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修仙之人 第四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雪越下越大,青石板上积了层薄薄的雪,花灼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不明白其他同行在哪待,她给自己找了个巷口堆积起来杂物的地方,围一围还也可以挡风。关键是这边能看见礼嘉客栈。花灼想起上次礼嘉客栈伙计把她往外推,也不听她讲话。“唉,这可咋办……”花灼犯愁。不知道其他同行在哪待,她给自己找了个巷口堆积杂物的地方,围一围还可以挡风。。...

雪越下越大,青石板上积了层薄薄的雪,花灼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

不知道其他同行在哪待,她给自己找了个巷口堆积杂物的地方,围一围还可以挡风。

关键是这边能看到悦来客栈。

花灼想到刚才悦来客栈伙计把她往外推,也不听她讲话。

“唉,这可咋办……”花灼发愁。

包裹里有她想要的东西。

路上行人行色匆匆,一个妇人提着大包小包的年货快步走着,经过花灼又返回,费劲的掏出两个铜板,扔到她面前。

花灼愣住,妇人已经走了。

一位中年汉子推着小摊车路过扔了两个铜板。

一位拿着糖葫芦的小女孩,在母亲的鼓励下,递给花灼两个铜板。

花灼心情复杂。

“那个人好可怜,她为什么不回家?”

“乖宝,娘亲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不回家,我们能做的就是尽量帮一帮。”

“好的,娘亲~”

云阳城大雪下了三天,花灼拿着这三天好心人陆陆续续施舍的钱买了吃的,一位老妇人还送一她一床旧棉被。

从一开始的不知所措,到现在她已经能淡定的道谢了。

这三天悦来客栈的人进进出出,她始终没有看到自己眼熟的包裹。

“明天就是春节了,很多店家都不开门,我今天多买两个馒头好了。”

“还有四个铜板,可以让老板再送我一个馒头。

“可是春节要停业三天,五个馒头,嗯,看来要省着吃。”

一番自语,她一瘸一拐的走向熟悉的包子铺。

因为不穿鞋,右脚上长了冻疮,两天下来已经烂了,她只好用棉被的一些布料把脚包起来。

明天要过节,老板娘很大方多给了两个馒头。

“哈,六个馒头,够了。”

花灼回到自己的小窝,裹的只露出一双眼睛,看悦来客栈,听风雪。

“哎呀,祖宗,你怎么好把奶奶的荷包拿出来啦!”

“不是我拿的,是奶奶给我的!”

“我不跟你说,快点回去,回去晚了,你爹又要说。”

一位穿着红衣的妇人牵着小男孩大步走着,男孩手上攥着一个翠绿的荷包,上面用黄色线绣着福。

“哇!”

“啊!”

两人被突然蹿出来的花灼吓一跳。

“呜呜呜!”小男孩直接被花灼死死的盯着,吓的哭了出来。

“给我看看。”花灼嘶哑道。

男孩手里的荷包掉到了地上。

反面是一个微笑的颜表情。

花灼蹲下,想要捡起。

一只手却更快,那妇人捡起荷包,带着儿子远离花灼,警惕的盯着她。

双方对峙了一会,雪花大片大片的落下,天色渐渐暗沉。

“是个神经病!我们走!”妇人牵着男孩逃也似的走了。

“哈哈,你说的有道理。”花灼笑了起来。

夜幕来临时,这条街上已经没了行人,各家灯火通明,里面装满了欢声笑语。

花灼裹在被子里,执拗的盯着刚才荷包落下的地方。

“兹……嘶嘶……兹,兹,有……”

“…………,有,人……嘶嘶……”

“靠!谁啊,一直在我耳边讲话!”

“?”

花灼茫然抬头,周围并无其他人。

电流声大,人声小:“有,人,太好……兹兹……你们也是……”

一个清脆的女声道:“这是电流声?你是谁?”

花灼:“?!”

“嘭!啪!”一通杂音过后。

“好了,现在能听清了吗?”

“你是谁,怎么在我脑子里说话?”

“这个不重要,怎么就你一个,卜卦上显示的明明还有一个人。”

“……”

“我在。”

那人顿了一下,然后兴奋的大喊大叫,“我就知道我是个天才!哈哈,这个世界就是为我量身打造的!”

“……”

“……”

一番闹腾之后,三人互相交换了信息。

“我是玄秋溟,前世是个道士,现在是玄武国三皇子,是我通过秘术连接你们的。”

“我叫叶蓁蓁,前世是个大学生,不对!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又是怎么回事?”

那人没管她,而是接着说道:“我是胎穿到这个世界的,结果出生却是个傻子,前两年才恢复清醒,然后体内就莫名其妙多了个系统,完成了任务没有奖励就算了,最后一个任务它竟然让我去死!”那人越说越气愤,清朗的声音也变的尖细。

花灼心中因这信息量极大的话掀起了滔天巨,此时她注意到系统界面不见了。

“你在说什么啊……”另一个女声道。

“不用否认,我的秘术绝不可能出错,你们肯定跟我一样。”

那人却是笃定的很。

“我算过卦了,坦诚更有利于解决困境。”

一阵冷风吹过,花灼打了个摆子,攥紧了手,咬着牙说道:“我叫花灼,我现在是朱雀国的一个普通人,来到这边三年了,前段时间系统出现也是让我完成任务,按照它的安排,今天晚上过后我就要死了。”

因为长时间没喝水,声音很干涩嗓子也很哑,但好歹稳稳的说完了一段话。

“你也是这样吗?我就知道这个系统不是好东西。”

“你,你们,我——”

叶蓁蓁那边沉默了很久,花灼和玄秋溟也没有说话。

“我不知道你们是不是骗我的,但是好像说了也没什么,我早就当我这辈子是赚来的了。我叫叶蓁蓁,也是玄武国的,我上个月才从昏睡中醒来,我的系统虽然会发布一些奇怪的任务,但是会有奖励,目前它也没让我做危险的事情。”

这边玄秋溟大咧咧坐在大殿的地板上,听了叶蓁蓁的话,苦恼的皱着眉。

“不去看一些小任务,从大体上开,它给你发布的任务是不是与某个人有关,失败了会有电击之类的惩罚。”

花灼的话让玄秋溟十分激动,“没错啊!它一直要我装疯卖傻,帮我那个二哥夺权,我不答应它就电我!”

“照这么发展下去,你的结局迟早有一天也会是死亡吧。”

“原来是这样……”叶蓁蓁的声音变得消沉,“我就说这种好事怎么会落到我头上呢?”

玄秋溟“噌”的站起来,激动的反驳道:“那可不能这么说,你知道这是个什么世界吗?这个世界可太精彩了,这里的人可以修仙诶!而且他们的玄学也太高明了吧,我爱死这里了!”

“你这么一说,好像也对。”

“所以!我绝对不要死在这个破系统手里。”

“那你有什么办法吗?”

“当然有,不然我联系你们干嘛,一起等死吗?”

玄秋溟兴奋的拖过旁边厚厚的一沓纸,看着上面念道:“我暂时把我们的系统隔离了,现在它们不会察觉到我们的异常,我们只要默念明心诀,然后在自己身上画一个秘法图案就好了。”

“明心诀?”

“咳,你们不知道也没关系,你们跟着我念,我现在把秘法图案传给你们。”

花灼眼前很快出现一个黄色的图案,好似一张人脸,似喜似悲,时男时女,神异万分。

“不要仔细看,你们受不住的,手放在身上,跟着我的灵力走,然后跟着我念明心诀。”

花灼之前不怎么参与讨论,这时听了她的话确是一一照做。

“砰”

有人在远处放烟花,绚烂的烟花照亮夜空,转瞬即逝,却前赴后继,花灼眼前的天空都被烟花占满了。

“我们这边放烟花了,真好看,我以后也想一直看烟花……”叶蓁蓁说。

“会的!来,接下来集中注意力,跟我念……”

花灼闭上眼睛,沉心静气。

“……心内无垢,心外自明…………”

云阳城某院内,有一人正在喝酒赏烟花,突然他转头看向城内的某一个方向。

“怎么回事?竟然跟世界法则的气息?”

他反复盘算之后,再无心赏景,火急火燎的起身,寥寥几步,人已经消失不见。

玄武国皇宫。

“国师,怎么了?”见国师突然站起,正整理资料的助手慌忙道,以为自己哪里做的不对。

“无事,我出去一趟。”

话未说完,人已不见。

……

“噗”玄秋溟气血上涌,再压不住。

“玄秋溟!”

“玄秋溟!”

“没事,不要停!……悟此诀者…………”

“警告!请宿主停止行为!”

三重电子音在三人心中响起。

“心神致一,故为真我!我管你是什么东西,滚出我的身体!”

玄秋溟再次灌输灵力,手指在大腿上狠狠划下最后一笔,花灼、叶蓁蓁亦然。

“咔嚓”

什么断掉的声音。

花灼觉得体内的某样东西消失了,灵魂突然很放松,仿佛下一秒就要飞起来了。

“兹兹……兹……警,告……”

大腿上的印记不再发烫,并开始消失,耳边系统的警告声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玄秋溟嚣张的大笑。

“哈哈哈哈!跟我斗,还想要我的命,下辈子吧!我果然是个天才哈哈哈哈!”

花灼如释重负,另一边叶蓁蓁已经哭起来了。

“呜呜呜,感觉一下就踏实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好想哭……”

“哈哈,没关系,你哭吧,哈哈哈哈。”

花灼哭笑不得,平复了一下,郑重道:“玄秋溟,大恩不言谢!”

“咳,没事,我也是想摆脱系统,需要你们的配合。”

叶蓁蓁开口:“那……”

“坏了,有人来了,我们散了吧,以后大家都自由了,可以尽情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没了系统我也很难联系到你们,那么,有缘再见吧!”

玄秋溟声音愈发缥缈,最后一点声音消失时,叶蓁蓁的声音也不见了。

“真好啊!”花灼躺在雪地上,放心的闭上眼睛。

……

“消失了?破坏规则的异体被规则排除了吗?”

衣衫凌乱的男子,拎着个酒壶,正开始怀疑自己呢,低头一看。

“嗯?捡到个小孩子~”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