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二刷了穿书剧情 第001章 再来一次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切记!”苏玺从幽暗中从梦中惊醒,吓得浑身是汗,呼吸的节奏不稳。所以猛然坐起来,她身上的薄被跌落,所以心绪的错杂,也所以空调的制冷,她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苏玺环视四周,意外发现这里已不再是封闭状态的病房,不是她自己的房间时,登时松了一大口气。而已下一刹那,她倏然又忆起因为猛地坐起,她身上的薄被滑落,因为心绪的错杂,也因为空调的制冷,她不由打了个寒颤。。...

“不要!”

苏玺从黑暗中惊醒,吓得浑身是汗,呼吸不稳。

因为猛地坐起,她身上的薄被滑落,因为心绪的错杂,也因为空调的制冷,她不由打了个寒颤。

苏玺环顾四周,发现这里不再是封闭的病房,而是她自己的房间时,顿时松了一大口气。

只是下一瞬间,她倏地又想起来:

她不是坠楼了吗?

当时有人买通了精神病院的护士,要给她注射不知名的药水,说是会让她‘乖乖’地留下来……

苏玺当然不会坐以待毙。

可惜她逃跑时还是被发现了,最终她被逼上了天台……

坠落的失重感仿佛还在,凛冽的风也好像还在耳边呼啸!——“啊!”

苏玺猛地后退,背部抵在床头,两只手紧抱曲起的双腿,并将脸埋在膝盖间,企图用这种方式甩掉可怕的记忆。

而此刻打断苏玺的,是一阵电话铃声。

“苏玺你现在在哪?你是不是还在家?你还没出发?”

“你是疯了吗?我花了那么多的精力和人脉,费了多少钱打点,才让你拿到刘导的角色!啊?!你现在居然还没到剧组?你是不想要这个角色了吗?你是不想在这个圈子混了吗?!”

“我跟你说,你赶紧给我滚过来!”

聒噪的声音戛然而止。

苏玺呆呆地拿着手机,脑子还有些懵,半晌反应不过来。

刚刚是——

张丽云?!

她的经纪人?!

可是,她不是放弃她了吗?她不是已经被解约了吗?

苏玺有些发愣地看着手机,直到一分钟后,手机自动锁屏,她的视线才有所聚焦,下一秒,她猛地重新摁亮手机,看清楚屏保上的日期后,她不由睁大双眼:

这,这个日期???

苏玺不可置信地再看了一圈周遭:这里确实是她的房间,更准确地说,是她同姜时湛的房间。

姜时湛…

糟糕!

姜小宴!

苏玺慌乱地直接跳下床,鞋都不穿,便跑了出去。

穿过二楼的小厅,顺着旋转楼梯而下,苏玺在一楼的客厅并未找到自己想找的人,转身径直往玩具房走了过去。

玩具房的房门正虚掩着,仔细听,还能隐约听到有人在说话:“宴宴”“宴宴”……

苏玺缓过一开始的急迫,这会并未跑,或者也可以说,她这会有些‘近乡情怯’!苏玺走得慢,又是赤着一双脚,便是悄无声息地靠近。

只是那一声声“宴宴”叫得让她的心跳无端加快,她抬起手,几乎是颤巍巍地推开门。

质量顶好的房门,在转动时并未发出任何声音,房间内的情景得以无变动地呈现在苏玺眼前。

这一刻,苏玺目眦欲裂!

或许,在别人看来,这一幕不过是一个中年女佣抱着小主人无耻地亲亲罢了,但在苏玺眼中,却同她记忆中的那段监控合二为一!

那是一个‘钉子’!

在往后,在每一个失去姜宴的日日夜夜里,时时地钻痛她的心!

“放开我儿子!”

苏玺将半开的门用力推开。

那门即便有防撞,此刻也依旧发出刺耳声音。

而苏玺本人早已跨步进去,弯腰一把将姜宴从中年女佣怀里抢抱过来。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中年女佣有些发懵,她站了起来,不解地问道:“太太,怎么了?”

“啪!”

苏玺直接甩了对方一耳光!

而后立刻后退一步,拉开同那中年女佣的距离。

中年女佣有些肥胖,又是长年干活的,并非毫无分量,可即便这样,也依旧被苏玺打得踉跄了一下。

由此可见,苏玺这一掌,是用尽了全力。

她终于做了前世最想做的事情!

那中年女佣被打得措手不及,反应过来后,立即大喊大叫:

“啊!”

“太太,你这是干什么?!”

“你怎么可以打人!”

中年女佣暗自掐了一把自己,试图让自己掉下眼泪,好显得更加地委屈。

她知道姜家不好惹,所以一直小心再小心,她自信自己不会被发现,再者苏玺虽然打了她,她却是绝对不能还手的,但过后却可以索要赔偿……小心思转得飞快的她,这会已经在盘算要怎么才能拿多一点了。

苏玺冷眼看着她撒泼,也看清楚她眼珠子乱转的算计模样,她心里不屑,但手上却是小心地抱着姜宴,让他趴在自己肩膀上,另一只手甚至捂住他外边的耳朵:她不会再让这个女人脏了她儿子的眼睛和耳朵!

“你自己做了什么你自己清楚!”

中年女佣瞪大双眼:“太太!我能做什么?我这么尽心尽力地带小少爷,你不能这么对我啊!太太,我是来工作的,不是来被随意打骂的啊!”

“太太!你不能这样啊!”

玩具房的吵闹很快将其他佣人给引来。

苏玺看着这女的便觉得恶心,懒得同她再说,她直接看向门外:“林妈,打110,报警!”

佣人们面面相觑,不明白怎么就闹到要报警了呢?

但站在门外最前面,头发梳得齐整,服饰有别其他人,约莫五十多岁的女人,却是当即点头,掏出手机便拨打出去。

“太太!”

“你报警做什么?!”

中年女佣试图向前,但在林妈的示意下,已经有两位男性挡住她,而苏玺则在对方有所动作的时候就闪到门外了。

苏玺同林妈交代了一句后,便不管那女佣的耍赖,抱着姜宴离开了。

二楼主卧。

苏玺小心地将姜宴放到床上,这孩子从刚刚到现在,一句话都没说,但苏玺知道,她肯定是吓到他了。

苏玺半蹲在床边,同姜宴保持同水平的视线,姜宴的眸子像黑曜石似的,十分好看,但小孩子还没长开,黑眸子几乎占了整个眼眶,里头清晰地映着苏玺的模样,他看起来有些发怯,又有些懵懂,但至少不是前世的那般空洞。

苏玺看得眼睛泛酸。

但无论如何,至少现在她的姜小宴还在她的身边。

“小宴,还记得妈妈吗?”

这句话,苏玺几乎是抖着声音问出来了。

姜宴沉默了好一会,但最后还是乖巧地点点头。

苏玺一直憋着的泪,再也忍不住,颗颗分明地从眼眶里滑落,可她到底还是记着姜宴,眼泪掉落的瞬间,她便扭过头。

苏玺抬起手,胡乱地在脸上擦了擦,然后重新看回姜宴。

姜宴今年三岁,但却不像别人家的小孩圆乎乎肉嘟嘟的,反而是很瘦弱,从前苏玺也跟其他人一样,以为是早产儿的缘故,可是经历过一次,她知道:不!是!

不是这样的!

她的姜小宴,是被虐待了!



快穿之我家娘子是上神 重生之独步江湖 虞书 遮天之大帝饶命 骑马与砍杀之立马横枪 修真家族平凡路 全职赘婿 御魂师之无猜小主 我有一拳的能力 嫡女涅磐:谁家女儿俏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