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修仙之人 第六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虽然了就营业,虽然过年刚过,来酒店住宿的人极少,因而悦来客栈很是冷冷清清。店里仅有一位小二,掌柜的也趴在桌上打盹儿。小二见莫语进去的时候心里很是惊艳四座了下,爱漂亮之心人皆有之,进去的客人单看相貌仅有三十左右,面如冠玉,发如黑玉,一袭青衣,更显露出尘。那小二见莫语进来的时候心里很是惊艳了下,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进来的客人单看相貌只有二十左右,面如冠玉,发如黑玉,一袭青衣,更显出尘。那青衣好似道袍,可从布料的光泽来看,小二断定肯定不是道袍那般普通。。...

虽然已经开始营业,但是春节刚过,来住宿的人很少,因此悦来客栈很是冷清。店里只有一位小二,掌柜的也趴在桌上打盹。

小二见莫语进来的时候心里很是惊艳了下,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进来的客人单看相貌只有二十左右,面如冠玉,发如黑玉,一袭青衣,更显出尘。那青衣好似道袍,可从布料的光泽来看,小二断定肯定不是道袍那般普通。

唯一的缺点就是,这位相貌气质皆不凡的男子身后跟了位相貌丑陋的小姑娘。

而这位小姑娘,小二可太熟悉了,他急忙摇醒掌柜:“掌柜,掌柜,不好了。”

“什么不好了,怎么说话呢,不吉利!”

掌柜训斥了神色慌张的小二,看到莫语,迅速扬起熟练的微笑,“这位客官,您是要住店吗?”

莫语轻笑:“我可不是来住店的。”他让出身后的花灼:“是她找你们。”

花灼站在莫语旁边实在是惨烈的对比,暗红色的印记就是一大硬伤,何况当她面无表情的时候,整个人就像死水一样死气沉沉。

可放在现在,却意外的有气势。

掌柜的汗霎时就冒出来了。

“我来喝茶。”花灼看着他说。

掌柜和小二都愣住了,这和他们想的不太一样。

“怎么,这儿不能喝茶吗?”莫语摇着扇子,笑着瞥了他们一眼。

掌柜擦了擦汗,让自己镇定下来,亲自引二人坐下,又让小二去泡茶:“能,自然是能的,二位贵客这边请,稍等,茶马上来。”

他轻声吩咐小二,“拿柜子最里面那个泡。”

小二点头,小跑着去了。

掌柜笑道:“二位稍等。”

见花灼和莫语没有露出不耐的神色,他松了口气,大步向后院走去。

二人一时无话,花灼是不想说话,莫语竟也正正经经的坐着,微微出神不知在想些什么。

“客观,您的茶来了。”小二很快出来,为二人倒上茶,也不敢走,就站在旁边,看有什么能帮上忙的。

莫语小酌一口,“啧”了一声,没讲话,也没喝第二口。

小二面红耳赤,内心疯狂呼叫掌柜。

掌柜小跑着过来,手上拿着个包裹。

花灼看那个熟悉的补丁,激动的站了起来,走向掌柜。

“姑娘,这应该是您前段时间落在我们这儿的包裹,您看看里面少了什么没。”

掌柜的看了莫语一眼,小心的对花灼说。

花灼接过包裹,里面银子明显比之前多了不少,她没理会,直接翻开衣服,发现里面什么也没有,她看向掌柜:“这里面没有信。”

莫语此时也起身走到花灼身边,闻言看向掌柜,掌柜感受到他身上带来的压力,腿软的扶住一旁的桌子,苦着脸道:“这,这我也不知道,我……这里面有信吗?”

他又看向一边的小二。

小二顿时压力剧增,但还是努力回想,这包裹是他和第一个见花灼的小二一起处理的。当时好像确实是有一封信,但他们两个识字不多,没怎么看就就扔了。

“我想起来了,我知道在哪,我去找!”

花灼想跟上,莫语拦住了,示意她稍安勿躁。

花灼想到进店前那一幕,心情复杂的止住了步子。

小二很快回来,手上拿着个纸团,小心的递给花灼。

花灼有些恼火,瞪了小二一眼,还是接过纸团,小心翼翼的展开。

莫语见花灼没有避开的意思,便随她一起看了。

“小花,你看到这封信时应该已经在云阳城过了两天天了,……奶奶希望你跟着欧阳姑娘,不要再回花村了。奶奶年纪大了,照顾你也越来越吃力,有时候……,大刚最近又总是催着我去城里住,看看孙子。”

大刚是奶奶的儿子,但不是她的父亲,花灼是奶奶捡来的,但奶奶儿子不接受她,出去工作,连结婚也没回来。这三年花灼总是能看到他催奶奶去城里住的信,奶奶没有避着她,也没答应去。

“欧阳姑娘是个好人,奶奶我不会看错的。我们小花也不是个笨人,小花跟着欧阳姑娘,比在这儿待一辈子有出息。说不定还能治好小花的脸,到时候小花就不怕没人喜欢了,我们小花本来是个优秀的孩子。”

花灼死死咬着下唇,不断深呼吸,坚持着往下看。

“奶奶对不起你,一声不吭的把你丢给别人,你别怪奶奶,希望我们小花以后能活的快乐,去做想做的事。”

“欧阳姑娘,如果你也看到了这封信,烦请稍微关照一下小花吧。我们小花很听话,不会给您多添麻烦的。”

……

花灼抓着信的手止不住的颤抖,用另一只手狠狠的擦了擦眼泪,没有哭出来。

莫语眯起眼睛,屋内气氛突然变得沉重。

“多谢,我还有事,今日就先走了。”花灼再开口时,声音变得嘶哑。

跟小二在一旁战战兢兢的掌柜闻言松了好大口气,赶忙拒绝了花灼要付钱的举动,恭恭敬敬的将他们送出去。

花灼沉默的跟着莫语走在回去的路上,虽然平时花灼话也不多,但这次明显不一样。

莫语挠了挠脸,试探着问她:“要不,我帮你找找她在哪?”

花灼回神,婉拒了莫语的提议。

虽然提议被拒绝,但见花灼已经从之前那个状态脱离,莫语也不再多言。

此时天色渐暗,两人到住处时,最后一丝太阳已经消失在天边。

“老爷,小花灼,你们回来啦,饭菜已经准备好了。”

莫语给小七使了个眼色,让他闭嘴。

花灼嘴角牵起笑:“没事,我们吃饭吧。”

晚饭很简单,白粥小菜,旁边还摆了几样小点心。

用完饭,莫语道:“你先去喂尾羽,然后把这些东西好好收拾一下,明天去书店帮忙。”

沉浸在自己世界的花灼一时没反应过来,小七扯了她一下,她才急忙抬头。

“好的,老爷,您今天也辛苦了。”

莫语这才满意点头,将东西从储物袋拿出来后,就回房了。

花灼看着空地上多出来的下午买的东西,转头看了看神色如常的小七。

心下感叹,不知是自己太幸运,还是这个世界的修仙者太常见了。

很明显,这屋里的两位都是修炼者

熟练的剁好库儿草,与炒熟的大米搅拌,之后再端出去。

饿了许久的尾羽见人就要叨,花灼一手准确的抓住它的脖子,另一只手将饲料倒在盆里。

“今天先委屈一下吧,库儿草有点少了。”

她将手中的尾羽放下,那只尾羽顿时加入抢食大军。尾羽们乖乖吃饭的场景实在是过于美好,围观了全过程的小七啧啧称赞,第一次发自内心的赞同老爷的决定,也算是真正的认可了花灼。

夜晚,花灼躺在床上睡不着。没了系统的她自由了,但没了奶奶的她也没了家。

她突然想到自己上辈子。

父母早早离异再婚,她一直住宿,寒暑假父母情愿给她钱让她去旅游也不愿意让她过去。

她缺少亲情,但这没什么,她学习很好,也有相处的不错的朋友,她有自己想要的生活,也知道自己想成为一个什么样子的人。

可是在取通知书的路上她出了车祸,来到这里之后,陌生的世界让她不知所措,尽管系统一直推着她往前走,可她从未思考过,自己在这个世界想过什么样的生活,想成为什么样子的人,她失去了目标。

“叶蓁蓁和玄秋溟,她们定是有明确的目标,那我呢……”

……

翌日,花灼起了个早,出门时正好撞上起床的小七。

小七惊讶的看着她:“你这么早出门做什么?”

花灼指着在那闹腾的尾羽,“给它们买饲料。”

小七面露同情:“那你去吧,还有钱吗?早饭在外面吃了吧。”

他看了一眼莫语的房间,放低声音:“老爷要中午才起来,我们一般都不吃早饭。”

花灼也学着她放低声音:“哦,要不要我给你带一份呐,钱还剩下不少呢。”

“不用,你自己买点好吃的,看你矮的。”

花灼迷惑的转头看他,有这么说话的吗?骂人还不揭短呢。

“嘿嘿。”小七笑嘻嘻,挥手赶她出去。

花灼出门,快步向医馆走去,医馆离这有些远,她怕尾羽们等不了。

她没注意到,出巷子之后,拐角有两个蹲着的人对视一眼,悄悄跟上她。

前面还有一条街就是医馆了,花灼微微松了口气。

眼前却突然出现一个人,那人蓬头垢面,狞笑着走向花灼。

“嘿嘿,我还以为他们骗我的,原来真是你这个小乞丐。”



全世界都在演我怎么办 我是范蠡 巨星闪耀时 谍踪 山沟皇帝 砺心纪 她存在了一千三百年 漫威世界中的赛亚人 我点石成金 重生之我叫科比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