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司夜当是唐瑶 黑茅道长方堂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你的事,我会帮你的。”司夜很是怜悯颜苏楠的遭遇,他也没多迟疑,便最终决定帮一帮这可伶的女孩,才二十六岁呀,女孩最美好的的年纪,还没来及可以享受这美好的的花花世界,就被这混蛋的人渣老板毁了。司夜将颜苏楠的事情和张伯文说了,张伯文是替颜苏楠倍感痛惜,并司夜将颜苏楠的事情和张伯文说了,张伯文也是替颜苏楠感到惋惜,并且大骂人渣老板,司夜准备用自己的方法惩治惩治人渣老板,并让他接受法律的制裁。张伯文听了司夜的计划,表示赞同,会给予司夜所有方面的支持。就这样司夜抱着坛子坐上了公交车前往颜苏楠所生活的镇子。。...

“你的事,我会帮你的。”司夜很是同情颜苏楠的遭遇,他也没多犹豫,便决定帮帮这可怜的女孩,才二十一岁呀,女孩最美好的年纪,还没来得及享受这美好的花花世界,就被这该死的人渣老板毁了。

司夜将颜苏楠的事情和张伯文说了,张伯文也是替颜苏楠感到惋惜,并且大骂人渣老板,司夜准备用自己的方法惩治惩治人渣老板,并让他接受法律的制裁。张伯文听了司夜的计划,表示赞同,会给予司夜所有方面的支持。就这样司夜抱着坛子坐上了公交车前往颜苏楠所生活的镇子。

歌曼食品加工厂,这是颜苏楠以前工作的地方。

“叔叔,我妈妈在这儿上班,让我来给她送点腌咸菜,可以让我进去吗?”司夜捧着坛子问食品厂门口的保安。

保安见是个可爱的孩子,厂里也经常有家属来送东西,也没多想,就放司夜进去了。

司夜混进食品厂,食品厂是由一栋大楼和四间厂房组成的,找人渣老板的办公室不难,加工食品的工厂都是一层的,只有最后面有一栋办公大楼足足有七八层,食品检测,市场营销这些文职部门都在这栋大楼,司夜对着坛子说到“苏楠,你们老板就在那栋楼里吧?”

坛子里传出一个女声“对,他的办公室在第七层,他现在就在办公室里。”

司夜走到了最后一栋大楼,现在是中午午休时间,工厂里很安静,不远处树上知了声嘶力竭的叫着。司夜走进了大楼,见四下无人,便准备上楼。

“小道士,不用走楼梯,旁边有电梯。”“电梯?”司夜停下了准备爬楼的脚步,指了指旁边一扇门问到“是的。”颜苏楠回答。

于是司夜走到电梯门前,伸出双手,死命想扒开电梯,这一举动,逗乐了颜苏楠,“不是这样用的,旁边那个红色按键,你按一下,门就打来了,里面有楼层数字,你马上按个七楼就好了。”

司夜尴尬的挠挠头“还挺高级。”

张国栋的办公室内,他正睡着午觉,呼噜打的震天响,美梦中的张国栋正躺在钱堆里,数着钱呢,突然感觉有人打了他一嘴巴,他没在意,继续数着钱,“啪”又是一嘴巴,张国栋纳闷了,谁在打自己,“啪”又是一嘴巴,张国栋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在做梦,迷迷糊糊睁开眼,入眼的不是白色吊灯的天花板,而是一个男孩的脸。张国栋一惊,顿时睡意全无。

“你谁啊。”张国栋跳了起来。

司夜将坛子放在了桌子上“张施主,我叫司夜,今天来找你呢,是劝你去自首的?。”

“自首,自什么首,你是哪家的小孩,谁让你跑这来的。”张国栋有些恼怒。

司夜将坛子上的黄符撕下,将画拿了出来“那施主,可记得这幅画。”

张国栋看见这幅画,顿时慌了“这幅画,你哪里的。”刚说完,张国栋就后悔了,正准备解释自己不认识这幅画,但看司夜只是个小孩,自己干嘛要表现的这么软弱。立马强硬起来,“拿着你的破画,滚出去。”张国栋眼中有了杀意。

司夜摇了摇头,将画卷起重新放进了坛子中,转身往门外走去,走到门口时停下了脚步“别杀他,他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这倒不是司夜想做烂好人,他只是单纯为颜苏楠下辈子能投个好胎着想。

张国栋见司夜走了,这才松了一口气,重新坐到椅子上,刚刚如果司夜还不走,他肯定也会对司夜痛下杀手,他相信凭借自己力量的优势,拿下司夜会非常轻松。他闭目养神,刚刚的事情太过突然,他没能细想,这时静下来,细细回想,这个孩子为什么要叫自己自首,他后面是不是有人指使,现在这孩子被自己赶跑了,颜苏楠的事情会不会被揭发,想到这,心里暗道一声不好。立马睁开眼睛,准备出去将司夜拦下,可刚睁开眼睛,就看见一个头破血流的女子站在他面前,他吓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顿时一股黄色液体从他下面流了出来。他被突如其来的颜苏楠吓尿了,是真吓尿了。

“苏,苏,苏楠,你怎么会在这,你不是被。”

还没等张国栋说完,“当然是来找你报仇了。”颜苏楠伸出双手一把掐住张国栋的脖子,勒的张国栋喘不过气来,就在张国栋翻白眼即将窒息的时候,颜苏楠将他像扔死狗一样,扔到了地上,张国栋大口的呼吸着空气,当他抬头发现自己被扔到了门口,顿时心里一喜,他立马扑了过去,“咔嗒咔嗒”门打不开。张国栋回头看着慢慢逼近的颜苏楠,绝望的大喊大叫起来,门外的司夜在门上贴了张无声符,顿时便听不到屋内张国栋的叫声了。

“张国栋,你不是想非礼我吗,怎么这么怕了。”一个阴森森的声音贴着张国栋的背后传到他的耳朵里。

张国栋吓得大叫一声,贴着墙又跑到了窗户边。他试着推开窗口,发现窗能打开,他立马将窗户推开,对着窗外大喊大叫,想引起楼下巡逻的保安注意,可保安就像是听不见一样,走了过去。房间被司夜贴了无声符,张国栋的声音自然传不出去。

“当时,你就是从这把我推下去的,要不,今天你也从这跳下去吧。”颜苏楠飘到张国栋身后,看着楼下说道。

张国栋绝望的往楼下看去,随后又号啕大哭起来“苏楠,我对不起你啊,我知道错了,你就饶了我吧,以后我肯定好好赡养你的父母,求求你饶了我吧。”张国栋跪在了地上,不停求饶。

“张施主,你若真心悔改,就自首吧。”这时,门外传来司夜的声音。

“好好好,我自首,我自首。”张国栋想都没想拿出手机,“我报警,我自首,小道士啊,110电话多少呀。”张国栋已经被吓懵了。

警察面前张国栋坦白了自己的罪行,从假借加班留下颜苏楠,到失手将苏楠推下楼去,和最后伪造苏楠自己坠楼的假象。而颜苏楠则是在他对面看着他,警方见张国栋一直胆战心惊的看着自己后面,时不时回头看看,却一个人也没看见,便纳闷的继续记录着张国栋的罪行。

一个小时后,司夜目送着警车将张国栋带走,“他会受到法律制裁的,你就安心去投胎吧。”

“谢谢小道长,我能回去看一眼我的父母吗?”颜苏楠跪了下来。

司夜抱起了坛子“好,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

等司夜解决了颜苏楠的事情,已经是晚上七点了,道士香烛店门外,张伯文穿着背心拿着蒲扇躺在躺椅上,看见抱着坛子回来的司夜,他坐起了身,“屋里有饭还有几个小菜,你热热吃。”随后又躺下了。司夜微笑着看着二师兄说了声“好,谢谢二师兄。”张伯文也笑了“这小子,和师兄客气啥。不是说了,师兄这包吃住。”

司夜就这样在二师兄到店里做起了伙计,其实香烛店吧,还是挺清闲的,每天就是整理整理冥币纸车这些,而二师兄呢,则是在筹备拓展香烛店业务,现在有了个会抓鬼会风水的小师弟,可不能浪费了,直到有一天,一个人的来到,打破了平静。

“老人家,你要些什么?”司夜正在擦拭着柜台,看见一位老者进了香烛店,走了过来问道。

“你们店老板呢?”老者问到。

“他出去进货了。”司夜回答。

老者嗯了一声,随后打量起店铺来,随后老者边一直盯着挂在墙上的那幅古画。颜苏楠走后,张伯文还是将画挂在了原处,他说虽然现在没了府中鬼保佑他发财了,但这画好看呀,挂着养眼。

老人眯眼看着画,看了一会,他疑惑的嗯了一声。

“这幅画是你卖给我二师兄的吧。”司夜这时也看出老者是个修道的,他从进店就一直盯着这幅画,而知道这幅画内情的只有张伯文,司夜,张国栋还有就是卖画的老者与那个道士,司夜之前想过,他得出结论,卖画的就是将颜苏楠封印的道士,现在这老者如此在意这幅画,不是特别喜欢这幅古画,就是那位道士了,但刚刚老者的那疑惑的表情,让司夜肯定了自己的猜想。

“正是老夫。”老者说着看了一眼司夜。

“敢问尊姓大名?”司夜做了个抱拳礼问道。

“老夫茅山派方堂,小兄弟,你叫什么呀?”老人问道。

“青城山三顺道司夜。”司夜回答。

“方堂道长你可不厚道呀,我二师兄与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为何要害他。”司夜玩味一笑。

方堂也笑了笑“都是误会,起初我也不知道你二师兄也是同道中人,本想着将画卖给普通人,随后等他发现了小鬼的存在,我再来抓了,赚个辛苦钱。”方堂在普通人上特意加重了语气,显然是在嘲讽张伯文。

“呵呵,道长如此做派,应该是茅山阴术派吧?”司夜这才算是知道了事情的所有来龙去脉。

方堂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既然小鬼已经被你们消灭了,那老夫就走了,咱们后会有期。”说完方堂走出了香烛店。

司夜看着走出店铺的方堂,皱了皱眉。

后来,方堂再也没有来过香烛店,慢慢的,司夜也淡忘了这件事,二师兄成功的给香烛店拓展了业务,现在的香烛店不仅卖香烛纸钱,还有小道士上门抓鬼,看风水的业务,但业绩却有些惨淡。

日子不紧不慢的过着,不知不觉,司夜在张伯文这已经做了十个年头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