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最强卡牌搜集大师 第一章 树林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苏愿坐在软椅上,仰着头,金色的阳光穿过透明的窗帘,映入她的瞳孔中。她觉得眼睛有些酸涩,下意识想要眨动,却发现身体不受自己控制。只能被动地、麻木地捕捉空中飞舞的星屑。“愿愿...

苏愿坐在软椅上,仰着头,金色的阳光穿过透明的窗帘,映入她的瞳孔中。

她觉得眼睛有些酸涩,下意识想要眨动,却发现身体不受自己控制。

只能被动地、麻木地捕捉空中飞舞的星屑。

“愿愿,还记得以前在家的那段时间吗?”听到耳边响起的轻柔女声,苏愿机械地转动脖子,看到了一张十分美丽的面孔。

妈妈……

她的脑海中骤然闪过这两个字,就好像有谁在轻轻呢喃一般。

在女人温柔的目光下,她的视野上下晃动,点了点头。

女人笑叹一声,动作轻柔地抚摸着女儿的长发:“你不是一直想知道,妈妈为何会被流放到这里吗?其实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因为妈妈执着于寻找一些问题的答案。”

“世界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末日到底因何而起?那些将我们视为食物的异种又是如何出现的?为了弄清楚这些,妈妈找了许多年……”

“妈妈找啊,找啊……终于有一天,在妈妈即将触摸到真相,完成毕生夙愿的那一刻……那些人毁掉了妈妈的一切……”

女人说着悲伤的故事,但脸上却一直带着动人的微笑,她眼眸晶亮地直视前方,像是行于朝圣路途中的虔诚信徒。

似乎是感应到了“苏愿”疑惑的目光,她微微垂眸,看向怀里乖巧可爱的女儿。

她俯身,与女儿额头相贴,轻声问道:“愿愿喜欢妈妈么?”

“嗯。”苏愿听到了自己细弱的声音。

“愿愿想看到妈妈实现愿望么?”

“嗯。”

“我就知道……为了妈妈,愿愿能够做到任何事,对不对?”

“……嗯。”

听到女儿肯定的回答,女人抬起头,脸上的笑容更加甜蜜。

苏愿感觉到自己的手被抬了起来,随着视野的微微移动,眼前出现了一只白嫩小巧的手掌。

这只手掌只有成年人的一半大小,苏愿内心一跳,像是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

迎着女儿好奇的目光,女人从身边拿起一张水晶雕刻的卡牌,放在两人交握双手的正下方。

她再次伸手,取出了一把锋利的银制小刀。

苏愿惊愕地看着她将刀刃抵在“自己”的手腕上,下意识地想要挣脱,却始终无法取得身体的控制权。

她“附身”的这个女孩像是习惯了对母亲的言听计从,苏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女人划破她的手腕,任由鲜红的血液顺着白皙的肌肤滑下,滴落在那张漂亮的卡牌上。

“苏愿”甚至没有因为疼痛而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

安静了十几秒,女人突然扔掉了小刀,一把抱住女儿,喃喃道:“对不起……对不起……愿愿,对不起……”

倚靠在女人胸前,苏愿感觉到有一滴泪珠落在了脸上。她机械般地抬起头,却看到了女人高高扬起的唇角。

她流着泪,脸上呈现出的却是几近疯狂的笑意:“愿愿……妈妈已经把最强大的力量交给了你……你一定要替妈妈回去,回去找到真相……”

“妈妈相信你一定能做到……”

“因为愿愿……”

“永远是妈妈最听话的好孩子啊。”

……

……好奇怪的梦。

苏愿睁开眼睛,略有些迷茫地看着上方交错的巨大树冠,以及被绿色枝叶分割成一块一块的湛蓝天空。

“你醒了?”一个明显正处于变声期的少年音在她耳边响起,越来越远,“梓萱姐,她醒了!”

苏愿眨了眨眼睛,转动有些僵硬的脖颈,注视着少年远去的背影。

她放眼望去,发现四周全是三人合抱的粗大树木,距离她最近的那棵树底下,有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女背靠树干坐在地面。

少女穿着灰黑色的斗篷,清丽的面孔上沾染了些许污迹,正神色沉静地擦拭着手中的短刀。

眼前这原始森林、荒野求生的一幕直接让苏愿愣住了。

她这是……穿越了?

她这样的人,也能穿越么?

注意到这边的动静,被叫作“梓萱”的少女利落地站起身,反手将已经擦拭干净的短刀放入刀鞘,迈步朝苏愿走来。

苏愿想要坐起,在手肘撑地的刹那,胸口却传来了一阵刺痛。

“小心。”俞梓萱半蹲下来,扶住她的肩膀,帮她缓缓坐直。

“谢谢。”

苏愿看了眼俞梓萱放在她肩上的手,面色如常地收回视线,“是你们救了我?”

俞梓萱笑了笑:“救你算不上,只是顺手帮了点小忙,不足挂齿。”

“是啊。”那少年走过来,语气略有埋怨,“从十几只异种手里把你抢出来,确实只是‘一点小忙’。”

苏愿转头看他:“异种?”

少年没理会,而是拉了拉俞梓萱的衣袖:“梓萱姐,她既然已经醒了,那我们就快走吧!再耽误下去恐怕……”

俞梓萱伸手拦住他。

苏愿望着两人的神色:“……你们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做吗?”

少年下意识想要接话,但看到俞梓萱横在他面前的手臂,又只好悻悻地闭上嘴。

“我们确实身负要务,需要前往绿湖河岸基地。”俞梓萱顿了下,“这里距离绿湖河岸不过几公里……你是从那里出来的吧?”

绿湖河岸……

听到这个陌生的地名,没有继承原主记忆的苏愿只能错开视线,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

“不方便说也没关系。”俞梓萱毫不在意,“你现在觉得怎么样,伤口还疼吗?”

“……好多了。”苏愿状似松了口气。

俞梓萱笑了笑:“那我就放心了。这里属于绿湖河岸的辖区,想来不会再有成群的异种出现,以你的实力,遇到那么一两只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

“这些食物留给你,补充一下体力。”她把一袋压缩饼干和一壶清水放在苏愿身边,“我们还有事,就不多留了。”

在少年催促的拉扯下,俞梓萱站起身。

“……等等。”苏愿喊住他们。

少年猛地转过头,颇为不耐烦:“有什么事?”

苏愿不顾伤口的疼痛,强行站了起来,直视着俞梓萱道:“你们要去绿湖河岸的话……我或许能帮上些忙。”

如她所料,俞梓萱漆黑的眼瞳闪烁了一下。

……果然,如果不是看中她“绿湖河岸出身”,想让她帮忙做些什么,这个叫“梓萱”的少女绝对不会刻意提起他们的目的地。

虽然她并不清楚原主的身份,不知道她是否来自那个绿湖河岸,到那里之后会不会露馅……但她同样还没有掌握原主的“实力”。

或许原主在面临一两只所谓的异种时能全身而退……她却不行。

得先傍上这两人,解决掉近在眼前的危机,才能去考虑接下来该如何应对。

俞梓萱神色如常地笑道:“那就提前谢谢了……哦对,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

“我叫苏愿,愿望的愿。”

“俞梓萱。”俞梓萱看向那位少年,“他是乔未名。我们来自松叶城基地。”

苏愿轻轻点头,没在意新出现的陌生名词。

“你真的能走吗?”名叫乔未名的少年皱着眉头,有些不相信地上下打量着苏愿。

“当然。”

当然不行……粗略来看,她身上至少有七八道伤,最严重的那道开在右胸,只是呼吸都会带来令人窒息的疼痛。

最关键的是,她还伤到了右脚脚踝处的骨头,别说走路,右脚只要一沾地,都会疼到她直打哆嗦。

苏愿强忍着,前世的某些经历让她习惯性地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既然事情紧急,那我们就快些出发吧。”

俞梓萱看了她一眼:“未名,你去扶着苏小姐。”

“为什么……”乔未名话没说完就被一个眼神打断,他颇为不情愿地走到苏愿身边,示意她将手搭在他肩上。

“我可不是想帮你。”他用俞梓萱听不到的声音道,“只是你受着伤,会影响我们前进的速度。”

“要不是梓萱姐得时刻警戒,我才不会过来扶你!”

“是是……”

苏愿懒得和他分辩,爽快地将大半的重量都压在了乔未名身上。

乔未名只觉得全身一沉:“……你还真不客气。”

“未免影响速度。”苏愿朝他笑了下。

少年哼一声转过头去。

森林里的路高低不平,方位难辨,所以三人的行进速度并不快。幸运的是,俞梓萱对附近似乎还算熟悉,不需要苏愿来指路。

路上,苏愿状似闲聊地问道:“你们是怎么从那群异种手里将我救下来的?”

“你不相信?”乔未名斜觑了她一眼,“我们还想问你呢,你是怎么招惹到那么多异种的?足有十五六个。”

“我们发现你的地方距离绿湖河岸大约十公里,算是辖区边缘,异种出没频繁是不错,但一次性出现一群也确实少见。”

“你竟然能在它们手里坚持那么久……还杀了不少。”他哼哼道,“不得不承认,你还挺厉害的。没想到绿湖河岸也有这样的高手。”

“很厉害”的“高手”苏愿扯着嘴角,勉强笑着:“你们能把我救出来,说明你们比我更强。”

“那是。”乔未名骄傲地仰起头。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