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天天想和离 第二章 反派太美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贱人不知道廉耻!光天化日不切记脸了,那便如了她的意,让全城人认认这张脸。七皇子丑事在前,就是拼了这身诰命切记,阿娘也要帮你把这桩亲事给退了!”陈望书刚捋顺思路,心中有了成算。便听见一旁的李氏咬牙切齿的骂道。那桃树她是拔不起了,可今儿个个前去垂陈望书刚刚理顺思路,心中有了成算。。...

“贱人不知廉耻!光天化日不要脸了,那便如了她的意,让全城人认认这张脸。七皇子丑事在前,便是拼了这身诰命不要,阿娘也要帮你把这桩亲事给退了!”

陈望书刚刚理顺思路,心中有了成算。

便听到一旁的李氏咬牙切齿的骂道。

那桃树她是拔不起了,可今儿个前来垂钓,可不是带着鱼竿?

李氏甩手离开了桃树,抬手便拿着钓竿欲要前冲,陈望书眼眸一动,立马抓住了她的胳膊。

“阿娘!”这第一句叫出口,便顺畅多了。

她演过那么多戏,母亲换了七八十个,这李氏生得和善,一张脸圆圆的,眉眼弯弯,看上去就是个好相与的喜气人。

也就是遇到了女儿的事,才急成了这幅模样。

陈望书想着,心肠一软,多了几分真心,“阿娘切莫冲动,叫他们如了意。我尚未嫁过去,便气急败坏的过去管七皇子闲事,旁人会怎么看?”

李氏也是急昏头了,被陈望书这么一说,整个人像是被凉水浇了一半,彻底的冷静了下来。

“旁人少不得要说,我们家的女儿,说我陈望书小肚鸡肠,容不得人。”

“再则,那里头的人是扁是圆的我们尚且不知晓,是什么门第更是毫无头绪。若是高门大户,平添了一个厉害的对手;若是那小门小户的,本进不得王府大门,闹开了,倒叫她如愿了。”

“阿娘且想想,这地方咱们头一回来,谁告诉您的?”

李氏脸色一变,收了鱼竿。

陈望书望着不远处的二人,暗戳戳的翻了个白眼儿。

就不过去戳穿你们,憋死你们这对狗男女!书中的剧情,便是陈望书少不经事,戳穿了二人,柳缨一顶小轿进了王府,赶在陈望书过门之前,先有了身孕。

就算为了完成任务要同渣男搅和,但也得先让他们不舒坦,不如意,让咱看看乐子不是?

陈望书勾了勾嘴角,挽着李氏的手快步朝着林子外走去。

那厢柳缨听着身后的动静,抱着七皇子的手微微紧了紧,不对啊!那陈望书是千年王八成了精了,这么能憋?她怎么走了呢?

不过她并不着急,今儿个会来此踏青的贵人,可不止陈望书一个。只要……

陈家的仆从都林子外的阴凉处候着,见到二人来了,惊讶的站了起身。谁都知晓,今日主母前来垂钓,为了哪里是什么鳜鱼,为的都是同二姑娘说体己话的。

“前些日子雨水多,河水涨得厉害,昏黄黄的,想是钓不着什么鱼。送我同阿娘去观海楼吧。”陈望书说着,扶着李氏上了马车,随即又招了招手,寻了陈钊来,附在他耳边嘀咕了好几句。

这陈钊是专门给她跑腿的小厮,世代为陈家家仆,颇为忠心。

待他们离开不久,又来了一家子人,那马车夫赶紧的勒了马,跳了下去,“大娘子,有株老树倒在了路当中,拦住了去路。瞧着根都烂了,怕是前些下多了雨,给泡坏了。可要搬走?”

马车上的娘子撩起帘子一看,只见里头走出来个扛着钓竿,戴着斗笠的少年,“去问问。”

车夫会意,立马上前,那少年摇了摇头,撸起胳膊挠了挠,只见上头好些红疙瘩,一看便是被蚊虫叮咬了。

他像是没有意识到这般有些不雅,贱兮兮的压低了声音,“嘿嘿,那林子里有行首娘子,嘿嘿嘿!可好看了。我在桃花树下蹲了好久,被蚊子咬了满身包,值当了!”

车上的娘子一听,一脸寒霜,立马放下帘子,敦促着车夫掉头离去了。

来踏青的多半是女眷,里头不少云英未嫁的小娘子,怎可被贱妓污了眼睛!

……

陈望书交代了陈钊,恨不得自己后脑勺长了眼睛,能够瞧见桃树林里的乐子。

她还就不信了,那柳缨除了虫蚁,还能等到半个活人。

观海楼陈望书常来,她好吃湖鲜,这观海楼的鳜鱼乃是一绝,每到这时候,她算是个常客。

酒博士熟门熟路的领了她上了小楼进了雅室,陈望书点了印象中李氏爱吃的菜,一把抱住了李氏的手臂,在她的肩上蹭了蹭。

“阿娘莫要恼,何必与起子小人生气。虽然说咱们没有钓成鱼,但也算是出门散了心不是?阿娘若是想钓鱼,下回咱们去庄子上钓。”

“嫂嫂之前还说,待荷花开了,请我去挖藕,咱们到时候钓个痛快。”

屋子里有好些仆妇,虽然都是李氏的心腹,但今日撞见之事,到底不好在人前说。

李氏见到头来还要陈望书撒娇来哄她开心,叹了口气,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她摸了摸陈望书的头,笑道,“竟是热了,让阿娘好好喝杯茶罢。”

“阿娘热了,我给您开窗透透气儿!这雅室我常坐,推开窗能望见佛寺湖景,甚是好看。”

陈望书说着,走到了窗边,支起了窗子。

可她到底不是真的陈望书,哪里整过这玩意儿,小手一抖,那木棍子竟然啪的一声掉了下去,正中人头。

被砸中那人,穿着一身火红色的长衫,冷不丁被砸,懵懵的仰起了头。

陈望书一瞧,倒吸了一口凉气。

怎么办!我一棍子砸出了个狐狸精!

饶是她在娱乐圈见过那么多高颜值的老鲜肉小鲜肉,也从未见过生得如此好看的人。

若说七皇子一身正气,那眼前这人,便是一身的邪气。

陈望书此刻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潘金莲今日便要强抢西门大官人!

她想着,脸微微一红,清了清嗓子,“大官人,失礼了。”

那楼下的大官人,显然生得太好看,一日里怕不是要被砸个七八次的,并未放在心上,揉了揉脑袋,将那木棍子一扔,抬脚便走了。

“二姑娘,那不是扈国公家的颜衙内么?颜衙内恶名远扬,咱们若是沾惹上了,怕是要被人诟病。”说话的乃是陈望书的掌事女婢木槿。

颜衙内?那不就是书中的大反派颜玦么?

陈望书来了精神,“系统,我的任务目标是什么来着?”

“完成陈皇后的心愿,让七皇子悔恨终身!”

“看来之前是我解题思路偏了。这哪里是要我做七皇子妃,然后斗垮柳缨,让七皇子爱而不得,追妻火葬场,幡然醒悟啊……”

“这分明就是要我嫁给大美人……不对,嫁给大反派颜玦,同他一道儿,夺走七皇子的江山,把他打到跪下叫爸爸,痛哭流涕悔恨终身啊!”

系统一梗:宿主,你已失智!



达人街Ⅲ已婚总裁 老板气呼呼 八零俏窈窕 遮天之大帝饶命 一曲相思梦 穿越从王牌御史开始 冷王有喜:爱妃太暖心 星尘末落 极品全能保安 从斗罗开始稳健发育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