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如颂 第四章 将计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木森把他查到的情况,也说了出:“这一次扬帆出海,孟家派驻了孟晋王的乳兄作为跟船的大掌柜,正好这位乳兄的娘亲,又是侯夫人的陪房,原是裴家的家生子。”“与裴家有关?怪不得……”千月若有所悟,抚了抚藏在腰中的软剑。稍顿,又问:“那孟晋王的乳兄,究竟是自己贪“与裴家有关?难怪……”千月了然,抚了抚藏在腰中的软剑。。...

九如颂

推荐指数:10分

《九如颂》在线阅读


木森把他查到的情况,也说了出来:“这次出海,孟家选派了孟世子的乳兄做为跟船的大掌柜,恰好这位乳兄的娘亲,又是侯夫人的陪房,原是裴家的家生子。”

“与裴家有关?难怪……”千月了然,抚了抚藏在腰中的软剑。

稍顿,又问:“那孟世子的乳兄,到底是自己贪财,还是受了裴尚书的撺掇?他这样引狼入室,有没有为他的主子想过?会给主子一家带来什么样的麻烦?”

周九如暗自嗤笑:“那就要问问,在我大舅舅的那位乳兄心里,孟家和裴家,谁才是他真正的主子?”

不管是门阀权贵还是富商巨贾,他们组船队出海,都是好几家人一起入份子合作。

人多力量大,即便船队在海上出了什么变故也不用怕,几家人平摊,风险就会降到最低,不至于倾家荡产,动摇家族根基。

世家大族之间,更是每代都有联姻,关系盘根错节。孟家和裴家既是姻亲,也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

主子们跟前得脸的奴仆,特别是家生子出身的陪房,其心思也是七弯八绕的,吃着主家的饭,念着旧主的情,也实属正常。

只不过,现在事情败露,孟家和裴家都不会让那位乳兄,再继续活着了。

真是可悲又可叹。

周九如向来凉薄,别人的死活只要不牵扯她的家人,她连半句话都不会多说。

但孟家不同,孟家是她的外家,孟家一旦有麻烦,带累的便是她母后的名声。

“公主,迟则生变。”木森瞅了眼外面的天色,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您看……我们是不是快点动身回宫。”

“回宫?不行。”千月一下子急了起来,“莫神医走时交待,这最后的一次药浴,乃是公主殿下康复的关键。不然,也不会选在端阳节的正午,阳光最烈的时候进行。”

“药浴之后的一个月,更是不能受一点寒意,这才刚过去三天。”她一边说,一边拽住木森到外面的回廊。

“你看,马上就要下暴雨了。”千月指着电闪雷鸣的天空,没好气地道,“你能保证,公主在路上不会淋雨受寒?”

木森点头。

“那也不行。”千月道,“我是公主的医女,但凡有一点风险,我就要阻止。”

木森抖了抖胳膊,甩开千月的手,道:“你能不能别这么急,圣上既派我来,便是有了应对之策。”

他四下扫了几眼,低声道:“这行宫有条秘道通往万佛寺,我们可以先去万佛寺安置,明日再回宫。”

“我哪都不会去。”

周九如站在门口,望着他俩道:“今日的刺客,不管是不是伽蓝一行人。过后,我要天下人都知晓,大秦的天寿公主在西山行宫静养,遭东州的伽蓝与扶桑武士行刺,危在旦夕。”

千月听罢,与木森对视了一眼,二人皆是一副了然的神情。

大秦立国不过五年,虽天下大安,却国库空虚,百废待兴。

裴烨与江南的门阀巨贾勾结,做起了海上走私的生意,不过两年时间,赚的盆满钵满。

有人探路,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建元帝为了打开海上贸易通道,就故意放纵着他们。

但是,此事有利也有弊。

年初,政事堂的几位辅政大学士,效仿前朝大燕,拟定了重开海上贸易的政令,却因裴烨与江南一系官员的反对,至今都未能实施。

木森道:“若无一定的契机,那些在海贸走私这一块疯狂敛财的世家,是不会同意开海禁的。因为谁都不愿意,把装进自家口袋的银子,再掏出来放入国库。”

周九如嘴角微勾,笑盈盈地道:“所以,我得留下来。”她得推波助澜,把这场风雨变成解除海禁的契机。

千月紧张地问:“公主想以己为饵?”

周九如点点头。

“可您的身体……”千月秀眉微蹙,刚想劝阻,木森拦住了她。

他们的这位主子,自小就是个有主意的,一旦她决定了什么事情,就不会随意更改。

站在回廊里,望着乌云翻滚的天空,周九如心里沉甸甸的。

早上,听到马坳村的孩子,被狼咬的事情时,她便感觉此事有些不同寻常。

五月正是母狼孕育的好时节,山里又不缺吃喝,狼怎么会在这个季节,突然出来袭击人类?

定是有人用了什么方法,把狼特意引到了马坳村。

她吩咐木森:“你去找高总管,把禁军和行宫里的青壮奴仆,全部梳理一遍再布防!”

木森拱手应喏,转身离去。

“公主,那些与伽蓝同行的扶桑武士。”千月迟疑了片刻,轻声道,“会不会是扶桑国王太女……萧明月派来的?”

周九如敛眉,思忖半晌,道:“萧明月虽是北齐哀帝萧弦的女儿,但她自小长在扶桑国,对萧弦并没有多少感情。”

“以扶桑国目前的政治形势,她尚且自顾不暇,应该不会有精力派扶桑武士飘洋过海的来杀我?与她何益?”

千月道:“若不是她,同行的伽蓝又怎么解释?世人皆知,东州的伽蓝与扶桑武士有不共戴天之仇。”

周九如闻言一怔:“我怎么没想到这点。”

伽蓝的族人,死在扶桑武士刀下的不知凡几。在这个世上,能让伽蓝放下仇怨与扶桑武士结伴而行的,唯有萧弦。

可萧弦,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

二十七年前,统治鲁地多年的都督萧凯,在裴家宗子裴廉的扶持下趁势立国,建立了新朝北齐,世人称之为武帝。

萧武帝有两子一女,最小的女儿萧灵儿招了裴廉的次子——裴烨为驸马。

长子萧弘,性格软弱,才智平庸,若在太平盛世为帝,恪守中庸之道,做个守成之君也未尝不可。

可他错生了时代。

处于那样一个藩镇割据的乱世,他的平庸,似乎早已注定了他悲惨的结局。

次子萧弦常年驻守东州,和邻邦的扶桑国女王秀恩爱,生下了一对儿女。

长女萧明月,被扶桑国女王封为王太女,一直带在身边教养。

儿子萧鹏满了三周岁后,就被萧弦遣人送回到萧武帝身边,美其名曰‘代父尽孝’。

彼时,周宸和萧剑东征西战数十年,为北齐立下了汗马功劳,并称为“北齐双璧。”

原本是萧武帝最为信任倚重的臣子。

后因宰相裴廉,多次向萧武帝进言:“天子宁有种乎?兵强马壮者为之尔。”



达人街Ⅲ已婚总裁 老板气呼呼 八零俏窈窕 遮天之大帝饶命 一曲相思梦 穿越从王牌御史开始 冷王有喜:爱妃太暖心 星尘末落 极品全能保安 从斗罗开始稳健发育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