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国惊梦 第一章 亮剑出鞘(之一)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但也并不说话的,他倍感很幸福和快乐,放佛从来不也没这么幸福和快乐过。他们就那样走着走着,太阳丝毫也没移动的迹象。突然间,男人看不见了,太阳一下子就遁脱了。他看见了一座规模庞大的营寨,碗口粗的木头营栏上,挂着数不清的人头。有青年的,有老人的,有孩童的,除了女人的,他做梦了,梦见了那个男人。他温顺地走在那个男人的身边,他们是要去哪里啊?路的两边,是金黄色的麦田,阳光好清澈。他看到了在田间站着的农夫,他们脸上的表情,是那么平静。他们静静地看着他们从小路上走过去。为什么他不说话啊?玉闲很奇怪,但也并不说话,他感到很幸福,仿佛从来没有这么幸福过。他们就那样走着走着,太阳丝毫没有移动的迹象。忽然,男人不见了,太阳一下子就遁脱了。他看到了一座庞大的营寨,碗口粗的木头营栏上,挂着数不清的人头。有青年的,有老人的,有孩童的,还有女人的,数不清的人头。奇怪的是,那些人头都在微笑,仿佛他们都活着。营寨的上空,一面大纛呼啦啦地凌空闪动着。大纛是那么地黑,阴沉沉地,残忍地俯视着大地。就在他惊恐地看时,那面大纛却张开双翅,恶狠狠地向他俯冲下来。他拼命地想跑,可是双脚却像被钉在了地上一样。他张嘴想喊,可是喊不出声来。他拼命地挣扎,挣扎……。...

天国惊梦

推荐指数:10分

《天国惊梦》在线阅读


  一声惊雷把玉闲从梦中惊醒。隆隆的雷声,更像大炮的轰鸣。是的,不远外,在城垣外十里,有五万多清军。玉闲坐起身,半倚在雕花大床的靠背上,默默看着为电光照得如游丝的房间。

  他做梦了,梦见了那个男人。他温顺地走在那个男人的身边,他们是要去哪里啊?路的两边,是金黄色的麦田,阳光好清澈。他看到了在田间站着的农夫,他们脸上的表情,是那么平静。他们静静地看着他们从小路上走过去。为什么他不说话啊?玉闲很奇怪,但也并不说话,他感到很幸福,仿佛从来没有这么幸福过。他们就那样走着走着,太阳丝毫没有移动的迹象。忽然,男人不见了,太阳一下子就遁脱了。他看到了一座庞大的营寨,碗口粗的木头营栏上,挂着数不清的人头。有青年的,有老人的,有孩童的,还有女人的,数不清的人头。奇怪的是,那些人头都在微笑,仿佛他们都活着。营寨的上空,一面大纛呼啦啦地凌空闪动着。大纛是那么地黑,阴沉沉地,残忍地俯视着大地。就在他惊恐地看时,那面大纛却张开双翅,恶狠狠地向他俯冲下来。他拼命地想跑,可是双脚却像被钉在了地上一样。他张嘴想喊,可是喊不出声来。他拼命地挣扎,挣扎……

  铺天盖地的清兵汹涌而来,他们手里拿着各式的兵器,恶狠狠地向他逼近。他问大虎:“怎么回事?我们的天兵在哪里?为什么只有我们三个人?”

  大虎为什么那么平静,脸上的表情比晚上的月光还要平静:“大哥,我们哪有什么天兵啊?我们的弟兄们不是都去押镖了吗?”

  “你为什么不叫我玉王?这么放肆!”他怒气冲冲。

  二虎笑嘻嘻地站起来:“玉王千岁,你现在什么部下都没有了,你还是什么玉王?你把这么多兄弟都送了,你还有脸让别人喊你玉王!”

  叮——叮——叮——,怎么是李铁匠在打铁?灼热的炉火冲出炉膛,火星四溅。李铁匠的脸被炉火照得通红,活像阎罗殿里的鬼吏。

  “公子,您要的刀还没打好呢。您改天再来拿吧!”李铁匠还是那么客气。

  他明明看见刀架上放着他要的刀,二十两银子的佩刀。不,不是一把,是十来把。

  “你不是已经打好了,放在刀架上了吗?”

  “没有啊,公子您看错了。”李铁匠看也不看刀架。

  “李师傅,你看看刀架嘛!真的打好了!”

  “那些刀不是你定做,没有一把刀是适合你的。你要的刀,我打不出来……”

  从外面闯进几个兵勇,他觉得很面熟,似乎在哪里见过。他们吵吵嚷嚷,拿起了刀架上的刀,正好人手一把。

  “是这小子吧?”为首的兵勇挥起了刀,“我们找了你很长时间了,你还是落到我们手上了。哈哈……”

  他夺路而逃。

  几个兵勇在后面紧紧追赶。幸亏他们没有带弓箭,要不然怎么跑得过?马到哪里去了?他心爱的黄骠马,到哪里去了?

  路越来越窄,两边站满了古怪的人们。他们看着兵勇追着他,一动不动,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任何言语。

  终于,前面没路了。

  他靠在墙壁上,感觉心都要跳出来了。兵勇们狞笑这慢慢逼近,好像猫看到了跑进死胡同的老鼠那样得意。

  为首的兵勇,怎么这么熟悉?为什么?他为什么想不起到底是谁,在哪里得罪了?

  兵勇举起了刀,举得很高,刀头落下,像闪电——

  玉闲感到了冰凉兵刃的寒气……

  他终于从梦中醒来,然而,梦,真的仅仅是梦吗?李铁匠精心打造的劈月刀挂在墙上,刀鞘上的虎头纹饰在闪闪的电光中依然那样沉静而威严。

  思绪飞转——

  1、

  『见到血泊的时候,不要惊慌』

  道光廿九年夏末,通往梁家冲的小路上。白玉闲带着镖队缓慢的行进着。这次护镖很顺利,还在广州城有了意外的收获。广州城的繁华还留在脑海。不要说白天,就是到了夜里,街道上也有人在闲逛。江面上千船万舸,最叫人吃惊的就是一种洋船,行走起来飞快,但是却根本不需要人划桨。范师傅觉得那船更像是妖怪。的确,这种船高大的烟囱里喷出一股浓浓的黑雾,真有点邪乎。这些船在江面上横冲直撞。哼!洋人在广州竟然比中国人还尊贵!连官员都怕他们三分,更不用提那些鱼肉百姓的官兵了。这倒让他心里稍微有些快意,快意之余又对冯哥说的“洋兄弟”有些怀疑。这些不把中国人放在眼里的洋人,可能和拜上帝的人称兄道弟吗?

  认识美国教士詹姆士是一件让他感到非常有意思的事,从这个教士口里了解了很多他想知道的关于上帝的事情。问题是,耶稣教教士所说的与拜上帝冯哥所说的相去甚远,他当然不太相信教士说的话,甚至觉得他包含恶意。他蹩脚的中国话让人很难理解他所说的表达不畅的句子。他说什么上帝创造了世界了,什么诺亚方舟了,什么犹大出卖耶稣了……当然,最让他难以相信的是,他说皇上帝只有一个儿子,那就是耶稣。他断然否定洪教主是皇上帝的儿子,这让他认定这个教士是别有用心的。

  当然,玉闲到死也不知道,在广州,他们的洪教主,后来的天王,曾经极为热切地想成为一名牧师。

  离梁家冲还有三里多,二虎就嚷起来:“哎哟,总算快到了。肚子都饿扁了!”

  四娘喜欢逗二虎:“就你饿,你还坐车呢。要是像你玉闲大哥那样骑马,看你还不早掉到马肚子下去!”

  二虎还真就当真了:“我才不会掉马肚子下!我会骑马!”

  四娘继续逗他:“会骑?你骗谁啊!不就是让人扶着在马背上骑着,拿也叫骑马?!”

  二虎的脸腾地红了:“玉闲大哥,你看四娘老是欺负我!”

  玉闲从自己的回忆中回过神来:“四娘,别戏弄二虎了。”又对着二虎说:“二虎,要是饿了,就吃点东西吧。我们还有些牛肉。四娘,拿出来给二虎吃点。他还小,不经饿。”

  四娘呵呵地笑了:“瞧,还是少爷疼你。既然少爷发话了,那就让你这小家伙先垫垫肚子吧!”

  大虎瞪了一眼二虎:“二虎,忍着点,马上就到慧娥姐姐那里了。到那里吃饭。四娘,别给他拿!就三里地,一会儿就到了!”

  四娘咯咯地笑了,却一把把一块牛肉塞给了二虎:“还是姐姐最疼你吧!”

  二虎重重地点了点头,大口地嚼了起来。

  玉闲抬头看看天,大片的黑云正从正南方涌过来,越来越逼近太阳:“师傅,你看是不是快下雨了?”

  老范正在马上迷迷糊糊地眯着,老镖师了,知道该怎么赶路。这样边赶路边养精神,可以解除一些长途跋涉的困倦。他眯缝着眼睛看了看天空:“嗯,像。不过梁家冲快到了,没事儿!这雨,赶不上咱们的马。”

  “那咱们还是赶快点,我可不想变成落汤鸡。”四娘皱皱眉。

  广西今年大旱,上百万亩的庄稼都枯死在田里,看着都让人心疼。那些干涸的土地,在夜里都在往外吐热气。这个秋天,都不知道要怎么过啊!是的,需要一场雨,一场倾盆大雨。但即使现在雨下了,又有什么用?这样的大旱,让村里的人都不敢去找大户借粮。去年大旱,已经欠下大户一堆的债,今年渴望中的好收成现在也已经成为了泡影。今秋将颗粒无收,不知到时候该怎么偿还大户。此次出镖经过梁家冲的时候,村里的人已经有半个月没吃过大米了。看着村里瘦骨伶仃的人们,大家心痛不已。玉闲给村里人留下二两银子,希望他们能暂时有粮食吃。现在马车上拉着几百斤大米,还有几十斤肉,都带给村里人的。当初他们为了逃脱大户的压榨,跑进这深山开荒种田,没想到即使这样也很难维持生计。到底到什么地方,才能过上安稳的日子啊!

  玉闲心里这样感叹。

  转过山坳,就可以望见梁家冲了。梁家冲只有十来户人家,不到四十口人,大部分姓梁。不过此时玉闲心里隐约有些不安,很明显,看不到有人在走动。

  “大哥,你看,他们在做饭!”四娘眼睛尖,一下子就看到了袅袅上升的炊烟。

  “奇怪——”大虎发现了问题。

  “怎么了?”玉闲刚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

  “都这个时候了,怎么还在做饭?”

  的确,已经过未时了,怎么现在还做饭?

  “说不定慧娥姐知道我们要回来了?”四娘不知道是说给自己呢还是说给别人。

  越来越近,村里并没有人走动。倒是看到有人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放佛睡着了似的。

  玉闲双腿一踢,黄骠马长嘶一声,飞快地跑了起来。大虎也赶快跟上。

  惨不忍睹。

  村子遭到了血腥的屠戮。

  到处是血,殷红的血。

  没来得及细想,玉闲策马直奔慧娥家。

  慧娥家房门已经歪在一边,一具无头男尸倒在门外,从颈腔里喷出的血渐了足足有三尺远,伸向前的手臂放佛要抓住什么。是慧娥的父亲。看着房门,玉闲的心一下子沉重起来,好像里面就是万丈深渊。他一步一步地挪动自己的脚步,终于挪到了门口。害怕什么?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一具无头的女尸衣衫不整地躺在床上。是慧娥。玉闲感到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一样,仿佛整个世界都正在往黑漆漆的地方滑落。他说不清楚自己对这个坚韧姑娘的感情是什么,但此刻,巨大的悲痛让他只想着一件事:为慧娥报仇!

  镖队已经全部进村了。

  这悲惨的一幕让大家都变得不再言语。四娘抿着嘴,嘴角不停地抽动着,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二虎吓得张大了嘴巴,不敢从车上下来。

  大家分头查看了各家以后,聚在了慧娥家的院子里。

  没找到一个活人,连一岁不到的婴儿都不能幸免。锅里的饭熟了,可是等待吃饭的人却永远也吃不到饭了。最为残忍的是,除了婴儿,头颅都被割了下来。为什么这些善良的人都不得善终?这样一个山里安静的村落,现在真的非常安静了,连鬼魂经过都噤若寒蝉。

  此时,厚厚的黑云吞没了太阳最后一缕金光之后仍不嫌满足,继续吞噬着剩下的微弱天光。

  玉闲蹲在那里,低着头,眼睛盯着不远处慧娥父亲颈子里喷出的鲜血。他的心里现在有一团火,正熊熊地燃烧,足以烧尽他的每一寸皮肤。

  大家看着沉默不语的玉闲,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还是范师傅开口了:“找个地方把他们都埋了吧。入土为安吧!唉——”

  “头都没有了,好惨啊!”王翼轻声低说。

  玉闲突然从地上站起,就好像一下子从土地里冒出来的。他血红血红的眼睛环视了下围在身边的众人,最后落在了范师傅身上。

  “师傅,我们要给村子里的人报仇!”

  “玉闲啊,”范师傅看了看愤怒的徒弟,“我们连凶手是谁都不知道,怎么去报仇?”

  “我看,应该是土匪吧?”大虎不是很肯定。

  “大哥,我也觉得是土匪,我们这次出来的时候,前面的山里,不是有一股土匪吗?”王翼的话有一定道理。

  “土匪要割下他们的脑袋做什么?”玉闲一句话把他们俩都给问住了。

  “依你看呢?”老范看着玉闲。这个爱徒,几年的走镖经历,已经把他磨练得非常老练。年轻人血气方刚这是自然,但血气过盛更多的时候会让人莽撞行事。老范虽然也被眼下的惨状震惊,但他并不想给镖队带来麻烦。能把全村人灭口,这帮凶手肯定来头不小。

  “我看过了,屋子里的米还在。土匪来,无非是抢米、抢钱、抢人,不至于把人的脑袋都割下来。你们说的那些土匪,咱们也打过交道了。三合会的罗大纲不是滥杀的人,他们只是对付官兵。”

  众人纷纷点头。

  “既然不要米,而要的是人头。我估计,极有可能是官兵。”

  “官兵要人头做什么?”王翼不明白了。

  “用人头换赏银!”老范一语道破。

  “这帮天杀的,竟然拿百姓的人命发财。”王翼说。

  “打不过土匪,就拿无辜百姓领赏,真是畜生!”大虎怒不可遏。

  “玉闲,你打算怎么办?”老范注意到玉闲坚定的眼神。

  “杀掉这帮没人性的畜生,替村子里的人报仇!”

  “可杀官兵是死罪啊!”童二旺有点害怕。

  “他们就该随便杀百姓吗?”四娘气愤了,“童二旺,你胆小就留下,我跟大哥去杀这帮畜生。”

  “谁说我胆小了,只要大哥同意,我童二旺没二话!”

  “大家还是听玉闲安排吧。”老范结束了大家的争吵。

  大家的目光都投向了玉闲。

  这样做主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师傅早已把权力移交给了自己的爱徒。玉闲当仁不让:“那我就来分配下。师傅,你带着四娘、二虎,三子,老秦,展平,童二旺,留下来收敛尸身,挖个大坑他们埋到一起。我们恐怕没那么多时间——”

  “少爷,你真的认为我怕死吗?我跟你去,让王翼留下吧,他个子小,力气没我大!”

  “你这是什么话?个子小不等于胆小啊!”王翼更不服气。

  看到童二旺又要争辩,玉闲结束了他俩的争执:“不用争了,二旺留下。我不是嫌你胆小。你刚出镖没几次,经验少。村子里的事也非常急,少不了人。”

  “大哥,我也要跟你去杀这帮畜生,我不要留下!”四娘嚷嚷着。

  “四娘,这是去杀官兵,你力气小——”

  “大哥,我力气不小,王翼都没我力气大。”

  “去,女孩子家,我让你。怎么都看准我了?”

  “别闹了!”玉闲生气了,“四娘留下!再斗嘴,我下次就让你呆在家里!”

  四娘撇撇嘴,不敢再说什么了。

  “大虎,王翼,赵石奎,江坤,跟我去追这帮畜生。从地上的血来看,他们应该还没走多长时间,我们尽量在他们上官道之前截住他们。

  “四娘,开箱,把弩拿出来!”

  五个人每个人背上一张弩,跨上了马。黑云正在吞噬剩下的天空。

  玉闲看了看天:“师傅,抓紧。”

  “玉闲啊,一定不要蛮干,见机行事,对方人多就回来,千万不要莽撞。老爷交代我了啊!”老范还是不放心。

  “放心吧,师傅,”玉闲眼睛里现在已经没有怒火,有的只是冷静和沉着,“我们一定会赢。师傅,徒儿一定会全胜而归!”

  老范稍微心安,目送他们的身影消失在山后。

  的确,路上一直有血迹。

  跑了一段路,玉闲停了下来。他看了看前面的路,开口了:“从这里到官道还有二十里,他们肯定走的是大路。我们抄小路赶过去!”

  玉闲策马上了小路。



老婆你来当 最强狂兵 射程之内遍地真理 神奇宝贝之智辉 开局假装是神壕 让巨龙再次伟大 一叶清寒 紫莲道尊 玫瑰与百合 重启混元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