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之我是苏沫儿 《清穿之我是苏沫儿》第三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苏媚儿贝勒小说名字叫作《清穿小说之我是苏媚儿》,提供更多苏媚儿贝勒小说以及最新章节,苏媚儿贝勒小说在线阅读。清穿小说之我是苏媚儿小说苏媚儿贝勒节选:苏媚儿边装作哭得难过欲绝,边抽抽搭搭的斜眼看了他几眼。我的乖乖,究竟是个…...

苏沫儿贝勒小说名字叫做《清穿之我是苏沫儿》,这里提供苏沫儿贝勒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清穿之我是苏沫儿小说精选: 我感谢你祖宗十八代!“松开!”多尔衮脸色一寒,从未被女子大胆告白,明明该生气的,却不知怎的再不知不觉中,满脸涨得通红,苏沫儿一边假装哭得伤心欲绝,一边抽抽搭搭的斜眼看了他一眼。我的乖乖,到底是个孩子啊,这么禁不住撩,忽然心中来了兴致,她装疯卖傻得更厉害,“贝勒爷,你的大腿好性感,一想到你这么性感的大腿竟然与别的女人洞房花烛了,我想死的心都有了,你让我去死吧,你千万别拉我啊!”她抱着多尔衮的大腿,可是卯足了十二分力道了,就…

我感谢你祖宗十八代!

“松开!”多尔衮脸色一寒,从未被女子大胆告白,明明该生气的,却不知怎的再不知不觉中,满脸涨得通红,苏沫儿一边假装哭得伤心欲绝,一边抽抽搭搭的斜眼看了他一眼。

我的乖乖,到底是个孩子啊,这么禁不住撩,忽然心中来了兴致,她装疯卖傻得更厉害,“贝勒爷,你的大腿好性感,一想到你这么性感的大腿竟然与别的女人洞房花烛了,我想死的心都有了,你让我去死吧,你千万别拉我啊!”

她抱着多尔衮的大腿,可是卯足了十二分力道了,就怕抱不紧了被踹。

“你……”多尔衮直接是无计可施了,踹她吧,腿抱得太紧,动不了,动手吧,有失风度,一干人等眼见着他们的贝勒爷摇摇晃晃的就要往后倒了,那不知死活的丫鬟却还不知道松手。

“赶紧的,还不赶快把人拉开!”一窝蜂的冲上去,死拉硬拽,终于将苏沫儿从贝勒爷的大腿上扯了下来,“嘿,你个小蹄子,到底是贫困牧民里走出来的乡下野丫头,满嘴的**话,你个死丫头竟然敢公然调戏我家贝勒爷,看我不教训教训你。”

手,高高扬起,眼看着就要打下来了。

苏沫儿咬牙切齿的重重往地上一磕,借着磕头的动作巧妙的避开了太监的一巴掌,“贝勒爷,是我痴心妄想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贝勒爷网开一面,求放过。”

妈蛋,看多尔衮的脸色她就知道玩笑开大了,先服软保命要紧啊!

“什么我呀你呀的,在主子面前,男子一律自称奴才,女子一律自称奴婢,真是个没见识的乡下丫头。”

你丫的,死太监。

“小泉子,退下。”多尔衮的脸色好不容易恢复了平静,只是耳朵根子绯红,他从来没有见过这般胆大妄为的女子。

其实,苏沫儿的行为明明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的,‘不知羞耻’的。

听到多尔衮呵斥住了太监,苏沫儿稍微松了一口气,最起码现在她不用挨耳刮子了,神经一松懈下来,浑身的伤口都痛,特别是胸口。

真是奇怪了,打板子都不是打屁股吗?她到底为什么**疼?

“抬起头来,叫什么名字?”

忽然,苏沫儿愣住,心中疑惑更甚,他不认识她吗?刘嬷嬷不是说他想要杀她吗,可他连自己名字都不知道,难道这其中有什么误会?

苏沫儿暗中揉揉闷疼的**,又无意间瞥见多尔衮嫌弃的动作,不屑的勾了勾唇,但是,戏还是得继续演下去,然后,她楚楚可怜抬眸,“回贝勒爷的话,奴婢叫苏沫儿,是四贝勒爷家侧福晋从科尔沁陪嫁过来的丫鬟……”她顿了顿,似乎觉得还不够,又补了一句,“爱上贝勒爷纯属是个巧合,奴婢已经知错了,还望贝勒爷宽宏大量。”

后金天命元年,努尔哈赤建立大金国,称大汗,任命次子代善为大贝勒、侄子阿敏为二贝勒、五子莽古尔泰为三贝勒、八子皇太极为四贝勒简称四大贝勒。

所以,当时的皇太极的的确确是四贝勒没错。

暗中打量着多尔衮,苏沫儿每一句话都说得小心翼翼,她谁也不能信,万一他真想杀自己怎么办,可是刘嬷嬷威胁说不准连累侧福晋,难道这件事情和侧福晋也有关系?

多尔衮先是皱眉,然后视线下移,他目光落在苏沫儿放在**的手上,俊脸憋得通红,他再也文雅不起来了,“不知羞耻,伤风败俗。”

其实,连苏沫儿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因为胸口太疼了,然后在抬头跟多尔衮说话期间,一双小手不停的在自己胸口的两小团上揉啊揉的。

苏沫儿愣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被骂了,并且还被骂得莫名其妙,泥煤的,哎呦,这一气,胸口更疼了。

她忍不住低头呼气。

忽闻一声,“四贝勒府侧福晋来访。”

然后就有小厮领着人进来了。

苏沫儿一愣,也顾不得还跪着,直接扭过身子抬眸望去,莫名的激动起来,来的可是孝庄文皇后啊,也不知道长啥样的,好激动哇,她抬眸望去,眼中激动的小火苗丝毫不加掩饰。

哇!

好漂亮的小姑娘啊,这就是小时候的孝庄皇后,想想也是够悲剧的,她现在才十二岁,皇太极可是整整大她二十好几呢!

简直就是残害祖国的幼苗!

不知不觉中,她看着布木布泰的目光逐渐变得同情起来,都是孩子啊!哎!

可这眼神落在布木布泰的眼中可就变了味道了,她看着苏沫儿先是高兴,然后又从高兴转化为失望,她下意识心虚的就不敢去看她了。

瞧着她心虚的样子,反倒是把苏沫儿懵住了,她狐疑,为什么布木布泰不敢与她对视,难道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十四爷。”布木布泰由刘嬷嬷搀扶着在多尔衮跟前行礼。

多尔衮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侧福晋不必多礼。”

布木布泰微微点头,这才转眸看向直挺挺跪在地上的苏沫儿,“不知道我家的丫鬟犯了何事,开罪了十四爷?”

她看似冷静的外表下,已经紧张的冒汗了,抓着刘嬷嬷的手都有些微微发抖,刘嬷嬷到底是个人精,立马不动声色的反手握着布木布泰的手,让她冷静。

余光瞟了一眼跪着的苏沫儿,晦暗不明,好似藏着秘密。

多尔衮看了一眼呆愣的苏沫儿,不知道这胆大妄为的丫头又神游到什么地方去了,“昨日这丫鬟在我婚宴上撒泼的事情,侧福晋可知情?”



天朝第一娘子汉 大佬穿书后反派总想套路她 特种兵之万兽沸腾 木叶之超级赛亚人 法术真理 全息网游之幻境 飞仙 英雄美少年 我是末世唯一的男人 我有一个特种兵系统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