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公 第四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子,在看一看,这**的牌匾,确是唤作《歌舞升平》,在这牌匾的角落上面印着邺城令的官印,代表中国这是朝廷的产业,“怪严禁,原来是是朝廷的产业,连这**都这般秀美,虽然了到了不上不下的年纪了,但是定是有才能,否者又如何出任着**,其他**的**莫不...

  “哟~这不是司马先生吗?贵客啊,司马先生请上座~”在一座**门口,**看见司马琚来了,热情的招待道,苏旭看这**,脸上轻轻薄薄的一层胭脂,淡淡的妆饰显得年轻,一袭秀发确是用着一根绿色的绸带束着垂在脑后,头上的青丝则是用着几根簪子不紧不松的扎着,脸上看不出一丝皱纹,瓜子脸,粉红的樱唇,俨然没有普通****的油气,但是却给人一种发自内心的好感,苏旭看着这**,心里估计着应该也就二十来三十岁不到的样子,在看看,这**的牌匾,确是唤作《歌舞升平》,在这牌匾的角落上面印着邺城令的官印,代表这是朝廷的产业,“怪不得,原来是朝廷的产业,连这**都这般秀丽,虽说已经到了不上不下的年纪了,不过定然有才能,否则又如何担任着**,其他**的**无不是四十岁上下,而这**没有那阅历,却能管理这偌大的**,确是不容小觑啊。”其实在这大秦国,并没有那么地势**,也并没有重农抑商这个国策,因为现在是三国鼎立的时代,假设你秦国重农抑商,那么别国的商人都不会来你这个国家,如此一来你就会损失太多太多的东西了。故此,虽然三个国家对那些肆意囤积货物的奸商是恨得牙痒痒,但是也是不敢打击商人的贸易,至多就是勒令他们不准囤积过多的商品,否则族三族,但是屡禁不止啊,无奈朝廷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到在后来就是秦国的当朝皇帝柳编下令官府也加入商人的行列,一开始有大把大把的腐儒反对,说这事有悖圣人教化,可是在柳编的强硬态度之下,这个政策施行了,柳编心想:“朕要是在不实行这国策,这天下岂不是要变成商人的天下了!这帮腐儒!朕真想罢了他们!”事实证明柳编以及他的心腹们的决策是对的,有了朝廷的保证与朝廷的信誉,众多的小商人以及百姓都是选择了朝廷的店铺,这倒是大大的打压了商人的气焰并且给大秦收多了将近四成的财富。当柳编从吏部尚书林维那里得知这个消息之后真是乐的合不拢嘴,大失君王尊严,使得一旁的林维不停地咳嗽。示意柳编君王的尊严。这才有了《歌舞升平》的特别之处,毕竟,不是所有的**都可以找一个“年轻”而且有气质并且有才能的**。“这就是政府的底气啊。”苏旭心想。司马琚笑着说道:“惭愧惭愧啊,司马琚不过一太中大夫岂敢当许姐一声贵客啊,确是不知林姑娘此时可接客否?”他也客气的回答着这**,其实以他的身份大可以势压人,直接让那林姑娘出来,只是以他的话来说是来潇洒的何必以势压人给自己找不自在呢,再说了这《歌舞升平》是朝廷的产业,是他效忠的皇帝的产业他怎么好自己欺负君上的产业。至于不承认自己是贵客,确是过谦了,太中大夫是言官,但是太中大夫可不比御史大夫,御史大夫主要是督查,监测臣子是否有不法的事情然后上报皇帝,一般情况下御史大夫是接触不到国家大事的商议讨论的,因为一旦涉及到国家大事的时候,皇帝都是会召集六部的尚书,以及太中大夫,谏议大夫,于偏殿商议的,所以太中大夫等人必然是皇帝的心腹,所以当之无愧的是贵客,因为他们可是这个国家的核心。至于早朝,就是京城里面各个官署的主官,邺城令,九卿,六部尚书等等手握实权的官员一起向皇帝汇报自己手下的工作。“司马先生,这话就太过谦虚了,您要是当不得贵客,那这大秦国就没人当得起了~恰好,林姑娘今日得闲,要不要许丽带着司马先生去林姑娘那里?”那许丽说微笑着说道,这笑容真使人如沐春风,恰到好处。司马琚带着四处扫视的苏旭走进了这邺城第一大**——《歌舞升平》,而那许丽也是闪了一步,微微的落在司马琚的身后,看着跟在司马琚后面的苏旭心中一丝疑问:“这小子是谁,竟然和司马代大夫一起。不曾听说司马大夫那一党有这个人呐。”不过疑惑归疑惑,许丽也是不会说出来,毕竟她只是个**,万一热的司马琚生气了在皇帝面前一说,那一切就完了。待进的那《歌舞升平》的大厅,苏旭不由得心里赞叹道:“好一个歌舞升平,果然是邺城第一**。”只见这大厅的四角和正中间是各伫立着一根四个壮年男子围成一圈方能抱住的巨大的柱子,这五根柱子的至低端至上约一虎口的位置为界限,以下是黑色的大理石做成的护脚,以上是精妙绝伦的雕刻,五根柱子上的雕刻各不相同,无一重复,有潜龙吐雾,彩凤飞舞,孔雀开屏,等等,在中间的柱子旁边为半径大约十米,是一排排的圆桌,每个圆桌的间距是半米,每一个桌子半径约为一米,并且标配有五个个座位,以供来此吃饭的客人坐席。在大厅左前方与右前方各有一个楼梯,蜿蜒而上,直达房顶,在楼梯的栏杆上同样的雕刻着格式各样的图案,每个图案皆是栩栩如生,惟妙惟肖,各不相同。约每十二阶台阶为一层楼,每一层楼是一种样式,一种颜色,一种风格,这《歌舞升平》共有四层楼,第二层楼主色调以青色为主,绿色为辅,里面摆设的风格是以赵国的风俗为主,走廊绕着一楼大厅为四角,这南边的一角最为奢侈,西边的一角则稍次。第三层主色调是黄色,黑色,绿色为辅,很显然这是以魏国的风情为主导。与第二层不同,第三层沿着一楼大厅的走廊是圆形的,别有一番风味。第四层则是以黑色,红色为主,青色,绿色为辅,代表的是秦国,里面的风格也是以彪悍的秦风,在走廊上,可见到悬挂的长剑,挺立的长戈,不过都是没有开锋的,毕竟凡是来这里的都是来找乐子的,要是一不小心伤到人了就不好了。这《歌舞升平》的屋顶悬挂着巨大的倒钩,从这倒钩上用绸带吊着四个巨大的精美花篮,在这花篮里面有馨香的百合,淡香的玫瑰,浓香的丁香花,阵阵香味在这《歌舞升平》悠然环绕,宁人心旷神怡。“是嘛,既然林姑娘现实得闲,那就好,些许时日不得见林姑娘,司马琚实在是思念的紧呐,徐姐姐还是生意要紧,就不劳烦徐姐姐亲自带路了,司马琚确是识路。”司马琚听到许丽说那林姑娘此时得闲,立时心里急躁的欲立刻见到佳人那俊美的面容,哪还有一点为皇帝排忧解难的镇定。他心想:“要是和这许丽慢慢的走得走到数年之后吧,我得快点见到小林,许久未见了,确是想死我了,也不知小林有没有想我。”想到这里,他要向着最近的楼梯走去,一时间确是忘了苏旭。“先生!你似乎忘了些什么啊。”苏旭有点郁闷的说道,心想这小子不会要赖账吧,这可是他要请我来的,怎么玩这招装失忆?装忘记?那怎么行。经过苏旭以提醒,司马琚记起来了他还有个苏旭没有搞定,于是转过头对着许丽说道:“许姐姐,帮我带着这小子给他找一个他自己看的过的姑娘吧。”说完头也不回的快步走去,期间还差点撞到人,还在能来《歌舞升平》的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一般也不好结仇,再说了这是秦国朝廷开的**,谁敢在这里捣乱,那不是找死吗。眨眼之间司马琚已然消失在苏旭和许丽的视野中。“先生既是司马先生的朋友,那么许丽自当竭力招待,只是不知先生贵姓。”许丽听到司马琚所说的话之后便热情的对着苏旭说道,期间伸手拂了下耳边的青丝,别有一番风味。苏旭说道:“既然姐姐如此热情,那么在下就直言了,在下信苏,名旭,与司马先生为至交,有劳姐姐了。”“诶~苏先生哪里话,能为苏先生效劳是贱妾的荣幸啊”许丽笑着说道,她可不敢乘机自称姐姐,尽管是苏旭自认弟弟的,她可不知道这苏旭的真是身份,万一是什么大人物的话,而恰好自己占了这口头上的便宜就等于扫了人家的面子啊,不过就算是一般的大人物,哪怕是九卿,许丽也是不惧的,毕竟这里是秦国国君的产业,谁敢放肆,皇帝可不会因为一谁谁谁的话就惩戒自己的产业里面的主事,只是这司马琚等皇帝心腹她是惹不起的,毕竟是皇帝的心腹,只要在皇帝面前说一句不满自己的话,那么自己就玩蛋了。虽然从未见过也未曾,听说过皇帝的心腹有苏旭这一号人,但是苏旭刚刚也说了自己是司马琚的至交好友,那么就算苏旭不是皇帝心腹,但是苏旭只要告诉司马琚不满,那么自己还是要完蛋。所以许丽也是小心的接待者苏旭,这也是许丽能在这二十来岁的年纪便能出任《歌舞升平》主事的原因了,她的眼眸可是亮着呢。什么人必须小心应付,什么人可以随便的打趣,她可是很清楚地,这也是皇帝安心的将《歌舞升平》交予她管理的原因了。就在许丽要带着苏旭上楼的时候,在不远处走出一个中年男子,身穿无忧锦袍,脚着翔天靴,头束藤冠,下颌是漂漂的短须,一副尊贵的气质,但是当他看到苏旭与许丽走在一起的时候,不由大怒:“那小子是谁!竟然和许主事一起!且与我站住!”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