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如颂 第二章 反常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哪里来的寒风袭人?她停下来脚朝后看去,抬头一看竹影婆娑,碧波生翠。不由得赞道:“如此静幽之地,真让人舍严禁离开了。”她们来行宫住几天有些时日了,公主的药浴也很失败,要不了三天,就该回建邺城了。周九如闻言挑了挑眉,扫了眼行宫外围层峦叠翠的山峰,一语双关地不由赞道:“如此静幽之地,真让人舍不得离开。”。...

九如颂

推荐指数:10分

《九如颂》在线阅读


哪里来的寒风袭人?

她停下脚朝后看去,只见竹影婆娑,碧波生翠。

不由赞道:“如此静幽之地,真让人舍不得离开。”

她们来行宫小住有些时日了,公主的药浴也很成功,要不了两天,就该回建邺城了。

周九如闻言挑了挑眉,扫了眼行宫外围层峦叠翠的山峰,一语双关地道:“但愿,待会你还能这样认为。”

千月根本没有听出自家主子的话外之意。

周九如身体不适,又懒得提醒她。

进屋后就直接歪在榻上,捧着头道:“千月,快过来帮我按按,这颗脑袋,似有千斤重。”

千月忙把手里捧了一路的养元汤搁放好,挽起袖子走到榻边,摸着周九如头部的几处大穴,认真地按摩起来。

过了一会,周九如在榻上抻了抻身子,舒展了眉眼,道:“还是我们的千月姑娘心灵手巧,这样一按,整个人都轻松多了。”

她的脑袋遭受过重创,里面有淤血,时常无缘无故的头痛。千月这套按摩手法,不仅可以促进大脑血液循环,更可减轻她的头痛症状。

“那是当然。”千月颇为得意地道,“婢子可是莫神医的亲传弟子,怎么也不能坠了师父的威名。”

说罢扶起周九如,扬声吩咐候在门外的宫侍:“打盆温水进来,伺候公主洗漱。”

周九如拉着她的手道:“别忙乎了,我有话跟你说。”

“有什么话,等洗漱好,喝了养元汤再说。”千月不满地念叨,“堂堂大秦公主,还不如人家小门小户的女郎,午睡起披头散发的,身边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

宫侍鱼贯而入,捧着银盆,帕子,漱口的茶,还有周九如惯用的香露。

千月拧了巾帕,麻利地服侍着自家主子梳洗,待一切妥当,方捧起紫檀木几上温着的养元汤奉上。

“公主快喝,这熬好的药膳,再放下去,药效就流失了。”她催促道。

周九如压下将要出口的话,接过养元汤,一口气喝完。又看了眼摆放在墙角的莲花滴漏,旋即问道:“跟千年和乐水去马坳村的侍卫,直到现在也没个人回来传讯吗?”

千月摇头:“没有。”

辰初,行宫里的高总管过来禀报,说是马坳村里的村民遭狼群袭击,下坳村头的一户人家,家里唯一的男孩被狼咬伤,快不行了。

这山里的村子,十里八乡也没个大夫,村里面的青壮年冬季打猎,春夏秋三季都在西山行宫里的庄园务工,知道行宫里有个姓彭的秀才,会诊病。

彭秀才落榜后,便苦读医书,平日里帮村民,在节庆日写个对联回个信,看个头痛脑热的还凑合。

一听说那孩子的手臂,被狼咬的深可见骨,就直摇头说自己医不了。

高总管不敢隐瞒,便向周九如禀报了此事。

周九如得知后,便吩咐贴身侍卫乐水带着药材,护送另一位医女千年,赶往马坳村去救治。

“大概被其他的事情耽搁了吧。”

见公主神思恍惚,周身浮动的气息静谧的令人压抑。千月赶紧地解释:“千年那个医痴,只要一看见病人,就挪不动脚,说不定这会正在给全村子的人诊治。”

“千年那是医者仁心,哪像你,整天想着怎么用毒害人。”周九如回过神,扫了她一眼道。

千年和千月自幼习医,师从药神谷的莫神医。

只是千月性子跳脱,对毒术更有兴趣,废寝忘食地钻研,医术自然就落下了,不如千年精进。

“那怎么叫害人呢?”千月不服气地道:“莫神医他老人家说过,毒用得好,也是在救人。”

“老人家?”周九如板着小脸,故意逗她,“我得写信去问问,不知貌如谪仙的莫神医,被我们的千月姑娘称作老人家,作何感想?”

千月忙从镜台上拿了一把牛角梳,非常狗腿地围着周九如转:“公主,婢子帮你通通头发。”

有大本事的人,通常脾气都非常的古怪,莫神医也不能免俗。

这个不知活了多久的老妖怪,特别在意自己的年龄,说什么都不准千年千月叫他师父,说是叫老了。

若是让他知道,千月背后叫他老人家,下次见面没准会让她说不出话来。

周九如深谙莫神医的性情,自然不会真的写信。

“编个辫子吧。”周九如道。

自打端阳节药浴,她便因头痛之故,不再挽发。

“千月,你真的不觉得奇怪吗?这个季节,怎么会有狼群袭击村民?而且……还是在凌晨?”

刚刚进屋时,周九如感觉到了行宫外围似有一股杀气凝聚,便暗暗地施展灵力去感知。

只是她的灵力,被浮云大师封印了一半,最多能感知方圆十里的范围,超出这个界限,脑子便一片空白。

基于早上马坳村的事情,周九如越想越觉得不安。

“可能……”千月顿了下,应道:“狼,嫌山里太闷了,就出来散散步,顺便换个口味。”

公主就喜欢问些奇奇怪怪的问题,她哪里知道狼的心思。

“散步?换个口味?”还真是会胡诌,周九如瞪了她一眼,道:“若真是如此,那个孩子为什么还能活着?”

“这个……”千月无奈道:“世上的事,哪有那么多的为什么?”

说罢,从镜匣里找了一条织金红丝带,在周九如的发梢处,绑了一个蝴蝶结,看上去非常的娇俏。

“事出反常必有妖。”

“这世上的事,本就变幻无常,小心谨慎一些总是没错的。”

周九如说着,面色渐肃:“再等半个时辰,若千年和乐水还没回来,你就召集驻守行宫的禁军,布防竹风阁。”

低柔甜糯的声音,给人一种不容置疑的臣服感。

千月心头一凛,应了声是。

她的这位主子,别看是个孩子,单从外表看,确实太有欺骗性了,跟个瓷娃娃似的一碰就碎,其实却不然。

只是主子出门喜欢轻车简行,这次就带了三十几个侍卫,早上又有十几个跟着乐水和千年去了马坳村。

驻守西山行宫的禁军倒有上百人,但他们久未换防,平时又不见有什么训练,若今日真有什么危险,靠他们怕是挡不住的。

“公主,这里离西山卫不远。”千月提议道,“不如我们派人向西山卫求援。”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