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修仙之人 第二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十二月的天气有些凉了,即便太阳高挂,冷风和萧瑟的景色依旧让人由外至内的体会到了寒意。牛车不快,让人有悠闲自在之感。欧阳韵第一次坐牛车,新奇有趣的体会着它与其它交通工具的相同。牛车上乘客仅有花灼和欧阳韵,花灼按奶奶的叮嘱把牛车包了下去,说是怕吓着欧阳牛车不快,让人有悠闲之感。。...

十一月的天气有些凉了,即使太阳高挂,冷风和萧瑟的景色依然让人由外至内的感受到了寒意。

牛车不快,让人有悠闲之感。

欧阳韵第一次坐牛车,新奇的感受着它与其它交通工具的不同。

牛车上乘客只有花灼和欧阳韵,花灼按奶奶的嘱咐把牛车包了下来,说是怕吓着欧阳韵。

想着村里妇女们唠嗑的技能,再看看欧阳韵姣好的面容,花灼深表同意。

“花灼妹妹,你给我说说云阳城的情况吧。”一段路后,欧阳韵了解情况。

花灼嫌弃这个称呼,声音却依旧木讷又平稳,“我只去过西街。”

西街是平民百姓的集市,买卖的东西丰富又便宜,就是环境有些脏乱。

“那西街有晴川楼吗?”欧阳韵又问。

“没见到过。”花灼摇头。

“那,太阴阁呢?”

“不知道。”花灼还是摇头。

前面一直听着的车主终于忍不住了,回头对欧阳韵说,“这位姑娘,您不是我们这片的吧。”

“嗯,我历练到了此处。”欧阳韵回道。

“历练,”车主看欧阳韵一身打扮,试探着问道,“难道您是修炼者?”

“尚在学堂就读。”欧阳韵颔首。

车主听了又惊又喜,手上没控制住力道,牛被勒的“哞哞”直叫。

他赶忙安抚自家的牛,又回过头看欧阳韵:“我这次可算见到活的修炼者了,阿牛他们肯定要羡慕死我了!”

“您有什么想知道的,问我,云阳城我肯定比这小丫头熟悉。”车主一笑,露出一口白牙。

“请问您怎么称呼?”欧阳韵也有些意动。

“叫我阿大就好了”

“阿大,云阳城里可有学堂?”

阿大知道她问的是修炼者的学堂,有些为难的解释道:“大人,我们云阳城只是个小城市,没有学堂。”

“那晴川楼、太阴阁呢?”欧阳韵不死心。

“都没有听过,不过隔壁的珍珠城应该有,珍珠城可是个大城。”阿大兴奋道,他对珍珠城神往已久。

“那珍珠城离这里多远距离?”

“具体多远我说不好,但是阿牛他们上次坐马车去走了一个星期。”

“这……”欧阳韵顿时放弃了这个想法,不说她身体允不允许赶路,一个星期实在是太久了。

罢了,她再休息两三天,只要灵力可用,就能传送消息给学堂了。

日落时,花灼他们才赶到云阳城,此时已经有不少人在往回走了。

阿二将她们在西城门口放下,赶着牛车进了旁边的巷子。

“阿大不是花村的人吗?”欧阳韵好奇道,

“阿大的父母在西街做生意,他偶尔会回去看望奶奶。”花灼提着笼子,一边小心的避开人群,一边往西街里面走。

“所以我们才可以晚一些出发。”欧阳韵恍然大悟。

花灼点点头。

心底却是惊讶她的细心。

“欧阳大人,等会你先在悦来客栈休息会,我把尾羽送去洪福酒楼。”花灼指了指前方的悦来客栈。

“我同你一道吧。”欧阳韵笑眯眯的跟在她后面,没有离开的意思。

欧阳韵现在打不开储物袋,搞不好没钱付住宿费,可是自己现在的钱可能也不太够。

花灼想着应了声“好”,便接着往前走。

洪福酒楼在西街里面,靠近云阳城的中心区域。

洪福酒楼是云阳城唯一一家三层酒楼,装潢的十分大气,进进出出的也都是衣着光鲜靓丽的人们。到了这边,来往的大都是条件较好的人,花灼拎着两筐尾羽,穿着粗布衣裳,淡定又突兀的站着。

她敲了敲旁边的小木门,开门的小厮见了她,又看向她身后的欧阳韵。

“她陪我来的。”花灼道。

小厮这才让让开,笑道:“怎么比之前早了些日子。”

花灼回他:“这批尾羽吃的多,长得快。”

“你在这歇会,贺主管还在前面忙,我帮你叫他过来。”小厮陪着她们到了后厨,给两人搬了凳子,又跑去找贺主管。

欧阳韵看着小厮忙前忙后的,笑吟吟道,“这小厮好热情呀。”

花灼闷声道:“平安性格好,对谁都客气。”

“这样啊。”女主笑了笑,也不再说话。

正好贺主管来了,花灼起身同他问好:“贺主管好。”

贺主管身材高大,挺着个大肚子,声音也大,笑呵呵的,“小花啊,这次怎么这么早就送来了?”

“它们吃的太多了,长得快。”花灼只好又重复一次。

“噢,我看看啊。”贺主管又蹲下来仔细看每一只尾羽,将它们提起来凑近了看,直到确定了每一只尾羽的质量都不差,他才满意道:“可以了,你跟我去领钱吧。”

路上,贺主管笑着问道:“小花啊,你们家尾羽怎么养的,都比别家的质量好。”

花灼思考了一下,煞有其事的回答:“我们那环境好,它们天天跑出去找吃的,不知不觉就这么胖了。”

“呵呵,小花可真会开玩笑。”贺主管不说话了。

领了钱,贺主管又让平安送她们出去。

洪福酒楼这种饭店,常有富贵之人前来,为了保证饭菜的卫生干净,禁止旁人随处走动。

像花灼这种,每次来送尾羽,都有人陪着,而且洪福酒楼还请了修炼者暗中盯梢。

平安时不时的看向花灼,似乎想说什么,又止住了。

到了门口,他才犹豫着问道:“花灼姑娘,你是明天就回去了吗?”

“这次可能要多待几天。”

花灼轻笑,隔着幕帘都可以感受到他的手足无措。

“太好了,过两天我们酒楼有活动,员工也可以参加,花灼小姐到时候要不要来看看。”说完好似完成任务,看向花灼。

“……可能不,嗯,有空我来看看吧。”

平安顿时喜上眉梢。

平安又同她说了具体时间,双方友好道别后才分离。

“平安小伙计倒是挺热情的。”欧阳韵突然道。

“平安性格好,在酒楼里人缘也很不错。”花灼回她。

“噢,原来如此。”

……

悦来客栈

“要一间上房,一间下房,三天。”

“好嘞,可要提供热水和三餐?”

“要的。”

欧阳韵连忙上前阻止:“稍等,我们要一间上房就好了。”

她悄悄对花灼说:“我可能还需要你照看我一下。”

花灼只好订了一间上房。

回了房间,花灼就知道欧阳韵的意思了。

将外衫脱去,血迹已经透出了内衬。

嫌幕僚碍事,她摘下放到一边,赶忙替欧阳韵翻找药物。

“叩叩”

“二位客观,您要的热水。”

花灼替欧阳韵盖上被子,又跑去开门。

小二见到花灼的脸,倒吸了口凉气,又忙低下头。

“这里我来就好了,你下去吧。”花灼把赏钱给他,把木桶搬进房,关门时小二早不见踪影。

一番洗漱过后,帮欧阳韵换好了药,让她早些歇息,花灼又唤小二上来倒水。

这次上来的小二换了个人。

他故作自然的看了花灼一眼,又忙低头,将污水抬了出去。

花灼关门时听到了“果真如此”、“确实吓人”之类的窃窃私语。

花灼这才明白他们之前的行为,无奈一笑,抛之脑后。

之后两天,两人都待在客栈,安心养伤。

只是每次花灼下去点餐,都能听到一片窃窃私语,一回头那些声音又停止了,让人实在不爽。

第二天晚上。

“多谢花灼妹妹这两天的照顾,我已将信息传递给好友。”

“不碍事,那他什么时候能到?”

“不出意外的话,明天。”欧阳韵微微一笑,显然对那位朋友充满了信心。

一时无话,两人洗漱后准备睡觉。

“欧阳韵,你是为什么而修炼呢?”黑暗中,睡在榻上的花灼突然问。

系统又开始警告了。

“嗯,我从小被学堂收养,后来又测出有不错的天赋,自然而然就开始修炼了。”欧阳韵认真回答。

花灼攥紧身下的被褥,保持声音平稳:“你以后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呢?”

“这个我倒是没有细想,大概是不辜负夫子的期望,进入琼华?”

“之后呢?”

“之后便更加努力修炼吧,成为一个有能力为自己所做之事负责的人。”

花灼再没有开口。

“怎么了,怎么突然问这些?”欧阳韵见她不开口,看向花灼那边,花灼却突然翻身。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和我想像中的修炼者不一样。”

“是吗?”

“嗯。”

许久,花灼又开口道:“如果,我是说如果,你有一个机会,可以让你突然变得很厉害,但你不能再像现在这样了,你,咳,你会接受吗?”

“不能像现在这样?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就是一个假设。”在系统的惩罚下,花灼尝到了嘴巴里的血腥味。

“那我会变成一个不好的人吗?”

“你会变成一个虽然强大但是冷漠的人。”

“嗯,这样的人很好,但是怎么说呢”,欧阳韵想象着强大又冷漠的自己,“感觉好像不是我了。”

“所以还是要踏踏实实的一步步努力,走捷径不好,你说对吧?”欧阳韵得出结论,却感觉到那边花灼的气息已经逐渐平稳。

欧阳韵无奈的笑笑,也睡了。

风吹的门窗“哐哐”直响,房间里再无人声。

“请宿主注意自己的行为。”系统警告道。

花灼没理它,心里却是莫名恼火。

突然,世界真的“寂静”了。

花灼猛地起身,想去点蜡烛,却怎么也点不亮。

什么也听不到,但可以看到月光下的欧阳韵睡得很熟。

系统不说话了,[照顾欧阳韵]这个任务显示已完成。

她上前推了推欧阳韵,想将她唤醒。

系统直接放电击惩罚,花灼只能大声喊道。

“欧阳韵,醒醒,快醒醒!”

欧阳韵突然睁眼,冷漠的看着花灼,随后又闭眼。

“嗡”一股冲击冲向花灼。

花灼觉得自己耳朵眼睛有什么流了出来,警报声也不听见了,眼前一片黑暗。

她抓着手底下的布料不敢放手,无声的喊着“欧阳韵”。

明明没有任何声音,欧阳韵却开始挣扎起来。

“小丫头,坏我的事!”欧阳韵一把挥开花灼,身体上已经愈合的伤口又裂开了。

花灼倒飞出去,趴在地上执着的喊着欧阳韵。

“花……灼,妹妹……”

“闭嘴!”

“不,你……”

“如果我死了,你们都得死!”

欧阳韵感觉到体内的挣扎变弱,又补充说:“不仅是你们,这个镇上的人都活不了!!”

花灼看到任务板上“二魂合一”的任务显示已完成,接着下巴突然被一只手抬起。

她茫茫中感觉自己身体离开了地面,之后是一股推力,然后她就失去了意识。

“呵,看在她的份上,饶你一命。”

少了碍眼的人,她随手布下一层简单的禁制,开始恢复伤势。

暖红色的光芒亮起,之前久久不好的伤口冒出一缕灰烟,很快开始愈合。



绞明 竹马的私房菜 狂野小野狼 侯爷今宵多贞重 顾得红颜醉 都市之千万别跟我比身份 快穿主播不是人 我成了血族始祖 快穿:男神,给个面子 极道猎梦师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