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后重生之嫡女医妃 第三章引起怀疑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萧珉的眼睛始终在唐湘顾的身上,一直到她关怀隋唐时期姚时,才敷衍了事的看了眼惊魂未定,浑身全湿的隋唐时期姚,“倘若唐二小姐不被人嫌弃,本王母后的宫苑就在离处,可短暂休息片刻,再让太医来瞅瞅。”隋唐时期姚呆愣着,还没从被惊吓中回过神来。唐湘顾见她没答话,便替她点了点点头。唐初姚呆愣着,还没从惊吓中回过神来。。...

萧珉的眼睛一直在唐湘顾的身上,直到她关心唐初姚时,才敷衍的看了眼惊魂未定,浑身湿透的唐初姚,“若是唐二小姐不嫌弃,本王母妃的宫苑就在不远处,可休息片刻,再让太医来瞧瞧。”

唐初姚呆愣着,还没从惊吓中回过神来。

唐湘顾见她没回话,便替她点了点头。

“那便麻烦陈王殿下送我二妹去魏妃娘娘宫中,此事想必已传入家父耳中,我该立即回去向家父报平安,不让他担心才是。”说罢,便福了福身离去了。

翠微宫

魏妃命人将唐初姚安顿好后,便带着萧珉来到了大殿上。

“珉儿,这位虽不是唐家的大小姐,但也是唐家的嫡女啊,而且她的母亲是皇上的皇叔邕王之女禾嘉郡主,若你娶了她,既有了唐家又有了邕王府的支持,岂不是锦上添花吗?”魏妃语重心长的说道。

而萧珉却微微摇头,并不赞同。

“母妃,邕王身子每况日下,承袭爵位的定是世子萧瑜,然而这萧瑜并非与禾嘉郡主一母同胞,且洁身自好不与任何朝臣皇子来往,膝下也无子嗣。这唐将军更是了,自从原配夫人去世后,便只偏爱唐家大小姐,这是满京城人都知晓的,若是儿臣娶了唐二小姐,这两家定不会全心全意的支持儿臣。”

魏妃若有所思,“你说的也不错,这次没能救到唐家大小姐,那你可得照顾好唐二小姐,我听闻她们姐妹俩的关系还不错。”

此时在将军府中,唐将军知晓唐初姚落水的消息后,本想入宫面见皇上,再将她带回来,正准备出门,却被赶回来的唐湘顾拦下了。

“父亲,妹妹落水已被陈王救起,现下正在魏妃的翠微宫中得太医诊治,您此次进宫,只向皇上禀明前因后果,让母亲将妹妹带回来就好。”唐湘顾淡定的说着,看见许久不见的父亲,眼中强忍着泪水。

玉笙居

院子里,主仆二人坐在白玉凳上,凉风习习,树上的枯叶随风飘落。

“阿茗,你觉得母亲待我如何?”

阿茗自小便跟在她身边,已然成了她的心腹,所以说话并没有什么顾虑。

阿茗单手托腮,望天想了想,“夫人待小姐挺好的,虽不似亲生母亲那般,但也比寻常人家的续弦待子女要好得多。”

“那你觉得唐初姚怎么样?”唐湘顾继续问道。

她现在还看不出唐初姚是何时对她产生敌意的,或许是在她成为陈王妃,萧珉锋芒毕露时,可回想起在昭纯宫外,她看她时眼中的恨意,像是怨怼许久,但成为陈王妃到皇后,期间只有三年多光景。

难道十数年来,唐初姚一直都很讨厌她,一直都在演戏?

阿茗见她在出神,便用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小姐,您今日是怎么了?可要请大夫来瞧瞧?”

“阿茗,小姐的医术可是顾大人亲自传授的,小姐说没事那就是没事,你也不必一整天都战战兢兢的。”

一个打扮与阿茗一样的侍女走了进来,怀里揣着盛满花瓣的篮子,看起来很是端庄稳重。

“司絮……”唐湘顾愣了一下,下意识叫出了眼前侍女的名字。

想起重生前,司絮和阿茗都是她的贴身婢女,阿茗在她成为陈王妃的第三年风光大嫁,而司絮则是一直跟着她,最后惨死在了萧珉的手中。

“小姐,您怎么了?”司絮见她正盯着自己发愣,顿时也和阿茗一样慌乱,不见方才的稳重,“阿茗,快,快进宫请太医来!”

唐湘顾赶忙说道:“不,不用了,我只是在想些事情。”

这时候,张妈走了进来,禀报道:“小姐,二小姐回来了,您要不要到忘月居看看?”

唐湘顾听后低头沉思了一番,实在是不想再见到唐初姚的脸,但又好奇她在魏妃宫中萧珉对她如何,便问道:“张妈,方才是你跟着母亲入宫带她回来的吗?”

张妈点了点头,“回小姐的话,是奴婢,魏妃还问起小姐了呢,说想与您说说话,从前只远远见过几面,便觉得与小姐您很有眼缘。”

“母亲是怎么回的?陈王可在那儿?”

“夫人说您受了惊吓,在家中休息。陈王也在,倒是很照顾二小姐,大小姐过几日要不要入宫见见魏妃?”

唐湘顾松了口气,“还有两个月是外祖母的六十大寿,我准备过几日就启程去云州。”

“这么急?前些年不都只是提前十几日,怎的今年……”张妈说着像是想到了什么,“六十大寿,是得早些去,奴婢这就去回禀将军和夫人,再安排脚程快的马车。”说罢便匆匆离去了。

忘月居,屋内榻上,唐初姚瑟瑟发抖的抱着被褥,一旁的太医正为她搭脉。

“钱太医,怎么样了?”禾嘉郡主心急如焚的问道。

“二小姐前些日子得了风寒,刚痊愈就落水,还好并无大碍,在家好好休养便是了。”太医说罢拿起药箱,作揖后离开。

太医走后,唐初姚才委屈巴巴的哭了出来,长唤了一声:“娘……”

禾嘉郡主见状,心疼的将她搂在怀里,“姚儿,你怎如此不小心?从前去赏鱼时可不会出现这般事。”

唐初姚抹了抹眼泪,抬起头,“女儿怎知晓今日的地这么滑,但好在有陈王将我救起,不过……我觉得唐湘顾有些奇怪。”

禾嘉郡主听后蹙了蹙眉,疑惑道:“怎么奇怪?”

“我刚落水的时候,她虽然愣了一下没有做出反应,许是惊着了,但神情上却没有丝毫的意外,虽说是来救了,但似救非救……”她说着若有所思,似乎在回想早晨落水时的场景。

“还有,我落水时,不知是我太过紧张还是怎么的,只觉有只手在水下拽着我。”

“拽着你?你确定那是手?”禾嘉郡主将信将疑,毕竟此事在皇宫中发生,而且当时唐初姚落水定是受到了惊吓,若是不能确定,此事再传扬出去,怕是不好。



钱妻高攀不起 空壳娘子 恶魔的吻痕 租个男友好过年 我能举报万物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上) 谍踪 我认为我是那颗葱 这就是套路巨星 逆流纯金年代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