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司夜当是唐瑶 龙城陈真璨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坐吧,饮茶吗?”陈真璨做了个请的手势,“好,谢谢您啊。”司夜也不客套,坐到了桌前。“我叫陈真璨,旁边这位是我搭档王涛。”陈真璨指了指王涛。“你好,我叫司夜这位是我二师兄张伯文。”张伯文笑了笑,算打过招呼,便走入了内屋,开了晚上的车,张伯文“我叫陈真璨,旁边这位是我搭档王涛。”陈真璨指了指王涛。。...

“坐吧,喝茶吗?”陈真璨做了个请的手势,“好,谢谢啊。”司夜也不客气,坐到了桌前。

“我叫陈真璨,旁边这位是我搭档王涛。”陈真璨指了指王涛。

“你好,我叫司夜这位是我二师兄张伯文。”张伯文笑了笑,算是打过招呼,便走进了内屋,开了一天的车,张伯文现在是腰酸背疼,只想找个地方躺下休息。

“嗯,小兄弟,我看二位气度不凡,两位道门中人吧?”陈真璨问道。

“正是,我与我二师兄出自青城山三顺道。”

陈真璨听到三顺道,眼睛眯了眯,随后立马恢复了正常,拿起茶杯喝了一口。

“是来找你们师父张世尊,张道长的吧。”陈真璨看着司夜。

“你怎么知道我师父的名字?”司夜有些疑惑的看着陈真璨。

“说来话长,如果不是经历了一些事,我可能永远不会相信神神鬼鬼这些。”陈真璨笑了笑。

“算了,有些事还是埋在心里好,你们是来将张道长的遗体带回去的吧?”陈真璨问道。

“正是。”司夜很不喜欢这种被人牵着走的感觉,如果对方不是一名警察,他肯定转身就走了。

“明天我们带你们进山吧,这山里路不好走,你们如果自己进去,可能一天都找不到地方。”陈真璨说道,随后又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毕竟答应了张道长,等你们来的。”

“好,谢谢陈警官。”司夜做了个抱拳礼。

第二天上午八点。

“陈警官,王警官是吧,你们好,你们好。”张伯文拿出一盒自己都舍不得抽的好烟,给陈真璨和王涛各散了根。

“嘿,谢谢了。”王涛也不客气,接过了烟。

“我不抽,谢谢啦。”陈真璨谢过张伯文,并没有接烟。

“呦呦呦,老璨这刚进队的小警花挺厉害呀,这才几天就让你这老烟枪烟都戒了。”王涛调侃到。

陈真璨懒得理他,背起背包便往山里走去,司夜对着王涛笑了笑,也跟了上去。

“警花,啥警花。”张伯文问到。

王涛拍了拍张伯文的肩膀,并没回答,跟上了陈真璨两人。

一路上四人走的都是采药人开出的羊肠小道,道路还算好走,不用自己费力开道。

“陈警官,这么茂密的山林,你们是怎么知道有栋老宅子的?”司夜问道。

“六天前,我们接到山下采药人报警,说在山里发现栋老宅子,老宅子里还有具穿着道袍的尸体,接到报警后,我和王涛,还有两个法医就来到这了,不过法医两天前已经回去了。”

“我师父他。”司夜想问什么,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经过三个小时长途跋涉,一行四人终于找到了那栋破旧的木楼,木楼是清代时期的建筑风格,破旧的柱子上还能看出雕的龙画的凤。残破的门窗上也有着各种瑞兽。不难想象木楼与它曾经主人的辉煌。

“我们查过了,这栋木楼的主人是清代晚期一个王爷的儿子,这个小王爷一生痴迷修道炼丹,甚至为了修道成仙,终生未娶,后来老王爷气不过说了句“人家道士都是在山里修仙的,哪有像你这样安逸的。”老王爷只是一句气话,没想到小王爷却如同醍醐灌顶,当天晚上便离开了家,一晚上走了八十里,走到这这藏仙山,发现这山有祥云朝日之象,他便上了这藏仙山,决定在这修道,这个故事大部分内容应该是真的,在藏仙村族谱事迹里,我们找到了当时藏仙村民给小王爷在山里建木楼的记载。”陈真璨说完,看向了司夜张伯文二人。

“嗯”司夜应了一声,便推开破旧的木门,木楼里已经是破烂不堪,阳光从好几处地方洒了进来,屋里显得并不黑暗。司夜毫不犹豫率先走了进去。

“你师父的遗体在左边间屋里。”陈真璨指向左边一间屋子。

司夜两步并一步走进屋子,果然屋内盘腿坐着一位身穿道袍的老者。老者神态安详,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师父已经羽化,司夜肯定认为师父只是睡着了。最惊奇的是师父已经羽化十年,留下的肉体在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环境下,保存的居然和活人无异。虽然藏仙山并不是很大,可山中也是有着野狼这些大型食肉动物的,师父没被叼走也是惊奇。

司夜看见师父的那一刻,顿时眼泪便流了下来“师父。”司夜叫了一声,走上前去在师父面前跪下。张伯文也强忍着泪水,跪在了师父面前“师父,徒儿和小师弟来带你回家了。”

司夜擦了擦泪水,伸出双手给师父整理遗容。王涛见状怕司夜破坏现场,想上去阻止却被陈真璨拦住。“老道的死,不是人为他杀,你阻止什么。”王涛笑了笑“习惯了。”说完两人便不在言语。

司夜给师父整理道袍,可师父身上的道袍已经风干氧化,一碰便像饼干一样碎成了渣。司夜拿出准备好的道袍,“师父,以前你舍不得卖衣裳,这套道袍是徒弟孝敬你的,徒儿现在跟着二师兄,可以自己赚钱养活自己了,师父你在天上安心做你的神仙,不必为了徒儿担心。”说完,司夜将道袍给师父穿上,就在将师父的手套进道袍时,师父的手一把抓住了司夜的手臂。

“师,师父。”司夜一惊,这时,其他三人也发现了不对,赶忙上前,可司夜举起另一只手示意自己没事。大概过去了一分多钟,师父的手便缓缓松开。司夜看了看被师父之前抓住的手臂,此时手臂上已经多了一团类似火花的图案,图案就像是纹身纹在了司夜的手臂上一样。

“真火印。”就连半吊子的二师兄也认了出来。原来,司夜左手手臂上的图案叫‘真火印’,有了它便可以使用三顺道最强的一类法术,可以说它是打开三顺道法顺的钥匙,原本青城山三顺道只有大师兄有这印记。但当初大师兄走的并不是道法这条路,比起法术,他更喜欢行医救人,所以大师兄手臂上是一朵茉莉花。三顺道的三顺分别是医顺、法顺、武顺。医顺是一朵茉莉花,法顺便是真火,而武顺自从三顺道第四代掌门人带着修炼秘籍消失后,三顺道便再也没有了武顺高人,即使现在三顺道的弟子们还会习武,也不会当成自己主修的道路。

“师父。”司夜又朝着师父的肉身重重一跪。当司夜再抬起头,仿佛看见师父对他笑了,随后,张世尊的肉体开始快速的萎缩白骨化,最后化成了一堆灰。就在张世尊刚化成飞灰,一股强大到已经有了实质的妖气爆发出来,在张世尊刚刚坐的地方突然窜出一只黑色的山猫。

“这只猫妖,居然还没死。”门口的陈真璨说话了。

猫妖看了一眼四人,随后幻化成一位三十来岁女子的模样,山猫亦变幻,常常化作美丽女子勾引男人,等男人上了钩,她便露出面目,食其心脏。山猫幻化的女子十分妖艳,看的王涛都傻了眼,啊了半天,硬是说不出话来。

“这可恶的老道士,不分青红皂白,用自己的肉身封印了我这么多年,今天我终于重见天日了。”猫妖说完并恶狠狠的看向四人。

陈真璨掏出一把手枪,对着猫妖就是一枪。巨大的声响在林中回荡,惊起一片山鸟远远的飞走。猫妖似乎也没想到有这么不讲理的人,上来就开枪,它一时没防备,硬接了一枪,子弹打在了她的胸口,山猫踉踉跄跄退后了几步。

“你不是当初跟着老道的警察吗?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怎么还是这副模样?”猫妖一边将手伸入胸口取出子弹,一边看着陈真璨,有些不解。

“你废话太多了。”说完,陈真璨又是一枪。这一枪猫妖有了防备,一个侧身躲开了。陈真璨成功激怒了它,猫妖的脸还是依旧美丽妖艳,可嘴里却长出獠牙,猫妖一个下蹲随后一跳向着陈真璨扑来。

司夜的反应也不慢,一张黄符向猫妖打去,就在猫妖离陈真璨还有不到半米时,黄符也打中了它,猫妖一声惨嚎重重摔在地上。

“可恶,你和你师父一样该死,我先杀了你。”说完猫妖又扑向司夜,司夜也不慌,拿出二师兄以前买的青铜短剑往身前一挡,本以为能轻松挡下猫妖这一击,可谁知道,猫妖的爪子抓到青铜剑身用力一抓,青铜短剑应声而断。司夜都懵逼了,猫妖趋势不减,一爪抓在了司夜胸口,司夜吃痛,随手一张黄符向猫妖脸上打去,猫妖见到黄符,一脚将司夜踹飞出去。

司夜倒在地上,看了一眼伤口,只见胸口三道爪印,其中两道贯穿伤已经伤到了肋骨,如果不是自己出手快,再让猫妖抓进去几厘米刺到心脏,司夜必死无疑,司夜捏了把冷汗,赶忙拿出一张止血符贴在胸口“师兄,你大爷的,你给我买山寨手机坑我就算了,连这种保命的青铜剑,你也拿山寨的来糊弄你师弟。”

“这不能怪我呀,这青铜剑是狗日的黄老道卖我的,说是他们店镇店之宝,看我回去不找他算账。”张伯文也有些无语,自己好不容易想买次真货,居然还被骗了。

“小猫妖,敢欺负我师弟,看本道今日不收了你,师弟,你就歇歇吧,看师兄灭了她。”张伯文对着猫妖喊道。



快穿之我家娘子是上神 重生之独步江湖 虞书 遮天之大帝饶命 骑马与砍杀之立马横枪 修真家族平凡路 全职赘婿 御魂师之无猜小主 我有一拳的能力 嫡女涅磐:谁家女儿俏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