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娱顶流游进了我的鱼塘 第3章 今夜不过衣露申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在衣露申外面等了片刻后,男猪脚的车就到了。朝露先看见的,就是一双目如朗星的眼睛。那一刹,她有些词穷,没办法想起一部韩剧的名字《从天而降的亿万颗星星》、又或者老尼的一本书《天上所有的星》。身边的子琪推推她,“切记被这张脸蒙蔽了。”朝露定定心神,朝露首先看到的,便是一双目如朗星的眼睛。那一瞬,她有些词穷,只能想到一部韩剧的名字《从天而降的亿万颗星星》、又或是师太的一本书《天上所有的星》。。...

在衣露申外面等了片刻后,男猪脚的车就到了。

朝露首先看到的,便是一双目如朗星的眼睛。那一瞬,她有些词穷,只能想到一部韩剧的名字《从天而降的亿万颗星星》、又或是师太的一本书《天上所有的星》。

身边的子琪推推她,“不要被这张脸迷惑了。”

朝露定定神,接着注意到了那双引人入胜的眼睛下面还有一管挺拔的鼻子。都说男人的五官中鼻子最重要,世人诚不欺我。

不愧是男猪脚,近距离看他美貌的杀伤力已经对她造成了一万点暴击。

朝露偷偷捏了捏自己的大腿,强迫自己镇定自如的转移视线。不能露怯!她暗暗做着心理建设,我可是见过大世面的成熟女性。

一众人等凑齐后,鱼贯进入江南区赫赫有名的衣露申。朝露和子琪走在前面,在出示身份证件和存包之后找到经理要了卡座。他们到的比较早,卡座基本上都是空的,韩国人习惯先去练歌房之类的地方热场,一般午夜之后才到夜店。

舞池里面人也不多,三三两两的围在一起,跟着DJ做出各种手势,跳得挺嗨。韩国人没有国人羞涩,还是很会玩的,他们舞蹈动作的平均水准远高于她在工体所见到的。

给大家点单完毕,子琪便被人拉去拼酒了,朝露则坐在卡座的边角位,方便进出。剧组的人都知道如果有问题的话,可以过来请教她这个韩国通。

朝露默默地观察男猪脚和诸人的互动,发现果然是吃住都在一起的剧组—几个月的时间下来,大家都已经玩得很熟了,谈不上什么红糊之分。她又看看周围,发现远处一个韩国小哥正在对她行注目礼,并且与她对视之后举杯笑了一下。

他大概还在上大学,朝露猜道,满脸的胶原蛋白,嫩得可以掐出水来。

不过也算是对她美貌的一种肯定吧,毕竟在这群演艺圈的从业者包围当中她绝对不算最打眼的。朝露想到这里,便也笑了一下,冲他点了点头。

她低头饮了一口手中的威士忌加冰,凉凉的口感,伴随着浓郁的橡木香味。一般出来喝酒的时候,她极少碰那些色彩缤纷的鸡尾酒,假如当天觉得威士忌太烈,顶多就是来杯琴汤尼又或是莫吉托。

正在她觉得有些无聊的时候,忽然有人拍了拍她的肩头。朝露转头一看,原来是方才与她眼神交流过的大学生。

“要一起玩吗?”他问她。

正好没事干,不如逗逗小男生好了。她露齿一笑,“怎么玩?”

“一起跳舞怎么样?”

“我不能离开这些朋友,”朝露指指剧组诸人做挡箭牌,“他们是从中国来的,不会说韩语。”

他看看她身后的人,“你的朋友都长得好好看。”

“他们是演员。”

大学生震惊的睁大眼睛,“那你也是演员吗?”

“我不是,”朝露笑着摇头,说出善意的谎言,“我只是翻译,现在还在工作呢。”

“哦,”他失望的轻轻叹息一声,“那我不打扰你们了,再见。”

是个挺有礼貌的小孩子,她也冲他挥挥手,“再见。”

再次坐下来的时候,朝露发现男猪脚也在看她。他那双清澈见底的眼睛里似乎承载了一些好奇。

他也很年轻,好像跟刚才那个同她搭讪的大学生差不多大。头发相比清宫戏时期,已经完全长出来了,还弄得一边长一边短,有种民国时期上海滩斯文败类的味道。

现在的小孩子都发育的太好了,朝露在心里胡思乱想道,随便一个眼神就让姐姐的心怦怦乱跳。不过话说回来,他长得真帅,当初发掘他的人也不知道是谁,眼光着实不错。

朝露再悄悄打量他一眼,看上去气质挺干净清爽的一个男孩子,又有深情男二的滤镜加持,这样的人真的会是炮王吗?

确实不好说,毕竟人不可貌相嘛。

跟站在道德至高点的广大群众不同,朝露对炮王的存在本身倒没什么意见。她甚至认为在不欺骗他人的前提下,帅哥应该有作为公众财产的自觉,毕竟只有他们不被私有化的情况才能让广大寂寞的心都多出一点粉红色的回忆不是么。说到底,其实丑男和路人甲也不是不想做炮王,只是他们的客观条件不允许而已。

可能有些涉世未深的少女会对炮王走心,为他的弱水三千、若即若离而黯然神伤。不过这就跟小孩子学走路免不了摔跤一样,遭遇过几次身心俱疲之后,她们自然会懂得如何分辨和调教男人。

朝露最开始谈恋爱的时候,也是听风就是雨,男朋友说的话她都会信,根本就不过脑子。如此的傻白甜,说句不好听的,对方都不需要费什么心思就能把她玩弄于股掌之间。

幸好时间是最好的灵丹妙药,现在有了更多人生阅历的她再回首前尘往事,朝露甚至是怀着感恩的心看待那些曾经出现在她生命中的渣男们。俗话说得好,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虽然每次分手都曾让她心如刀割,但如今她能够百炼成钢,这群渣男功不可没。

如果真要以她这些年的经历写一本书的话,那么最恰当的题目约莫应该是《女海王是如何炼成的》。

扯得远了,即使是女海王,她也是有所为有所不为的。

她算是代表月亮消灭渣男的那种,绝不摧残纯情少男的脆弱心灵。

朝露在这边追溯历史的同时,郁楷也在琢磨着自己要怎么坐到她身边去才显得不太刻意。

今晚突然出现的这位小姐姐身上具有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神秘感。单就相貌来说她并没有那么漂亮,整体看上去却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味道。她虽然一直笑眯眯的坐在这里,但思绪却似乎在很遥远的地方飘荡,让人忍不住想一探究竟。

郁楷起身去洗手间整理了一下仪容,回来的时候故意没坐回原位。他假借要吃放在朝露那边的果盘,顺势在她身旁坐下。

“你好,”他主动贴近她打招呼,“我是郁楷。”

被提醒后,朝露想起清宫剧热播时她曾经看过这个名字,终于不用再以男猪脚来称呼他了。

“谢朝露,”她想到子琪一脸鄙视地叫他炮王,忍不住又笑得灿烂了一些。她的卧蚕上涂了高光,笑起来的时候亮晶晶的发光。

他仿佛受到蛊惑,不由得再靠近了一些,“怎么写?”

“朝花夕拾的朝、金风玉露的露。”

“这名字真好听,”他由衷称赞道,“我听说你是子琪的朋友,以前在韩国生活过?”说的时候指指卡座另一头的子琪。

夜店音乐吵闹,他们需要靠得很近才能听清彼此在说什么,再加上一些肢体动作帮助互相理解。

朝露点点头,“对,住过几个月。”跟那个韩国男朋友交往的时候,她曾经跟老板申请了休无薪假搬过来一阵子,期间还在首尔上了语言学校。

他挑挑眉,只是几个月而已么?看她刚刚跟路人交谈时泰然自若的样子,还以为她自小在这里长大呢。

“你那几个月吃得惯吗?我们这段时间天天吃拌饭、冷面、豆腐汤之类的。”他小小地抱怨。

“这边是单调一些,不过我还挺喜欢的。”朝露觉得郁楷的性格比她想象中可爱不少,说话的时候小表情很多,显得既活泼又俏皮。她本来还以为他出场会自带悲情BGM呢。

他瞄了一眼周围,已经有工作人员向他们这边望来。再聊下去就太打眼了,众目睽睽之下,今天也不是缔结露水姻缘的合适场合。他决定先留个联系方式,毕竟来日方长。

“你对首尔很熟吧?如果只选一个地方观光,你会推荐哪里?”他问道。

“你们拍戏很忙的吧,还有时间出去玩吗?”

“所以只能选一个地方啊,”他背对众人冲她眨眨眼,“休息的时候去。”

这wink有点撩啊,朝露在心中默默评价道,但表面上还是镇定自若,“那还是南山吧,可以登高望远。不过不要去游客多的那边,从梨泰院后面走上去也可以到南山。”

“听起来有点复杂啊,”他敏捷地掏出手机,“可以之后用微信把路线发给我吗?”

谢朝露望向郁楷那一双仿佛承载了半个星空的眼睛,嫣然一笑。心中暗道,小弟弟年纪轻轻,招数却使得好老啊。

只不过,套路无须新,管用就好。高手过招,一切尽在不言中。



快穿之我家娘子是上神 重生之独步江湖 虞书 遮天之大帝饶命 骑马与砍杀之立马横枪 修真家族平凡路 全职赘婿 御魂师之无猜小主 我有一拳的能力 嫡女涅磐:谁家女儿俏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