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美人谋 第二章 一别即永别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昨日一别,君子多保重。”端阳侯诚肯的道。“多保重。”宋怀瑾似有若无的一笑。此刻的她,面如土色,浑然是病入膏肓的模样,也没丝毫的美丽毫无,但端阳侯却会觉得她身上的光华夺目,任何一个倾国倾城的美姬都难以用容貌与之相比较。外面的风雪渐大,宋怀瑾孤身一人坐“保重。”宋怀瑾似有若无的一笑。。...

江山美人谋

推荐指数:10分

《江山美人谋》在线阅读


“今日一别,君子珍重。”端阳侯诚恳的道。

“保重。”宋怀瑾似有若无的一笑。

此刻的她,面如土色,全然是病入膏肓的模样,没有丝毫美丽可言,但端阳侯却觉得她身上的光华耀目,任何一个倾国倾城的美姬都无法用容貌与之相比。

外面的风雪渐大,宋怀瑾孤身一人坐在偌大的殿中,看着端阳侯消失在风雪里的背影,微一抿唇。

其实闵迟这个人太过自负,想保住阳城也不是无机可乘,却很难挫伤魏军。倘若闵迟首战惨败,魏国必将问罪,她就是要逼的他在魏国呆不下去,甚至被处死。

秦国军队乃虎狼之师,阳城在秦魏边界,只需一宿,附近城池的秦军便可赶到。魏军在风雪里撑了数日,冬日的粮草也必然不多,秦国不会放弃这大好时机。

兵贵速,倘若魏军进城,再攻打起来就困难的多,秦国也可能损失惨重,所以她料定秦国会迅速出兵。

宋怀瑾起身,迎着风雪走了出去,对路边冻死饿死的尸体恍若未见,径直往城楼那边走去。

城头上风雪呼啸,宋怀瑾不扶着城墙,几乎站不稳。

“来人!”宋怀瑾扬声道。

她身上白色的狼皮昭示着非同一般的身份,立刻便有一名副将过来领命。

“城主府里还有些存粮,主公仁义,取出来分食吧。”宋怀瑾在风里每个字都说的艰难无比。

那副将精神一震,却犹豫道,“可是主公……”

“那些存粮甚至不够大伙饱餐一顿,但主公派去秦国的人已经传来消息,秦国大军明早即至阳城,主公宁愿挨饿,也请大家务必坚持一晚!倘若明早秦军未至,主公将会投降魏国,绝不会罔顾诸位性命。”宋怀瑾的声音不大,但附近守城的将士都听的见,她说罢,掩面似泣道,“主公向来仁义,不想见大家枉死,但阳城乃是先人传下来的基业,还请诸位助主公一臂之力,怀瑾在此代主公拜谢诸位!”

宋怀瑾深深一揖到底。

附近的将士连忙上前扶起她,“先生严重了,主公深明大义,我等定当誓死守城!”

“誓死守城!”

“誓死守城!”

城头上此起彼伏的声音响起,夹杂在狂风暴雪之中,虽然力量微薄,但坚韧不屈。

宋怀瑾微微抬手道,“秦国援军之事,切不可外传,倘若魏军提早攻城……”

“末将明白!”副将拱手,吩咐人交代下去,今日不许有人降魏,擅自逃跑者,杀无赦。

这个消息一定会传到魏军那里,宋怀瑾知道。但她只需一晚,只需一晚……

暴风雪呼啸,掩埋主战场上残破的尸体。阳城的士卒吃了稀粥,精神好了许多。

端阳侯府内存的都是白米,而这些人可能一辈子也见不到一粒白米,此时此刻,他们觉得就算这么死了,也值。

宋怀瑾坐在城楼上的棚子里,眯着眼睛盯着魏军扎营的方向。夜色沉沉,风雪呼啸,什么也看不见,鼻息喷出的一朵朵雾花将视线遮掩的更加朦胧。

上半夜便就这么安静的过去了,宋怀瑾疲惫至极,却怎么也合不了眼,瞬也不瞬的盯着东方逐渐发亮的天空,拢在袖中的手紧紧攥了起来。

夹杂在风声里的震动急速逼近。宋怀瑾双目微微一睁,垂眼向下看去,天地交接的远方,卷起大片的雪雾,红甲魏军如浪潮一般向着阳城扑来。

“怀瑾先生,魏军攻城!”副将冲进来禀报道。

时不予人……她缓缓闭上眼睛,沉默久久才哑声道,“打开城门,你们降了吧。”

并非是宋怀瑾舍不得牺牲无辜,她的心里此刻只有谋,没有情,只是闵迟那样一个人,居然出乎意料的急袭,必然是有不少内应,他有十足的把握,再看魏军和守城士卒的力量悬殊,即便此时不降,也绝对撑不住半刻。

“正门大开。”宋怀瑾补充一句,“传信把北城门也打开。”

正门突然大开,魏军一时不知何故,总要犹豫一时半刻,而北城门,是为秦军而开……但愿秦军抓住这个时机吧。

那副将紧紧抿着唇,一动不动。

宋怀瑾抬头看他,火把剧烈跳动的火光下,是一张坚毅俊朗的脸,“末将愿死不降!”

“大丈夫生于世,一为忠义,一为抱负,端阳侯不值得你忠义,阳城这块巴掌大的地方也不能一展抱负,你死也是白死!”宋怀瑾有气无力的说道,“休要犯蠢。”

沉默了片刻,他才拱手道,“末将领命!”

宋怀瑾看着那没入风雪里的魁梧身影,静了许久,从袖袋里取出一块帕子,展开之后,露出一粒指甲大小的药丸,芳香扑鼻。

她用手拈了放入口中,微微皱眉,眯着眼睛看向外面的风雪连天,一股辛辣顺着喉管而下,在腹中渐渐汇聚成绞痛,热流顺着喉管涌了出来,口中满是腥甜。

宋怀瑾已经油尽灯枯,死,也不过是早一天迟一天的事情,只是她不想死前的日子里天天看见闵迟,想想都堵得慌。

无谋不诈,输了也是她宋怀瑾技不如人,但她绝不能原谅。

“初一!”一个熟悉身影闯入视线。

宋怀瑾略略打量了一番,闵迟一袭烟色广袖袍服,黑色貉子毛大氅,满身落雪,依旧是那样风姿翩然。

他看见宋怀瑾的情形,满面震惊,喃喃道,“初一,我来接你的。”

闵迟不想她死,哪怕利用过,出卖过,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把她置于死地。

他见宋怀瑾动了动唇,似乎想说什么,这才反应过来,大步冲入棚内扶住她,一双凤目中噙泪,“初一,你想说什么?”

宋怀瑾吐出一口血,凑近他,艰难的吐息道,“闵迟……我操……你大爷!”

听着这句遗言,闵迟愣愣的看着她清明的眼失去光彩,竟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宋初一,字怀瑾,原字寅月。

握瑜怀瑾,比喻美好的君子品德,这是因为她言语行为粗鲁,性子不好,所以拜师时,其师对她的美好寄望。可是直到死,她也没能奉行这两个字的分毫。

闵迟笑罢,眼角有泪倏然滑落,在冰天雪地里灼的面颊微疼。

“军师!北城门有秦军!”棚外,有士卒急促的禀报道。

闵迟身子一绷,垂眸看了一眼怀里安详的面孔,她带血的唇角似有若无的翘起,彷如嘲笑他一般。他眉头微微拧起,将宋怀瑾轻轻放下,抬头看了看微微发亮的东方天际,缓缓吐出两个字,“备战。”



快穿之我家娘子是上神 重生之独步江湖 虞书 遮天之大帝饶命 骑马与砍杀之立马横枪 修真家族平凡路 全职赘婿 御魂师之无猜小主 我有一拳的能力 嫡女涅磐:谁家女儿俏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