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角有家杂货铺 第六章 谢馥蝶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小径周围都是枯死的矮树丛,隐约由此可见几株曾是娇艳欲滴百媚的花枝而如今是残破不堪入目不堪入目。等他们回到一处厢房,空气好像被扭曲了一下,周围与上次破落的情形大不像。尚清柔抬起头看了几眼天空,弯月高挂,隐约能听见从厢房里有女人说话的的声音。“你也也不是不明白大小姐等他们来到一处厢房,空气似乎扭曲了一下,周围与刚才破败的情形大不一样。。...

小径四周都是枯萎的矮树丛,依稀可见几株曾经是娇艳百媚的花枝如今也是残破不堪。

等他们来到一处厢房,空气似乎扭曲了一下,周围与刚才破败的情形大不一样。

尚清婉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圆月高挂,隐约能够听到从厢房里有女人说话的声音。

“你也不是不知道大小姐能听话的嫁给江先生吗?”

“我们做妾的也只能听老爷的话,你说是吧,二夫人?”

说话的人的嗓音如同黄鹂鸟在歌唱,没有听到另外一个她口中二夫人的回应,那女子似乎也急了,“你说这是什么事儿?大夫人去世,二夫人你应当时如日中天,可瞧瞧您现在什么都不管不顾。”

尚清婉和靳良所站的位置正好是房内人看不见的地方,但狭窄的空间使得两个人不得不站在一侧,靳良伸出手撑在了墙壁上这样似乎把她圈在了怀里,他努力的往后仰着,生怕女孩误会自己是个坏人。

房内传出来一阵咳嗽,那位二夫人说道,“时也,命也,女子真只能依附于男子吗?”

“阿菊,你也是红极一时的歌女…”

“别提以前的陈年往事。”阿菊打断了她的话。

尚清婉眼见着房内人要走出,往后退了一步,靳良避之不及,女孩就这样撞了个满怀。

“抱、抱歉。”他少见的局促,一改往日在商场上的精明,如果穆青平在这里看见怕是要笑死。

尚清婉微微眯眼,略微回头就能看见他的耳垂红的滴血,不禁心里有些好笑,看上去五大三粗的一个男人怎么这么容易害羞?

穆青平和曹凯旋在路的尽头相遇了,没想到这两条路通往一个地方,看样子是府中的后花园。

“你们是什么人?”

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略带惊恐又夹杂着一些好奇的眼神望着他们,穆青平忙说,“这位姑娘我们并无恶意。”

少女娇俏可人,穆青平察觉到她的样子似乎有点像死去的谢晴,有个念头慢慢的浮出水面。

“姑娘可是姓谢?”

“你是哪里来的登徒子,怎么可以直接问姑娘家的芳名?”少女蹙眉怒道,瞧见青年手足无措又笑起来,“骗你的,我可是留洋归来的学生,姓谢是没错,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的?”

“对不住对不住。”曹凯旋瞧对队长在思考没有回答这位姑娘的话连忙道歉。

“我叫谢馥蝶,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与我在西方看到的并不一样?也是照明用的吗?”

曹凯旋与她年纪相仿,谢馥蝶与他更能轻松的交流,实在是旁边的那位带疤男人看上去太凶了,谢馥蝶撇嘴,曹凯旋将手中的手电给她,“这叫手电筒,是照明用的,你看这个按钮…”

穆青平趁他们在‘谈情’的时候已经在搜罗四周有没有线索,谢馥蝶与谢晴是不是有所关联?都姓谢,如果是巧合又为何让他们来到这种奇怪的地方?还有从姜家出去的女孩又是谁?

“府上是有什么事要办吗?”穆青平问道。

“是我父亲要娶一位夫人进门。”谢馥蝶似乎不愿多说,看到他们眼中的疑惑,“我是大夫人所生,也就是已经过世的大夫人。”

谢馥蝶无疑是幸运的,府上只有她一个女儿,不知道是这位谢老爷思念亡妻所以没有再生几个。

穆青平又问她有没有认识姓姜的人家,谢馥蝶想了一会儿,“姓姜的?那不就是新进门的姜夫人吗?”

“不过是歌厅里的舞女,模样生的好,父亲说她像去世的母亲所以才娶了她进门,但我知道我的母亲端庄大体,没有姜舞女的会说话,更不会哄骗我父亲。”

“蝶儿,你在与谁说话呢?”



快穿之我家娘子是上神 重生之独步江湖 虞书 遮天之大帝饶命 骑马与砍杀之立马横枪 修真家族平凡路 全职赘婿 御魂师之无猜小主 我有一拳的能力 嫡女涅磐:谁家女儿俏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