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来嫁到 第四章 沈四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这一大一小的两人,不恰恰今日刚挥手告别的卫二家的和菊花吗?他们怎么会在这里?卫二家的此刻带着菊花跪在济安侯府门前,将至下午毒辣辣高挂,娘两个的脸都被晒的红红的,额头上泌出汗珠,卫二家的跪的笔直,用身子给菊花遮挡住阳光,圆脸上写满了担忧,年纪小小许是听见动静,卫二家的和菊花都回头看过来。。...

这一大一小的两人,不正是昨日刚刚道别的卫二家的和菊花吗?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卫二家的此刻带着菊花跪在济安侯府门前,临近中午毒日头高悬,娘两个的脸都被晒的红红的,额头上泌出汗珠,卫二家的跪的笔直,用身子给菊花遮挡阳光,圆脸上写满了担忧,年纪小小的菊花则是面无表情。

许是听见动静,卫二家的和菊花都回头看过来。

孟氏虽然带着帷帽,可身边的柳妈妈和云想容却是他们熟悉的。

两厢对视,双方都是怔愣。

门房虽然知道三夫人不受永昌侯的宠爱,到底也是正牌主子,便上前来行礼:“三夫人,六小姐。”

孟氏颔首,帷帽上的雪白轻纱飘动,隐约看得到她的绝世容颜。

柳妈妈便吩咐备轿,门房应喏,刚要转身退下,孟氏问:“那两人是做什么?”

门房停下脚步,回过头来道:“回三夫人,他们昨儿下午一直跪到现在,好像是想求见侯爷,侯爷不见,又怎么撵都不走。”

“你去吧。”

“是。”

见门房上的下人进了院子。孟氏牵着云想容的手,与柳妈妈一同到了卫二家的跟前。

方才门房的话,卫二家的和菊花也都听到了,面对柳妈妈奇怪而猜疑的眼神和云想容似笑非笑的表情,卫二家的颇为尴尬的咧嘴笑了笑,菊花则是抿起嘴唇,皱了眉头。

云想容昨日就觉得他们说的不是真话,赵姨奶奶和母亲对他们可是真的同情关心,他们说要找菊花的表舅,却找到侯府来了,门房还说,他们要见侯爷?

云想容狡黠的眨眨眼,似好奇又似嘲讽的上前来拉着菊花的小手,“菊花,你表舅是侯爷吗?”

她明显感觉到菊花的不悦。

心里爽快多了。

孟氏却觉得,这母女两个或许有什么难处,原本出门在外就不是可以全抛一片心的,卫二家的母女虽然骗了他们,但落难是真的,感激也未必是假的,只是有苦衷吧?

于是笑了一下,拉过云想容,娇柔的声音宠溺的责怪:“卿卿,不要调皮。”转而问:“卫大嫂,你要求见侯爷?”

卫二家的脸上更红了,也不知是羞得还是晒得,支支吾吾的“嗯”了一声。

云想容觉得没什么意思,个人有个人的路要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他们没必要掺和进去,拉了孟氏的手:“娘亲,卿卿饿了。”

孟氏闻言忙道:“好,好,咱们这就回去,让云娘给你做桂花糖糕吃好不好?”

云娘是孟氏的媵嫁,精于厨艺。这次被孟氏留下看家。

云想容乖巧的点头,拉着孟氏往侯府里走。

孟氏还有些担心的回头看了看卫二家的和菊花。

行走间,云想容不免开始绞尽脑汁回想前世的这一段。

她记得前世她就和娘亲去拢月庵小住过,回府的路上还被大雨拦在了一个破庙,到了晚上宵禁快到了才勉强回了侯府,还被祖母段氏训斥了。她不记得具体发生过什么,段氏训斥她们的话她却记的很清楚,她说孟氏“不安于家,这么大的侯府还住不下吗,非要跑去庵堂住!”明显是将对赵姨奶奶的怨恨迁怒于孟氏。

今生的今天却是晴天,大雨前几日下过了。

大雨,黄河泛滥,灾民。

对了!

云想容突然放慢脚步,惊愕的张大眼。

难道菊花是……

猛然回头,看向跪在门外台阶下面色平静的漂亮女孩。

有些事情,她记忆并不深刻,可是有一件事,却是人尽皆知的。

贞佑三年,黄河泛滥,皇上命“承平侯”沈时出任安阳府主持修缮黄河水利,结果被弹劾贪墨修缮巨款,皇上下令严查。九月,沈家遭遇民变,暴民冲进沈府,抢光了钱,杀光了人,凑巧的是那天来的暴民武艺相当高强……

“承平侯”沈时及夫人乔氏和二子二女,只存活了一个四少爷,还是因为四少爷出痘避疾,才让他躲过一劫。

后来这个沈四,却不是个省油的灯。

大周朝刚刚开国不足百年,天下被藩王割据,勋贵权利鼎盛,政权并不集中,从世宗到玄宗,都在削弱藩王和勋贵的力量。沈家出事,明眼人都看得明白。从前承平侯的好友亲人,没有人敢收留沈四,沈四如同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他销声匿迹了多年,在众人都以为他已不在人世的候,以强势姿态归来,游说藩王联合起来,对抗玄宗。

前世她难产而死之时,正是天下大乱之际。她不只一次听祖母段氏说过,当年沈四来投奔,要是没有乱棍打走就好了,听说他睚眦必报,不论沈四成败,都担心他会报复云家——济安侯云贤和承平侯沈时,是忘年之交。

沈四,是被乱棍打走的。

现在是贞佑四年,沈家应当是去年九月出的事,算算日子,再算算那个“菊花”的年纪,好像真的差不多!

思虑复杂,可也就是几步的时间,云想容脚步放慢,孟氏也随着她的速度,生怕她跟不上。

正当此刻,却远远的看见四五个穿了土黄色绣有云家图腾的护院,手里提着竹棍,气势汹汹的走来。

孟氏和柳妈妈都是一愣。

云想容心里咯噔一跳。

云家不能和沈四有瓜葛,可是,也没必要把人打走啊!她这辈子不打算嫁人,说不定要一直依靠济安侯府,如果沈四长大了来报复,她不是没好日子过?

思及此,云想容抽出被孟氏握着的手转身噔噔的跑向门外,迈过高门槛下了台阶。

孩子突然跑走,孟氏和柳妈妈都忙追上来,云想容很快就被追上。

“卿卿,你干什么?”

“我要跟菊花说话。”

……

他们的动静,惊动了门口的卫二家的和菊花。两人都奇怪的看着云想容。

而那一队手持竹棍的护院,此刻也出了门。

孟氏和柳妈妈连忙把云想容护在身后,两人都有些怔愣,不知到底怎么回事。

“你们还不快滚!我们家主子说不见就是不见,你们怎么还跟癞皮狗似的!”护院手持竹棍指着卫二家的和菊花。

卫二家的如同老母鸡,张开双臂把菊花护在身后,怒道:“我们素来知道济安侯贤名在外,绝不可能欺负妇孺,你们这些人,莫不是假传了侯爷的命令?今天不见了济安侯,我们绝不走!”口音竟然变成了官话!

“放屁!兄弟们,别跟他们废话,直接打出去!”

为首的那人刚要打,云想容已经挣开了柳妈妈,跑到菊花身边。

护院动作一顿,不耐烦的道:“六小姐,你快让开!”

“你们怎么打人?祖父不想见他们,撵走也就是了。这么多人,打女人和孩子,你们羞不羞!”

“卿卿!”柳妈妈脸色煞白的搂着云想容退后,棍棒不长眼,她怎么就没看住,让六小姐跑过来了呢!

菊花抬起头,深深看了云想容一眼,这似乎是相识到现在,她第一次认真把她的模样看进去。随后竟站起身,双手负在身后,以娇嫩的童音说道:“济安侯如果不念当年与先父的交情,我们也无话可说。只是这动用武力着实让人鄙夷。怕就是怕了,怕惹麻烦,人之常情,可将怕做的如此外厉内荏,难道济安侯府在外的威名都不要了吗?!”

云想容这时已经被柳妈妈抱回到孟氏身边,孟氏像逃难似的和云想容上了轿子催着下人快走,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路上还不住的训斥。所以菊花的一番话,云想容听的不很清楚。

但只听到的那一些,也足够让她吃惊了。

那个菊花,也就是五六岁吧?小小年纪,居然说得出如此戳人脊梁且老成的话来,也难怪他长大后不是省油的灯——她已经确定,菊花就是沈四了。

听着孟氏的训诫,轿子已经尽了内宅,云想容撒娇讨好的哄着孟氏,才让孟氏消了气,随后她对跟在轿子外的柳妈妈道:“乳娘,你去打探打探,菊花和她娘有没有被打?要是他们还不走,你在给他们点银子劝她们离开吧。”

柳妈妈便笑着对孟氏道:“三夫人,您瞧,卿卿不是调皮,她是佛心肠呢,您也不要生气了。”

孟氏叹了口气,搂着云想容的肩膀,“罢了,你去看看吧,否则这孩子今晚都不会安生。”

“是”柳妈妈行礼,往外头赶去。轿子则是径直回了琉璎阁。

琉璎阁在济安侯府后宅后花园的西侧,位置极偏远,倒座有三间正屋,两侧各有两间带有耳房的厢房,正对着影壁的,便是挂了“琉璎阁”匾额的二层小楼,此处幽静,出了门正对着鸟语花香,推开后窗可见一片竹林,平日从楼上往外看去能看到引了水的后花园,极为雅致。

云想容随孟氏走在后花园的抄手游廊上,望着越来越近的琉璎阁,百感交集。前生母亲死后,她被接去永昌侯府,一直到出阁,都在也没有回过这里——这里是有母亲,有温馨,最美好的地方。

%%

新书期需要姐妹们的收藏和推荐票支持,请大家费心登陆一下,O(∩_∩)O谢谢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