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故事 离婚后再遇老同学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一尹姜从菜市场出,左肩上挎装扮着电脑的白色帆布袋,右手拎着在菜市场刚买的猪肉和青菜,走到自己那辆二手电动车旁边,手脚麻利地将装菜的袋子放到电动车前面的铁框子里,坐上车子再发动。这个农贸市场是离她单位前段时间的一家,她下了班骑自行车回来只要你五13分钟。每个工这个农贸市场是离她单位最近的一家,她下了班骑车过来只要五分钟。每个工作日她都是踩着点下班,然后骑车来到这个市场买好菜,再骑车到家附近的托班接上五岁的女儿一起回家,回到家她把电视机打开,让女儿看一会电视,她抓紧时间进厨房准备两人的晚餐。。...

邂逅故事

推荐指数:10分

《邂逅故事》在线阅读


尹姜从菜市场出来,左肩上挎着装着电脑的白色帆布袋,右手拎着在菜市场刚买的猪肉和青菜,走到自己那辆二手电动车旁边,麻利地将装菜的袋子放在电动车前面的铁框子里,坐上车子发动。

这个农贸市场是离她单位最近的一家,她下了班骑车过来只要五分钟。每个工作日她都是踩着点下班,然后骑车来到这个市场买好菜,再骑车到家附近的托班接上五岁的女儿一起回家,回到家她把电视机打开,让女儿看一会电视,她抓紧时间进厨房准备两人的晚餐。

尹姜今日也像往常一样买好菜,骑上车往托班的方向驶去,下午的时候下了点雨,这会儿停了,但是路面还是湿的,一个十字路口还积了一滩水,尹姜心里想着要避开这个水坑,从旁边过去,却因为旁边突然擦身而过的一辆自行车挡了她一下,一不小心,她连人带车摔倒在水坑里。

她试着挣扎着站起来,但她的一条腿被压在车底下,又身处水坑里,她使出了浑身力气也没能成功。

对面执勤的交警大哥见状立即从人行横道跑过来,淌着水扶起了尹姜的电动车,又伸出一只手拉了尹姜一把,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了这摊惹事的水坑。

“你腿没事吧?”

“没事,谢谢你。”尹姜活动了一下双腿,然后赶紧检查跟着自己一起摔倒的帆布包,包已经湿了,很明显电脑也没逃过一劫,她不敢贸然开机,只得用尚未打湿的部分羊毛衫擦拭电脑。

“你的手在流血,去附近的诊所处理一下吧。”

尹姜这才觉得刚刚撑住地面的右手火辣辣的,感觉不到疼,但是麻麻的。血已经沾染在了白色的帆布袋上,一片片的腥红。

“跟我走吧。”

交警推着车往前走,尹姜跟在他身后,她心里想着,还好没接到女儿朵朵。

走了不到100米,两人来到一家小诊所门口,交警大哥把电动车放在门口,又指指尹姜的头,尹姜意识到自己头上还带着头盔,她赶紧取下来挂在车上,然后匆忙推开诊所的门,径直走了进去,交警跟在她身后,也进去了。

小诊所很小,进门直对着的是玻璃药柜,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各一个,拼成一个正方形,里面坐着一个穿着护士制服的小姑娘,她见有人进来,很有礼貌的站起身,微笑着同客人有什么需要。

尹姜给她看了一下自己的手,她说了一句稍等,然后从后面那个药柜的一扇小门里走出去,走进另外一间玻璃房,不一会儿走出一个穿着白色长衫,带着黑边框眼镜,留着平头的男人,他应该是这里的医生。

“跟我来吧。”

医生模样的男人把尹姜领进右侧一间门上写着“治疗室”三个字的房间,他先询问尹姜的伤是怎么弄得,尹姜告诉他骑车摔的,他没再说话,为她冲洗伤口,这会儿尹姜感受到疼了,医生为她止住血,帮上一层纱布,然后让她自己上下摆动自己的手掌,可是尹姜不能动,一动就疼得厉害,嘴里发出嘶嘶的声音。

“只能先简单的给你处理下伤口,把血止住,需要去医院拍片看一下是否有骨折。”

“骨折?”尹姜一听骨折两个字,心里连连叫苦,如果她的手骨折了,怎么继续工作,谁来照顾她的女儿?

“先去医院看看吧。”男医生摘了一次性手套丢进垃圾桶,走出治疗室,尹姜跟着他出来。交警大哥并未离开,他站在原地等着尹姜。

男医生理解成他们是朋友或者家人,对交警大哥说了一句:“带她去医院拍个片。”

“好的,麻烦您了,医生。”

走出诊所,尹姜有些难为情,但她还是开口对帮助她的交警说道:“真的非常谢谢您,耽误您工作了,我自己去医院就行。”

“为人民服务,走吧,我骑车载着你。”

“真的不用麻烦了,而且。。。我现在还不能去医院,我得先去接我女儿。”

“我送你去接女儿。”

“太麻烦了,,我自己可以的。。”

“你就别跟我客气了,老同学。”交警大哥突然笑起来。

“你是?”尹姜听他叫老同学,才正儿八经地抬头打量这位高个子穿制服的好同志,“陈金文?”

“哈哈,我看了你好一会才敢确认你就是我的初中同学尹小胖。果然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没想到当初胖成球的尹小胖如今竟如此苗条。”

“倒是你还是一点没变,依旧长了一张不饶人的嘴。”尹姜也笑起来,他们差不多已经有20年没见了,自从初中毕业后她去了市重点高中,几乎很少与初中同学有交集,一晃眼20年过去了,那些最美好的年华都被封印在了满是尘埃的岁月里。

陈金文让尹姜先在之前的路口等着,然后自己跑回去跟同事讲了一下情况,便开着警车过来让尹姜上车。

“你给老师打个电话,晚一点过去接孩子吧,先去医院要紧。”

尹姜想带着女儿去医院多少也不方便,也便同意先去医院。

挂了急诊,陈金文领着尹姜先去医生处开了单子,去缴费窗口交了费,又领着尹姜到拍片室排队。尹姜看着一脸认真地陈金文替她忙碌着这一切,心里充满了感激,已经很久没有一个男人为自己跑前跑后了,这几年她独自带着朵朵生活,又当爸又当妈,早就忘了被别人照顾的感觉。她整日恨不得能将自己劈成两半,一半工作赚钱养家,一半陪伴朵朵成长。

拍片结果很快出来了,掌心有轻微骨裂,虽不严重但仍旧需要打石膏固定以便帮助伤口愈合。尹姜很感谢陈金文的帮助,多次提出让他先离开,剩下的事情她自己能够处理,可是陈金文只是嘿嘿的笑,依旧守在她身边,等到打完石膏出门,天已经开始渐渐黑下来了。

秋天来了,天黑的时间越来越早。

陈金文执意要送尹姜去接女儿,尹姜拧不过他,只好上了车。

“一晃20年了,时间过得好快呀。”尹姜感叹道。

“往事如云,岁月匆匆呀。”

“那个,陈大江呢?”尹姜记得初中时候陈金文和陈大江总在一起,几乎形影不离,原来才知道他们来自同一个村,算是发小。

“那小子可出息了,考到军校,后来留在了军队当了官,现在定居在天津,把他爸妈都接过去了,在当地娶了老婆,孩子都两个了。我妈成天拿他挤兑我,别人家的孩子总是最优秀的。”

“你也不错呀,在父母身边,工作也很好,铁饭碗。”

“现在哪还有什么铁饭碗之说,谋生而已。”陈金文笑起来,露出两只可爱的小虎牙:“我的工作她倒是很满意,她主要埋怨我没能给她领回去儿媳妇,哈哈哈。”

“做父母的就是这样,总是为儿女操各种心。”

“是啊。对了,我记得你考去北京的大学了,怎么没留在那呢?”

“哪能说留就能留呀,再说我挺喜欢咱们老家的环境,空气清新,风景秀丽,适宜居住。”

“这点倒是没错。”

两人一路聊着便来到了尹姜女儿的托儿所,尹姜接了女儿出来,朵朵见到穿着警服的陈金文害怕地直往尹姜身后躲。

不知为啥,小孩子都本能的害怕警车,也许小的时候大人总拿警察会抓不听话的小孩故事哄骗他们。尹姜蹲下身去耐心的跟女儿说:“警察叔叔只抓坏人,保护好人。我们朵朵是乖孩子,所以警察叔叔今天来是保护朵朵的。朵朵不用害怕。”

可是没用,朵朵就是害怕。陈金文本打算送母女两回家,可朵朵就是不上车,所以陈金文在托儿所门口跟她们告了别,先回所里还车并打卡下班。

“今天真是太谢谢你了。”

“你都说了多少个谢了,从前你可不是这样有礼貌的人。”

“那改天我请你吃饭。”

“说准了啊,我等着。”

她很感谢陈金文一路都没有打探她的生活,比如怎么一个人带孩子呀,其他人呢之类的。如果他问起,她该如何作答,虚荣心不允许她实话实说,可她又不懂得如何编谎言。想到这里她对陈金文的好感度又增加了不少,他不会让人难堪,两人沟通起来既顺畅又不会显得过于亲近。

尹姜牵着女儿的手往家走,心里莫名其妙的快活起来,骨折的手掌,被泥水弄脏的鞋袜,泡了水的电脑,还有这会风一吹过湿裤子黏住皮肤的瘙痒都没有打扰到她心底的愉悦。

她想起她曾经是多么讨厌这个又高又大的捣蛋鬼男孩呀,上课的时候他冷不丁的拽一下她的辫子,或者用脚踢一下她的凳子,她被吓得大叫一声,然后得到了来自老师狠狠地一瞪。他还叫她尹小胖,她初中的时候确实很胖,宽下颚双层下巴,浑身圆滚滚的,校服都要穿女生里的最大号,她因此特别自卑,只好埋头苦学,拒绝很多与别人玩的机会,可是坐在她身后的陈金文总是有意无意的干扰她,令她不胜其烦。

20年后他们再次相见,她居然觉得他是个难得一见的绅士,而且他穿制服的样子还有些帅,她无法将如今的陈金文与少年时期调皮捣蛋的他划等号,当她发现自己的这种快活是因对陈金文而起时,又在心底生出些许对自己的鄙夷。

她很快意识到她自己的处境与陈金文是多么的不相配,她离了婚,独自抚养女儿,在一家不到10个人的小广告公司做平面设计,她的生活捉襟见肘,正在泥坑里挣扎着,而陈金文样样都好着呢,凭什么会伸手拽一把泥坑里的她呢?

回到家她用平时三倍的时间给女儿换了衣服鞋袜,又相当费劲的换下了脏了的衣服,然后叫了外卖。女儿今天变得很乖巧,隔一会便跑过去看一眼那只被石膏包裹住的手,轻轻地替妈妈吹一吹,尹姜感动的亲吻她的额头,心里溢满了感动的甜蜜。

一只手干活真是太费劲了,做什么都觉得困难,上厕所吃饭喝水这些日常动作都严重受阻,别说是照顾女儿洗澡,替女儿梳头什么的了。尹姜决定不再逞强,给母亲去了一个电话。不久前她与母亲发生了争执,母亲建议她把女儿送给她帮忙带着,而她应该把更多心思花在自己身上,她还年轻,重新开始并不困难。可是尹姜放不下女儿,更没有重组家庭的打算,经历过一次令自己千疮百孔的婚姻之后,她对自己已丧失了信心。

母亲很快赶来,她替女儿收拾了家,又洗了脏衣服,她默默地干活,心里虽然充满了对女儿的担心,但嘴上一点不饶人地数落着女儿的不小心。尹姜太了解母亲,她总是不擅于表达自己的内心,刀子嘴豆腐心,看起来硬如铁,内心却是柔软的棉花,这一点她得到了母亲的真传。

父亲去世后,母亲便与哥哥一家住在一起,嫂子表面对母亲恭恭敬敬,背后却对母亲一百个不乐意,还好他们住的房子写得是母亲的名字,就连平日里的生活开支也是由母亲的退休金来支撑,所以母亲在家里也有相当的话语权,尹姜是放心母亲将女儿暂时带回家的,母亲定不会让女儿受半点委屈。只是她担心女儿会不愿意跟着姥姥走,结果当她与女儿说起要她去姥姥家呆一段时间的提议时,没想到女儿相当开心,这多少令尹姜心里有些失落。

本来母亲是要尹姜母女都住到母亲家里去的,但是尹姜不想去看哥哥嫂嫂的脸色,她的手约摸着得一个月的时间才能好完整,这也不是去住一个晚上的事,所以她执意不跟母亲走。母亲便领着朵朵独自回去了,尹姜把她们送上出租车。

回到家尹姜用保鲜膜包住受伤的那只手,简单的冲了澡,换好睡衣,便坐到书桌前查看电脑是否还有救。她先前已经按照网上的教程,擦干了水,又用吹风机吹了,甚至放在大米里干燥了一会,才敢按下开机按钮,还好,电脑成功启动了,看来这台小有历史的苹果机生命力还是挺顽强的。

听到那声熟悉的开机声,尹姜悬着的心放下了,她放下电脑,决定享受一下难得的一人时光,看个电影吃个辣条吧,于是尹姜窝在沙发里,打开了电视。

然后,她的手机响了一下,收到了来自陈金文的一条微信。

“给我个位置,明早我把电动车给你送过去。”

尹姜刚要在屏幕上打“不用麻烦了”,有一条信息便过来了:“你要跟我客气就是瞧不起我。”

尹姜只好乖乖的把家里的位置发过去,并附上一个谢谢的动画表情。

然后接着又来一条:“别老嘴上谢,来点实质的,你还欠我一顿饭呢。”

“你定时间和地点。”

就这样,两人再一次的通过手机聊了起来。

先前被日常琐碎浇灭的快活的心情又回来了,电视里播放的搞笑场景似乎变得更好笑了,尹姜感觉自己轻飘飘的,身体里有什么东西被激活了。



玫瑰战士 商门甜妻(下) 重生之独步江湖 万界我最强 绝色美女的极品保镖 重生九零之玉兰花开 打工小子修仙记 异探笔记 北地巫师 宋词小姐的傲娇夫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