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司夜当是唐瑶 带师父回家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2016年,北群市,帝王KTV门口,各色的俊男靓女出出进进。“叶子,在他不在这。”“嗯,在前面穿黑色短裙的妹子身后,我就说吧,在这守株待兔,准是的。”司夜矛头前方离处一位穿着JK套装的女孩。“得了吧,为了你这简言之的守株待兔,咱们了东奔西走“叶子,在不在这。”。...

2017年,北群市,帝王KTV门口,各色的俊男靓女进进出出。

“叶子,在不在这。”

“嗯,在前面穿黑色短裙的妹子身后,我就说吧,在这守株待兔,准没错。”司夜指向前方不远处一位穿着JK套装的女孩。

“得了吧,为了你这所谓的守株待兔,咱们已经东奔西走整整四天了,不过这色鬼还蛮有眼光的,居然和你一样喜欢JK。”

司夜给了旁边一脸痴汉笑的周康康一脚“死胖子,不要在意这些细节,这不是让我们等到嘛,还有谁喜欢JK。”

“呀呀呀,疼疼疼,正事要紧,叶子。”周康康摸着被司夜踹的屁股说道。

“跟上胖子。”司夜说完便走向了那个女孩。

“去哪儿?”司夜一把抓住女孩身后的色鬼。

妹子回头,看见一个身高一米八左右,长相帅气,皮肤白皙,五官俊美的男生,她一下子脸就红了,哇,这个男生好帅呀,他是在搭讪我吗?“大哥哥,我,我去逛街。”

男鬼一惊,“你,你怎么能看得见我?”“废话,我看不见你能逮到你吗,跟我走吧?”

“啊?走,去哪呀,我们刚认识,你就让我跟你走,不太好吧?”女生一脸羞涩又有些小期待的看着司夜。

“去哪?我才不要跟你走。”说完,色鬼就想逃。

“呵呵,这可由不得你,跟我回去。”司夜打出一张黄符,色鬼就被定在了原地,动弹不得。司夜就像卷纸一样将色鬼卷起。可能感觉卷的不够紧,还在地上卷了两下,随后打开腰间挂着的葫芦,将色鬼投了进去。

“啊,刚认识就去你家,不太好吧哥哥,要不我们先加个微信,先谈谈吧。”女生拿出手机,打开微信,看了一眼司夜,司夜刚收了男鬼,心里正高兴呢,微微一笑。瞬间女生脸更红了,双手举着手机放到司夜面前,不敢再抬头看司夜。

为了抓这只色鬼交差,司夜和周康康在全市各大KTV、酒吧、舞厅蹲守,今天终于抓到了,马上回去找二师兄一交差,五百块的报酬就到手了,想到这司夜心里都乐开了花,这时一双白皙修长的纤纤玉手很突兀的伸到司夜面前,手里还捧着一只手机。司夜先一愣,随后将手机拿了过来,看了一眼眼前的女生,嗯,很漂亮,长着一副娃娃脸。

“不用,谢谢啦小妹妹,哥哥呢自己有手机。”说完,司夜又将手机放回了女生手里。女生也一愣,等再抬起头,司夜已经走远了。她有些失落的将手收了回来,心里想着“果然,思思姐说的对,男生都是大猪蹄子。”

“嘻嘻,妹子,要不你加我微信吧。”就在妹子生气的时候,周康康一脸猪哥像拿出自己手机。

“滚。”妹子生气的走了。

司夜走在回香烛店的路上,这时,手机的提示音响了,司夜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脸上的笑容慢慢收起“十年了,该带师父回家了。”原来两年前张伯文给司夜买了手机,司夜拿到手机的第一件事就是定的备忘提醒,两年后,也就是今天,他终于可以去藏仙山带师父回家了。

“嘿,好小子,干的不错。这次雇主给了八千块啊,来这五百你拿去和康康该吃吃该喝喝,剩下的师兄我给你攒着,以后你娶媳妇用。”张伯文看着葫芦里的色鬼,笑嘻嘻的从口袋中掏出五张毛爷爷给了司夜。可这次,司夜并没有接过钱,而是看着张伯文。张伯文见司夜没接钱,还以为是嫌少,又掏出三张递给司夜,司夜仍然没接。

“嘿,这小子,今天这是怎么了,要狮子大开口呀。”张伯文叉着腰说道。

“师兄,师父走了十年了。”张伯文这才反应过来,从口袋中掏出烟来,点了一只狠狠吸了一口“都十年了,可真快。”

“我要把师父带回青城山。”司夜说到。

张伯文又猛吸一口烟,许久后“好,师兄这次陪你一起去。”张伯文与司夜对视一眼。

“好。”司夜微微一笑。

“嘿,臭小子,笑起来这么好看,留着去给师兄勾搭个师媳回来呀。”

“叶子,你咋不等我,跑这么快。”周康康手里抓着一把羊肉串,一边吃一边进了香烛店。“文叔也在呀,文叔吃羊肉串吗?”

“叔不吃,明天叔和你夜叔要出去,你就在家看几天店。”说完,张伯文从周康康手里抓了几串羊肉走出了香烛店。

周康康父亲与张伯文是过命的兄弟,现在他的父母在外地发展,周康康又不爱学习,早早辍学,整天游手好闲,周康康父母实在是没办法了,就断了周康康的经济来源,把他扔在了张伯文这锻炼锻炼。按辈分呢,他得叫司夜一声叔,可他这人自来熟,很快和司夜混到了一起。司夜又觉得叫叔怪别扭的,就让他叫夜哥吧,至于什么时候开始叫叶子,连他自己都忘记了。

“叶子,你们要去哪啊,吃不吃羊肉串。老香了。”周康康又举起羊肉串问司夜。

“去处理点青城山的事,这两天你看好店,我不吃了。”说完,司夜拍了拍周康康的肩膀,又将张伯文给的八百块给了周康康,顺手一把将周康康手里的羊肉串都拿走了。

“叶子,我。”周康康还没说完。

“你省着花,我和你周叔不知道要走几天,如果没钱了,你自己想办法。”司夜举着羊肉串拜了拜手。

“不是的,我是想说我还没吃饱呢。”周康康委屈巴巴的看着手里的钱和走远的司夜,要不我再去买点,周康康想着,舔了舔手孜然味的。

第二天天蒙蒙亮,道士香烛店门前,一辆小轿车已经发动引擎。张伯文坐在驾驶座照着镜子,副驾驶座的车门打开了“走吧,二师兄。”司夜坐上了车。

“你怎么又不系安全带,不知道被交警抓着要罚钱啊。”

“好了,二师兄我知道了。”

“什么态度,前两天就被罚五十,对了,那五十块从你这个月工资扣啊。”

“卧槽,二师兄,你要不要这么斤斤计较。”

“什么我斤斤计较,吃不起穿不穷,算计不到一世穷,你还要不要娶媳妇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在两人互相扯着皮,车行驶在北群市到龙城市的高速公路上,龙城距离北郡去大约四百多公里,等两人到了龙城,已经是下午了。

“二师兄,你别说现在有个私家车就是好,十年前我从青城山来投奔你,坐完长途汽车,坐公交车,坐的我屁股都疼。”

“可不嘛,当初就和你说了,跟着师兄我混,吃香喝辣,等明年你有时间,去考个驾照,师兄也送你辆四轮的。”

“真的啊,师兄。”

“师兄还能骗你不成。”

司夜想着二师兄会送自己一辆汽车,到时候选车一定要挑个好的狠狠宰张伯文一笔。而张伯文呢,则是想着给这小子买辆二手面包车,给自己运货。

两人相视一笑,各怀鬼胎。

藏仙山下,“师弟啊,就是这里吧。”张伯文指了指不远处一座山,由于藏仙山所在的镇子道路坑坑洼洼,小轿车很容易刮底盘,张伯文无奈高价租了一辆越野车,经过两个小时的长途跋涉,他们终于到了师父信中的藏仙山。藏仙山并不是一座山,其实是由七座山峰组成的群山,大约占地十三平方公里。

在山脚下,两人看见了一座村子,张伯文开了一天的车实在是太累了,于是两人准备进村投宿一晚,并且补给一下物资,明天再进山。

“老伯,大概十年前,您有没有见过一个道士进山?”司夜在村中唯一的一家便利店,买了四大桶矿泉水和压缩饼干,一边付钱一边向老板打听师父的下落。

“嘶,让我想想啊?”老板想了想,“有,十年前吧,我们这闹猫妖,然后听说有个道长进了山,除掉了猫妖,可后来也没见道长出来。”

“那你可知那道长长什么样子?”司夜激动了,赶忙问道。

“哟,这我就不清楚了,但听说是个老道士,大概六七十岁吧,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道袍。”老板点上一支烟,一手插口袋一手抽着烟。

“行,谢谢老板啊。”司夜道了声谢,准备离开,这时老板又叫住了他。

“对了,小兄弟,前两天村里来了一群警察,据说是山里发现一栋以前的老房子,那老房子里发现一具穿着道袍的尸体。我猜啊就是那老道。你可以去村长家打听打听,现在还有两个小警察住在村长家里。”

司夜再次谢过店老板,找到在村口树下乘凉的张伯文,和他把事情一讲,两人便决定去村长家了。

村长家,陈真璨正和王涛在院中喝着茶,隐隐约约便看见两人走来。“村长,你好,我们是北群市来的,准备进山探险的,今天不早了,能在你这投宿一夜吗?”司夜对门口的村长说到。

“行啊,藏仙村啊欢迎你们,进来坐,进来坐。”村长热情的将二人引进门。“你们先坐,我去厨房做晚饭。”村长对着司夜两人说道。

“谢谢啊,村长。”司夜从兜里掏出三百块准备给村长,“使不得,使不得,你们能住我家,我就很开心了。”村长笑呵呵的将钱推回了司夜手里,那样子并不是装的,司夜再次谢过村长,村长便出去了院子,去了厨房。

院内,司夜看见了陈真璨他们两人。

陈真璨与司夜对视了一眼,司夜微笑着向陈真璨点了点头,陈真璨也礼貌的点头示意。



快穿之我家娘子是上神 重生之独步江湖 虞书 遮天之大帝饶命 骑马与砍杀之立马横枪 修真家族平凡路 全职赘婿 御魂师之无猜小主 我有一拳的能力 嫡女涅磐:谁家女儿俏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