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美人谋 第五章 倚楼听风雨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少年死死地盯着她不说话的。北宋初期一也能隐约体会到他的情绪,少年许是我以为适才她是骗了吃食,吃饱饭了好做个饱死鬼。“我看一看自己的仪容,你捣什么乱!”北宋初期一挥了挥,“别木头似的,回来扶我一把!”放佛是想深入探究她话的真假,半晌,少年才动了动身子,将她从地宋初一也能够隐约感受到他的情绪,少年许是以为方才她是骗了吃食,吃饱了好做个饱死鬼。。...

江山美人谋

推荐指数:10分

《江山美人谋》在线阅读


少年死死盯着她不说话。

宋初一也能够隐约感受到他的情绪,少年许是以为方才她是骗了吃食,吃饱了好做个饱死鬼。

“我看看自己的仪容,你捣什么乱!”宋初一挥了挥手,“别木头似的,过来扶我一把!”

仿佛是想探究她话的真假,半晌,少年才动了动身子,将她从地上搀起。

他受了伤,之前是浑身戒备,所以不曾受到太大影响,现在似乎是到了他自己认为比较安全的地方,浑身一放松,疼痛就明显的多了,行动不大稳便,费了好大力气才将宋初一送回原处。

“喂,你叫什么名字?”宋初一坐到干草堆里。等了片刻,见少年没有半点要回答的意思,便道,“姓名乃是长辈所赠厚礼,倘若有姓名便说来,堂堂丈夫,何故遮掩如贼!”

在这个世界上,不是人人都可以有姓名,姓名代表身份,是有一定的身份地位之人才有资格拥有。这少年既然见识不俗,定非野居于陌的寻常百姓。

“赵。”少年从怀里摸出几个野果,在干草上蹭蹭,丢了一个给宋初一。

“氏?”宋初一问道。

先秦时期,姓和氏并不代表同一个意思,女生者为姓,姓原本由母系氏族而定,后沿用下来,不能更改。而氏,是家族的标志,根据家族变迁可以改变,氏没有一定的规则,有的因出于公室,就称公孙氏,有些以所居官职为氏,如司马氏、司空氏,有些以封地为氏,如韩、赵……

总而言之,贱者有姓无氏,只有贵者才有姓、氏之说。宋初一这么问,只是想确定这少年的出身。

“不知。”少年啃了口果子,酸的汁液浸泡到嘴上的伤口,痛的他龇牙。

他这等模样,触动了宋初一心湖深处仅存的一抹温暖,曾几何时,她的处境与这少年如此相似,“可有名?”

秋末的果实十分珍贵,虽然或酸涩或熟烂,但因为快要入冬,即将会有一个冬天和一个春天采摘不到野果。少年专心的啃食野果,只微微摇了摇头。

宋初一将手里的果子递还给他,“我给你取个名字吧?”

少年的视线是先看见了她递过来的野果,诧异之下,才抬头望向宋初一。所有的人都为了争一口食而互相攻击,倘若不是他力气大一些,早就死在荒野,从来没有人会把得到手的食物送出来的道理。

“倚楼听风雨,淡看江湖路。赵倚楼。”宋初一保持这个动作,笑问他道。

少年许多年以后回想起来,他根本没有听懂这一句话的意思,只是觉得当时她还回果子的举动很好,在秋日阳光下,那张并不美丽的脸上,释放的善意,他很喜欢。

“好。”他飞快的伸手抓过宋初一手里的果子,生怕她改变心意。

倚楼听风雨,看淡江湖路。宋初一躺在干草堆里,叹息一声闭上眼睛,继续休息。

倚楼听着风雨声,心觉得世事如此平淡。这是宋初一此时此刻的心境。

她方才在湖面上看见自己的倒影,再结合昨晚发生的事情,便是服毒的时候把脑子毒坏了,她此时也应该能猜出发生了何事。

有一刹的震惊,但天道往复,自有因果,有些不会有结果的事情,还是不要白费脑力的去追究。

宋初一翻了个身,揉了揉被摔痛的腰,迷迷糊糊睡了起来。

朦胧中能听见悉悉索索的声音,是少年正在往她身上堆干草,心中微微一暖,在这样的声音里睡去。

梦中,看见了战火纷飞的一座阳城。

狂风暴雪之中,所有人的行动都显得十分笨拙。城头上站的这个人,身材修长,灰色的宽袖袍服,一袭黑色大氅,眉眼依旧,就连眉头也是如平素那样习惯性的皱起。

宋初一踏着雪,缓步走到那人身旁,与他并肩看着城下厮杀,看了一会儿,忽然嗤的笑出了声音。

闵迟像是感觉到什么,忽然转过头来,看着满眼的落雪,片刻便又将注意力都放在城下的战场上。

毫无意义的梦……

一觉睡醒来,天色已经漆黑。

宋初一睁开眼睛,只能看见满眼的干草,以及零碎漏下来如银的月光。回想方才梦见的画面,她略一想,秦军急急赶来,未必会有出色的谋士或良将,秦国随后有援军,魏国未必就没有,所以胜负各占五成。

这是她死后的情形?宋初一有些气闷,这他娘的算什么交代,就是不看战场,她也能猜出来这个局面。

宋初一从草堆里钻出来,立刻感受到了刺入皮肉的寒凉,不由哆嗦了一下,转眼便瞧见一个黑影正在石壁边蜷做一团,身上堆着一些杂草。

宋初一身下躺的是稻草,虽然扎人,却比那些还带着泥土的杂草更能保暖。

她伸手拽了拽他,“赵倚楼。”

少年蹭的蹿了起来,根本不曾反应过来那声“赵倚楼”是在唤他,警觉的盯着她,缓了一会才稍微放松点。

“一起睡吧。”宋初一说完,觉得有些猥亵少年的嫌疑,补充一句道,“现在这种处境,谁病了都不好,咱们没有药。”

赵倚楼盯着她看了半晌,凌乱的头发盖了满脸,下颚上又是青紫又脏,分辨不出任何表情。

宋初一开始不耐烦了,“你祖宗!我都不曾介怀,你犹豫个什么?”

赵倚楼犹豫了一下,迅速的钻进了草堆里,冷和饿,他几乎每天都在经历,因此没有那种气魄,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子、以及那些不能当饭吃的规矩而平白的遭冷。

宋初一也跟着钻了进去。稻草本就不多,一个人睡还稍微舒适一些,两个人就只能挤在一起。

“晚上睡觉你就不能洗干净再睡!”宋初一嗅着从少年身上散发的怪味,忍不住伸脚将他往边上踢了踢。

她自问不是个挑三拣四的人,在军营里什么臭味汗味没闻过,但是赵倚楼身上这个味,她不得不嫌弃一下,否则实在有失格调。

“要你管!”赵倚楼语气不愉快,却依旧是正面对着她。

这是长期生活在野外的人,一种不信任的表现。

“我觉得你还是转过去比较好。”宋初一揉了揉鼻子,道,“我私以为,防野兽比防着我要重要,你看我一个弱质女流,没有你,我也走不出这片地方,又如何会害你。”

这里杳无人烟,从少年方才的表现来看,分明是时时防备,大多是经常会遭受野兽攻击。

赵倚楼并未深想所谓的“弱质女流”怎么会知道这些,只觉得她说的有道理,便转过身去。



修仙之风月 君非良配 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 剑走偏锋 破晓武帝 联盟之离谱的设计师 长生天阙 我是大大侠呀 农门商女种田忙 魔法塔的星空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