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第一媳 第1章 女主华丽丽登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六月金秋时节,初五,徽州府城。夕阳了落在苍茫的青山背后,却一拖再拖不愿沉一直这样,将橘红色的余辉从山峦影线后暴射出,天边瑰丽如画。深渡街,整条街道都是用清一色的卵石铺成,形如鱼鳞,又称“渔鳞街”,是徽商出外单程的必经之路,是官员们出入的必经之路。夕阳已经落到苍茫的青山背后,却迟迟不肯沉下去,将橘红色的余辉从山峦影线后迸射出来,天边瑰丽如画。。...

江南第一媳

推荐指数:10分

《江南第一媳》在线阅读


八月金秋,初十,徽州府城。

夕阳已经落到苍茫的青山背后,却迟迟不肯沉下去,将橘红色的余辉从山峦影线后迸射出来,天边瑰丽如画。

渔梁街,整条街道都是用清一色的卵石铺就,形似鱼鳞,又称“渔鳞街”,是徽商外出往返的必经之路,也是官员们进出的必经之路。渔梁街有许多岔道通往河边,窄窄的青石板,沿着石阶渐次而下,就到了渔梁坝。

街道两边的民居,多是青砖灰瓦马头墙,黑白辉映,错落有致。大宅门内的屋宇更见精致奢华,飞檐出甍,回廊挂落,雕梁画窗……处处都有木雕、石雕和砖雕,宏伟壮观!

城东南贡院,正举行乡试。

此刻,第一场即将结束。

贡院门口许多人等候。

时间一到,煎熬了三日的考生们便拖着疲惫的脚步走出号房,无不满脸倦色。梁心铭头扎灰布巾,身穿青灰长袍,腰束布带,身材修长,俊面如玉。一字横眉下,杏眼偏长,接近橄榄形,在长睫毛笼罩下,眼中黑濛濛深邃迷离;鼻梁秀气挺直,鼻头圆润,下面红唇遮贝齿。

清朗朗俊雅少年,温润润如玉书生!

他举目向贡院门口看去,一眼看见挤在人群前面娇小玲珑的少妇,头上包着块蓝花布巾,身前靠着两三岁的小女孩,正伸头对这边张望,不禁一笑,加快脚步走过去。

李惠娘见别人都衣皱发乱、气色萎靡,唯有梁心铭清清爽爽、步履从容,好像不是在号房里煎熬了三日,而是闲逛回来了,不禁自豪地笑了,不用问也知他考得好。

到跟前,梁心铭先笑问:“等多久了?”然后将手中提篮交给李惠娘,俯身将小朝云抱起来,亲昵地碰了碰女儿的小脸,朝云甜甜地叫“爹爹。”用手圈住他脖子。

李惠娘喜悦地笑道:“才来。”

其实她们母女早来了。

梁心铭道:“走吧。”

一家三口便上了街道。

其他应试的考生们都羡慕嫉妒地看着梁心铭:三天考下来,还能保持这般从容,不是草包就是胸有成竹,梁心铭的气质,怎么看也不似草包,那就说明考的很好了。

唉,人比人,气死!

不过太累了,他们连嫉妒也有心无力,当下有钱的坐马车,穷困的迈双脚,都匆匆往家赶,明天还要接着考呢。

梁心铭其实也累。

他又不是铁打的身子,在号房熬了三日,怎会一点不累呢?单说不能安稳睡觉,就够受的了。不过他善于调节自己,越是累越要放松心情,垮脸塌肩就能好受了?

他放慢脚步,看向街道两旁。

若是平常,街旁的铺面都要关门了,小贩也该回家了,可这不是贡院在举行乡试吗,来来往往的人多,做买卖的正要趁散场的时候再做一波生意呢,所以很热闹。

卖小吃的尤其多。

小朝云眼巴巴地瞅着。

李惠娘紧紧扯着梁心铭衣袖,小声道:“饭已经做好了,我还杀了一只鸡。快走吧,什么也不用买。”

她深知梁心铭的脾性,见他左顾右盼,生怕他给女儿买吃的。在她看来,完全没必要,他们也没那个闲钱。

梁心铭见小朝云听了娘亲的话,低下头去抠手指,仿佛羞愧自己刚才的张望,再不看那些食物摊子,明亮的眼神一黯,脚下一转,来到烤烧饼摊子前,道:“来一个烧饼。”

摊主笑呵呵道:“好。一个烧饼!”用竹夹子夹了一个烧饼,装在纸袋内,递给梁心铭,“两文钱。”

这烧饼又名蟹壳黄烧饼,烤得黄灿灿的,馅儿是由梅干菜和肉丁调成,外皮撒满芝麻,层层酥脆,内中鲜香,口味汇集了香、甜、辣、酥,脆,是徽州府有名的点心。

李惠娘阻止不及,神色淡然地掏出两文钱付了。夫君已经开口了,当着人,她是不会驳回的。

小朝云捧着还热乎乎的烧饼,欢喜的小脸红艳艳的。

梁心铭微微一笑,柔声叮嘱道:“小心些吃,别撒一身。”

小朝云懂事地说道:“回家吃。”那样就可以用碗接住了。

梁心铭点点头,抱着她又来到隔壁摊子上。

李惠娘跟过来一看,这摊子是卖女子头花、发钗、耳坠等物品,虽然比不得正经银楼的贵重,那也不是一两文钱的买卖。她十分着急,不知梁心铭又要做什么。难道要给女儿买头花?根本用不着啊,朝云才多大呀!

摊主是个老汉,见他们来了,忙道:“这位公子想给媳妇买什么样的首饰?别看老汉这摊子小,可是祖传的手艺。咱们小户人家本钱小,开不起银楼,才摆摊卖的;要是有本钱,就这些东西、这些个式样,搁在银楼里就不是这个价了。”他一边说,一边挥手虚划过琳琅满目的饰品。

李惠娘抢先道:“嗯,老伯的东西瞧着是很好。都怎么卖的呢?”她想着,不买也不能露怯,问问行情,夸人家几句才自然;若连看也不敢看,也太小家子气了。

老汉精神一振,忙一一为她解说:这簪子怎么卖,那个发钗怎么卖,头花又怎么卖……

梁心铭单手抱着女儿,另一只手拿起一根簪头雕着三朵梅花和两个花苞的银簪,问老汉:“这个怎么卖?”

老汉忙道:“这个虽然小巧,做起来可费工夫了。看多精致,都是祖传的手艺。才要八百文。”

李惠娘瞅梁心铭。

她装不下去了。

买不起啊,问也白问。

梁心铭像没看见她眼光一样,轻咳一声,俊目注视着老汉道:“老伯把这摊子摆在贡院门口,也想粘带些福气给儿孙吧?在下是应考的秀才。老伯瞧瞧,在下可像有出息的人?君子不打诳语,实话告诉老伯:在下没那么多钱,又想买这簪子送给贤妻,谢她为我操持家务、养育女儿。若老伯肯降价卖给在下,等放榜之日,在下若中了好名次,会亲手写一副字送给老伯,勉力府上子孙。”

一席话说得老汉瞪大眼睛,上下打量他。

李惠娘也心抽抽:还能这么还价买东西?虽然有点无耻,可是总比中举后收受各方来贺要情真意切。再说,梁心铭的字现在不值钱,若是中了解元,可就值钱了。说起来,这老伯也不算吃亏,还占了便宜呢。



快穿之我家娘子是上神 重生之独步江湖 虞书 遮天之大帝饶命 骑马与砍杀之立马横枪 修真家族平凡路 全职赘婿 御魂师之无猜小主 我有一拳的能力 嫡女涅磐:谁家女儿俏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