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司夜当是唐瑶 不靠谱的二师兄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司夜递过来信,信很长,前面是写给自己的师兄与本门其他师哥的,看的司夜潸然泪下,这么多年司夜第一次潸然泪下。信尾,是师父写给自己的自己的话。“夜,师父走后你无须太过难过,师父呢,是去天上做神仙了。你在人间好好的修练,必须按时吃饭时明白吗?二十年的,记住了了,是二十年的来藏仙“夜,师父走后你不必太过伤心,师父呢,是去天上做神仙了。你在人间好好修炼,按时吃饭知道吗?十年后,记住了,是十年后来藏仙山将师父的尸骨带回青城山。未到十年,不得来此。夜啊,师父知道你孝顺懂事,但内心呢却又躁动,总想着出去看看,和你师父我年轻时一个样。师父给你算了一卦,若你想出去闯荡,可去北郡找你的二师哥。好了,乖徒儿不说了,为师趁着还有几天,喝酒去了,师父最爱的乖徒儿司夜收。”。...

司夜接过信,信很长,前面是写给师兄与师门其他师哥的,看的司夜潸然泪下,这么多年司夜第一次落泪。信尾,是师父写给自己的话。

“夜,师父走后你不必太过伤心,师父呢,是去天上做神仙了。你在人间好好修炼,按时吃饭知道吗?十年后,记住了,是十年后来藏仙山将师父的尸骨带回青城山。未到十年,不得来此。夜啊,师父知道你孝顺懂事,但内心呢却又躁动,总想着出去看看,和你师父我年轻时一个样。师父给你算了一卦,若你想出去闯荡,可去北郡找你的二师哥。好了,乖徒儿不说了,为师趁着还有几天,喝酒去了,师父最爱的乖徒儿司夜收。”

泪水模糊了司夜的双眼,司夜紧紧的抓着信纸,“师兄,我要去北郡市。”

泪水一滴一滴落在信纸上,两人陷入长久的沉默。

张伯老叹了一口气“你可想好了?”

“想好了。”司夜并没有犹豫。

张伯老见小师弟这么干脆,便没有多劝,这个小师弟,年龄虽小,可他如果决定去做一件事,哪怕十头牛也拉不回来。随后,便从上衣口袋中拿出手帕,手帕是他用来包钱的,里面各种面额的纸币,张伯老拿出两百块,给了司夜,“我留50,给瑶瑶她做衣裳的钱,这些你拿去路上用得着,你二师兄为人很好,到时候不会饿着你,所以路上别舍不得花钱。”

“师兄。”司夜一把擦去眼泪。

“莫哭了,要在那边实在不开心,你就回来。”说着说着,张伯老也忍不住潸然落泪。

在回青城山的路上,司夜让唐瑶他们先去回去,自己还需要买些东西。

等司夜回到山上已是下午。“师叔,你让我和师父先回来,是不是在山下偷吃好吃的呀。”唐瑶见司夜回来了,立马冲了过来。“真的是什么也瞒不住小唐瑶。”这是给你的,说着司夜从背上的麻袋中拿出一包棒棒糖给了唐瑶,“哇,这够唐瑶吃三天的啦,谢谢司夜。”唐瑶见到棒棒糖,开心的一蹦一跳。“唐瑶,你去把小师侄们都喊来好不好,师叔我也给他们带了东西。”“好”唐瑶一口答应,走进青天宫找师兄弟们了。

大概过去五分钟,只见一群孩子兴冲冲的从青天宫冲了出来,向着司夜跑过来。

“陈师侄,平时你练功和学习法术最用功,这套练功服是给你的。”“谢谢师叔。”陈思野接过练功服,平时沉默寡言的他,此刻居然笑了。

“徐师侄,这个青城山就属你最爱臭美,别否认啊,师叔我可是看见你几次偷偷拿画符的朱砂当口红的,来这只口红是给你的。”“我哪有,师叔你欺负人。”徐倩倩接过口红,一脸羞红。所有人都哄堂大笑。

“二张师侄,这是给你们兄弟的鱼钩鱼线,这比你们。拿墨斗线钓鱼可好用多了。”“谢谢师叔。”

十几个师侄都拿到了自己喜欢的东西,在那相互讨论,有说有笑。司夜也会心一笑。

“司夜是不是忘记了小唐瑶的礼物。”唐瑶看到司夜鼓鼓嬢嬢的麻袋现在已经空空如也,委屈巴巴的问到。

“忘谁也不会忘记你呀。”司夜笑着,递给唐瑶一张纸。上面写着好多谜语。

“司夜,我的礼物是谜语吗?”“这些谜语背后都藏着宝藏,只要你能破解,这些都是你的。”听了司夜的话,唐瑶眼前一亮,“司夜,真有你的,这个礼物有意思,我喜欢。”唐瑶给司夜竖了个大拇指。等所有师侄们都拿到了礼物,司夜走进青天宫,师兄正在闭目打坐,司夜从拿出一双新鞋,轻轻放在了师兄左则,做了个拱手礼,静静退了出去。

第二天清晨,天微微亮。司夜打包好行李,准备下山了。他害怕离别时那伤感的场面,所以留下一封信,趁着师兄和师侄们还在睡觉的时候下山。可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不远处的观星楼上,师兄张伯老正看着他“保重啊,小师弟。”

青城山到北郡市有600多公里,在这出行基本靠公交的2007年,需要一直转站,等司夜到了北群市,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

北郡市,司夜拿着师兄给的地址找二师兄。师兄说“你二师兄啊,不是修道的料,但人聪明,会做生意,当初在山上,他从山上倒腾山货拿去山下卖,又从山下倒腾东西来山上卖,所有师弟中,就属他最有钱,现在听说他在做什么汇率转换的工作,一听就很高大上,你跟着他好好干,以后啊肯定能有大出息。”

想到这,司夜就加快了脚步,想着早些见到二师兄,能跟着吃香喝辣。“凤凰街17号,应该就是这了。”司夜千辛万苦走了三个多小时,终于找到了地方。

司夜敲了敲门“有人吗?”“门没锁,你一推就能进来。”屋里传来一位中年男人的声音。

“你好,要点什么,冥币还是纸人?”中年男人问到。

“哦,我找人。”“找人?小娃娃,你是不是走丢了,找不到父母了,那要去警察局哦,叔叔这儿没有人,只有鬼。”中年男人说到鬼,还特意加重了语气。

“我找张伯文。”司夜对着屋子四处打量,屋子是个三十平方的铺子,货架上摆放着各种纸币,香烛。

听到张伯文,中年男人眯起眼俯视司夜,“你找张伯文做什么。”司夜仰视着他“他是我二师兄,我来投奔他的。”“靠,靠靠靠。那老不死的师兄电话里说的小师弟,是你?”

张伯文一脸嫌弃的表情,没想到师兄嘴里到小师弟,居然是个小屁孩。司夜也一脸嫌弃,没想到自己的二师兄不是什么商业精英,居然和西游记里的二师兄一样,是个大胖子。

“喂,小鬼。你这一脸嫌弃的表情什么意思?”张伯文问道。“喂,你这一脸嫌弃的表情又是什么意思呀?”司夜反问道。

“师兄说:你是做什么汇率转换的,你这算哪门子汇率转换。你这明明就是个香烛纸钱店嘛。”司夜说到,随后他转念一想,“等等,你这所谓的汇率转换,就是别人给你真钱,你给别人冥币啊?”

“是啊,这不就是汇率转换吗?”张伯文一拍手,然后双手张开,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该我问你了,师兄说你精通三顺道所有抓鬼驱邪,和合风水。我还指望你来了,我能拓展拓展业务,你瞅瞅你,一小屁孩,你懂啥?”张伯文一脸鄙夷的看着司夜。

“二师兄,你别小瞧人,你信不信我一张黄符就能把你养的女鬼灭了。”司夜一本正经说道,随后掏出一张黄符。

张伯文起初还不屑一顾,可见这小师弟的表情好像不是装的,他结结巴巴的说“鬼,什么鬼,哪有鬼?”

张伯文有些生气了“你这小屁孩,咋还骗人呢。”

“二师兄,你看不到?”司夜有些不解,难道二师兄后面那只女鬼不是他养的?这时,司夜才想起来大师兄说二师兄学艺不精,恍然大悟,原来大师兄说二师兄学艺不精是真的不精呀。

“阴为眼,阳位睛,破四方,万物明,开。”司夜念着口诀给二师兄开眼。,可他实在是太矮了,够不着二师兄的眼睛,“蹲下。”司夜说到。

“嘿,你别说你这小屁孩,还学的有模有样的。”二师兄并没有蹲下,而是插着手嘲讽到。

司夜见二师兄不肯蹲下,踩上二师兄坐的板凳,在他眼前画了一个三顺开眼结。“二师兄,你再回头看看。”

“切,还回头看看,看看能怎么样,还能变朵花出来不成。”张伯文转头看去话还没说完,便被吓得一个趔趄,“妈呀。”叫了一声,往后退了两步,还好司夜早有准备,将板凳踢回张伯文背后,张伯文一屁股坐在了板凳上。

“这,这,这。”张伯文指着那只女鬼,说不出话来,看向司夜。

“别这这这了,说说吧,这画哪来的。”司夜看都没看那只女鬼,拿起桌上的瓜子嗑了起来。

“好师弟,这画呀。”张伯文刚准备说这画的来历,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咽了咽口水“妈哟,真慎人。”

“你说你,都四十多的人了,还是个道士,你咋害怕鬼呢?”司夜一脸嫌弃的说道。

“好师弟,我当初做道士纯粹混口饭吃,要不师弟,你用那个九什么雷的,给它灭了,就当帮帮师兄我。”张伯文拉了拉司夜讨好的说到。

“九撼神州,恶鬼难离,前方听令,速速隐去,匿。”司夜念着口诀,一手点向那只女鬼,只见女鬼到身体慢慢变得透明,消失在了画里。

张伯文见女鬼不见了,这才安下心来,龇着牙花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看着司夜。



快穿之我家娘子是上神 重生之独步江湖 虞书 遮天之大帝饶命 骑马与砍杀之立马横枪 修真家族平凡路 全职赘婿 御魂师之无猜小主 我有一拳的能力 嫡女涅磐:谁家女儿俏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