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后重生之嫡女医妃 第四章启程云州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隋唐时期姚见她不信,又坚定地地点了点点头,“女儿也没觉得错,是手,真是殷殷那是手,有双手在水下拉着我,但却也没要拖我入水的意思,好像而已不给我上船。”禾嘉郡主听后,对自己身边的侍女问着:“紫烟,适才进宫经过千鲤池时,你可觉出有何异样?”“回郡主禾嘉郡主听后,对自己身边的侍女问道:“紫烟,方才入宫经过千鲤池时,你可觉出有何异样?”。...

唐初姚见她不信,又坚定地点了点头,“女儿没有感觉错,就是手,真真切切那就是手,有双手在水下拉着我,但却没有要拖我入水的意思,似乎只是不让我上岸。”

禾嘉郡主听后,对自己身边的侍女问道:“紫烟,方才入宫经过千鲤池时,你可觉出有何异样?”

“回郡主的话,奴婢留意过那千鲤池周边,应是都被宫女们清理干净了,并无任何异样。”紫烟低头回话,随后又想了想,“郡主,有一事奴婢不知当讲不当讲。”

“你说。”

“二小姐本是染上风寒不便去宫里,这次入宫也只是偶然,若要谋害二小姐,没有人会提前知晓还做足了准备,唯一的可能便只有……”

禾嘉郡主和唐初姚这才反应了过来,“你是说,他们要害的其实是唐湘顾?”

紫烟刚想回话,可这时张妈走了进来。

“夫人,大小姐已休息下了,过两个月便是顾老夫人的六十大寿,大小姐准备两日后启程去云州。”

禾嘉郡主立马摆正好姿态,“六十大寿确实与往年的不同,紫烟,将前些日子父王送来的金瓜贡茶拿来。”

“听闻顾老夫人爱饮茶,这茶就当是我的一点心意。”

玉笙居中,唐湘顾让阿茗与司絮提前收拾行李,见张妈回来便问道:“张妈,母亲可有问什么?”

“回小姐的话,夫人让您将这金瓜贡茶带去给老夫人,聊表敬意。”张妈说着,将手中精美的盒子放在她的面前。

而唐湘顾只是扫过一眼,淡淡道:“正值秋季,云州湿冷,路途遥远,带过去怕是要潮了,你们分着喝了吧。”

两日后,拂晓

将军府外,唐将军已入宫面见皇上有要事相商,这次便只有禾嘉郡主一人为她送行。

“此去一路可要当心着些。”她细心嘱咐着,神色温和的将一件披风,披到了唐湘顾的身上,言行举止,皆是关心备至,不知道的还以为二人是亲母女。

唐湘顾下意识的退后半步,目光淡然。

禾嘉郡主见她如此,顿时感到有些错愕。

她一向体贴相对,虽没有多少感情,但平日里唐湘顾也尊敬的唤她一声母亲,怎的今日竟生疏了不少?

她没有多言,待唐湘顾走后,她觉出隐隐有些不对,来到了忘月居。

屋内榻上,唐初姚见禾嘉郡主面带疑虑的赶来,连忙问道:“娘亲,可是出了何事?”

“你落水一事,恐怕并没有那么简单。”

“娘亲何以见得?”

禾嘉郡主在心里暗暗思索着,“皇宫守卫森严,怎会有贼人藏身于水下?而且还只为谋害将军家的女儿?”

这时,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斩钉截铁道:“此事定是唐湘顾做的,她定是察觉出了什么,才设计你落水!”

“怎会?”唐初姚有些不敢相信,“对了,那日她问我青睐哪位皇子,我刻意没有提到太子,她不会还真察觉出什么了吧?”

禾嘉郡主听后立马坐直了,“那丫头怎会问你这些,你提了谁?她又有何异常?”

唐初姚想了想,“从小我喜欢的东西她从不与我争抢,所以我提了同样手握兵权的元王殿下,可她却问我陈王如何,而且我看得出,她很期待我的答案。”

禾嘉郡主听后皱了皱眉,显然是她没有猜想到的。

“陈王?难不成这丫头喜欢陈王?所以才会来询问你的看法?若当真如此,看来我们的计划恐有变动。”

唐初姚一听,立马急了,“娘亲,陈王资质平平,连太子那病秧子都比不过,她怎会喜欢?总之我以后是绝对不会嫁与那陈王的!”

京城郊外枝叶凋零,百草枯黄。

一辆马车行驶在黄沙漫天的小道上。

张妈掀开车帘,警惕地看了看四周,“小姐,为何不多带几名家丁打手?万一遇上山贼可就不好了。”

“若带的人多,更会引起山匪或百姓的注意,万事低调方能平安。”唐湘顾说罢闭目假寐。

前往云州的路上只途径梅州,虽多山有贼匪出没,若她没有记错,去年梅州上任的太守,已在半年前,带着官兵围剿了这一路上的山匪,导致其余的山匪都逃往另一边的虞州,此事影响甚大,所以朝廷并没有张贴告示。

况且父亲也定是会派人一路保护她,所以她并不担心这些。

几个时辰后,马车出了京城,停在了一处驿馆外,赶车的家丁跃下马车,摆好马凳,喊道:“小姐,驿馆到了。”

这时,一个贪杯微醺的公子走了出来,左拥右抱两位美人,见马车堵了路,拉下脸破口大骂:“哪个小门小户?竟挡了本公子的道!还不快下来,给本公子赔礼道歉?”

马车里的阿茗听了,气哄哄的一把掀开马车帘,“这位公子,这路可是你家铺的?我家马车只堵了半边的道,您怎就这么胖,走不过呢?”

“好了阿茗,就让车夫将马车停远些吧。”

虽然马车停靠门外堵路实属常事,但唐湘顾不想与这般人计较,凭生事端。

可就在车夫想将马车驶远些,让出大路来,那位公子又不肯了。

“这路还真就是我家修的,识相的赶紧下来给本公子赔礼道歉!”这位公子方才听到唐湘顾的声音,柔柔的,如清泉般涌入他心,随后立马推开怀里的两名女子,搓搓手,眼睛如狼似虎的盯着马车。

马车中的唐湘顾缓缓睁开双眼,命司絮将布帘掀开。

“据我所知,这路是工部的人,拿着国库里的银子修的,不知公子是何身份?”

“唐,唐小姐……”

马车外,公子看清她的脸后,酒立马醒了,声音颤抖的说道:“您今日,怎,怎这么好兴致,出来游玩,也不,也不多带几个下人,我,我一时没认出来,还请唐小姐恕罪。”

唐湘顾眉心微微一蹙,“怎的?我带多少下人,还需向你禀报?”冷傲的眼神让那公子不禁吓一哆嗦。

示意让司絮放下帘子,那位公子才敢起来,在众人的目光下悻悻而逃。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