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心孤月行 第四章 独心亦是道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独孤月宁走下山坡回到城中,这座城名“灵虚”,是帝域的三大城之一,此外也是大陆唯一的矿晶完成交易中心,每一年不下十万人在这里完成交易各种矿晶、兵器、丹药和秘籍。她但是第一看见如此繁华热闹的场面的城郭,这里更有甚者比帝都还热闹的场面,最后到处打探下,她终于等到抵达此行的目的地她还是第一看到如此繁华的城郭,这里甚至比帝都还热闹,最后四处打听下,她终于到达此行的目的地“物品交易所”,此时数以千计的人正聚集在这里。。...

独孤月宁走下山坡来到城中,这座城名“灵虚”,是帝域的三大城之一,同时也是大陆最大的矿晶交易中心,每年不下十万人在这里交易各种矿晶、兵器、丹药以及秘籍。

她还是第一看到如此繁华的城郭,这里甚至比帝都还热闹,最后四处打听下,她终于到达此行的目的地“物品交易所”,此时数以千计的人正聚集在这里。

“麻烦你们让一下,请让一下.......”

人太多她只能挤进人群,费了好些功夫才成功的到达柜台,她打开“乾坤袋”将里面的一块羊脂玉交给柜台上的侍女,对方接过一看顿时神色大变,赶紧讲:“姑娘,请随我来!”

“请让一下,麻烦请让一下......”

她又再次挤进人群,出来的一瞬感觉空气都清新了。侍女将她带进二楼的一个厢房,然后示意:“姑娘,请您稍等片刻!”

侍女关上门,独孤月宁坐在厅中焦急地等待,不知为何她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很快这侍女就返回厢房,手中还拿着一个与她的乾坤袋一模一样的“香囊”。

侍女将“香囊”递给独孤月宁:“姑娘,这是您要取的东西请收好!”

独孤月宁接过“香囊”催动意识,上面的凤凰纹图案瞬间变得栩栩如生,她赶紧又收回意识并问:“请问!你们这里,有买衣服的地方吗?”

“当然有,姑娘请随我来!”

侍女示意后走在前面,随后将独孤月宁带到服装饰品交易层,独孤月宁赶紧在最近的商店买了一套普通的衣服,换装后又将之前的衣服放进“乾坤袋”,随后又在交易所买了一张船票。

她片刻不敢耽误,赶紧拿出之前的地图,根据地图上的标记来到了“云船”的登站口,一座圆形山谷的山顶上。见数十座白色的大理石殿拔地而起宛如浑然天成,并列于峡谷崖边神圣而壮观。

不过石门前各有十几名银甲士兵把守要道,往来的人除了人族还有兽族和灵族。

独孤月宁朝着八号船泊在人群中穿梭前行,忽然一个狐族的小女孩直接摔倒在了她面前,她连忙将小女孩扶起并问:“小姑娘,你没事吧?”

小女孩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泛着毛茸茸的白耳朵,摇着蓬松松的白尾巴,这一系列的动作简直可爱到令人发指,独孤月宁瞬间爱心泛滥,所有忧愁均抛之脑后。

小女孩见独孤月宁一直看着她,直接冲着独孤月宁笑了笑:“我没事,谢谢你小妹妹!”

“不用客气!”

这时独孤月宁才想起,这狐族百年化形千年化人,颇感到有些尴尬。可就在她刚离去之时,那小女孩叫住了她:“小妹妹你等一下!”

独孤月宁回头问道:“你有事吗?”

小女孩跳到独孤月宁跟前,挥挥手:“跟我来吧!”

独孤月宁不明所以,但感觉这长相超萌的小女孩不会害她,于是跟着小女孩来到不远的松树下,这时小女孩才说:“看你将我扶起来的份上,我就告诉你一件事吧!你被通缉了,现在那些防卫兵正到处找你,相信我只要你走进船泊就会被缉捕。不过你想坐船离开这里,也不是没有办法,林中有很多货物,祝你成功!”

小女孩说立马瞬间消失,独孤月宁赶紧躲在暗处,果然看见一队士兵各个拿着一张画像,而这画中人正是她,心里不免有些惊恐。就在她四处观察之际,无意间见到一名剑修手持罗盘似乎在找什么!

也就在这时她忽然想起一件事,赶紧打开“乾坤袋”,从里面拿出离宫时穿的那套衣裙以及那两个木盒,赶紧将这些东西连同头上的发簪一起放在地上,随即往林中跑去。

她太大意了!她竟然忘了这个世上还有追踪符这类东西,不过她这下总算知道了,为何小月能如此快便追踪到她的形迹。

到后,林中堆积如山般的货物停放在地上,这里并没有多少士兵巡逻,她小心翼翼地躲避着为数不多的士兵,最后终于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送往赤域的货物。

她赶紧检查,很快就找到一个方便她躲藏的大木箱子,这里面装的全是羽绒被,看着满满一大箱子,她三下五除二还没花上些功夫,就腾出了一个不小的“空间”赶紧躲了进去,幸运的是这木箱上还有三个小洞,刚好便于她观察外面的景象。

大约过了半柱香的时间来了一群工人,她赶紧躲进被子里,听着箱子被人打开,这人匆匆检查后并未发现她,随后又将箱子关上并上了锁。

她虽有些恐慌,但此刻她只愿能快点离开这里,至于其他的事,等她成功离开这里再做考虑,况且这箱子上锁从另外一个角度思考,或许还是件好事也不一定。

紧接着又来了一大群人,不过这次是这里的卫兵,这些人立刻马不停蹄地开始检查所有物品。凡是没有上锁的都“难逃一劫”,有些甚至被直接被翻了个底朝天,装在里面的物品更是散落一地,看着这一幕,着实将她吓得不轻,整个人都藏进羽绒被中。

卫兵走后,那些工人又将物品重新拾回箱中。她尽量使自己的呼吸保持平稳,很快一柱香、两柱香、三柱香的时间过去了,然后一个时辰、两个时辰的时间也消失了。她不敢睡!看着黑夜逐渐降临。

就在最后一丝光线被黑暗吞没的一瞬间,那种离地的感觉忽然出现。此刻她浑身大汗淋漓,赶紧从羽绒被中“逃”了出来,继续通过木箱上的小洞观察外面,很明显那些卫兵比之前更多了,并且已经不是按画寻人,而是按画放行。

此时所有人都在各自的船泊口排成一列等待检查,她赶紧又躲进被中,很庆幸自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不料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直接打破了现有的平静。

“所有的云船立即停飞!”

音刚过,数十名剑修从天而降,一名妇人在侍女的簇拥下走进人群中,这名妇人的外衫上绣着独孤氏族的家徽,不仅拥有倾国倾城的容貌,浑身还散发着只有顶级剑修才有的剑气。

这熟悉的声音,独孤月宁怎会忘记,直接勾起她脑海深处中的记忆,害怕以及恨意开始在在她心底蔓延。那天正是她二十三岁的生辰,因为三日后是皇太后的百岁寿诞,景帝下旨到内务府将她的生辰,以公主的规格大办。

那日辰时她便已经梳洗完毕,按理今日她要依次到皇太后、皇后、贵妃以及诸位嫔妃那里请安,而这些人则要为她准备相应的生辰礼。

不料就在她准备出发时,才得知皇太后突然更改了见她的地点,她立即改道前往御花园。到后,皇太后点名只见她一人,她只好随这名传旨公公前往,怎料途中突然被人从后面打晕。

等她醒来时已经在一座废弃的宫殿里,而殿中除了她还有十几名剑修,以及一名贵妇人和五名侍女。

“你就是月宁吧!”

妇人问了一句,她看着这架势,虽然这人长相绝美,不过表情傲慢眼神不懈,就连举止之间都尽显妖娆,便也猜到了几分,于是问:“你是谁?”

妇人轻轻地挥了挥手,两名侍女立即为她抬来一张太师椅,她端坐在太师椅上看着独孤月宁,眼神依然充满了轻视与不屑,甚至连正眼都没有瞧她一眼。

她顿时火大,便说了句:“放肆!你可知道你已犯死罪。”

这时一名侍女又为妇人奉上清茶,妇人茗了口茶,才终于开口:“你和你娘长得还是有那么一点相似,就连性格都是那么的相似,只是你娘的美貌你可是没有继承半点,真是可惜了!或许你长的像你的亲生父亲吧,对了你的亲生父亲是谁啊?”

她这次是真的火了!直接冷笑一声,问道:“大婶你谁啊?”

妇人又茗了口茶,然后淡淡地说了句:“掌嘴!”

她还未反应过来,一名侍女就已经出现在了她的面前,随即就是一巴掌,直接将她打倒在地,打得她竟然连之前发生了什么都忘了,嘴角不停有鲜血渗出,半张脸眨眼的功夫就肿的跟个“包子”一样。

可她只能捂着脸,疼得说不出话,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受到如此屈辱,心中的骄傲催使她不能就这么算了,哪怕明知不敌,她依旧起身挥手打向那名侍女,不料却被侍女一把抓住手腕。

就在这时妇人又莞尔一笑说道:“你跟你娘确实挺像的,都一样认不清现实,真是可悲!”

她听这妇人如此侮辱人,立即使出浑身力气试图挣脱侍女的束缚,并咬牙切齿的大声问道:“你到底是谁?”

妇人只是叹了口气,然后摇了摇头,有些惋惜的说着:“真是可悲,妄你娘如此聪慧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怎么生的女儿却如此的蠢笨,提醒你一点,我姓柳!”

她顿时明白了:“你是柳竹?”

柳竹点点头又是莞尔一笑:“你还不算太笨!既然你知道我是谁,是不是应该跪下行礼?”

气得她顿时大骂:“凭什么,你不过是个贱妾,我娘的婢女而已,也配本郡主给你行礼,真是大言不惭!”

抓住她的侍女,直接一脚踩在她的小腿上,只听“扑通”一声她就跪在了地上,双腿立即被摔错位,疼得她不由得大叫一声,看得柳竹差点笑了出来!

紧接着这名侍女又抓住她的头发,直接往下按,每按一下,独她的头就砸在地上一次,她反手爪向那名侍女,结果被侍女直接拧断手腕。

直到她的头都被砸出了血,柳竹才叫停:“好了!一个天生不能修行的废物罢了,能活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死了多可惜啊!”

侍女随即放开了她,恨意直冲她的心头,她转身用仅剩的“一只手”抓住侍女的手,立即就是一口,岂料被侍女提早洞察意图,直接一脚将她揣着地上。

柳竹“啧啧”两声,依旧有些惋惜的说:“手脚都断了还这么倔强,你们那所谓的皇室尊严,在我看来就是笑话。帝皇的旨意都出不了帝域,还这么喜欢多管闲事。至于你,一个都不知道是不是独孤家的孩子,一个野种罢了!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你跟你娘一样都不过是茶余饭后的笑谈罢了!”

她顿时破口大骂:“那你又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一个登不上大雅之堂的侍妾,一个在我娘面前摇尾乞怜的贱婢!”

谁料柳竹听后面无一丝异样,依旧笑得如履春风,就连说话声都还是那么的温柔细语,只是语气中带有一丝狠辣:“掌嘴!打到她说不出话为止。”

她自然不会乖乖的等着被打,哪怕她还剩最后一口气都要跟这些人抗争到底,可惜她的反抗在这些人的面前,跟毫无力气没有任何区别。

之后她便彻底失去知觉,等醒来已是两月之后,她将整个事情的经过都告诉景帝,可最后却不了了之。如今想想也是,她不过是一个连修行都不能的废人,一个都不知道是不是独孤氏血脉的野种,皇室又怎会为了她而去得罪大陆三大剑宗之一的剑阁。

就在这时忽然一道月光照进箱中,她还是第一次觉得月光原来也是这么美,不同于阳光的和煦,这光芒是那么的阴冷,但又是那么的温柔。她透过小洞看着天上的孤月,既然生而便不同,又何必非要融入群中,哪怕同为星辰,独心亦是道!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