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心孤月行 第二章 回忆过往,单纯可爱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这时她被及时告知母亲早以葬,她赶快跑去昭月阁,此刻的昭月阁了成了“空架子”,别说是她母亲的遗物,就连桌椅板凳都没留下的半张。她一通之下跑去那个名叫曹豫的老嬷嬷面前,对着曹氏一阵狂吼:“你们究竟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做?”曹氏慢悠悠地喝了口茶,才起她一气之下跑到那个名叫曹豫的老嬷嬷面前,对着曹氏一阵狂吼:“你们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做?”。...

独心孤月行

推荐指数:10分

《独心孤月行》在线阅读


此时她被告知母亲早已安葬,她赶紧跑到昭月阁,此刻的昭月阁已经成了“空架子”,别说是她母亲的遗物,就连桌椅板凳都没留下半张。

她一气之下跑到那个名叫曹豫的老嬷嬷面前,对着曹氏一阵狂吼:“你们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做?”

曹氏慢悠悠地喝了口茶,才起身对着她行了个礼并声明:“月宁郡主!从今天开始奴婢就是你的教养姑姑。公主殿下的生前遗物,当然是要陪葬的!只有这样,生前享受的荣华富贵死后才能继续,况且这也是皇后娘娘的意思。”

她不服气,开始大哭耍赖:“我不管,我要见我娘!我要见我娘......”

不料曹氏依旧笑得如履春风,并且十分淡定地一字一句的说道:“好啊!秋意,你带郡主去拜祭公主殿下吧!”

秋意一听,也不管她是否还在哭,直接抱走!紧接着就用马车载着她,赶往她母亲的“长眠之地”。

到后,她跪在母亲的墓前大哭,这一哭就是三天三夜,期间不知道哭晕了多少次,最后连一丝声音都发不出来了,这时秋意才将她带回“景泉行宫。”

唤人时她才发现,她身边的人已经全部被换掉,她如今的贴身宫女,已经变成了一名叫小月的八岁女童。

她一听到这名字便有些生气,直接询问曹氏:“即便是宫女也是奴婢,本郡主乃是主子,一个奴婢岂能撞主子名讳,曹姑姑你这是什么意思?”

曹氏听后直接笑了,依旧振振有词:“回禀郡主,这是皇后娘娘之意!郡主身为裴氏未来的少主夫人,首先要做的便是磨炼心性,喜怒不形于色心事勿让人知,还望郡主不要辜负皇后殿下的一片苦心。”

此等敷衍之词,她当然听得出,直接一声冷笑:“你们就是欺负我没有母亲,对吧?”

曹氏一听立马告诫:“郡主你还小,这种话以后可万不能说了,你怎么会没有母亲呢?你的生母确实已经过世,但是你的嫡母还在啊!”

她当然知道曹氏口中的人是谁,冷笑一声,大骂:“嫡母?真是好笑,她不过是我母亲的贴身丫鬟,一个平夫人而已!说白了还是一个妾,永远是个登不上大雅之堂的奴婢!也配“嫡母”二字,真是笑话!”

气氛瞬间降至冰点,每一位宫人的表情都略有不同,曹氏更是尬笑一声后,方才开口:“回禀郡主,您可能不知道,柳夫人在公主仙逝后已经继位成为正妻,如今还真是你的嫡母。今日郡主就好好的休息,奴婢就先行告退了,明日巳时会有宫人接郡主去学堂。”

她一听柳竹如今已经被扶正,顿时气得咬牙切齿。不过曹氏离开后,那名叫小月的宫女留了下来。她心里虽然很不爽,但也想不出让“此人”离开的方法!只能找个理由退避宫人。

随后她只身来到暖阁,确定无人跟踪后,才走到暖阁的书架前,并随手拿了一本《百草集》开始翻阅,不过她的目的不是看书,而是观察书架后面的墙壁。她观察了许久,确定墙面无损伤后,悬着的一颗心才终于放下了!

傍晚她用完餐,曹氏手捧着一副画走到她面前,并当着她的面将画展开。她见画中的白衣小男孩,年纪与她相仿,粉雕玉琢长得着实可爱,便指着画中人:“姑姑!他是谁啊?”

曹氏随即笑道:“他就是你的未婚夫,天机楼的少阁主裴玉!从今日起每隔一年,天机楼就会送来一张裴少主的画像,然后奴婢会将画像挂在郡主的寝房里,这也是皇后娘娘的意思!”

她感到有些无法理解,便又问:“为何天机楼要送来他的画像?本郡主的画像也要到天机楼吗?”

曹氏不由分说:“至于原因奴婢就不知了,奴婢只是奉皇后之命行事!郡主乃是万金之躯,裴氏即便是修真界的大族,但与帝域皇室相比还是有着天壤之别,他们是不能随便瞻仰你的容颜,自然是不需要送画的。”

“哦!”

她冒了一句,曹氏立即命人将裴玉的画像,挂在她的寝房中,然后便离开了。

她还记得次日,她刚一进学堂的大门,担任她先生的宫中女官越氏,便严厉地一声质问:“郡主,你为何如此不孝?”

她直接楞在原地,不知道该如何回话。越氏见她一脸傻样,当然不会就此作罢侃侃而谈:“孝道自古乃是治国之本,世家大族一夫多妻乃是常事,更何况你生于皇室,你的姨母便是由德妃继皇后位。若是所有的人都跟你一样,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相互仇视,那岂不是要天下大乱。更何况父母一辈之间的事与你无关,身为儿女必须孝敬嫡母,即便是贫苦人家,遵循的都是这个道理。以后你千万不可再犯,否者被他人听去,岂不是笑我皇室连这点道理都不知。”

“可是!”

她有些不服气,立即质问:“我什么都知道!她们以前不过是我娘的丫鬟,当年柳竹先到剑阁为妾,还是我娘给的嫁妆。后来柳馨以此一跃成为了剑阁的客卿,才得到了进入“剑冢”的资格。我娘怕她在“剑冢”里遇见危险,于是托自己未婚夫裴阁主照顾柳馨。没成想柳馨从“剑冢”出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告诉我娘她与裴阁主是真心相爱的,并且还传我娘要害她以此搬出了亲王府。真是笑话!当年要不是我娘救了她们两姐妹,她们早死了!这两个人就是忘恩负义之辈,说得跟一圣人似的,真是好笑!”

越氏没有解释,而是直接质问:“郡主!你要知道公主殿下与裴氏联姻,将郡主你嫁给裴氏长孙裴玉,这裴玉之母是谁我就不用多说了吧!公主殿下为何这样做,不就是希望结束掉上一辈的那些恩恩怨怨。如今殿下已经仙去,郡主你更应该遵循母亲遗愿才是,若你再纠缠那些前尘往事,这便是大不孝!你可明白?”

独孤月宁此刻都还记得,当时她被怼得哑口无言,现在想起来简直就是“屁话”!回想起十岁时的自己,她还真是天真无邪单纯可爱啊!

屋内独孤月宁捡起地上的“小木盒”坐到床前,她还依稀记得十年后,也就是她二十岁那年奉诏入帝都,当时她打开木盒的瞬间,盒内突然发出一道白光,她迅速闭上眼睛,等她再次睁开双眼后,人已经在去往帝都的马车上。

当时小月笑得很是诡异,并且还说:“郡主!你已经昏迷了三天三夜,可算是醒了!你都不知道我们有多担心你。就在出发前的一天,我们发现你昏倒在地上,当时令我们束手无策!曹姑姑说皇定有能救你的人,于是我们马不停蹄地赶往皇都,没想到刚到皇都郊区郡主就醒了,小月实在是太高兴了!”

之后她还在车内的角落里,发现了角落有一个白色的香囊,上面还绣着一个金丝凤凰纹图案,正是她母亲留给她的“乾坤袋”,当时里面的东西虽然一件都不少,可上一世她并未将其从墙中取出,以至于后来她每每想起这件事都困惑不已。

想到这里她后背立即冷汗直冒,这里显然有人对她的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如今她已经把假的“天禅珠”交给了小月,不就意味着她已经暴露了?

她必须得尽快离开这里才行!



钱妻高攀不起 空壳娘子 恶魔的吻痕 租个男友好过年 我能举报万物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上) 谍踪 我认为我是那颗葱 这就是套路巨星 逆流纯金年代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