

叶楠夕将烤火的手缩回袖中,紧紧握了一下,就下了软榻往外走去。

“三奶奶这是要去哪?夫人如今的身体还未好利索,吹不得风的!”

“我去老太太那看看。”

昨日下了大雪,今儿早上雪虽停了,但因下人懒怠的关系,院中的积雪还未打扫干净。于是叶楠夕这一出去,顿时被雪光刺得眯起眼睛。绿珠拿着大氅追出来后,正好瞧着叶楠夕抬手挡了一下眼睛,她即往院中看了看,忍了忍,到底没说什么,只是赶紧将手里的大氅披到叶楠夕身上:“三奶奶这会儿过去能说什么,若是被康婆子等人瞧着三奶奶都能下床走动了,岂不是更加有理由让三奶奶快些跟他们回去。”

“我不进去,就在外面看看。”叶楠夕一边说一边往老太太那边走,她对萧家知道得太少了,这个月来,绿珠偶尔跟她提起萧家的事情时,有大半的人她是完全陌生的。但昨日绿珠跟她提起康嬷嬷,她即觉得脑海里隐约浮现出一个身影,所以直觉自己需要去亲眼看看。除此外,她也觉得自己该去见一见老太太了,自己这条命有一半是叶老太太给救回来的,而且如今她又是这家里的晚辈,眼下既然能下得床了,自然应该去祖母那边说一声,好让长辈放心。

叶老太太的院子前面有个观雪亭,离院门不足三丈远,中间还摆了几块奇巧的山石,另一侧则种了几株红梅。此时观雪亭附近有两小丫鬟正拿着扫帚清理积雪,忽瞧着叶楠夕走过来,不由都停下手里的动作,然后有些愕然地站在那,愣愣地看着叶楠夕越走越近。

萧家的三爷似乎是个极为慷慨之人,但也或者是因为存了一份心虚,所以当日给叶楠夕准备的陪葬之物除了金银首饰外,就连平日里能用上的衣物器皿等都有,并且是同棺材一起送回叶家,算起来比当年叶家送过去的嫁妆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因此,这些日子叶楠夕在叶家过得虽不算多舒心,但手头并不拮据,日常的穿着甚至要比年氏还奢侈。即便这一个月来她为了能养好身子,给府里各处打点了许多,同时还往年氏那送去了一些,但总的算下来,也才花了不到一半。

眼下她身上披着的是紫貂大氅,罕见的毛色在雪光的映衬下反射出令人不敢直视的华光。两小丫鬟直到叶楠夕从她们身边走过,进了观雪亭后才回过神,然后有些茫然,又有些诧异地相互对看了一眼。正当她们犹豫着是进去跟叶楠夕请安,还是去跟老太太院里的管事妈妈说一声时,绿珠从亭子里走了出来。

两句话的功夫后,两小丫鬟悄悄接了绿珠递过来的好处,就拿着扫帚到另一边清理积雪去了,没有就叶楠夕已经过来的消息去惊动老太太院里的人。

“在萧家的时候,康嬷嬷对你如何?”叶楠夕将亭子的一扇窗户打开,在旁边坐了片刻,见前面院子还没有什么动静,便随口问了绿珠一句。

“康嬷嬷是花蕊夫人身边的管事婆子,平日里甚少跟我们这些丫鬟打交道,若有什么事,多是让管事妈妈吩咐下来。”绿珠站在叶楠夕身边,一边注意着外头的情况,一边道,“只是康嬷嬷为人极为严厉,又是花蕊夫人身边的老人,所以即便是萧府里年轻一辈的主子,对康嬷嬷也是客客气气的。”

“我对她也是很客气?”

“是,因为每次康嬷嬷过来,都是帮花蕊夫人带话的,所以三奶奶对康嬷嬷非常敬重。”末了,绿珠又轻轻问一句,“这些,三奶奶都不记得了吗?”

“只知道有她这么一个人,余的都不记得了。”叶楠夕垂下眼,低声轻叹,那神情和语气,看在旁人眼里,有着说不出的落寞和悲伤。

绿珠赶忙道:“三奶奶别难过,其实这些事忘了反倒更好些。”

叶楠夕为免自己的表情装得不够真切,便适时的偏过脸,沉默一会,然后开口:“我……不守妇道那事,真的只是谣传?”

听她问得这么突然又直接,绿珠吓一跳,赶紧上前一步,压着声音道:“三奶奶,是记得还是不记得这个事了?”

叶南夕转脸看向绿珠,眉头微蹙:“听你这意思,那并不是谣传?”

绿珠以为叶楠夕是在责备自己,慌忙摇头:“我怎么会是这个意思,三奶奶在萧家从来就是恪守规矩,即便有人对您有不尊重的地方,您也是及时退避!我,我知道那都是他们坑害,才让三奶奶不得不寻了短见……”

原来叶家所有人都以为是她自己服毒自尽,包括绿珠都这么以为,看来萧家的功课做得很不错啊。只是萧家的人,除了那个男人外,别的人知道真相吗?

叶楠夕有些出神地望着窗外,很长时间没有说话,眉头微蹙,但表情却是很平静。绿珠侯在一旁有些担心地看着她,这一个月来叶楠夕的变化她都看在眼里,她从初始的不解,到后来的恍悟,再到如今的担忧。

哀大莫过于心死,文姨娘说过,即便是心死了,只要人还活着,那心总还有复活的一天,要是人都死了,那么就真的什么都完了。

三奶奶好容易想开了,也都忘了,可如今突遭遇此番状况,会不会又激起心里的悲伤难过,将那些不好的事情再次想起。萧家那边,是真的回不得,只要那个人还在,花蕊夫人是不会允许三奶奶……

主仆俩各自出神的时候,有几个妇人从叶老太太院里鱼贯而出,走在最前面的是年氏,后面跟着的则是一个穿着松绿缎面袄裙,发上戴着珐琅珠花的体面婆子,正是绿珠嘴里说的康嬷嬷。

叶楠夕回过神,没来得及从窗户旁避开,正好跟康婆子看过来的目光对上。一眼之后,叶楠夕就对这个婆子有了个清晰的印象,是个比想象中还要威严的老妇人,即便是这么远远地看过来,她也能从对方的目光中感觉到那种极为严厉的审视之色。与此同时,康婆子也看到了叶楠夕,并且轻轻皱了皱眉。往日在萧府,这位三奶奶见着她后,没有不恭恭敬敬地站起身。可现在,叶楠夕今日明显是特意过来这边,并且已经看到她了,却还坐在那一动不动的,于是她之前稍缓的脸色又沉了下去。

年氏也看到亭子里的叶楠夕,脸上原本松口气的表情即换上明显的不悦。

“康,康嬷嬷过来了!”看到康嬷嬷正沉着脸往观雪亭走来,绿珠本能地就生出几分紧张。

“你很怕她?”叶楠夕从窗外收回目光,微诧地看了绿珠一眼。

——————

感谢晚照晴空,曲扬,素食小猪,希行,晏三生的评价票,感谢晏三生的PK票(*^__^*)。明天就是周一了,新书时期起点暂不会给安排推荐,所以你们的推荐票对我非常重要,求!!!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