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裳 第四章 重回人世(三)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始终有好多好有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回荡。说话的声,痛哭声,争吵声,那个男孩醒过来后的大叫大嚷声,她迷惘的听着,脑子里昏昏沉沉的,什么也没想。而已一劲儿儿的很奇怪着,她也不是死了吗?为什么会听见这么多的声音?“晴姐儿,我的晴姐儿……”那温柔如水哀痛的哭声一说话声,哭泣声,吵闹声,那个男孩醒来后的大叫大嚷声,她茫然的听着,脑子里昏昏沉沉的,什么也没想。只是一个劲儿的奇怪着,她不是死了吗?为什么还会听到这么多的声音?。...

一直有好多好有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回响。

说话声,哭泣声,吵闹声,那个男孩醒来后的大叫大嚷声,她茫然的听着,脑子里昏昏沉沉的,什么也没想。只是一个劲儿的奇怪着,她不是死了吗?为什么还会听到这么多的声音?

“晴姐儿,我的晴姐儿……”

那温柔悲恸的哭声一直在她的耳边回响。

她觉得身子飘飘忽忽,一直在晦暗不明的半空中飘荡,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在吸引着她。

再然后,耳边的哭声越来越清晰,直直的钻入她的心底。

这是谁?是在喊她吗?她明明已经死了,为什么全身酸痛的痛楚感会越来越清晰?甚至能感受到温热的泪水一点点的低落到她的脸颊边。

她试着睁开眼睛,这最最简单的动作做来却是无比的困难。不知努力了多少次,不知费了多少力气,终于睁开了一丝缝隙。

一直在哭泣的叶姨娘压根没有留意到床上女孩的轻微的举动,兀自埋头痛哭。

表少爷醒来之后,满嘴胡言乱语,被灌了安神的汤药,移到了隔壁的屋子里歇着去了。

这屋子里,便只剩下了叶姨娘陪着垂死的四小姐。

四小姐身边的大丫鬟香菱,自然也不敢随意离开一步,一直守在床铺的另一边。昏昏欲睡,时不时的打瞌睡。

香菱打了个呵欠,无意中瞄了床头一眼,然后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颤抖着喊了出来:“叶、叶姨娘,快看,你快看,四、四小姐醒了!”简直语无伦次了。

叶姨娘的眼泪还挂在眼角旁,闻言惊喜交加的看了过来。

四小姐果然醒了,虽然眼睛半开半闭没有什么神彩,可是,分明是醒了。

叶姨娘激动不已,大声哭了出来:“老天垂怜,我的晴姐儿总算是活过来了。”颤抖着伸出手,紧紧的握住四小姐手,再也不肯松手。

香菱眼里蓄满了欢喜的泪水,太好了,四小姐总算是捡了条命回来了。就算太太还会责罚她,不过,总不至于要了她这条小命了。

她动了动干涩的嘴唇,似乎想说些什么,却发现嗓子嘶哑的不得了,压根说不出话来。

香菱眼疾手快的倒了杯水过来,小心翼翼的喂了四小姐喝了两口。

叶姨娘喜极而泣,估计一时半会儿情绪平息不下来,香菱也不去打扰她,径自温柔的问道:“四小姐,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还要不要再喝点水了?”

这次,终于清楚的听到“四小姐”这个称呼了。

她的心颤抖了一下,惊恐的看了眼前的陌生女子一眼。年约十五六岁,面容清秀,头上梳着双丫髻,青衫长裙,一看就知道是丫鬟的装扮。这个女子是谁?为什么口口声声叫她四小姐?

她明明是若云,明明是被灌了碗药枉死的萧若云。怎么会变成什么四小姐了?

床边那个美丽温柔的二十多岁的女子,此刻正在哀哀的哭泣,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上苍保佑,晴姐儿总算醒了”。

然后,就扑到了床边,将她紧紧的搂到了怀里。

她不知道该怎么反应,身子本就酸软无力,索性又闭上了眼睛。耳朵却悄然的留意着周围的动静,心里盘算着先弄清楚周围的环境再做打算。

叶姨娘楼了片刻,见怀里的四小姐丝毫没有反应,不由得心慌了:“香菱,晴姐儿这是怎么了?怎的又昏过去了?要不要现在就去找李大夫过来看看?”

香菱忍不住叹息,叶姨娘这种性子,居然能在沈府里安然度过这么多年,真让人奇怪……

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香菱快速的答道:“叶姨娘,依奴婢看,没什么要紧的。四小姐已经醒过来了,就没什么大碍了。这深更半夜的,李大夫定然就寝休息了。还是等明天早晨奴婢再去禀报太太一声吧!”

这一番话有理有据,叶姨娘也挑不出毛病来,便点头同意了,然后轻柔的将四小姐放回了床上,将被子掖好。暗暗祈祷着四小姐诸事平安。

回想起刚才四小姐的反应,香菱庆幸的说道:“说起来,四小姐的反应倒是正常的多。表少爷就像撞了邪似的,口口声声说不认识所有的人。就连他自己叫什么都不知道了呢!”

叶姨娘回想起来,也觉得很是诡异:“看来,定是撞了邪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水底下遇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说到这儿,叶姨娘也觉得有些不妥当,不敢再乱说。

床上装睡的若云竭力保持着浅浅的均匀的呼吸,仔细的听着香菱和叶姨娘的对话。

她莫名其妙的变成了这个四小姐,乳名应该是叫晴姐儿。这个丫鬟叫香菱,应该是晴姐儿的贴身大丫鬟。这个叶姨娘,该是晴姐儿的生母了……

若云不费多少力气,就猜到了身边两人的身份。

那个表少爷,又是谁?

同时落水,同时获救。表少爷醒来之后记不清楚自己是谁,也不认识周围的人……

这一切,似乎都昭示着一个结果。

那个表少爷,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一个了。

就像她莫名的变成了这个四小姐一般……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若云的脑子里乱糟糟的,怎么理也理不清楚。不过,有一点她却是很清楚。那就是无论如何都不能露出马脚来。若是被人知道了她根本不是这个所谓的四小姐,只怕才是真正的糟糕了……

不管怎么样,她又重回了人世。

所以,她要好好的珍惜。

想到这儿,若云更加小心的翻转身子,唯恐想的太多脸上会露出端倪来被床边的人察觉。

叶姨娘留意到她的动静,爱怜的抚摸了她冰凉的脸蛋一会儿,然后低声说道:“香菱,晴姐儿定是被我们俩的说话声惊到了。”

香菱机灵的闭了嘴,趴在床边,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叶姨娘先还舍不得睡,可今日心力交瘁劳累不堪,现在总算是安心了。过了片刻,也沉沉的睡去。

若云等了好久好久,终于熬到了两人都睡着的这一刻,悄悄的睁开眼睛,然后试图坐起身来。

这一动不要紧,冷汗的涔涔的往外冒。全身酸软无力,像被马匹狠狠碾过一般。

若云不敢发出任何声音来,咬牙用手撑在床边,总算坐了起来,然后避开香菱,轻手轻脚的下了床。

地上……没有绣鞋。

若云楞了一下,便赤足踏了下去。

那双白白嫩嫩的小脚极为精致秀气,怎么看也不过是七八岁孩童的模样。再伸出手来,那双细嫩柔软的小手,和脚一样,都是小小的软软的。

若云嘴角泛起一丝淡淡的苦笑,不知是悲是喜。她居然又成了个孩子……

木板微凉,因是夏日,倒也不算难受,反而有种冰冰凉凉的触感,很是舒适。

那是活着的感觉……

若云微微闭上眼,将满心的酸楚和感触都咽了回去。

不知道为什么,死后没有去奈何桥投胎,却成了完全陌生的另一个人。她甚至还不知道这个身子姓什么全名叫什么,也不知道这个身子的性格喜好,更不知道身处何方何地。一切都是茫然的未知。

不过,她依然要感激上苍,给了她崭新的生命。让她有了重回人世的机会。也让她,有了为自己报仇的机会……

想到那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面孔,想起那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名字,她的牙齿将嘴唇都要咬破了。

那刻骨铭心的仇恨之火在心里熊熊的燃烧起来。让她几乎不能自持。

萧婉君!

请你好好的活着,请你好好的保重自己。在我重新遇见你之前,请你一切都好好的。

因为,我要亲自将你从高高在上的天上拉到地上来,让你尝一尝被人视若草芥的滋味……

若云深深的呼出一口气,重新又睁开眼睛,开始打量起这间屋子来。

看了一眼,她便微微皱起了眉头。几乎可以断定,这里绝不是四小姐的闺房。

这间屋子,陈设简单雅致,除了一张大大的床外加梳妆镜和桌凳之外,另有一个高高的屏风。怎么看也不像贵族小姐的闺房,倒像是客房一类的。

屋子里点着两盏灯,还算亮堂,那明晃晃的铜镜在灯光的反射下,闪出微弱的光芒。

若云心里一动,缓步走上前去。

那铜镜是菱花形的,若是成人站在这儿,恰好能照到上半身。

若云之前是个高挑苗条的女子,容貌秀丽柔美,如今,却是连镜子都够不着的孩童了。踮起脚尖看去,也只隐隐的看到头顶处的乌发。

环顾四周,总算看到了一个方形的小凳子。

若云唯恐惊动了正趴在床边沉睡的香菱和叶姨娘,蹑手蹑脚的搬来了凳子,放在镜子面前,然后慢慢的站到了凳子上,然后往镜子里面看去。

虽然之前曾经有百般猜测,可真正见到这副身子容貌的一霎那,若云还是有了惊艳之感。

叶姨娘虽然看起来懦弱了些爱哭了一些,可绝对是个不折不扣的绝顶美人儿。

这副身子,既然是叶姨娘的亲生女儿,自然也不会差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