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宁 5、各有盘算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齐嬷嬷把姜婉宁如何安排,她是怎样把嫁妆里,贵重物偷偷换掉,银票要有墨鱼汁伪造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出来。姜婉清听的一头雾水,妹妹打算做什么?万老夫人奇怪道:“宁儿是打算熬鹰?”姜...

婉宁

推荐指数:10分

《婉宁》在线阅读


齐嬷嬷把姜婉宁如何安排,她是怎样把嫁妆里,贵重物偷偷换掉,银票要有墨鱼汁伪造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出来。

姜婉清听的一头雾水,妹妹打算做什么?

万老夫人奇怪道:“宁儿是打算熬鹰?”

姜婉清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熬鹰?那个不是鹰,顶多是没出过巢穴的灰麻雀。”

李锐是什么,姜婉宁不打算管。

但,他不一样,他是鹰,是遨游九天的鹰,只是他还没来而已。

不过,有些事情不能告诉母亲和姐姐,也不能让李锐,把名声败坏的太彻底。

姜婉清笑骂道:“李锐从老侯爷病逝,七八年不曾出过府门,说是在府里读书,我看就是关在府里,关成了傻子!”

姜婉宁叹息一声,接着道:“总要慢慢来,先让他知道艰难才好。”

“那也要有人提点啊!”姜婉清扶额道。

姜婉宁摇头,他不用谁提点,他是那样的惊才绝艳,阴谋阳谋信手拈来,何须提点?

是了,要防备的还是要提醒,毕竟他太善良,待人以诚,难免被小人算计,不能再像前世一般,被算计到追悔莫及的地步。

“先让他知道家世艰难,一步步来,一口吃不成胖子。”

万老夫人皱眉,“那你就让柳氏进门?养一个不省心的贵妾?”

姜婉宁低头不语,柳氏必须进门,没有柳氏作天作地,怎么把李锐折腾走,给我的他腾地方?

姜婉清见妹妹难过,笑道:“贵妾也是妾,奴儿一样,等事情盘顺了,发卖了,或是找个庵堂送去让她清修便是了。”

万老夫人烦心道:“亏我让你姐姐求了太后,把婚约改成了赐婚,太后一番苦心,竟是给聋子说书,瞎子点灯,白费了。”

姜婉清同样烦心不已,自从武威候病逝,这七八年,侯府在陆老夫人手里,败了个彻底。

陆老夫人糊涂,竟想不起,还有个长女在行宫,看不到李家的危局。

太后娘娘,还有她的婆母大长公主,都跟着李家着急。

李皇后聪明伶俐,入宫后,巧妙避开杨贵妃锋芒,怀了嫡皇子,一直到顺利生下嫡皇子。

杨贵妃竟然没寻到法子,害死李皇后。

只是李皇后娘家实在不济,没了老侯爷,李皇后只能退避三舍。

以嫡皇子身子弱,需要龙脉气运养护为由,带着嫡皇子搬去皇陵附近的行宫中。

这样以来,杨贵妃鞭长莫及,可以确保嫡皇子顺利长大。

可现在嫡皇子七岁,再不回宫启蒙不行了。

太后顺水推舟,用姜婉宁的亲事,试探朝廷和杨贵妃。

如今看来,杨贵妃的心思,二十年如一日,没做成皇后,是她这辈子过不去的心结。

但凡与皇后沾边的事儿,在杨贵妃这里都没个好。

只是没想到,杨贵妃会安排流民入城,冲撞花轿,污了妹妹清白。

“那陆老夫人也是个傻子,儿媳妇不好,拦着儿子不让圆房,对李家能有什么好处?”

这时候就该让小两口亲亲热热,让杨贵妃白费心机。

万老夫人横了长女一眼,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

“当初我们便说,陆老婆子这样很好,蠢的明白,无知的让人一眼看到底。”

姜婉宁噗嗤一声笑了,“内宅的事情,我会尽快料理清楚,齐家才好让李锐出去见识。”

心里却想着,把侯府收拾好了,他就该来了,到时候新的李锐,谁也拦不住他崭露头角。

“我想知道,陆老夫人怎么处置柳氏呢?”

姜婉清喊随身丫鬟进来,吩咐道:“给跟车婆子一袋铜板,去打听打听侯府的事儿。”

那丫鬟抿嘴一笑,道:“夫人真是,哪里用一袋铜板那么多,侯府的事情,十个铜板知道个底掉......”

“多嘴!”姜婉清撇了一眼妹妹,摆手让丫鬟出去。

姜婉宁笑着道:“姐姐不用顾忌我,侯府内外早晚要收拾干净,只是要姐姐和母亲帮忙。”

当下,母女三人商议起来。

武威候府外院书房中,哭了一个时辰,终于没了力气的柳若云,着急没人来唤她出去,也没人搭理她。

薛嬷嬷呢?薛嬷嬷没把我和表哥的事情告诉姨母?

还是那些婆子,又聚在一起吃酒赌钱去了?

是了,表哥才大婚,这府里有的是酒菜,婆子们才懒得管她呢!

可是薛嬷嬷不会不管啊!

还有二小姐院子里的婆子,难道没把这事儿告诉表妹?

柳若云一心牵挂的薛嬷嬷,这会儿正笑逐颜开。

跟着账房,挺直了腰杆去了当铺,赎回了两间正街的商铺。

四万两银子换成了银票,转眼出去了两千两。

姜婉宁身边的外管事,大年媳妇,拿出一百两吩咐账房。

“铺子腾退出来,找几个匠人修缮一番,账房先生让匠人列出单子,明日给夫人报账。”

账房保证办好铺子的事儿,喜滋滋的接了银子。

盘算着去外城找匠人维修,至少能省下二十两来。

大年媳妇让账房写了文书,在账上记一笔一百两银的出处。

“这些银票,要等你们做出月银账册,还有府里老家人的养老名册,再去寻夫人对账拿银子。”

大年媳妇说了一半,又变卦了。

“其实,这些银子应该归入账房,不过,要夫人给你们才行。入公账总要有个手续,从我手里拿走,算怎么回事儿?”

账房和薛嬷嬷连连点头,出手给百两银票,夫人真是好啊!

那些刚换来,崭新的银票子啊!再等几天,就成她们的了。

薛嬷嬷盘算,至少能从里面抠出几百两。

到时候,她带一家子去田庄养老,几百两银子,够她余生吃喝不愁了。

进了外院,大年媳妇拍了一下匣子,“哎呦,表小姐呢?”

‘啪!’一声惊得薛嬷嬷想起,还有这么个不省心的人物。

大年媳妇从怀里摸出一锭银子,塞给了薛嬷嬷。

“嬷嬷,旁的不说,夫人是太后指婚,若是府里冒出一个庶长子,那是打太后的脸。咱们一家老小的性命,可都跟侯府连着呢!”

薛嬷嬷神情一凛,府里已经惹了一个贵妃,再惹到太后......

只怕不是府里典当东西过活,是要她一家子拉去牲口集市,以官奴发卖了。

“表小姐呢?”薛嬷嬷板着脸问。

一名小厮跑来,“嬷嬷,表小姐还在世子爷书房呢!”

薛嬷嬷立着眉毛要去书房,被大年媳妇拉了一下。

“我的嬷嬷哟!咱们是什么人?奴儿!这事儿咱们不好管,免得出力不讨好不是?”

薛嬷嬷眼珠一转,拍了拍揣在心口的银子,“这事儿,奴婢去跟老夫人说。”



重生之宠夫千百遍 从道果开始 房客行行好 农门酒香 我只想安静的宅在家 深空之流浪舰队 一曲相思梦 梦魇入侵全世界 一叶清寒 从士兵突击开始的征程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