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似水流年 第五章 命中注定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隋王朝初年,群雄割据。昨夜乃鬼节,余杭郡钱塘县的街道挂满了灯笼,整个小城灯火通明,美不胜收。那大街之上车水马龙,沿街的河道上形色各异的小舟大船川流不息,快活热闹的场面。钱塘县内有一座规模颇大的酒楼唤作春风楼。春风楼内,一帮书生装扮的少年子弟正饮今夜乃中元节,余杭郡钱塘县的街道挂满了灯笼,整个小城灯火通明,美不胜收。。...

隋朝末年,群雄割据。

今夜乃中元节,余杭郡钱塘县的街道挂满了灯笼,整个小城灯火通明,美不胜收。

那大街之上车水马龙,沿街的河道上形色各异的小舟大船川流不息,好不热闹。

钱塘县内有一座规模颇大的酒楼名唤春风楼。

春风楼内,一帮书生打扮的少年子弟正在饮酒作乐。

酒楼中一名书生,一手端着酒杯,一手抓着另一名书生的肩膀问道“孔三,孟兄呢?”

名叫孔三的书生一耸肩膀,无奈地说道:“估计正被他爹关禁闭吧。”

一栋布置雅致的大宅内的祠堂里摆满了香烛,烛火的灯光将祠堂内照满了古旧的昏黄色。

祠堂正上方摆放着无数祖宗牌位,下首正跪着一名年轻人。

这年轻人年约二十岁左右,容颜白净俊美,头顶束发鎏金镂纹冠,身穿一袭白衣长衫,腰带上挂着一枚上好的玉佩,一身装扮既有文士之温雅又有公子之贵气,好一个翩翩公子。

只是此时这少年公子眉眼微弯,唇角带笑,一脸俏皮姿态。

这少年公子身旁正站立着一个衣着华贵,身形微胖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见这少年公子面上不以为意的俏皮神色,不禁更是怒上心头,大骂道:“逆子,你可知错?”

少年公子神色一变,正襟危坐,肃然道:“孩儿知错!”

中年男子知道自己这儿子天生聪颖,可惜从小总仗着些小聪明惹事生非。

少年公子回答干净利落,明显毫不知错,却偏偏一脸严肃,演得格外逼真。

中年男子不禁更是恼怒,怒喝道:“错在哪里?”

少年朗声道:“年已十八未能考取功名,光宗耀祖,此乃一错也。堂堂七尺男儿,未能建功立业,为国为民,造福苍生,此乃二错也。”

中年男子怒喝道:“少在那里给我油嘴滑舌,你这逆子一向口是心非,又何时真正痛改前非?平日里不好好温习功课,整日逃学胡闹,走街串巷,声色犬马,一日不给我惹麻烦,就浑身皮痒,就你这样,何时能考取功名?”

说到这里,中年男子不禁一阵咳嗽,咳完后,紧接着继续骂道:“这也就罢了,我和柳家商量好,打算结为亲家,柳家世代书香门第,而那柳家姑娘貌美如花,好不容易给你寻了这门好亲事。三日前,礼品都给你买好了。让你昨天提上礼品亲自去登门拜访。你小子到好,一声不响的偷偷没去,今日柳大人来我门上,找我算账。我那张老脸都让你丢尽了。说!你昨日为何没去柳府?”

少年公子怯生生地道:“额~那柳府家的小姐我又从来没有见过,既然没见过就谈不上喜欢,而成亲这样的大事当然得找一个喜欢的女子了。再说了,好男儿当先立业后成家,大丈夫何患无妻?”

“放屁,少拿那先立业后成家的鬼话来搪塞我,你若真有这觉悟,早就考取上功名了。自古亲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何时轮到你自己做主,成亲是大事,为父为你择的亲事,自然不差,你又怎会不喜欢。说到这儿,既然你人没去,那么那些礼品呢?”

“额~我拿去卖了,卖完的钱拿去救济穷人了。”

“我打死你个不孝子。”

“老爷,你要打就打我吧。都怪我管教无方。还请老爷息怒,儿子从小天生聪颖,自然难以管教,只要悉心教导,终归会早日成材的。”一名美貌的中年女子拉着想要冲上去揍那不孝子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望着那宝贝的家中独苗,终究一叹气,放下了举起地拳头道:“哎,我只怕这孩子聪明反被聪明误啊。”

少年公子可怜的冲中年女子道:“娘!”

中年女子厉声道:“给我乖乖跪好。”

“哦!”少年公子应声道。

就在此时,屋外一仆人冲了进来,大吼道:“不好了,不好了,库房那边好像着火了。”

中年男子大急,冲那跪着的少年说道:“你给我跪好了,跪到明天早晨。”说罢,和那中年女子急忙冲了出去。

祠堂门口一名小厮探头探脑的出现在门口,见祠堂内只跪着那少年,便匆匆跑了进来,对那少年公子说道:“少爷,按照您的吩咐,在库房附近烧了些干草,扑灭后,现在还直冒烟呢!”

少年公子大喜道:“旺财干的好!少爷我带你出去玩!”说罢,站起身,拉着那小厮向外逃去。

钱塘县的夜空上不断升起焰火在空中绽放出绚丽的烟花。

钱塘县河道的河面上飘浮着数不清的桃红色的莲花灯,随着荡漾的河面缓缓向前方漂流而去。

河面微微起伏,在灯火与月光的照耀下波光粼粼。

一条雕栏玉彻的小船随着荡漾的河面晃晃悠悠的缓缓前行。

船头站立着一翩翩玉立的公子,手中折扇微微扇动,在月光的照耀下一袭白衣胜雪,面如冠玉,引得河道两旁的女子笑语盈盈的暗自投来中意的目光。正是那从祠堂中逃出来的少年公子。

河道旁的街道上一名女子双颊微红,手拿团扇半遮面的悄然问身旁一交好的女子道:“这是哪家的公子?”

“你刚刚搬来这里,因此不识得他,他是钱塘首富孟昊荣家的独子,叫做孟文君。是钱塘乃至整个余杭公认得最为英俊潇洒的公子,而且颇有才名,是整个钱塘县女子都钦慕的男子。”那女子一边说着一边偷偷瞧着船头的孟文君。

“可不止这样呢,这孟公子还与那一般的富家公子大为不同。孟公子素来乐善好施,急公好义,常能慷慨解囊,扶危济困。更难能可贵的是向来平易近人,与人相交不分贵贱,上至官家贵族,下至平民百姓,素来都交口称赞。是个不仅口碑上佳,更是心地善良的翩翩公子呢。”旁边一女子,听到刚刚那两名女子的对话,亦凑过来搭话道。

又一名妙龄女子一听在议论孟公子,也不禁嬉笑道:“对啊,是整个钱塘县的女子都心心念念的良配呐,嘻嘻……”

这几名女子一边打闹嬉笑,一边与旁边许多女子一样,再次偷偷瞧向那站立船头,风姿如玉般的翩翩公子。

繁华热闹的钱塘县突然下起细雨,路上行人一时间避雨的避雨,撑伞的撑伞,好不热闹。

站立在船头的孟文君接过小厮旺财递来的油纸伞,将伞缓缓撑开,撑在头顶,望着已在不远处的春风楼,微微一笑道:“马上就到了,孔候笙他们几人估计久等了。”

孟文君撑伞站立船头,眼看着就到春风楼了,却忽听旁边船上的船家突然大喊了起来:“有人落水了!”

孟文君乘坐的船与那刚刚大喊的船家小船相邻,一个箭步纵身越到那小船上,询问那船家。

船家用手指着不远处,惊慌地说道:“刚刚那里站立着一个姑娘,忽然一下子掉到了水里,落到水中后一直没上来。”

孟文君有许多长处,而其中自认为最厉害的恐怕就是水性,据他估计整个余杭郡他的水性自认第二,恐怕都没有人可以认第一。

孟文君甚至认为自己可以在水底蛰伏三天三夜,至于水性为什么这么好,他自己也不知道,只知道这水性是天生的。

孟文君纵身一跃,跳入河里,顺着那船家所指的方向朝深处游去,只见昏暗的河水深处隐约可见一位白衣女子,孟文君向那里游了过去。

幽深昏暗的水底,那一袭洁白无瑕的白裙好似在水底飘散的云雾,孟文君双臂向后拨去,渐渐靠近这女子,单手一搂腰,另一只手臂向下拨弄,一直向上游去。惊鸿一蹩中只觉这女子美丽非凡,却顾不得细看,只是不断地奋力向上游去。

河面上噗通一声响,孟文君带着那白衣女子游出水面,一直游到沿河的街道,孟文君和那白衣女子终于上了岸。

刚一上岸,一名侍女急忙冲上前来,将一件白色的披风披到那白衣女子的身上,又撑起一把伞撑在白衣女子上方,然后焦急地问道:“小姐,你没事吧?”

“我没事,多亏这位公子相救。”

白衣女子微微作揖冲孟文君道:“多谢公子救命之恩,小女子名叫江怜月,家住城西德济堂药铺,刚刚搬来钱塘县不久,今日出游不幸落水,幸得公子相救,公子救命之恩,小女子感激不尽。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今日落水惶恐,明日申时西子湖畔荷花亭,小女子定当备好茶水,好生答谢公子救命之恩,还请公子莫要推辞。”

孟文君此时魂不守舍地望着那白衣女子微微发愣,都未发现刚刚跑来撑伞的小厮旺财。

原来在那水底并未仔细看那女子容貌,此时一出水面,再看对面这白衣女子,不禁为这女子的美貌所倾倒。

只见这女子虽然此时浑身湿透,但却依然风姿绰约,好似出水芙蓉,那容貌倾国倾城,当世无双,如同九天仙子下凡。

小厮旺财用手肘偷偷一捅孟文君。

孟文君这才发觉失态,双手作揖道:“小生定当准时赴约。”

江怜月微微点头一笑,再次微微作揖,对孟文君说道:“多谢公子,叨扰公子了,明日荷花亭小女子静候公子,小女子这厢便先行告退了。”

江怜月施礼过后,便在侍女的搀扶下,转身离去,向那不远处的石桥方向走去。

孟文君静静地望着那渐渐远去的背影,只见江怜月撑着伞走到桥上时,微微回头望了孟文君一眼,冲孟文君嫣然一笑,然后翩然离去。

孟文君微微一笑,就这样静静地站立在原地,一动不动的过了许久,一直望着那倩影渐渐远去,直至那倩影彻底消失在视线中,亦久久回不过神来。



全世界都在演我怎么办 我是范蠡 巨星闪耀时 谍踪 山沟皇帝 砺心纪 她存在了一千三百年 漫威世界中的赛亚人 我点石成金 重生之我叫科比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