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光噬昼 第五章 我来晚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星期三的下午和周四下午,也没光学课。周四下午,外面的秋风了就刮出了。给金霁月买水回去的关孑笃,看见了一辆军用光子车。车上下去一个飒爽的男人。二十岁左右。全身的力量从眼神里透出。那股狠劲,竟和金霁月有些类似于。放佛随时随刻要吃人像。这是,周三下午,外面的秋风已经开始刮起来了。。...

黑光噬昼

推荐指数:10分

《黑光噬昼》在线阅读


星期二的下午和周三上午,没有光学课。

周三下午,外面的秋风已经开始刮起来了。

给金霁月买水回来的关孑笃,看见一辆军用光子车。

车上下来一个飒爽的男人。

三十岁左右。

全身的力量从眼神里透出来。

那股狠劲,竟和金霁月有些类似。

仿佛随时要吃人一样。

这就是,前线工作者都具备的眼神。

大敌当前,脑子里全是工作。

没点狠劲,怎么啃硬骨头?

真羡慕这些年轻人,全都蒙在鼓里。

压力顾归琛他们全扛了。

这才保全住年轻人眼里的纯真和柔和。

“同学,请问8010班怎么走?”顾归琛走到关孑笃跟前,嗒嗒两声皮鞋落地的声音。

“我就是8010班的。”就连关孑笃也不得不承认,眼前的男子是极度具有魅力的。

“请带路吧。”顾归琛和关孑笃并排走着。

顾归琛走路十分具有气势。笔直的身材被塞进没有一丝褶皱的西装里。永远直视前方的眼睛,充满了热气腾腾的杀意。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来学校干架的。

关孑笃则显得温和许多,狠劲全被他轻描淡写的表情所掩盖了。

8010班。

顾归琛径直走到第五排第五座:“霁月,跟我走。”

此刻,金霁月正趴在桌子上打盹。

谁啊?

搅了我的好觉?

金霁月睁开眼睛,往上看去:“你谁啊?”

“顾归琛。对不起,我来晚了。”

金霁月心跳漏了一拍。

“我出院,有学可上,都是因为你?”

“是的。我已经向关数,替你请过假了。”

顾归琛做事情,从来不问别人的意见的吗?

从来不问。

因为他一眼就能看穿别人的心思。

去做别人心里真正想做的事,还需要问别人意见吗?

“去哪?”

“去时乜度。”顾归琛说话十分简短。但是,有力。

时乜度?

离这里开车都要一个小时的高端商场?

“去那干嘛?没钱,消费不起。”父亲给金霁月的那张信用卡,被金霁月扔进学校的人工湖里了。

“不需要你花钱。”顾归琛说:“那里有蔬果π。你想吃多少都可以。还有奈墨,里面的衣服你全买回来,我都没意见。”

霸总做派。

这可是全时乜度霁月最喜欢的两家店。

蔬果π里的冰淇淋火锅,金霁月一次也没吃过。金霁月妈妈不让吃。奈墨里的那些酷帅黑暗风的衣服,金霁月一件也没买过。妈妈不让买,说是不淑女。

衣柜里,全是各式各样的裙子。

无论是坐着,还是站着,金霁月都感觉自己在受刑。

谁发明的校服那玩意儿。

金霁月磕头跪谢。

虽然不好看,但总算是解放了身体。

“我可以去,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金霁月盯着顾归琛的眼睛,并没有丝毫害怕。

她认真地读着顾归琛的表情。顾归琛也并没有从金霁月的眼神里看出什么。

金霁月:这人挺帅。

顾归琛:这么小,就这么有气场。自己没选错人。

“什么条件。”明明是一个疑问句,却被顾归琛说出了肯定的语气。

不知道是因为金霁月还是个孩子,还是因为自己已到了而立之年。他对金霁月充满了耐心。

换做以前——早就一把扛走了。

“他陪我一起去。”金霁月指了指关孑笃。他手里还拿着买给金霁月的水。一直准备找个两人不说话的间隙,递给她。

吃药要紧。

既然已经聊到自己,关孑笃说:“该吃药了。”

这男孩,还挺关心金霁月的。

看着像忠犬小狼狗。

本来顾归琛要拒绝金霁月的要求。

这样看来,多一个给金霁月拎包的人也不错。

“好。”顾归琛答应了。

后来,他后悔了。

都说了是小狼狗、小狼狗!引狼入室的道理,自己却忘了。

顾归琛啊顾归琛。

“关数吗?是我,顾归琛。关孑笃跟我一起走,给您报备。好的。再见。”这是请示吗?

这简直就是通知啊!

翻译一下,就是:

“喂您好,我把关孑笃绑走了。通知你一声。你不同意?我问你意见了吗?跟你说一声是尊重你。挂了。”

如果顾归琛失业了,他可以去剧组吃盒饭。

霸道总裁人设的角色,全都是为他量身定做的。

可惜了,金霁月并不喜欢这挂的。

之所以答应顾归琛,不过是因为他帮自己返校罢了。什么蔬果π的冰淇淋火锅,什么奈墨的衣服,金霁月是那么肤浅的人?

还真是。

不过,这两人,问过我关孑笃的意见吗?

这样就被请假了?

感觉自己的意见被架空了。

虽然他也是想要翘课去时乜度玩的。

可是,真的一点尊重也不给他吗?

之所以最终答应陪金霁月去,只不过是对喜欢的人很忠心罢了。

他喜欢的人,时刻在他的心里。他再也看不见其他人。他牵挂这她的一举一动。他愿意为她赴汤蹈火。

只为了看到她的笑颜。

他的价值观随她而改变。她想往东去,他绝不会往西走。

如果有一天,她能认可他,他会开心得跳起来。

·······

网友:狗粮真酸。

时乜度。

“慢点吃。”

关孑笃拍着金霁月的背。

她被一个透心凉的樱桃冰淇淋球给噎到了。

“你看着像几百年没吃过冰淇淋一样。”

顾归琛嘴角挂着嘲笑。

金霁月瞪了顾归琛一眼。

“好了,冰淇淋火锅也吃了,衣服也买了几十套了。是时候来谈,我们的训练计划了吧?”

顾归琛说。

关孑笃被各种各样的袋子包围着。里面全是金霁月买的衣服,没有一条是裙子。

颜色只有两个——黑和白。

顾归琛也拿了很多套。在衣服品位上,顾归琛和金霁月算是撞在一起了。

唯独,关孑笃还是喜欢看金霁月妈妈给金霁月打扮的样子。

全是温柔的颜色。

让人有种想要被她拥抱的感觉。

有阳光般温暖的味道。

“训练计划,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我和阿笃都同意。”金霁月又往自己的嘴里扔了一颗香草巧克力球,和一块朱古力脆饼干。

关孑笃真不知道金霁月是怎么做到的。

她的嘴不大呀!

再说,自己怎么就从关孑笃变成了孑笃了?现在又变成阿笃?

也许和金霁月的距离正一步步拉近吧。

“行。”顾归琛对这个回答十分满意。金霁月和自己一样,是个令行禁止的人。说话做事都是雷厉风行。够飒。

再说,如果不是对对方彻底信任。怎么可能一口答应下来?

这毕竟是个长达三年的训练计划。

在对对方并不完全熟悉的情况下,就这样答应下来。要么是眼光长远,要么是草率为之。

又或者···是因为那锅冰淇淋火锅···

(这才是主要原因)

“那就签字吧。”顾归琛从智能戒投屏出一本合同:“里面规定了一些训练的规范。主要大多数是对我的束缚性条款。对你们没有特别多的规范。主要说了如果我的训练让你们受伤的话,我该如何赔偿。”

“签字吧。”

金霁月深深看了顾归琛一眼,飞快地在合同底部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关孑笃深深看了金霁月一眼,也是飞快地在合同底部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钱妻高攀不起 空壳娘子 恶魔的吻痕 租个男友好过年 我能举报万物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上) 谍踪 我认为我是那颗葱 这就是套路巨星 逆流纯金年代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