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调香师 第一章 金钱教育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左再出生于1990年1月1日凌晨零点十六分,她其实是挺会选时间从娘胎里面出来的,就十几分钟的差别,从八零后成功转型为九零后,对于女孩子来说,这差别还算是有点大的。左再之所以叫左...

邂逅调香师

推荐指数:10分

《邂逅调香师》在线阅读


左再出生于1990年1月1日凌晨零点十六分,她其实是挺会选时间从娘胎里面出来的,就十几分钟的差别,从八零后成功转型为九零后,对于女孩子来说,这差别还算是有点大的。

左再之所以叫左再,除了因为她爸爸姓左,关键她还有一个哥哥叫左一,一而再,取名取的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左再爱钱,就好像是与生俱来的。

四岁的时候,左再开始认得几个汉字,前两个字,是自己的名字,左和再,第三个和大家都差不多,就是一字,然后还有一些日月水火土之类的字。

认得这几个汉字之后她去了父亲左建设的一暖蜡烛公司。

1994年,她爸爸的蜡烛公司已经经营了五年了,说是公司,其实也就是个村办企业改制过来的小工厂。

左再到了公司门口就狂哭不止,连门都不愿意进,哭了足足半个小时。

等好不容易哄好不哭了,爹妈就问:“你刚刚怎么了?”

四岁的左再无限委屈地表示:“公司的名字怎么可以叫'一日'(暖字不认识,她就念日)”。

“公司不叫一日,叫一暖,这个字念暖。”左建设是个女儿奴,被女儿闹腾了半天,也没有生气。

左建设不解释还好,一解释,左再就又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了。一边哭还一边说:

“公司只有哥哥的名字一,没有我的名字再,以后公司就和我没关系,我以后就没有钱,没有钱就是穷孩子,没有好吃的,没有好喝的,没有漂亮衣服,没有……”

左再说到这里再度泣不成声。

才四岁的娃儿,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面装满了委屈,就仿佛是无尽的大海。

左建设和他的老婆此时已经是哭笑不得,见过四岁的抗议父母重男轻女的,没见过四岁的小孩这么爱钱还这么多大道理的。

其实左再这根本就是在无理取闹,因为一暖蜡烛公司是89年成立的,而左再90年才出生。

哥哥左一1980年出生,大了左再整整十岁。

左再的父母真的是太想要一个女儿了,才会在儿子十岁之后又生了一个。说起来,九十年代,计划生育管的严,为了要左再,家里还被罚了一大笔钱。

左建设觉得他的女儿可能就是一时胡闹,很快就不那么爱钱了。但他很快发现他错了。

一年之后,1995年,夫妻俩发现五岁的左再已经存下了足足两千块钱,这些钱除了左再这几年收到的压岁钱,还有很多是她一块一块赚的,帮妈妈拖地是一块钱,倒垃圾也是一块钱,就这么积少成多。

妈妈向敏觉得一个小孩子拿这么多钱不好,就和左再进行了好多轮“艰苦卓绝”的谈判,让左再上交“零花钱”,均以失败告终。

在妈妈的不懈努力和丢了就什么都没有了的提醒下,左再同意妈妈用她的名字把钱存进家附近的银行。左再每天抱着她的两千块存折睡觉,睡醒就往银行的方向看两眼,心里美的不要不要的。

大概过了两个月,左建设夫妇都去了公司。出门前,向敏给了左再十块钱,让左再自己乖乖在家待着,中午等哥哥放学一起去隔壁小摊吃面。

这事儿左再她妈经常干,她发现只要给女儿钱,女儿做任何事情都相当听话。

可是这一天左建设夫妇到公司没多久,就接到女儿打来的电话,哭的惊天地泣鬼神的。边哭边讲也说不清楚,左建设夫妇火速往家赶,奶声奶气的左再还没哭停顿。

“那个……那个……存钱……银……银行,烧……烧起来了,钱……钱没了……”。边哭边说,还一边把夫妻俩家门外拉。

得,又是这个哭法,又是为了钱,左建设真是拿他的女儿没有办法。

“存折还在不在?”左建设问他的宝贝女儿。

“在的!”左再点头如蒜。

“银行烧不掉,存折还在,钱就在的”。左建设安慰道。

“真的吗?”

“真的。”

“真的吗?”

“真的!”

……

左再大概又问了十几二十遍,左建设就和她说,要是真的没有了,他就再给她两千块,这才堵上了左再的嘴,止住了左再的哭。

左再如此爱钱,向敏在她上小学的时候,就找到了教育左再的绝佳方案。考一百分给二十块,九十九分十块,九十八分九块,以此类推,少于九十五分不给钱,要是九十分都没有,那就要罚钱。

这种简单粗暴的教育方法,对左再极其有效,她考试不是九十九就是一百分,每次考九十九她都捶胸顿足好半天,少赚十块对于她来说简直就是莫大的伤害。

向敏的金钱教育法,成功地让左再成为全年级学习最好的小孩,而且学习积极主动,自制力极好,压根不需要她妈操心。

左再小时候只热衷赚钱,完全不喜欢花钱,她就喜欢看着自己存折里的钱越来越多。

2001年,左再十一岁的时候,左建设的一暖蜡烛公司已经经营了12年,是个非常像样的公司了,一年赚个三五百万是没有问题的。就卖个蜡烛,在2001那个年代,一年赚三五百万听起来可能有点像是扯谈。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国有企业改制,很多人因此发家致富。左再的父亲左建设也是改制的实践者,但是并没有因此发家致富。

因为左建设原本就只是一家村集体所有制的蜡烛供销社的二把手,这个供销社生产的蜡烛几乎也没有什么人买,唯一的资产就是两间破厂房。

供销社只能生产红白两种颜色的小蜡烛,村里人有红白喜事的时候就来拿几根走,因为原本就是集体所有制,村民拿蜡烛的时候也根本就不给钱。

1989年,左再出生前的一年,供销社除了两间危旧厂房什么也没有,年年亏损,破厂房已经成了危房,根本没人还在努力找销路。

当时股份制改革,村里想要拿到两万块找人接手供销社。

这个一没资产,二不赚钱的烫手山芋,谁接谁倒霉,蜡烛供销社的一把手和其他有关人士都躲得天远地远的。

八十年代,万元户还算是一个很厉害的称谓,两万元在村里绝对算是巨款。

村里的领导一致想到了几年前,为了养家糊口跑去做建设的二把手左建设。

村子小,大家都知道左建设这几年赚到了钱,正要花三万块去城里买房子。

于是乎,对供销社多少有些感情的左建设就稀里糊涂的买下了村里的蜡烛供销社,改名一暖蜡烛公司。

两间厂房虽是很破,但是地理位置还是很不错的,厂房临江,还在90年代著名的运输村——温州永嘉朱涂村,靠着做运输起家,那个村出来的现在有好些个亿万富翁。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左建设一边用自己做了好几年建设学到的本领拯救危旧厂房,一边发动温州人的商业头脑,想着怎么给一暖蜡烛公司找销路。

左建设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什么办法,因为蜡烛这个东西,在中国,真的是几千年前就有的东西。

先秦上古时期就有人用芦苇和蜜蜡制作照明用具,(其实西方也是自古就有,人家那时候叫也叫蜜蜡,蜜蜂无国界啊,蜜蜡被天主教认为是处女受胎的象征,奉为纯洁之光)。

蜡烛这东西一开始在东西方都是稀有物品,到了汉朝还是贡品,南北朝时期开始没有那么稀缺,不过还是一般人可望而不可及的,有钱都买不到。

到了唐宋时期,中国的蜡烛就开始作为“国际贸易”的商品,有钱就能买得到了。明清时期,蜡烛已经是寻常百姓家的必备品了,制作工艺也是相当简单。

左建设想来想去,只想到李商隐的一句唐诗“何当共剪西窗烛”(所以说左建设给左一、左再取名简单粗暴,明明是有文化的人,是不是!)。

但就是这句诗,救了一暖蜡烛公司,左建设通过这句诗想到了自己1978年的那场婚礼,尽管婚礼非常简陋,但是左建设当年几乎拿出了自己的全部家当——16块钱人民币,托人从上海买回来一对龙凤烛。

1978年的16块钱,绝对是蜡烛中奢侈品。那温暖的烛光,左建设一辈子都忘不掉。左建设仿佛也忽然明白了,自己为什么对蜡烛供销社有莫名的情愫。

左建设愣了好一会儿,就跑回家里翻箱倒柜,翻了半天也没有找出什么东西,就差把家里弄个底朝天。老婆向敏被他搞的一头雾水。就问他:

“你这是要干嘛?”

“找蜡烛!”左建设回答。

“找蜡烛你去厂里啊,翻家里干嘛?”向敏更加不解。

“结婚的蜡烛,我们结婚那对龙凤烛。”左建设头都没有抬,继续翻箱倒柜。

向敏转身就去衣柜底下拿出了一个盒子,盒子里面就藏着那对龙凤烛,当年她和左建设结婚的那天,看着这对奢侈品蜡烛,都没有怎么舍得点,蜡烛就烧掉了上面的一小节,雕的活灵活现的龙凤都还好好地在蜡烛上趴着。

左建设如获至宝,转头就去研究怎么让自家那简陋的厂房生产出他心中完美的龙凤烛。

左建设潜心研究了大半年,就在左再出生的1990年1月1日,他还真在自己的一暖蜡烛公司的破厂房里(修的不是危房了,但还是有点破)做出了漂亮的龙凤烛,虽然和他自己托人去上海买的还有些差距,但至少有九层像了。

左建设很满意,再加上女儿的出生,1990年的1月1日,大概是左建设结婚之后最开心的一天。

1978年左建设买龙凤烛花了16块钱,11年过去了,1989年,村里的蜡烛供销社和龙凤烛一样大小,但是没有花纹的一支卖多少钱呢?

两毛钱。

左建设做出了龙凤烛之后,小的就卖三块钱一支,一对是六块钱,定价也算是图个吉利。不过那个时候6块钱已经算是小钱了,和1978年6毛钱可能都比不过。

6块钱一对的是和左建设自己结婚的时候一样大的蜡烛,不过他很快又开发出个头更大的龙凤烛,价格从16元、66元、166元到666元不等。666块钱的蜡烛,一根就有50斤重。

龙凤烛这么卖下去,到2001年,一年赚个百八十万肯定是没有问题的,但左建设能赚个三五百万,还是得益于他们家爱钱的左再。

事情还是要从左再四岁的时候大闹“一日”公司那次说起。

因为公司名字里面没有再字,左再爸妈被左再闹了好半天,她爸迫于无奈,就和她说:

“这个字念暖,是温暖的意思,左再以后小名就叫暖暖好不好?”

“小名是名字吗?”左再眨着自己依然闪烁着泪光的大眼睛问她爸。

“是呀,小名就是爸爸妈妈哥哥等等最亲密的人叫的名字。”

“那一暖就是我和哥哥的名字放在一起组成的公司吗?”左再开始两眼放光。

“是呀。”

“那公司也是我的,对吗?”

“对的。”

“那我也有很多钱,对吗?”

“对的。”

“那好吃的、好玩的我都有是吗?”左再甜甜地笑了。

“是、是、是!”左建设夫妇则是在旁边哭笑不得。

哄好了左再,就带她去了厂房,那时候1994年,厂里还只有6块和16块两种大小的龙凤烛。

左再见到红蜡烛就又差点给气哭了。龙她还不认识,她就以为那是蛇。因为她属蛇。她见过的生肖书上的蛇不是绿色就是黑色的,哪有这种红底镶金的颜色。

左再觉得她爸爸太笨了,颜色都搞错了,一下又气红了眼,说自己要黑色的蜡烛黑色的蛇,然后还要白色的马。

“为什么还要马?”左建设问。

“我属蛇,幼儿园好多小朋友属马,我好朋友过生日我要送她白色的马。”

为了哄好这个小祖宗,左建设还真的大张旗鼓地做了一个白马蜡烛,给他们家小名叫暖暖的小朋友的最要好的幼儿园同学。

这白马蜡烛在幼儿园火了,和左再不一样,班里1990年出生的小孩大多都是属马的。左再的白马蜡烛只送给她儿时唯一的女性朋友——柳彤彤(左再幼儿园的首席闺蜜)。

可能是因为左建设做的白马太可爱了,很多小朋友回家就闹,那个年纪的小孩子童话故事听多了,男的都想当白马王子,女的都想要遇到白马王子。

幼儿园里好多小朋友的爸爸妈妈最后都被闹的没有办法,跑来找左建设说要买白马蜡烛。

因为左再的一通瞎闹腾,左建设的蜡烛厂从95年开始,就做十二生肖蜡烛,此后还有各种形状可爱的卡通人物,这销量愣是比龙凤烛还好。

如果要问形状可爱指什么,米老鼠唐老鸭有没有?答案是肯定的。可如果要问,版权问题怎么办?那个年代的国内的小作坊,有几个听过版权是个什么东西的?



轮回仙神道 道易天下 娶妻条件 映照万界 妖孽殿下的棉花糖 南宋一代目 一叶清寒 全职赘婿 画春光 重生欢姐发财猫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