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制作人 第二章 家家有经难念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这些叶蓁自然而然是不明白的。此时她正猫着腰坐在研究室的走廊尽头,望着窗外,等着她的恩师,此外是科学方法院的院长林教授晚上下班,她好进来拾掇东西回去。她是在辞职后没辞去工作的情况下,全然不顾科学方法院的反对,铁了心去容成娱乐休闲公司招聘的,昨天还翘了班。也可以见上,林教授的脸色此时她正猫着腰坐在研究室的走廊尽头,望着窗外,等着她的恩师,同时也是科学院的院长林教授下班,她好进去收拾东西回家。。...

王牌制作人

推荐指数:10分

《王牌制作人》在线阅读


这些叶蓁自然是不知道的。

此时她正猫着腰坐在研究室的走廊尽头,望着窗外,等着她的恩师,同时也是科学院的院长林教授下班,她好进去收拾东西回家。

她是在辞职没辞掉的情况下,不顾科学院的反对,执意去容成娱乐应聘的,今天还翘了班。

可以想见,林教授的脸色会多么难看。

然而目光流连在窗外的叶蓁,此时却像是忘记了这些,她全神贯注的注视着天桥下工人们的身影,他们正忙着拆卸已故影帝叶宜代言的广告牌,每拆下来一块LED灯,叶宜的笑脸便暗掉一部分,就这样慢慢的,慢慢的消失,在有着茫茫人海的黑夜。

无人在意。

叶蓁掏出手机,凑到窗台边,抿了抿嘴唇露出一个笑容,比起剪刀手,远远的与剩下的广告牌合了个影。

“嗯咳——”林教授忙完一段听说叶蓁回来了,本是提着气势出来的,结果站了半天她也没看见,只得自己出声刷存在感。

叶蓁收起手机,规规矩矩的站起来道:“林教授。”

“嗯,”林教授没好气道,“进来吧。”说完,一转身,又踱着步子回了研究室。

叶蓁跟着走了进去,林教授戴起老花镜,开始翻找桌上的东西,口中道:“今天的面试怎么样,出去没给我丢人吧?”

“没。”

“嗯。”

气氛又沉默了下去,研究室里只有林教授抖落文件的声音,叶蓁清了清嗓子,刚想开口,林教授忽然道:“找到了,”说着递给她,“拿去吧,我托了人给你办的。”

是一份保留岗位,派驻到容成企业合作调研的委任书,叶蓁接过来,惊讶的抬起头,又听林教授道:“我晓得,年轻人不比我们耐得住,世界那么大,想出去看看,去就去吧,希望你到时候还愿意回来,唉~”

叶蓁双手握着委任书,给他鞠了一躬:“谢谢教授。”

“嗯。”

“那教授,我去收拾东西了。”

“……嗯?等等,”林教授双手背在身后,离别愁绪正浓,就见自家爱徒转身打算走人了,“这就没了?”

“教授还有什么事吗?”

“话都说到这份上,你就没打算敞开心扉,跟我说说你为什么一定要走?”

叶蓁轻声道:“我十三岁入华大,当时老师您就在讲台上欢迎我们,您夸我们是天才,您说,人生而平等,但一个人情商与智商的集合,我们通俗的称之为‘聪明’的东西,却是不平等的。老天爷希望我们带领世界往前挪一挪,才让我们做了聪明人的,所以,聪明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而是责任。”她话音顿了顿,“老师您说的话学生都记得,不论身在何处,都不会给您丢人。”

望着爱徒帅气而去的身影,林教授动情的摘下老花镜擦擦眼泪,感叹道:“这孩子,别看平常不爱说话,说起话来还真是,真是,不愧是我教出来的!”

至于回到家之后,老伴问起来,林教授才发现自己被糊弄的转移了话题,气得直跳脚,这是后话了。

叶蓁抱着从研究室收拾出来的纸箱,穿梭在走了十年的学院路上,往家走去。她的家就在学院路的另一端,一家不大不小的淮扬面馆——一楼二楼是门店,三楼住家。她年幼就来北京读大学,父母自然不放心,夫妻俩关了老家的饭店,跟着跑来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开面馆,就为了能照顾她,也算破釜沉舟了。

好在十年做下来,面馆生意越发的好了,在这大学城里也是有数的。一来自然得益于面馆的好口碑,二来跟叶蓁这位“学神”也不无关系。中国人骨子里总有些“沾喜气”、“讨吉利”的情结,所以一到考试日前,叶蓁家面馆前便要排起长长的队,队伍里都是方圆百里前来的“朝拜者”。

今天又是这样一幅景象,叶蓁经过时问维持秩序的店员:“人怎么这么多,不是才三月份吗?”刚开学一般都没什么考试才对。

不待店员回答,几个学生就叽叽喳喳道:“我们要考全国计算机等级考试,很重要的。”

有眼睛雪亮的:“你就是学姐吗?”

“求保佑哇!”拜大神状。

“嗯,”叶蓁一秒钟林教授附体,摆摆手,边往店里走去,“大家加油,只要努力,我相信大家都会取得好成绩的。”

她就不无情的告诉这帮孩子自己压根没考过这玩意了,她一向很善良。

店里也是挤的厉害,叶蓁在厨房里找到她爸胖胖的身躯,喊了声:“爸,我回来了。”

“哎哎,”胖爸爸捋起围裙擦擦汗,响亮的应道,“爸爸给你熬了乌骨鸡汤,还留了菜,蓁蓁你先上楼,爸爸马上给你端上去。”

“噢。”于是叶蓁又抱着东西,慢悠悠的上了楼,回了自己房间。

爸爸跟着就上来了,用他的专业技能,摞了好高一叠盆碗端到她面前,边摆盘边问这问那:“面试怎么样?林教授怎么说?饿了吧?快先吃饭。”

“面试过了,林教授托人给我办了派驻到容成调研的委任书,暂时保留了我的岗位,”叶蓁塞了一块鸡肉到嘴里,含糊道,“饿,好吃。”

“好,保留岗位好,进退都有保障,这样你妈火气也能小点,回头可要好好去谢谢人家老师……噢,这个乌骨鸡汤要多喝,让人从乡下带的鸡,很补的……你吃完饭起来走两圈再做题,免得积食,”他叨叨叨说完,擦了把汗,“爸爸下楼忙去了。”

叶蓁包着满嘴的饭“唔嗯”了两声,埋头苦吃。

吃完叶蓁乖乖的按照她爸的指示,在屋子里转圈,顺带思考搬回来的书和资料怎么收拾,她妈又端着盘草莓进来了,反手带门,落锁。

看来那盘草莓是用来做道具的,不是给她吃的,叶蓁的目光从草莓上转开,望向她妈。

她妈闺名苏桃,《诗经》有云:“桃之夭夭,其叶蓁蓁”,叶蓁的名字正是出于她。据说年轻时候也是小镇上有名的才女,还出过诗集,只是从叶蓁记事起,她一向是严厉的。

苏桃低着头,一颗颗扯掉草莓缨子,也不说话,过了一会儿竟抹起眼泪来。

“妈——”

“你还知道我是你妈,”仿佛被摁下了某个开关,苏桃摔了手中的草莓,声音陡然尖利起来,“我辛辛苦苦养你这么大,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穿,什么都要给你最好的,对你高标准严要求,就是为了让你不被那些人小瞧了!你倒好,好好的工作说不要就不要了,要跟他一样去混娱乐圈,娱乐圈那种地方,女孩子是那么好混的?你是不是想气死我!”

“妈,我说过,我不是去当明星,我只是去工作,我会保护好我自己的。”

“工作?!”提到工作,苏桃跳的更厉害了,“科学院多好的工作,你非要辞了,去那种地方!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和你爸天天为你辛苦为你忙,比不上他有钱有名,什么不干都招人稀罕,你去吧!反正你现在大了,我管不了你!”

“我知道你和爸养我不容易,这么多年,你怎么说我怎么做,我没想认他。妈你何苦总说这些,”叶蓁望着她的妈妈,神色悲凉,“他人都已经走了……”

想到最近的事,她妈脸色黯了黯,却仍旧道:“总之,你就是为了他,不想要我这个妈了。”

“妈,妈——,”叶蓁终于忍不住喊了出来,“他一点零五分给我打了电话的,”她说着话,像在撕扯自己的伤口,眼泪簌簌的往下落,“我没有接。我看到了,故意没有接。妈,我心里过不去,想去看看他,这样也不可以吗?”

苏桃张了张嘴,似乎也被女儿的话惊住了,好一会儿才道:“蓁蓁啊,你不要太难过,妈妈,妈妈我——”她想说些什么,安慰,辩白,却发觉在女儿的痛哭声中,这些都太过苍白。

有些仓皇的转出门,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拖着灰扑扑的一大麻袋东西出现在叶蓁面前:“这些是他以前送你的,你爸……老冯没肯我扔,都给你收着的,你要是想他,就看看?”

叶蓁抬起头,目光定定的望向她,红肿着眼。

苏桃不自然的放下东西,自觉的往房间外退去,再将要关上门的时候忽然道:“那时候离婚,他什么都不要,就想要你,是我没肯。他这个人,不适合过日子,但还是很疼你的。”

“……”

人都走了,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又有什么用呢?



快穿之我家娘子是上神 重生之独步江湖 虞书 遮天之大帝饶命 骑马与砍杀之立马横枪 修真家族平凡路 全职赘婿 御魂师之无猜小主 我有一拳的能力 嫡女涅磐:谁家女儿俏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