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蛊江山 第四章 传说中的重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太医依旧是那个老太医,待他再度诊完退下,自有管事媳妇回去问他。这一次不明白是所以老太医声音比平时大了,但是骆晓飞耳朵愈发好了,她很清楚的听到那老太医道:“公主底子是极佳的,先望着但是重,却好得极快,再按我上新开的方子吃三天药就行,先天我接着来看。只骆晓飞心说,嗯,让你穿越到21世纪,我保证你老人家会比我更大喜大悲,要不我们赌一把?。...

太医依然是那个老太医,待他再次诊完退下,自有管事媳妇出去问他。这次不知道是因为老太医声音比平常大了,还是骆晓飞耳朵越发好了,她清楚的听见那老太医道:“公主底子是极好的,先看着虽然重,却好得极快,再按我新开的方子吃两天药就行,后天我再来看。只是,公主这几天的脉象十分古怪,肝郁的症状竟是好多了,但大起大落的,老夫以前也没见过,虽说伤是大好了,还是请公主莫要大喜大悲的好。”

骆晓飞心说,嗯,让你穿越到21世纪,我保证你老人家会比我更大喜大悲,要不我们赌一把?

不知道为什么,“脉象古怪”四个字在她心里又转了一圈,似乎有点什么东西,偏偏又抓不住。

一会儿,如梦挑门帘进来,笑道:“这下好啦,太医说了,公主大好了呢。”骆晓飞也微微一笑,无论如何,身体总是革命的本钱,按亦舒师太的标准,她现在大概没有太多的爱,也没有足够多的钱,若再没个健康的身体,就真一点指望也没有了。看来这身体底子是好的,只是不知道以前郁闷成什么样子了,这几天她这样愁死百结的,居然还不如以前肝郁……杯具呀!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这个,骆晓飞慢慢撑着身子坐起,如玉立刻走了过来,一面扶她,一面问:“公主想要什么?”

骆晓飞指了指梳妆台上的铜镜,如玉便问:“您可是要照镜子?”骆晓飞点点头。却见如梦轻快的走到梳妆台前,打开一个桌上的一个首饰盒,拿了一面小小的圆镜过来。

骆晓飞心道:“原来古人还会做这么小的铜镜……”却见那镜子已伸到自己脸前。一时间,她的头顶仿佛有天雷炸响,所有的毛孔在一瞬间紧紧收缩——还好,骆晓飞从小就有怪癖,真正受到惊吓的时候,会立刻变得面瘫般毫无表情,因此,在别人眼里,她只是面无表情的对着玻璃镜里的自己发呆。

没错,是玻璃镜,是前世里常见的精美小圆镜,骆晓飞自己的包里就常年带着一个。但更可怕的是,那圆镜里反射出的,是一张骆晓飞极其熟悉的脸:她自己的脸!

这一刻,她倒宁可这面圆镜里出现安吉丽娜·朱莉的脸,哪怕是吴君如杨千嬅的脸也行啊!

半响,她耳边的嗡嗡声才渐渐退去,脑子冒出的第一个念头是:这镜子边上的蔷薇花仿安娜苏还仿得真像!第二个念头是:也许,总比看见一脸大麻子强?

其实仔细看看,镜子里的少女比她看惯的那张要美很多,皮肤更白皙,五官也更精致,而且没有一点斑——骆晓飞虽然也是公认的美女,但脸颊上的雀斑有点多,又有几点痘痕,因为皮肤白,反而加倍的难以掩饰。现在好了,镜子里的女孩肌肤如雪,却毫无瑕疵,生生的就美了几个档次。

骆晓飞重重的往后一靠,叹了口气。如梦便把镜子收起,如玉道:“公主这是病了几天,颜色自然不如平日好,太医也说了,再吃几天药就无碍了呢。”

骆晓飞闭上眼睛,压下了满腹的心思,为什么现在会有玻璃?还会有看上去很像安娜苏的花纹设计?想起来了,这镜子是大燕皇帝给的,说是先圣皇燕太祖费尽力气做的,总共只得了三面……这说明什么?

更要命的是,既然这张脸真的就是自己的那张,那么,刚才在梦里反复出现的那张酷似傅刚的脸,也一定不是自己的错觉!

那是一个和她一起长大的小伙伴,是三哥的最好的兄弟,是大燕的年轻将军,很多人觉得他会是驸马的好人选,可公主本人显然没这个想法。在本尊看来,这个叫澹台扬飞的男人,不过是大燕无数粗鲁武人中的一个,就算他从来都对她百依百顺又怎么样,就算父皇王兄他们都最爱拿他来打趣又怎么样?他不是她的梦想!偶然高兴了逗逗他也就算了,别的,他的火热,他的落寞,跟她有什么关系?

如果说以前骆晓飞只觉得慕容洛妍的死是活该,那么现在她很想亲手再掐死这个白痴公主一次——呃,实施起来难度有点大。而且更重要、最重要的是:这个“她”恐怕还不能算是别人。

“你真的愿意一切重新来过?”

“愿意!当然愿意!”

“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是的!无论要付出什么代价!”

穿越前一夜的话从未如此清晰的出现在她脑里过,而现在,她终于明白这两句话是什么意思了:

慕容洛妍,就是她骆晓飞的前世,就像杜二郎杜宇辰是杜锋的前世,澹台扬飞是傅刚的前世一样。前世的她欠了澹台扬飞,所以后来才注定为他痛苦。林黛玉不是还泪来的么?那她就是还债来的。至于杜锋,嘿嘿,谁叫你这辈子这样对我,你活该!

搞了半天,原来这不是穿越,是重生——就是重生得远了点。

不知道为什么,在确认了一切的这一刻,骆晓飞从所未有的心平气和起来,那是两辈子加起来将近50年都没有过的平和:人生原来不过是欠情还情,欠命还命,有什么可愤愤不平的呢?最不济是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而且,既然老天给了她这个重生的机会(看来多做义工多捐善款还是有用的啊),一定不是来让她把错误进行到底的!

此生,此世,没有骆晓飞了,只有慕容洛妍!而且,她的眼前也没有任何多余的选择项可供挑选:重生一次,她的挑战不是能不能在这个深宅大院里活下去,而是能不能回到大燕,在这辈子就还上澹台扬飞的情债。

无论从理智上,还是从感情上,这都是此刻摆在她面前的唯一出路。

那么,问题只剩下一个:怎么回去?大理这边的人,大概都在看她的笑话,怎样才能让笑话变得不可笑?更严峻的是,大燕的父兄乃至子民,大概都已经以她为耻,她要怎样,才能取得他们的原谅?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