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娘子一心想种田 004 木系异能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那就你都记得我,为何还得把阿娘的话当作耳边风,还得偷偷的跑去山上去采蘑菇?”锦娘紧抿着双唇,缓缓地问着。乖乖的,这是准备秋后算账?南溪眨着大眼睛,就那么受了委屈眼巴巴的望着锦娘。“阿娘,我我知错了了,我下一次再也没有不偷偷的下山了,你就宽恕我这一次吧!”望着女儿那乖乖,这是打算秋后算账?。...

“既然你都记得,为何还要把阿娘的话当做耳边风,还要偷偷跑到山上去采蘑菇?”

锦娘紧抿着双唇,缓缓问道。

乖乖,这是打算秋后算账?

南溪眨着大眼睛,就那么委屈巴巴的望着锦娘。

“阿娘,我知错了,我下次再也不偷偷上山了,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

望着女儿那双黑黝黝,充满无辜的眼睛,锦娘沉默了半晌,开口:

“把手伸出来。”

“啊?”不是吧?还要挨打?

她都拉下老脸来卖萌了。

南溪把手背在身后迟迟不肯拿出来。

锦娘看着,好气又好笑:

“不打你,把手伸出来给阿娘看看。”

原来不是要挨打啊!害,早说嘛。

“阿娘,给你看。”

南溪这才放心的把手伸出来。

锦娘握着她的小手,看着那刚被木条抽红了的手心,一时就心疼起来。

她刚才怎么就那么用力呢?

大手轻柔的揉着小手,锦娘心疼的问:

“还疼吗?”

南溪立即顺竿爬。

“有一点点疼。”

锦娘心里开始愧疚:

“阿娘刚才是气狠了,溪儿怪阿娘么?”

南溪乖巧的摇头:

“不怪阿娘,溪儿知道阿娘是爱之深责之切。”

锦娘蹲下身,一脸后怕的看着南溪:

“你昨日是真的吓坏阿娘了,溪儿,你一定要好好的,阿娘如今只有你了。”

看到如此脆弱的锦娘,南溪此时的心情有些复杂。

她上前一步,用两只小短手把锦娘抱在怀里。

“阿娘,溪儿会好好的,会跟阿娘一起好好的。”

“嗯。”

锦娘伸出双手,紧紧把她抱在怀里。

过了一会儿,锦娘收拾好情绪,松开南溪,道:

“溪儿饿坏了吧?阿娘去给你弄吃的。”

说着就往厨房里走。

南溪抬头看了一眼灰蒙蒙的天空,跟在锦娘身后不确定的问:

“阿娘,现在是什么时辰?”

“戌时一刻,你昏睡了整整一天一夜。”

好家伙,原来她睡了这么久!

南溪摸着鼻梁,在心里吐槽自己。

看着锦娘开始刷锅做饭,她殷勤的走过去。

“阿娘,我来帮你烧火。”

南溪坐在灶凳上,有模有样的找来干草,开始生火。

这边,锦娘淘好米下锅后,又拿出昨日买回来的一块猪肉,洗净切片。

南溪伸长脖子看着菜板上的猪肉,不自觉的就吞了一口口水,来这里这么多天了,可总算是能吃上一顿肉了。

这些天的稀粥加窝窝头她算是吃得够够的了。

锦娘无意间抬头看到她吞口水的样子,感到好笑的同时,心里又是一酸。

终究是跟着她受苦了呀!

“溪儿,把这边这口锅一起烧上。”

“好嘞!”

小短手抓起一把干草放进灶口引燃,然后再快速的把引燃的干草塞进另外一个灶口。

嘶!

干草上的火苗窜得太猛,南溪的右手不小心被烫了一下,她连忙拿到嘴边吹吹。

“呼~呼~”

锦娘关切叮嘱:

“小心点,别被火烫到。”

“嗯,知道啦。”

南溪抬头笑嘻嘻的应了一声,才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右手发呆。

这手心上的伤口怎么不见了?

虽说那道口子也不是很深,但也不可能只一天一夜就看不见痕迹了呀。

有点奇怪诶!

南溪眉头轻皱。

因为刚置办了物资回来,所以母女两今晚算是打了个牙祭,白米饭加蘑菇炒肉。

吃过饭,等南溪背完三字经的时候,锦娘把几本书籍放到她的手里。

“诺,你要的书籍,看到不认识的字,记得要问阿娘。”

南溪抱着书籍,朝她甜甜一笑:

“知道了,谢谢阿娘。”

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上,锦娘早早就去了地里,南溪一个人在家,拿着把扫帚在院子里打扫。

才扫到一半,胖虎就风风火火的找来。

“南溪,南溪。”

南溪停下动作,掏了掏耳朵:

“叫冤呐!那么大声。”

胖虎咧着嘴,关切的问:

“原来你在院子里啊,你的病好了吗?”

南溪拍了拍胸脯:

“已经好啦,我现在充满活力!”

胖虎抠着脑袋,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

“南溪对不起,我前日不该大清早的就带着你往山里跑,害你得了风寒。”

这个傻孩子!

南溪故意对胖虎翻了个白眼:

“什么叫你带我往山里跑?明明是我自己去的,不关你的事,就少往自己身上揽。”

胖虎羞涩一笑:

“你没事就好!

对了南溪,村长伯伯前日带回来一个跟我们差不多年纪的孩子,模样可好看了。”

南溪一边打扫一边问:

“跟我们差不多年纪的孩子?男孩女孩?”

“不知道诶,她前日穿的是女孩子的襦裙,昨日又穿的是小子的长衫,把我给弄糊涂了。”

一会儿女?一会儿男?

南溪的好奇心被成功勾起,她停下手里的动作。

“那个孩子现在在哪儿?”

胖虎抓着头:

“应该是在村长伯伯家里吧!”

如今正值春耕时节,村里的人个个都在忙着耕地种苗。

桃花村的耕地面积并不宽,一家一户的分下来,也不过才一亩几分地。

因此,村长便领着村里的男丁去了周边的荒地开荒。

桃花村东边,地基位置最高的一户人家的院门外面,此时,正有两颗黑乎乎的脑袋在那里探头探脑。

脖子伸累了的南溪缩回脑袋,蹲靠在外面院墙上,斜目看着还在那里偷看的胖虎。

“别看了,村长伯伯家里没有人在。”

胖虎不相信:

“我看到村长伯伯早上出门是一个人,那孩子肯定在里面。”

“堂屋的门都关得死死的,就算人在里面,咱们也看不到。”

南溪低着头,无聊的扒拉着脚边的一朵野花。

这小野花散发的淡淡花香还挺好闻的,只可惜才只有一朵。

要是再多有几朵,她就可以采回去,放在屋里了!

南溪如是想着,手上扒拉野花的动作一直没停。

然而就在这时,却出现了让她瞳孔紧缩的一幕。

只见那株开着野花的杂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又长出几朵花苞,然后绽放!

南溪心中一阵激动!

金手指?!

这是不是就是她的金手指了?

为确保万无一失,南溪趁着胖虎还没回过头来,偷偷的把手指放在另一株杂草上面。

然后在心中默念——

开花!

咦,没反应?

想了想——

长大!

就见那株杂草开始迅猛生长,直到长成半个南溪那么高。

南溪的心开始咚咚直跳,她这是要“心想事成”的节奏了吗?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