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修仙之人 第三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再度有意识的时候,她觉得到脸上落下去了冰冰凉凉的东西。一就她我以为天还没亮。所以周围很黑,也很宁静。她去尝试站起身,胸口和大脑的疼痛制止了她。系统的界面上,“二魂合而为一”但是已完成4,却也没新任务会出现。时间流逝了着,系统和花灼都很难得的宁静了下去。有什么一开始她以为天还没亮。。...

再次有意识的时候,她感觉到脸上落下了冰冰凉凉的东西。

一开始她以为天还没亮。

因为周围很黑,也很安静。

她尝试起身,胸口和大脑的疼痛阻止了她。

系统的界面上,“二魂合一”还是已完成,却没有新任务出现。

时间流逝着,系统和花灼都难得的安静了下来。

有什么东西落到她身体上,已经冻得没有知觉的她感受不到是什么。

过了一会儿,似乎有什么在扒拉着她,翻了一阵又走了。

旁边地面的轻微震动告诉花灼有生物走动,是人?还是什么别的生物?

“这下好了,又聋又瞎……”她苦笑,试图说话,嘴里却发出自己听不到的“嗬嗬”声。

时间流逝,花灼昏昏欲睡。

突然一个温热的东西压了上来,愈发让她觉得冷。接着她好像被人抬了起来,背在背上,走了好久好久,久到她又睡着了。

再次睁眼能看到朦胧的光线了,眼前有人影在晃动,模模糊糊能听到些声音,但分不清内容。

“你……”有人发现她醒了,赶忙跑过来。

花灼猜他说的应该是“你醒了”之类的话,用沙哑又虚弱的声音说:“多谢救命之恩。”

“……谢……你现……”

她歉意的摇头:“抱歉……我听不清。”

那人便没再说话,只扶着她躺下,离开了。

再回来时变成了两个人,花灼看着两个人影在面前晃啊晃,又睡着了。

就这样,花灼的伤势一天天好转,一个月后,她的听力基本恢复正常了,眼睛只恢复到像前世那样近视三百度的水平,也能正常活动了。

她也渐渐知道发生了什么。

原来她被欧阳韵送到了城外的垃圾堆,采药回城的小大夫没看见被雪盖住的她,被绊倒后才知道雪下面还有个活人。

“幸好当时你还有层衣服,不然可能就冻死了。”小大夫心有余悸的说道。

花灼帮医馆做着杂活,听到这话笑着回答:“他们好像来翻过了,可能是见我里衣太破旧了就没拿走。”

“那是他们不识货,你这衣服看着不怎么光鲜,用的可都是好料子,就是它给你护住了胸口那一股热气。”

衣服是花灼奶奶替她准备的,一块块土布拼接,又旧又丑。

花灼想奶奶了,也想念小村庄里宁静充实的生活。

几天后。

“警告!宿主伤势已好,请立即执行任务。警告!宿主……”

“云阳城乞讨”这个任务已经挂了好几天了。

花灼不理会,依旧跟医馆的大家说说笑笑,手上麻利的干着活。

医馆里的大夫和药童也都喜欢这个爽利的小姑娘。

“啊!”突然来自灵魂的撕裂痛感让她没有防备。

手上的药材撒了一地。

医馆众人纷纷上前,问她怎么了,老大夫又替她把脉,让她进房休息。

“对不起……”

“好了,你先别说,可能伤势还没好全,你好好休息。”

大家便“呼啦啦”的退下。

花灼看着床帘,不讲话,也不睡觉,脑海里却不平静。

“闭嘴!”

“我不想听到你的声音,如果想让我合作你就安静一点。”

系统当真安静了。

花灼长吐出一口气,眼中闪烁着屈辱和怒火。

翌日。

花灼将从别处药店借来的药材放到桌上,趁着医馆忙碌,偷偷溜走了,没有告别。

来时身上只有一件拼接旧里衣,走时依旧。

“唉,接下来去哪逛呢……”花灼赤脚踩在云阳城的青石板上,自言自语。

耳边突然传来喜庆的音乐,她听着路人的议论,想起来今天洪福酒楼有活动。

刚到洪福酒楼门口,她就看见许多“同行”,她学着他们,找了个角落蹲下,然后聚精会神的看着洪福酒楼的小门,等着放饭。

“平安哥,你在等谁呢?”

听到熟悉的名字,花灼将目光投向声音源头。

一位身材很不错的姑娘挽着平安的胳膊,正站在酒楼的小门,似在等什么人。

平安看了看身边的女子,解释道:“我同一位伙伴约好了,今天她要过来。”

“谁?”

“你不认识,也是为酒楼做事的。”

“你说,你不说我怎么知道认不认识?”

“就,每次来送尾羽的那位。”

“女子?”

“嗯……”

女子顿时不乐意的剁脚,“我不允许!平安哥哥,你早上还答应我爹今天要好好照顾我的,咳咳,我头又开始晕了,平安哥哥,你带我进去休息好不好……”

在周边瞧热闹乞丐们意味不明的笑声中,平安被她拖着进了酒楼。

“平安这小子倒是好福气,有柳小妹这位青梅竹马。”一名乞丐说道。

“可我看倒是这柳小妹比较主动……”有人说。

“嗨,你懂什么,柳小妹可是洪福酒楼掌柜的侄女。”那位乞丐一副“你们真无知”的样子。

“那这么说,即使那平安不乐意……”

“怎么可能不乐意!”

……

那边乞丐们打成一片,花灼思绪渐渐纷乱起来。

从她醒来,系统变得很不对劲。

之前只要她能完成任务,其它系统一概不管,她尚有喘息的余地,现在除了任务什么也不能做,动不动就打雷伺候。

它似乎很着急让自己快点完成任务,可是花灼乞讨之后,最后一个任务就是等死了,自己要是乖乖听话岂不是自己找死?

原书剧情也很奇怪,花灼为什么不回去找奶奶,孙女不见了那么久奶奶也不来找吗?

欧阳韵应该是已经离开云阳城了吧。

唉,没看到唐格虑实在是可惜,听说还是个小帅哥呢。

融魂后的欧阳韵才是小说中她熟悉的样子,虽然她还是喜欢之前那个小姑娘……

……

云阳城的冬天今年来的格外早,一阵寒风呼啸,本来没有知觉的脚又开始疼了。

花灼把脚团进怀里,背着风缩成一团。

早知道把鞋穿上好了,再带个外套,这破衣服再保暖也不能当棉衣穿,可是她一拿,系统就开始打雷。

好想喝碗热热的汤啊,尾羽汤就更好了……

嘴巴里口水疯狂分泌,这酒楼怎么还不放饭呐,这味也太香了吧!

嗨,我行李要是还在就好了,里面还有一些银子呢……

“衣服!”

正在侃大山的乞丐们看向角落里的花灼,见她微微发抖抱成一团,肩胛骨的形状通过单薄的衣服印了出来,白净的小脸上盘踞着狰狞的暗红色胎记,突然大叫之后又倒在地上哀嚎打滚。

看着就不像个正常人。

乞丐们也有自己的接触标准,花灼这样的,一看就活不了几天,他们不屑于接触,但也不会刻意欺辱,只让她一个人自生自灭。

那边乞丐们又开始谈天说地,酒楼里的客人来来往往,路上的行人谈笑着准备过春节。

花灼剧烈的喘着气,终于明白自己遗漏了什么,她咽下带着血的唾沫,背挺直,眉眼都带上了笑。

“下雪了!”

“好好的天怎么说下就下?”

“这次肯定不会化了,明天景色肯定好看。”

……

中午过去,酒楼里客人渐渐少了,送走了最后一桌客人,酒楼员工可以吃饭了,外面的乞丐们终于也等到了放饭。

大家都想快点吃上热乎的饭菜,不想冒着雪出去放饭。

“吃力不讨好。”一位伙计嘟囔着,牵着同伴向厨房走去。

平安想了想,主动向主管请缨,领了这任务。

柳小妹拦不住他,便也跟了上来。

两人一出去,便受到了大家的热烈欢迎,他们一窝蜂拥上去,又被柳小妹喝退。

平安被挤得东倒西歪也不恼,好脾气的发着饭食,但有柳小妹在旁边盯着,大家再不敢哄闹,领了饭还要夸一句“郎才女貌,好生般配”,柳小妹一高兴,又多给了一勺。

于是后面的人好话不要钱的往外送。

柳小妹听到“早生贵子”都出来了,瞪了他们一眼,叫他们不要再说了,可羞红的脸颊完全没有说服力。

平安早就讷讷的说不出话来,眼睛都不知道该怎么放。

一人只能领一份,两人干活利索,很快就放完了。

柳小妹正想招呼平安回去,却见他走向一个刚才没来领饭的乞丐。

“这位,小兄弟,你怎么不去领饭?”

花灼抬头,看他一眼,“脚麻了。”

平安哭笑不得,他觉得背影有些熟悉,便过来看看,看了之后又觉得不是。

“你稍等,我去给你拿”

“你怎么一声不啃就跑过来了啊,哼。”

柳小妹没看到花灼的印记,一看这小乞丐还挺清秀,又看到平安的样子,心里莫名不爽。

“对不起,我看这位小兄弟一个人坐在这里,也不来领饭,过来问问。”

“呵,你刚刚怎么不过去领饭。”柳小妹转头问花灼。

“他刚刚脚麻了。”

“我问的他,不需要你帮忙回答!”

花灼摸了摸鼻子,这修罗场的气氛是怎么一回事。

柳小妹回去拿了一份饭,气冲冲的回来,递到花灼面前,“说句好听的话。”

花灼同她对视,看到柳小妹被她脸上的印记吓了一跳,偏要强装不怕,觉得有趣。

柳小妹却以为这是挑衅,气道:“你笑什么,你不过是个乞丐”

“小妹!你这是做什么?”平安拦住了要动手的柳小妹。

柳小妹不敢置信的看着平安,又看向花灼,气笑了:“好!你,快点祝福我和平安哥哥百年好合,永结同心!”

花灼不紧不慢起身,向平安拱手,郑重道:“平安小兄弟,愿你找到情投意合之人,与她百年好合,永结同心!”

平安下意识回礼道谢。

柳小妹气的把饭摔到花灼身上,一转身跑进了酒楼。

“对不住,我这就去给你再拿一份。”平安一脸歉意。

很快酒楼出来两人将东西都收走,柳小妹在一旁指挥,还气呼呼的:“我就是把这些全倒了,也不给那个丑八怪吃!”

平安尴尬的站在原地。

花灼倒是面不改色,“不用了,我要走了,平安,谢谢你的关照。”

说完潇洒转身离去,很快消失在风雪中。

平安看着,心中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绞明 竹马的私房菜 狂野小野狼 侯爷今宵多贞重 顾得红颜醉 都市之千万别跟我比身份 快穿主播不是人 我成了血族始祖 快穿:男神,给个面子 极道猎梦师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