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国惊梦 第一章 亮剑出鞘(之二)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  “一,二,三……”江坤轻声嘟囔着。  “江坤,做什么呢?”大虎听不请江坤在嘟囔什么。  “嘿嘿,”江坤狡诘一笑,“我在算一算每个人能分到几个?”  “每个人能分到几个?”玉闲回过头看一看江坤。  “每个人三个,还多一个,是我的。”  “什再向前,有几个小土丘,正适合埋伏。。...

天国惊梦

推荐指数:10分

《天国惊梦》在线阅读


  2、

  『天堂与地狱之间,往往只是一步之遥』

  远远的,有十几个人影出现在前方。玉闲放下心来:自己判断的没错,对方果然人数不多!那十几个官兵,正沿着弯弯曲曲的大路往官道上走。他们做梦也不会想到,在他们用人头领取赏钱的前路上,是地狱,并不是白花花的银子。他们慢悠悠地走着,就连将要到来的大雨也不能让他们加快步子。他们兴奋地交谈着,所有的心思都在银子和女人的身上。

  再向前,有几个小土丘,正适合埋伏。

  “一,二,三……”江坤低声嘀咕着。

  “江坤,做什么呢?”大虎听不请江坤在嘀咕什么。

  “嘿嘿,”江坤狡黠一笑,“我在算算每个人能分到几个?”

  “每个人能分到几个?”玉闲回头看看江坤。

  “每个人三个,还多一个,是我的。”

  “什么好事都轮到你了。那个,当然是留给我的!”石奎掺和进来。

  “都别啰嗦了,听大哥吩咐!”大虎看了看玉闲。

  玉闲看了看身边的这四个弟兄——也是拜上帝的会众,下达了他的命令:“右首那片树林正好掩蔽我们。弟兄们,小心马发出声音,我们从树林穿过去,正好插到土丘那里。”

  土丘那里,将是这一撮肆意屠戮百姓的官兵的墓场。

  天色慢慢地黑了下来,正好给他们提供了绝妙的掩护。五人五马,借着山丘的掩护,很快就进入了树林。

  快出树林了,玉闲让大虎他们四个下马,把马栓在树林里。

  玉闲吩咐他们到土丘上埋伏好:“我到当路去拦截他们,分散他们的注意力。你们看我信号,我一拔刀,就射出第一支箭。每个人瞄准一个。记住,先射骑马的!还有,不要射那个穿官衣的,我来结果他!”

  四个兄弟点点头。

  “趁他们慌乱的时候,射出第二支箭,干掉那几个鸟枪手。”玉闲看了看大家,“接下来,就用刀砍。”

  “放心吧,大哥,看我们的!保证箭到人倒!你也要多加小心!”

  “嗯,还有,如果我闪到路边,你们就不要动手。”

  “我们都明白了,大哥。”四个人异口同声。

  四个人正要出发,玉闲叫住了他们:“一定要沉着,不要慌。这帮官兵虽然人多,但是没有防备,我们会很轻松地解决他们!”

  四个兄弟重重地点了点头,然后快速向山包跑去。

  玉闲目视这他们的身影与山包融为一体,这才缓缓来到大路上,站定。

  那撮官兵已经加快了速度,可怕的天空与渐渐起来的风终于让他们着急了。

  官兵们近了,更近了。玉闲看到了他们号衣上的“勇”字。看到了马鞍上挽着的人头,还有长矛上挑着的人头。

  一股小风吹过,蒙古刀在刀鞘里发出轻微的铮铮声。这把蒙古刀是老镖头给儿子的,在老镖头那里没有杀过一个人,却在少镖头这里开了荤,并且大开杀戒。这铮铮声,是将要出鞘时发出的激越的歌曲,是把灵魂带入阎罗殿的索魂曲。黄骠马喷着响鼻,昂着头,径对这越来越近的官兵。

  玉闲不是第一次杀人了,他还记得那次护镖到钦州,在路上遇到一股土匪。虽然报上了名号,愿意给他们一些银子,但那股土匪不是完全不顾江湖规矩,他们想吞镖。根本不管你是从哪里来的,哪个镖局。本来玉闲只是格挡,希望他们放弃,但他们残忍地杀死了试图保护玉闲的黑子。黑子的人头就那么轻飘飘地飞了出去,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就这样惨死在了第一次出镖的路上。黑子的死让他的胆子瞬间大了。他挥舞着刀,发疯般地砍杀。人在狂怒的时候,变得神志不清,勇不可挡。他记不清怎么砍死了前两个土匪,只是当他的蒙古刀砍进了匪首的脖子时,他被从脖子里喷出来的鲜血浇醒了。他杀了人,手刃三个!那是手持蒙古刀第一次开荤。浑身是血的感觉让他在随后的月余内都心有余悸。他常常责怪自己是不是很怯懦,但,谁愿意承认自己是怯懦的,是个胆小鬼?以后,将会有漫长的岁月来考验一个人是刚勇还是怯懦。

  玉闲不想滥杀一个人,而此时,他面对的并不是保护百姓官兵,而是凶手,屠戮手无寸铁的百姓的元凶。

  他注意到在一个坐骑很高大的勇丁马上,横着一个人!

  是谁?

  外委把总侯田骑在马上,感到非常惬意。想到马上就可以到手的白花花的银子,真是有说不出的得意。

  “大人,前面路上有个人!”一个勇丁惊叫一声。

  是的,天太暗了,之前竟然没注意到。几十步之外,有一个人,骑着一匹高大的马。

  侯田正回头和驮人的勇丁说话,他头也不回:“去让他闪开,不要挡军爷的路!”

  勇丁应声拍马快跑几步,来到玉闲面前:“小子,给军爷们把路闪开!”

  玉闲看着这个嚣张的勇丁,微微冷笑:“你们是从梁家冲来的吧?”

  “哼,老子从哪里来,你也配管!”

  “慢着!”侯田嗅出了挡路人的杀气,他扭头正视,看到的是一张铁青的脸。

  不过他随即就笑了:“小子,就算你有天大的本事,一个人来挡我们十几个人的路,是不是活腻歪了?”

  “我只是问你们,是不是从梁家冲来!”玉闲一字一顿地重复了问题。

  “不错,爷爷我正是从梁家冲来。你想怎么样?”侯田发出一阵大笑,“你能怎么样?”

  “哼!怎么样?”玉闲的牙齿咬得格格作响,他的手放紧紧攥住了刀柄,“纳命来吧,畜生!”

  “哈哈哈哈,敢骂爷爷是畜生!真是初生的牛犊不怕虎啊!”侯把总笑得前仰后合,他身后的勇丁也发出一阵哄笑,“爷爷杀那帮贱民,就像捏死几只虫子。小子,别不识好歹,赶快让开,爷爷饶你一命。再不让开,就连你的人头一起,都做酒钱!”

  玉闲猛地拔出了刀,用力一挥。

  四支弩箭带着风声,钉进了四个骑兵的背,箭头带着污血,从他们的身体里探了出来。四个骑兵随即从马上栽了下去。正准备上前的几个步行勇丁发出惊叫,他们停下来,端起兵器惊恐地四处搜索弓弩手。

  玉闲双腿一夹马肚,黄骠马仰天长嘶,前蹄腾空,飞一般地向勇丁们撞去。玉闲手一挥,喊话的勇丁撞下了马,还没来得及拔出刀。

  侯田反应快,已经拔刀在手。

  第二批弩箭带着刺耳的“嗖嗖”声,射死了拿下鸟枪准备对玉闲开枪的鸟枪兵。大虎他们大声呐喊着,从土包上冲了下来。

  玉闲对准侯田,就是当头一劈。侯田急忙用刀一挡,就感到虎口发麻,刀险些脱手。还没来得及细想,玉闲的刀已经横着砍过来。侯田没能很好地防住第二刀,他的刀脱了手,玉闲的刀尖撕开了他的腹部,血染红了他官服上的补子。他刹那间明白了,再这样下去只有死路一条,便一拽缰绳,从玉闲的身边窜了过去。他伏在马背上,剧烈的疼痛让他难以直起腰来。

  哪里逃?玉闲紧追不舍。

  突然,前面火光一闪,一粒弹丸擦伤了他的左臂。热辣辣的血流了出来。

  玉闲顿住马,从背上取下弩,瞄准飞奔的马,一箭射去,正中马后腿。侯田的马一瘫,侯田顺着马屁股,向后栽了下来。这一摔,把手铳也摔到了草丛里。

  耳边响起了马缓缓走来的声音,侯田不敢回头。他竟然忘记了乞饶——即使那没有任何用处。

  一股犀利的凉风袭来,侯田的人头飞了出去,滚在了沟里,脸上还带着莫名的恐惧。

  下雨以后,这里肯定会积满水……

  大虎他们已经砍倒了几个勇丁,驮人的勇丁也学着把总的样子,逃!他从干枯的田地里直插向管道。

  大虎飞身跃上一匹马,追了出去。玉闲勒马回来,远远看到大虎的马和逃走的勇丁只剩下一个马头。勇丁的马跑得比大虎的马快,距离越来越大,眼看就追不上了。

  玉闲吩咐王翼他们把惊开的马收拢一下,看看还有没有没死的勇丁,便去帮大虎。

  突然,出人意料的事发生了。那个被驮在马身上一直没动的人开始剧烈的挣扎,勇丁为了保持平衡而放慢了速度。大虎早已拿下了弩,扣箭上弦,一箭把那个勇丁射了个透心凉。勇丁翻身落马,马也停止了奔跑。而驮在马背上的人也因为挣扎掉在了地上。

  玉闲赶到跟前,翻身下马,大虎已经扶那个人站了起来。玉闲万万没有想到,这个人,竟然是慧娥。

  慧娥面容憔悴,看到大虎和玉闲顿时泣不成声。看着她凌乱的衣衫,玉闲已经明白了一切。他感到自己心像被什么拧住了一样的难受。

  慧娥踉踉跄跄向玉闲走过来,一下子瘫在他怀里,放声大哭。

  玉闲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低声反复地说“没事了,别怕……”

  玉闲先扶慧娥上马,浑身软弱无力的慧娥差点滑下马背。玉闲只好上马,让她从后面抱住自己。大虎则挽着那匹高大的战马。

  王翼他们三个正围在那里,好像有什么事不能做出决定。

  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勇丁,刚才被打昏了,现在醒过来了。他拼命地磕头,求大家不要杀他。王翼他们显然下不了手。刚才的激愤已经渐渐退去,现在他们都踌躇了。

  王翼回头看了看玉闲:“大哥,怎么办?”

  小勇丁看出玉闲是他们当中最大的,马上膝行挪到玉闲面前。他的额头已经磕破了,淌出了血。他抱住玉闲的腿,泪流满面地求饶。也许是因为他年纪尚小,大家都起了恻隐之心。

  王翼说:“大哥,放了他吧,还是个孩子。”

  玉闲手里的刀慢慢地放下,刚才杀人后留在刀上的血一滴一滴地滴下。

  那勇丁更大声地求饶。

  玉闲问他:“你在梁家冲杀人了吗?”他的眼睛直视着勇丁的眼睛,好像想从他的眼睛里得到答案。

  “没有,没有,我没有杀人。”

  玉闲回头看了看慧娥:“慧娥,他说的是真的吗?”

  慧娥的眼睛里喷着火,可是她的确不清楚。在她承受着人生之中莫大痛苦与侮辱的时候,根本不可能去注意谁杀了人,谁没杀人。她痛苦地摇了摇头。

  “好吧,那我就饶了你。以后不要作恶,要不然我饶不了你!”

  “多谢大哥,多谢大哥!我一定,一定!”他爬起来,踉踉跄跄地跑向管道。

  玉闲突然想起了什么:“站住!”

  小勇丁吓得一哆嗦,转过身来,看看玉闲并没有追过来。赶紧跪下:“别杀我,别杀我!”

  “我不是反悔了,你看我是言而无信的人马?”玉闲想起了,“你们是谁手下的兵?”

  “我是张国梁千总的手下。”

  “张国梁?这里什么时候有个张国梁千总?”

  “是,我们千总原来叫张嘉祥。”

  “听说过,他不是土匪吗?怎么这么快就成官兵了?”

  “张大人说,当土匪不是正道。后来盛总兵亲自来劝说,张大人就从正当官兵了。”

  “盛总兵驻扎在南宁府,你们怎么跑到这里了?”

  “知府大人请总兵派人剿灭罗大纲,我们就到这里了。”

  玉闲一惊:“你们大营现在哪里?”

  “离这里约有五十多里的镇上。”

  “大哥,杀了他吧,这小子肯定会去通风报信!”大虎敏锐地感到了问题严重性。

  “不,我们已经答应放他,如果再杀他,是不义。我们不是那种不义之徒!”玉闲按下了大虎手中的弩,“你以后要好好做人,不要滥杀无辜。做土匪也好,做官兵也罢,不滥杀人才是做人的根本。”

  玉闲看了看黑漆漆的天,深吸了一口气:“你,走吧!”

  风大起来了,树木开始在风中哆嗦,颤抖。大风鼓起衣袖,大家都变成了威风凛凛的巨大天神。

  小勇丁的背影渐渐融入黑色的天幕,玉闲招呼大家上马。这时才发现王翼的右腿缠了一条布带。

  “刚才不小心,被那个畜生腿上划了下!”王翼说的很轻松。

  “刚才跟王翼斗的那个官兵个头挺大,难怪他有些抗不住!”江坤似乎话里有话。

  “瞎说什么!他怎么是我的对手,再来一个我也不怕!哎哟……”在跃上马背的时候,王坤腿一软。

  赵石奎手里拿着一包东西,是勇丁们身上搜出的银子和首饰。他的背上,还背着两把鸟枪。玉闲让他把鸟枪放下:“不要带任何有官兵标记的东西。带他们标记的东西,一律不要拿!银子带好,我们要用在有用的地方!”

  石奎临放下枪之前,还不舍地摸了下枪身。

  “走!赶快回去!”玉闲感到慧娥在背后轻轻地抽噎,难道是因为自己放走了刚才那个小勇丁?玉闲心里有些不安。

  一阵大风刮过,夹着雨星。

  ——雨,马上要来了。



凰女天下 神级大明星 我能推演全世界 我的女友是大反派 大佬拯救计划 神灾罚世 都市主宰神医 夫人忙着虐渣呢 向往之美食供应商 一剑画天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