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公 第二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不能够彻底使之消失了,虽然肯定会作用难以无法言喻的作用,所以,司马琚有种直觉,眼前的小子也不是平凡普通的人,而已缺乏某些东西,接着就会如“金陵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通常,成了举重若轻的人物,现在的和这小子结交到朋友必定会对以后有好处,也会给自己这一党在太中大夫的府门口,司马琚故作严肃的对着苏旭说,他知道,这样有助于减少与苏旭初次见面的隔阂与陌生感,虽然不能彻底使之消失,但是一定会起到无法言喻的作用,因为,司马琚有种直觉,眼前的小子不是平凡的人,只是欠缺某些东西,然后就会如“金陵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一般,成为举重若轻的人物,现在和这小子结交朋友必然会对以后有好处,也会给自己这一党派拉到一个未来的核心人物。当然这些还早,不是有句话叫做未雨绸缪吗。。...

苏公

推荐指数:10分

《苏公》在线阅读


  “苏旭是吧,本大人的姓氏是什么你也是时候知晓了,听好了,本大人是当朝太中大夫司马琚,记住了吗,以后出去了记清楚了,你是我司马琚的人,不要怂知道不,还有就是,不要仗着我太中大夫的名号去欺负平民,不过嘿嘿,适当**下女孩子还是可以的,不过你小子给我记清楚了,不要**人妇,不然我都救不了你。”

  在太中大夫的府门口,司马琚故作严肃的对着苏旭说,他知道,这样有助于减少与苏旭初次见面的隔阂与陌生感,虽然不能彻底使之消失,但是一定会起到无法言喻的作用,因为,司马琚有种直觉,眼前的小子不是平凡的人,只是欠缺某些东西,然后就会如“金陵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一般,成为举重若轻的人物,现在和这小子结交朋友必然会对以后有好处,也会给自己这一党派拉到一个未来的核心人物。当然这些还早,不是有句话叫做未雨绸缪吗。

  “那,先生你的意思是说,我可以借着咱们太中大夫府的旗号**良家妇女,大家闺秀吗?”说道这里,苏旭也故作一副向往的样子,依他的才智岂会不知道司马琚的意思,毕竟一名高高在上的太中大夫,俸禄两千石的高官,岂会对一般的平庸的人如此言语,司马琚这样的对自己说话,必然是想拉拢自己,故此苏旭也是顺着司马琚的意思,他也想和未来的‘主人’搞好关系。

  “嘿,嘿!小子你给我听好了,本大人说的是未出嫁的女子,而不是良家妇女,你这个妇女可是包括了好多的存在啊!上次被你小子骗取了十倍的钱,弄得本大人现在还心痛,你小子还想钻空子!真当本大人是驴啊!这种当上过一次就不会再上第二次!”司马琚恶狠狠的说道。

  “嘿嘿,大人这也不能全怪我啊,当初要不是你自己反应不灵敏也不会被我以辩书诈到啊。”苏旭搓了搓手坏笑着说。

  “行了,行了,你小子给我记好了,我太中大夫府不养闲人,要是你不作为的话,哼哼。”

  “那是不是,把我扫地出门?我事先说明啊,我是不会退钱的!”苏旭之所以这么大胆的说是因为他确信司马琚不会把他扫地出门,毕竟他可是“天文地理,兵法韬略”无所不知啊。

  “哼!你想的美,你让我一下子少了那么多钱!!那可是我去潇洒的钱啊!你还想这么轻松的走?做梦吧你,我告诉你,我这三年不把你的见识榨干是绝对不会收手的,哼哼哼。”司马琚故作想象把苏旭榨干的样子,正的意的样子,苏旭只听到一声

  “夫君,回来了吗。”

  “小子你给我记清楚了,这个声音是你主母的,你小子可得给我悠着点,你主母可是个狠角色,在她面前别乱嚼舌根,她可是厌恶咱们男人去那里潇洒的。”司马琚低声的对苏旭说道。然后走进了太中大夫府,说道:“夫人,我回来了,看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回来?”司马琚看着院子后面站在大堂门口的女子柔声的说道。

  “嗯?夫君,你今天终于开窍了,竟然一改往昔的小气带回来了一个佣人。”那女子诧异的说道,他可知道自己的夫君是个什么样子的人,结婚这许多年都未曾请过一个佣人,自己对于司马琚的小心思很清楚,毕竟夫君是男人,什么夫君说的潇洒她早就知道,是什么东西了,只是不要明目张胆的让自己知道就行了。

  看到自己的夫人这表情,司马琚也是一阵愧疚,毕竟按理来说自己两千石的俸禄不要说一个佣人了,是个佣人都请得起,要知道,邺城北部尉的俸禄也就只有六百石,可是转眼一想人不**枉少年,现在不是买回来了一个‘佣人’吗,司马琚又坚定了潇洒的决心。

  “是啊,夫人,这是为夫买回来的佣人,买这个家伙可是出了十倍的价钱啊,所以啊,以后什么脏活,累活全都给这小子,也算是聊表为夫这些年对你的亏欠。”司马琚说道。

  苏旭这一听顿时不乐意了,嘿!我卖的见闻和知识!可不是卖劳力!他正要开口反驳,只见眼前的景象他又把自己要说的话咽了下去。

  司马琚的夫人,司马氏竟然哭了!没错!哭了,只见司马琚对着苏旭起了个眼色,苏旭大概认为就是之前司马琚说的他自己的夫人是狠角色了,男人一般都对哭泣的女人下不了狠心,特别是温柔的女人。“好吧!我认了。”苏旭朝着司马琚做了一个眼色。司马琚这下就喘了一口气,对着司马氏说道:“夫人没事别哭了,你可知道为夫为了给你买这个佣人下了多大的决心啊!走,咱们进去大堂坐着”司马琚又转过头对苏旭说“你小子去给我与夫人倒一杯茶来。”

  苏旭朝着司马琚做了个眼色,意思是:我认了,这回,但是你记住这次就仅仅是作为我使用无双的辩术诈了你的赔偿,再没下次了,要知道我卖的可是见闻知识,而不是劳力。

  司马琚看到这眼色压根就没理会,反而做了一个示威的眼色。“好!哥忍了!你小子给我等着!”苏旭恶狠狠的想着。他转过身去要倒茶,可是“茶壶呢!!!茶杯呢!!!”苏旭抓狂了,等了四处找了许久没找到,司马琚等了许久见苏旭还没送茶过来,说道:“你小子什么回事!道个茶水要这么久。”

  司马氏听到这个尴尬的说道:“夫君,这不关他的事情,今早夫君早朝起身饮水的时候不小心将茶壶打碎了。贱妾还未曾去购置。”听到司马氏这么说,司马琚也是一脸尴尬的说道:“原来这样啊,这样吧为夫现在去换好便服再与这小子去买一副茶具回来吧,这个夫人,是否。。。”司马琚搓了搓手掌,不好意思的看着司马氏。

  看到这一幕苏旭,内心一阵鄙视也是一阵后怕,“原来这小子是妻管严啊,不敢感觉这种老婆还真不敢要,一方面很温柔,一方面又那啥,受不了。”

  “好吧,夫君谨记不可过度奢侈。”司马氏,一说完这句话,司马琚就想着带苏旭出去购置茶具了,这家伙早就看上了一副茶具只是不好意思买,毕竟家里还有茶具,要是再买了必然会给自己的妻子规劝,唉,想想之前的光禄卿李昭,整天说自己妻管严连个像样的茶具都没有,真是丢自己党派的脸。仔细一想,自己真是妻管严吗?不对是自己舍不得妻子伤心哭泣,一想到司马氏流泪的样子司马琚就一阵受不了,还好自己不是妻管严,司马琚弱弱的安慰了下自己,殊不知这正是另一种妻管严。

  “夫君,这种购置茶具的事情只要让佣人去做就行了吧,何必劳烦夫君亲自躬行呢?”司马氏不解的问道。

  “诶,夫人此言差矣,他不过一个小小佣人,岂会知晓茶具的好坏呢,如此还需为夫亲自去一趟。未免被骗啊。”司马琚装作一副高深的样子,倒是把司马氏逗笑了。

  “既然如此,夫君还需早去早回,莫要去那潇洒了。那个小佣人叫什么名字啊夫君至今未曾告知贱妾。”

  “那个夫人且安心,为夫此去必然不会潇洒,为夫仅仅买一副茶具回来,决不去潇洒。那个这小子叫苏旭。夫人大可不必与他客气,有什么脏活累活都给他吧!只要不把他累死就行。”司马琚转过头对着怒气要爆表的苏旭说道“苏旭门口候着,算了,本大人看你这一身衣服传出去彰显不出我太中大夫府的气势,这样吧随我来我给你一套衣服吧。”

  听到这话苏旭知道只是司马琚在示意自己别生气,对于司马琚的吝啬苏旭可是小有见识了。说道:“如此,多谢先生了。”

  “那个,苏旭啊,不要怨先生,具体情形出去再说与你,你且看看,这件衣服合适否。”司马琚拿出一件看上去很新的长袍。而苏旭则站在司马琚的房门口,毕竟这可是司马琚与司马氏的房间,苏旭不好进去,只等司马琚送出来。苏旭拿到衣服之后笑嘻嘻的说道:“如此多谢先生的旧衣服了。”

  “诶!你小子看清楚了这可是件新衣服啊,我还没穿过几次啊!”司马琚不满的说道,“先生啊,这件衣服你既然穿过了,自然就不能算新衣服了。”苏旭硬是要和司马琚着,他这是要司马琚吃瘪以报复啊,“好!算你小子狠。”司马琚不满的嘀咕道。

  苏旭换好衣服之后,司马琚领着他走到大堂,只见司马氏正在刺绣,见到两人出来,放下了手中的刺绣对着司马琚说道:“夫君,早回。”

  “好,谨遵夫人口谕。”司马琚向着司马氏说道,还行了一礼,司马氏笑着说:“瞧你这样。”

  一旁的苏旭清了清嗓子,“先生,咱们走吧。”司马琚也是反映过来,这个星期还未曾潇洒呢,现在时间紧要啊,开心的看来苏旭一眼,意思是:好小子,不愧是我的心腹。回过头对司马氏说道:“夫人,为夫走了。一个人在家小心点吧。”说着就带着苏旭走了出去。

  “等等!苏旭,你替我看着你家大人,且好好规劝他莫要去潇洒了。”司马氏叫住苏旭。“谨遵夫人口谕。”苏旭恭恭敬敬的说道,又回过头看看司马琚,奸笑了两下。

  大街上,司马琚讪笑的对着苏旭说道:“那个,你别在意啊,我都说了你主母是个狠角色,我要是不那样说的话,你主母不是白高兴一场了嘛,要知道你主母看到我给他带了一个佣人回去还以为我在关心她,我也不好扫你主母的兴啊,你就委屈下好吧。”

  “我怎么会生气呢,先生,我断然不生气,反而还为着有这样重情义的‘好主人’开心呢。”苏旭言毕,转过脸恭敬的向着司马琚行了一礼。

  “额。。。那,那就好,哈哈。”司马琚正要松一口气,谁知道苏旭又来了一句话:“先生可知领走之前主母

  的话,主母让在下规劝先生莫要潇洒,如此先生日后且要小心才是莫要落入在下话柄之中。”说完苏旭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看着司马琚,要知道司马琚最大的乐趣之一就是去潇洒了。要是断了他这这一兴趣,那还不如让他去死得了。司马琚惊讶的看着苏旭,愤恨的表情溢于言表,不过苏旭又说道:“先生,嘿嘿,只要带着旭一并潇洒,则是旭之过矣,是旭未曾规劝先生洁身自好。先生看可否。”

  司马琚呆呆的看着苏旭半晌,“唉,又被你小子榨掉了这么多的银子!!要是带着你我一个月潇洒的次数岂不是要少一半!!你好奸诈啊!苏旭!我真后悔买了你!我司马琚发誓一定要榨干你!的!见闻!”

  “岂敢,岂敢,先生乃旭之主人,旭岂敢欺诈主人,旭既为仆人,自当殚精竭虑。”

  “哼!”的中年人看到苏旭,大喝一声:“那贼子!你往哪里走!上次蹭脏了本公子的衣服,给你跑

  在邺城西大街上的一间商铺,司马琚协同苏旭走了进去,还未走入,只见一个衣着光鲜了,这次你是跑不掉了!”



我家学霸是键盘侠 寒门帝尊 狂野小野狼 月老成家 从绝地求生开始无敌 我有一座末日城 狂暴神话系统 山河行遍 武侠之武破九霄 奶爸的异界餐厅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