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光噬昼 第四章 皮肉垫子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7点钟,几声呱噪的鸟鸣,将金霁月唤起。金霁月被困在那个陌生的梦境,海草···被捆绑···无法呼吸···“准时起床了!准时起床了!”一阵雷声般的敲门声结束了后,传来宿管阿姨的声音。一跃而起,金霁月从一米长的上铺爬下去。新的一天就了。晨光直接穿透了雾,金霁月的心金霁月被困在那个熟悉的梦境,海草···捆绑···窒息···。...

7点钟,几声聒噪的鸟鸣,将金霁月唤醒。

金霁月被困在那个熟悉的梦境,海草···捆绑···窒息···

“起床了!起床了!”一阵雷声般的敲门声结束后,传来宿管阿姨的声音。

一跃而起,金霁月从一米长的上铺爬下来。

新的一天开始了。

晨光穿透了雾,金霁月的心情在早上腾飞起来。

如同鸟儿一般。

明明缩在一狭小的宿舍里过活,她却感到无比自由。

“什么?···星期二第一节课是光术课吗?”教室前门上有一块光子显示屏,上面显示着课表。

新闻上说全球进入临时战备状态,果然不是吹的。

其实,到现在为止,金霁月都没搞清楚,顾归琛看中了自己哪点。

从小娇生惯养,考试倒数十几名。

要啥没啥。

那天在心理病院,顾归琛眼里写了多少心疼,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

自己应该早点到M市。

自己应该在暑假一开始的时候就到M市。

这样金霁月也不会被退学了。有他在这里,她也许会更加坚强一些,更能抵挡住烂情绪的腐朽。

如果,金霁月不愿成为他顾归琛的徒弟,他也不会说什么。

毕竟,这一切,本来都是他可以阻止的。

可他,来迟了。

“给你。”关孑笃将一杯热巧克力奶茶递给金霁月。

“听说商店一直都非常拥挤?”金霁月双手捧着热巧可,问道。

关孑笃立马整理了一下自己刚刚被挤变形的衬衣:“是啊,魂都快挤没了。”

“哈哈哈哈。”金霁月噗嗤笑出声来。

她笑起来真好看。

她开心的时候,他头顶的天空都放晴了。

而金霁月则是偷偷瞟着他。

真好看啊这个男生。

一旦关孑笃望向金霁月,她又会迅速看向别处。

这可能就是喜欢吧。

上课铃响起,金霁月猛吸了几口巧可,有点齁。

“关孑笃。”老师上来第一件事,不是介绍自己,而是点名?

班上一片寂静。

“站起来。”老师又一次说道。

只见一个笔挺帅气的男生,从他那狭窄的座位上,站立起来。脸上写着些许诧异。单眼皮下幽暗的眼眸,回避着老师的视线。

他从来都不是一个老师爱去接触的学生。

他全身上下每个细胞都在告诉接近自己的人:“最好别惹我。”

“好。你告诉我,光术是什么?”光术老师抛出第一个问题。

“光术就是利用光来进行攻击的方法。”

关孑笃飞快地说着,好像对方是个傻叉。

除了和金霁月讲话,他对任何人都一副表情——和你说话太费我口水。

没想到老师喜形于色:“大家听听,这才是最完美的定义!你们那交上来的家庭作业,都是些什么东西?一个定义写了一页纸。我问的是定义,不是特点或者用途。你们语文学不好,在光术课也一定会翻车。”老师借着这个机会开启了一早上的批评之旅。

“利用光,进行,攻击,的方法。”金霁月在心里默念着。这实在是一门诡异的学科。

“下一个,金什么月?”又提了几个问题的老师,将下一个问题抛给了金霁月。

“记。”金霁月站起来,声音并不大。

“这是什么鬼名字?好了,金小月,你说说,为什么我们要掌握光术?”

鬼名字?金小月?

这老师是想在地狱走一遭吗?

金霁月的眼神逐渐凶狠···

真怕她和老师怼起来。关孑笃捏了把汗。

毕竟这老师一身破旧的黑西装,眼神如同老鹰一般,得罪他并没有什么好处。

“保护自己,保家卫国。”金霁月多说一个字都感觉浪费时间。

还好还好,没怼没怼。

和这样德行的老师,不值得多费口舌。

“错!学习光术是因为,我们学校有指标要求。我们必须在今年上半年,也就是第一学期,培养至少100名有天赋的光术种子选手!”

说到种子选手、说到为校争光,老师立马激动起来,甚至有些热血澎湃。

老师眯缝着眼睛,似乎要从班上抓出几个种子选手。与此同时将,那些没有前进空间的人,一脚给踹出去:“你们有一天会感激我的。”

感激他?

可笑。

之所以上面要求学习光术,就是因为情报显示,外星文明一切的基础在于对光的使用。

全球比任何时候都要加大了对光的研究。最核心最首要的目的,就是尽可能多地培养光术战士,以迎接外星文明对地球发起的攻击。

还有,跟外星人一样,尽快将光作为一种能源,更大维度地为人类所用。

开启光学革命。

学习光术就是为了考高分?

可笑。

“再给你一次机会吧。如果这你都回答不好,那我认为也许你并不适合这里。”老师说。

不适合这里?

那你难道要让我退学吗?你有这个权力吗?

就算我金霁月考试倒数第一,也没有人能以学习不好为理由,让她退学。

这就是生长在中国的好处。

这就是九年义务制度的好处。

“说说看,光术练习的核心在于声音开发还是身体开发?”老师说完,这个问题显示在了她背后的光屏上。

“声音开发。”金霁月随便说道。

“又错了!”老师像是一个彩票读票员。他十分惊喜地宣布金霁月又一次回答错误:“光术练习的核心,理所当然是在身体开发!之所以开发声音,为的就是能更好的开发身体!金小月,你不能本末倒置、舍本逐末。没有协调、连贯、精准的肢体动作的配合,怎么将光打出去,攻击敌方呢?”

全班已经是鸦雀无声。

问一个错一个。

好像所有人都对金霁月产生了一丝同情。

可她最不缺的就是同情。

关孑笃可能是全班最不同情她的人。他不敢。

金霁月给他一种莫名的压迫感。

他连抬头和她对视都不敢,又怎么敢同情她。

总算下课了。

“能帮我去买一瓶水吗?”金霁月转过头去问关孑笃。

她知道靠她的力量是很难挤进去商店的。而且挤商店的都是男生,女生进去,就男女授受不亲了。

关孑笃站起来,朝着南边打了一个响指,一个面色慵懒、行为散漫的男生跑了过来。

“宥降,帮她买瓶水。”关孑笃说。

“我只帮我嫂子买水。”这个叫做宥降的男生,一脸坏笑地看着金霁月。

谁允许宥降揭穿他内心的期待的?“别废话,快。”关孑笃莫名烦躁起来,红着脸说道。

他对我怎么从不烦躁?

感觉我就是他祖宗一样。

金霁月想,这才认识一天啊。

难道世界上真有一见钟情的事?

还发生自己身上?

而且对方还是个校草级别的帅哥?

宥降光速返回。毕竟,在这校园,自己和关孑笃的兄弟哥们都遍布全校。想要短时间弄瓶水,那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金霁月拿了水,同时宥降的智能戒响起来:到账10元。

“你搞这么客气干啥。”宥降抱怨道:“又失去一个讨好未来嫂子的人情。”

“宥降,素未相识,你就敢在我头上开玩笑了?”

这算是金霁月委婉的说法了。

嫂什么嫂?我看你是活腻了。

这才是她想说的。

“咕噜咕噜。”金霁月斜着瞥了他一眼,从白色书包里拿出一个小药盒。她将药盒里面的药全都倒进自己的嘴里,就着水,一饮而尽。

“不敢不敢。”宥降一下子怂了。现在好了,自己不仅要看关孑笃的眼色了。金霁月说的话,可能比关孑笃说的话还要重要。

他宥降不会一辈子就跟着他们屁股后面转吧?

可不和关孑笃在一起,又会被别人欺负····

人生真难啊···

关孑笃站在一旁,忍住没笑。

宥降在他面前都没这么怂过。

还没上课,光屏上就显示着:

中国历史

主讲人:吉梨

“有谁知道,为什么秦始皇会钟情于黑色呢?”吉梨开口第一句也是提问,看来这学校的老师真的不爱介绍自己。

“这个问题应该问你吧。”金霁月侧过头去。

“为什么?我不知道答案。”

关孑笃的头和脸痒痒的,因为金霁月的马尾总在他头上扫来扫去。

他却连动都不敢动她一下。

生怕惊扰了她。

鬼知道为什么关孑笃这样怕金霁月。

“因为···我感觉···你很喜欢···黑色。”金霁月刚上课就感觉有些晕,说起话来都有些飘。

自己的身体怎么往右边倒了?

眼睛前面的黑板怎么变成了水泥地?

我是落在了一张皮肉垫子上吗?

“老师?”关孑笃用他那棱角分明的下巴,指了指手臂上的金霁月。

“送她去医务室,别耽误上课。”历史老师简短地说道。

这不是她上课该管的事。

关孑笃把越来越沉重的金霁月抱起来。

除了公主抱,没有更合适的姿势了。

关孑笃并不知道金霁月是什么情况,他只能往坏了去想。

他的手一触碰到金霁月的皮肤,就感到一阵酥麻。

尤其是挽着金霁月腰的手臂,无数电流流过。已经快失去知觉了。

“哟西········”班上的同学嗅到了一种青春期所禁止的感情,发出了一阵戏谑的嘲讽。

“我··没事··在座位上趴会就行。”金霁月双手抱着关孑笃的脖子,脑袋靠在他的左胸膛上,能听到他急促的心跳声。

一个女孩子的头,正软绵绵地贴着自己的心脏!

这谁受住啊?

他后背开始冒细汗了。

可是他却不敢将她放下。

从教室走到医务室,至少有五分钟的距离。

顶着骄阳,关孑笃硬是没有换过姿势,就这样硬撑着。

没事?

她显然是在逞强。

为什么她这样爱逞强呢?

真是让人不省心。

她的身体像是被压了一座五指山,不断往下沉。

这能叫没事?

校门口的医务处。

没什么生意。医务室的大门常闭着。

“什么事?”开门的是一个衣冠不整的护士。

头发被抓乱了,全蓬在头顶。

关孑笃低头往下看了看,说:“她在课上晕倒了。”

眼神里有些心疼她。

可谁来心疼关孑笃呢?他的上衣已经湿透了,连穿在外面的白衬衫都沾满了汗水。

“我···我没晕。我只是···吃了药,有些发困···”一路上,关孑笃的心咚咚地跳,金霁月再困也睡不着了。

“你女朋友?”

护士嘴里嚼着口香糖,正要吹出一个泡泡来。

“不是。”

这护士怎么这么磨叽?

没看到怀里有个病人吗?

“能不能进去?”

关孑笃说,耐心值暴跌。

“谁拦着你们进来了吗?”

护士侧过身去。

关孑笃径直向医生走过去。

“医生——医生——”

那急切的呼喊声,仿佛怀里抱着一个心梗突发、无药可救的重症病患。

可关孑笃实在是太害怕了。

开学一周以来,他从来没有对任何人上过心。

突然转来一位姐姐,直接撞进自己的心里。

在金霁月身上发生任何不好的事,他都是难以承受的。

仿佛自己的心脏很早就和她连在了一起。

“没有大碍。我开半天假条。让她回宿舍好好睡一觉。”医生检查完说。

可关孑笃觉得这医生有些草率。

“药都不开吗?”关孑笃问。

“不需要开。”医生说完,准备关门送客。

关孑笃抱着金霁月来到宿舍。

又是一段5分多钟的路。

以后得加强锻炼了。

终于明白男人为什么要练肌肉了。

“阿姨,能搭把手吗?”关孑笃冲宿管阿姨喊着。

这栋宿管阿姨有些个性——女生请她帮忙一概不理。男生,则另当别论。

这么帅一小伙子,当然得答应。

“我自己能走。”金霁月说。

还真把自己当病猫了吗?不过是药物一些副作用罢了。

关孑笃你就是想要吃我豆腐吧。

无论金霁月怎么想,关孑笃是不会放手的。

他将金霁月放在宿管阿姨胳膊上,脱了鞋,爬上了金霁月的床。

床上散发着淡淡的小雏菊花香。

是金霁月最喜欢的一款香水。名叫Daisy,据说已经畅销近百年了,从来没换过配方。

“来吧,给我。”关孑笃向阿姨伸出双手。

站在地下的阿姨,将怀里的金霁月举高。

“嘿——”一声低吼,关孑笃接过金霁月。

关孑笃那几乎没有脂肪的手臂上,爆出青筋。肱二头肌被迫营业,鼓成一个小山尖。

还好金霁月只有80斤。

否则这是个极度危险的动作。

倘若关孑笃手臂的力量无法承受金霁月的重量,金霁月就会摔下来。

“就算是我自己的手臂被你压断,我也不会松开你的。”

金霁月从关孑笃的怀里,安全着陆。

关孑笃蜷缩在这窄小的床上,帮金霁月盖好了被子。

“快走吧。”宿管说。

女生宿舍是不能进男生的。

“这就走。”关孑笃将自己的手放在金霁月的额头上。

还好,温度正常!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