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回之人形天灾她没有AC数 第二章get捡尸成就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幽蓝色的火焰袭卷整个村子,烟雾袅绕,昨夜注定一生无眠,也注定一生,无人幸存。“救急啊!”“房梁倒下去了!”“孩子!我的孩子!救救我他啊!”“水呢?!没人提水吗?啊——!”被火焰灼烧的血肉之躯一点点被烧成焦炭,就算是青瓦石房,也没能逃得过被火焰被吞噬的命“救命啊!”。...

幽蓝色的火焰席卷整个村子,烟雾缭绕,今夜注定无眠,也注定,无人幸存。

“救命啊!”

“房梁倒下来了!”

“孩子!我的孩子!救救他啊!”

“水呢?!没人打水吗?啊——!”

被火焰烧灼的血肉之躯一点点被烧成焦炭,哪怕是青瓦石房,也没能逃得过被火焰吞噬的命运。

人们在大火中痛苦挣扎,发出凄厉惨叫的模样映在稚名纱子眼中,她无比快意地看着这一幕,眼里没有丝毫动容。

她的双亲被这些家伙用割麦子的镰刀残忍杀害的时候,也苦苦哀求过这些曾经与他们朝夕相处的村民,但得到的是什么?

得到的是这些往日里挂着善面笑脸的家伙,举着生锈的镰刀,毫不犹豫地刺进了她双亲的身体。

她失去了双亲的痛,亲眼见证双亲惨死在她面前的恨,又有谁来救过她呢?

“痛快了吗?”

少女带着些困意的声音从稚名纱子身后响起。

稚名纱子转过头,背后是诡异的幽蓝色火海。

“谢谢您帮我报仇,爱丽丝大人。我现在可以支付代价了。”

说着,稚名纱子平静的闭上了眼,低下头,等待着自己的生命被眼前的少女收割。

少女看着她这么一副平静迎接死亡的模样,眯了眯眼,宣判般的开口了:“代价呀,那——你以后就负责照顾我好了。”

其实啊,代价她早就在契约完成的时候就收到了,只不过看在这个给她提供小零食的人类这么可怜的模样,她就仁慈地再奴役奴役她好一阵子好了。

闻言,稚名纱子睁开眼,惊愣地抬起头。

她还以为自己会死,没想到,就只是这么简单的代价?

“看傻了?”少女抬起纤白的手在她眼前晃了晃,稚名纱子回过神来,讷讷摇头。

“没有,大人。只是,我们接下来去哪儿?”

少女随意的指了个方向:“朝那边走吧,如果有新的村子,就现在新的村子安顿下来好了。毕竟人类世界里还是有很多有趣的东西存在。”

以所有负能量为食的她最喜欢人类身上滋生出的“恶意”,于她来说,可是一道美食。

虽然神力也不是不能吃,不过消化起来会麻烦些。

“对了,”少女突然想起了什么,回过头,黑眸注视着她:“在外面你还是叫我...唔,小爱好了?我的真名,绝对不可以在他人面前叫出来。”

说这话的时候,那双漆黑的眸子里闪烁起了不知名的危险光芒。

真名。

稚名纱子心底涌起一股不知名的喜悦,面上,她恍惚了一下,回过神来后,稚名纱子低头看了眼自己从肩上垂落的白发,目光微黯:“大人,我的模样...会被当成不详的。”

“哦也对。”少女想了想又道:“那就在村子附近住下吧,你会建房子吧?”

您难道不能用法术变出来吗?

稚名纱子沉默了一下:“我,我会盖茅草屋。”

论年纪,她也不过才十五六岁而已,还是个孩子。

“也可以,那我们走叭。”少女率先扭回头,走在了前面,稚名纱子连忙跟上前,离开了这一片幽蓝的火海。

这场瑰丽又诡异的幽蓝色火焰烧了整整三天三夜,等到闻讯赶来的咒术师们赶到的时候,现场已经被烧成了灰烬。

他们一脸严肃地查看着现场的余烬,交换了一个凝重的眼神。

“好强大的负面力量,有那么一点点诅咒的力量掺杂,但又不是咒灵的力量,没有残秽,气息也没有。”一名咒术师捻了捻指尖的飞灰说道。

他旁边的人接过话:“会不会是有什么妖物和咒灵混在了一起,它们联手干的?”

“很有可能,要不还是回京都去请示一下那些阴阳师们吧?”

交换过讯息,他们就离开了这里。

而被他们惦记的罪魁祸首,现在正蹲在脸朝地倒在泥地中,不知生死的人面前,还用手指戳着那人的后脑勺。

“你死了吗?”爱丽丝一边戳一边问,稚名纱子赶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少女自言自语的场景。

稚名纱子:“......”

她一言难尽的看着爱丽丝,委婉道:“大人,我觉得他现在大概没办法回答您的话。”

她觉得这个倒霉蛋儿都快咽气了。

虽然才相处了三天,但稚名纱子却以很快的速度,迅速接受了少女看似很强大,无所不能,实则对于这里的常识知道的却少之又少的设定。

爱丽丝眨了眨眼,否定了她的话:“不,我觉得他听得见噢。”

稚名纱子:“......”

不是很明白您为什么要跟一个已经昏死过去的人计较这些。

下一秒,不知道是不是巧合,脸朝地的人,明明应该窒息而死,没了动静才是,但他深陷在湿润泥土中的手指却动了动,拨开了些土屑,露出漆黑的指甲盖。

发现这点小动静的爱丽丝眼睛一亮,有些小嘚瑟地扬了扬下巴说道:“看吧,我就知道他肯定听得见!”

稚名纱子有些无奈地看着爱丽丝,明明眼前的少女应该比她大很多才是,但现在却跟个孩子似的,仿佛她才是年长的那个。

稚名纱子叹了口气,落到那个脸朝地的男人身上,目光顿时没了看爱丽丝时的温度:“大人,这个人您要救吗?”

爱丽丝低下头,看着那个黑漆漆的后脑勺,想到自己刚刚戳了人家半天的脑袋,她说道:“救吧。既然遇到了,那就帮一把吧。”

稚名纱子扫过男人身上,被不知名的利器还是什么划破的一道大口子,那破开的口子附近的衣服都已经被染黑,可能混杂着血液,可能混杂着其他的污渍。

最显眼的,还属眼前人露出的手臂,以及后颈上,都有着黑色的奇怪纹路。

这让稚名纱子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白发。

比起她天生白发红眸的不详,这个男人身上的纹路,才更不详可怕吧?

“大人,他看上去不像是受到野兽袭击,这个人肯定不简单,要是为大人带来了麻烦怎么办?”稚名纱子担忧的是这个问题。

爱丽丝黑色的眼眸映着男人的后脑勺,常人无法窥见的另一个视野,在她眼中呈现。

她当然知道眼前的人类不简单,这个人呀,身上那浓厚的戾气和负面能量都要冲破身体了。

不过——

“曾经有一位长辈告诉过我,这个世上没有偶然,有的只是必然。”

“既然遇到了,那就救一救吧。”

啧,天真的人类小丫头。

——题外话——

这捡回去的是谁已经不需要墨鲤明说了叭~



女boss坑仙路 黎明之剑 绝世红颜只为你倾倒 武道之诸天纵横 从签到开始当全球大佬 维度侵蚀者 逆转重生1990 随身空间之九幽 行走诸天的猎魔人 终极逐仙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