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幽 第4章 多情总被无情恼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话罢,百里芜紧握双拳,猛然抡起自己的脑袋,使她的脑袋犹如要裂出了通常。紧然后,一丝淡淡的能量从她眉心处飞了出,慢慢的飘散,最后飘飘扬扬在她的手心里。“我这情根是为你而生,昨日是因你而毁,神仙下凡为人时,我只愿做一个无情地有心之人!”百里芜用劲一握紧接着,一丝淡淡的能量从她眉心处飞了出来,慢慢飘荡,最后飘落在她的手心里。。...

话罢,百里芜握紧双拳,猛地砸向自己的脑袋,使得她的脑袋如同要裂开了一般。

紧接着,一丝淡淡的能量从她眉心处飞了出来,慢慢飘荡,最后飘落在她的手心里。

“我这情根是为你而生,今日也是因你而毁,再世为人时,我只愿做一个无情无心之人!”

百里芜用力一握,手心里的能量丝,也就是她的情根化作一片虚无。

“还有我这额头上的三瓣琼花印记,也是你亲自烙下的,今日一并还给你!”

百里芜眼神坚决,右手屈曲成爪形,竟直接用自己的指甲连皮带肉地将印记剜了下来,向着阳朔猛地砸去。

“不要!”

阳朔在愣了半晌之后,终于在此时清醒过来,他纵身一跃,向着空中的百里芜飞去。

然百里芜不会再让他靠近自己,就算要死,也绝不会死在他的怀里。

于是,百里芜开始调动体内的煞气,煞气如同决堤的洪水一般,倾灌在她的全身,使得她的身体逐渐膨胀起来。

显然,她这是要了结自己的性命。

“既然这一世,我做不成拥有司奉天的百里芜,更做不成毁天灭地的幽怨之灵,那我要这一世何用!!!”

话音落下,百里芜的身体猛地发生了爆炸。

阳朔最终还是晚了一步,他只能眼睁睁地看见百里芜化作一团血雨。

这一刻,他如同遭受雷击一般,整个人呆住了,同时身体一软,双腿不自主地跪了下来。

面对着化作血雨的百里芜,他口中不断地重复道:“你要的司奉天回来了,我就是司奉天,我就是司奉天,我就是司奉天……”

无论他如何自责,依然改变不了百里芜身死的事实。

不过,作为其灵魂体的幽怨之灵是永生不灭的,就在百里芜原先的位置,强悍的怨气逐渐聚拢,变成了一个实性的球体。

此刻,天帝出手了,他身形一动,再次出现之时已经身在空中,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布袋,轻易就将幽怨之灵收进了布袋里。

“你永远也没有机会再世为人了!”天帝望着在布袋内不断挣扎的幽怨之灵,嘴里淡淡地说道。

阳朔亲眼目睹了这一切,开始竭力控制住自己的悲伤情绪,随后缓缓站起身,面向天帝深深鞠了一躬。

“君父,世间之事,都讲究因果循环,她今日所犯下的一切罪孽为果,而我当初没有选择相信她便是因。既然这因是儿臣种下的,儿臣愿一力承担,替她偿还这所有的罪业!”

此话一出,诸神皆惊,他们万万没想到阳朔太子居然会抱着这种想法。

天帝面露犹豫之色,因为这滔天大罪,即便身为天帝之子的阳朔,也是承担不起的。

阳朔继续说道:“君父的心里应该很清楚,最后时刻,若非她收手了,死的便是儿臣,毁的便是天地,请君父念在她最后收手的份上,给她一次机会。”

天帝见阳朔一意孤行,只好道出了心中的忧虑,“经过刚才的事儿,幽怨之灵的怨气更甚从前,朕若是再放它出去,只怕将来对六界是更大的灾难。”

原来天帝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阳朔本预反驳,东胜帝君却在此时站了出来。

“天帝,对于此事,本君有不同的看法。既然这六界之中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将它毁去,您只能选择困她,可您这乾坤袋困得了她一时,却困不了她一世,她一旦脱困而出,怨气将更加难以消弥,六界危矣。与其如此,倒不妨让幽怨之灵再入轮回,同时再让太子下凡历劫,既是为了偿还罪业,亦是为了感化怨灵。本君相信,太子能够感化她一世,必能再感化她二世。”

东胜帝君的一句话,胜过阳朔太子的十句话,天帝沉思片刻后,最终点了点头。

“司命星君何在?”

话音刚落,司命星君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拱起双手向天帝行了一礼,“臣在!”

天帝见到司命星君,便将手中的乾坤袋连同幽怨之灵一并交到了他的手里,并叮嘱道:“你即刻将幽怨之灵送入轮回,切记,在她降生之时,管好她身上的煞气,切莫再像上次那般。”

“谨遵天帝法谕!”

司命星君领命之后,起身向着轮回台的方向飞去。

阳朔见此事已了,脸上浮现出一丝满意的微笑,随后面向诸天神佛正声道:“此次天界遭逢大难,跟我有莫大的关系,我难辞其咎,现在就由我来一力承担!”

说着,阳朔双拳紧握,一丝丝能量化作了一道道金光,如同抽丝剥茧一般,从他的身体里抽离出来。

他似乎遭受了极大的痛苦,以致于面部出现了扭曲,即便如此,依然不见他露出丝毫痛苦的表情,足见其坚韧的心性。

至此,诸神已经明白了他在干什么,脸上都浮现出震惊之色。

凤玦欲上前阻止,却被天后拉住。

天后不是不想阻止,而是不能阻止,因为这是阳朔的劫,只有靠他自己度过。

不多时,阳朔身上的所有金光散去,也就预示着他的金身已破,从此以后,他不再是高贵的神,而变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历劫千世的功德毁于一旦。

他无力再维持自己悬在空中,身体迅速下落,若非最后时刻,天后闪过来将他接住,恐怕他已经摔成了一团血肉。

“孩子,你这又是何苦呢。”天后的眼睛有些湿润了,强行忍住没有落下来。

阳朔如同解脱了一般,微微一笑,有些虚弱地说道:“这是儿臣应得的!”

话罢,他强撑着站起身,仰视着空中的天帝。

天帝修的是无情道,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变化,似乎在他面前遭逢劫难的不是他的儿子,而是一个外人。

“你虽自毁金身,脱离神籍,但你替她揽下的罪业并没有完全抵过,此次下凡,将有更多的劫难等着你,你可知道?”

“儿臣知道!”

“你现在是以凡人之身堕入轮回,不再有金身护体,不再有天资卓著,一切与凡人无异,你可知道?”

“儿臣知道!”

“你万年修为顷刻尽失,千世功德一朝尽丧,修仙成神之路,漫漫修远,一切都得从头来过,你可知道?”

“儿臣知道!”

天帝见阳朔回答得干脆利落,知道他已经准备好了,便下达了命令,“来人,将太子送入轮回台。”

话罢,两名天兵缓步走到阳朔的身后。

而阳朔却在此时显得迟疑,最后忍不住问道:“君父,我既已揽下了这所有的罪业,那她……”

“她乃幽怨之灵,超脱六界,虽入轮回,却不受天命,将来的命运,主宰在她自己的手里。”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阳朔便不再迟疑,最后向天帝躬身后,毅然向着轮回台的方向走去。

“太子——”

凤玦长喊一声,终究是挽回不了对方的一个回头。这一刻,她猛然做出了一个决定。

只见凤玦从人群中移步而出,先是向天帝行了一礼,最后跪倒在天后的面前。

天后不解地问道:“玦儿,你这是何故?”

凤玦回道:“天后,虽然到最后我与太子的婚礼没有完成,但在我的心中,太子早已是我的夫君,无论他是神还是人,我都要追随他而去。”

此话一出,再次震惊了全场。

天后不敢相信,劝道:“此事与你无关,你不必如此,你要相信太子,他迟早会历劫归来的。到时候,本后再亲自主持你们的婚礼。”

然凤玦已经下定了决心,“此事牵涉太子,就与我有关,我必须在他最困难的时候陪着他,如此我才会心安理得地做他的太子妃。”

“可是……”天后本欲继续劝她,最后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她了解凤玦,只要下定决心的事儿就很难更改。

眼见天后出现了松动,凤玦接着说道:“只是我这么做,唯一对不起的就是生我养我的父母,他们对我的恩情大于天。还望天后替我转告他们,请恕孩儿不孝,日后再报答他们的恩情。”

天后微微点了一下头,表示同意。

这时,凤玦毅然站起身,看了天宫一眼,随后身形一动,消失在原地,定是赶赴轮回台去了。

天后长长叹了一口气,感叹道:“都是一些痴情的孩子!”

不多时,天帝大声说道:“今日本是太子的婚宴,没想到却发生了这等事,也算是天界该遭此劫。现在此事已了,诸位卿家速速回去吧,各司其职,好好处理善后的事宜。”

话罢,诸天神佛纷纷向着天帝天后告别,可谓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最后,现场只剩下东胜帝君迟迟不肯离开。

天帝问道:“东胜帝君可有话要说?”

东胜帝君回道:“本君想向天帝讨个人情,请天帝法外开恩,让这些冤死的神仙们的残魂有一个去处!”

“莫非你是想度他们入轮回?”

“不错,他们没有任何过错,只是尽职尽责地守护天界,不应该落得如此下场。”

“可是他们都是死在幽怨之灵的手里,必然怨气极重,你要度他们,谈何容易。”

“所谓事在人为嘛,本君倒不惜为他们耗费些时间,至于最后成与不成,就看他们的造化了。”

天帝最后被说动了,点头道:“既然东胜帝君有如此想法,那也是他们莫大的机缘,朕又岂能拂了你的善举,这冤死的残魂就交由你来处置吧。”

说完,天帝携手天后离开了这里。

此事也终于告了一段落。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