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强抱终身不嫁 《总裁强抱终身不嫁》第十章:旧情再燃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李嫂邢曼小说名字叫作《总裁强抱终身不嫁》,提供更多总裁强抱终身不嫁小说书名,总裁强抱终身不嫁。总裁强抱终身不嫁小说李嫂邢曼摘选:李嫂煮的醒酒汤,这才替她掖了掖被角,合衣躺在她身边,随之而来着那均匀地完全一致的呼…...

李嫂邢曼小说名字叫做《总裁强抱终身不嫁》,这里提供李嫂邢曼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总裁强抱终身不嫁小说精选:邢曼使劲掐着自己大腿上的肉,生疼不已,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和冷静,心中不断告诫着自己:冷静,冷静,再冷静!千万不能甩手不干!须臾,神情才恢复正常,眸色一转,再抬起头来,满是盈盈的笑容,温柔似水,如沐春风般的柔情,莞尔一笑,说:“好,那不知道我要怎么做,才能让能先生满意呢?”语气愈低愈柔,和之前那个满脸涨红,愤怒羞辱俱夹的神情,判若两人。能希有着几秒的怔神,随即被立马掩盖去,恢复了平日里纨绔的模样,嘴角噙着不坏好意的笑,眼睛的焦…

邢曼使劲掐着自己大腿上的肉,生疼不已,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和冷静,心中不断告诫着自己:冷静,冷静,再冷静!千万不能甩手不干!

须臾,神情才恢复正常,眸色一转,再抬起头来,满是盈盈的笑容,温柔似水,如沐春风般的柔情,莞尔一笑,说:“好,那不知道我要怎么做,才能让能先生满意呢?”语气愈低愈柔,和之前那个满脸涨红,愤怒羞辱俱夹的神情,判若两人。

能希有着几秒的怔神,随即被立马掩盖去,恢复了平日里纨绔的模样,嘴角噙着不坏好意的笑,眼睛的焦点根本没有对着邢曼,兀自说道:“好,那就先把眼前这瓶酒喝掉吧。”

看到茶几上那知名的洋酒,82年的拉斐,只是望着那淡棕色的**,心中有些发怵,可眼前不是示弱的时候,所以,邢曼深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将浊气吐出,点了点头,紧咬着嘴唇,应道:“只要我喝了,那能先生就会满意,就会给我不菲的小费?”

他不是想作贱自己嘛,那她就来个彻彻底底的好了,说着,不由分说地将映入眼帘的酒瓶拿起,打开瓶塞,咕咚咕咚喝了起来。

辛辣的**刚刚入口,邢曼就有些后悔,她之前虽然在酒吧工作,基本上都是卖酒给客人,但是并没有自己亲自品尝过每种酒的口味,可是之前已经夸下海口,而且她不想让眼前的这个男人小瞧。

强烈地压抑着胸中的不适,和火辣辣的疼痛,连同因为大口而渗在外面的**流在嘴角,沿着白皙的脖颈流了下来,也只是随意地一抚,又大口大口地喝下去。

大不了,喝完直接去医院的急诊室洗胃。

能希本能地向后靠了靠,挑了挑粗重的剑眉,深邃的双眸透露出点点饶有兴趣的追究意味,本想欣赏着这一切,也等待着她早早缴械投降!

谁知,她竟是如此倔强,竟然真的欲将这一瓶酒一干而尽!

这洋酒的后劲如此之大,她难道不知道吗?

胸中的怒火化作一团熊熊的火焰,蹭地窜上头顶,连同头发都快要竖起来,能希站起身来,一把抢过邢曼手中的瓶子,摔在地上,大声呵责道:“怎么,你难道连命都不要了吗?钱对你来说,就那么重要!”

邢曼也不急,不恼,望着那支离破碎的玻璃如同水晶一般,混杂着**在地上散发着幽幽的光泽,唇角扯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风轻云淡地说道:“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嘛,我就是一个陪酒的舞女而已,卖的就是酒量和陪舞,能先生,只要您觉得满意,直接付钱就好了。”

望着那个不合时宜的笑容,能希感觉充满了无尽的讽刺,直接将她已伸出来的手臂打落在一旁,脸色已被气地涨红,声音陡然又提高了一倍,说道:“你真是醉了,疯了!”说着,不顾众人的目光,拉起邢曼的手臂,径直朝外走去。

众人面面相觑,今晚在这包厢里喝酒的,有的是能希生意上的合作伙伴,现都怀中搂着美人,但是心中早已掀起惊涛骇浪,哪还有闲情逸致喝酒跳舞。

能希,在他们的印象之中,一直都是冷静的,冷酷的,甚至有时候为了达到目的,有些不择手段,可这些都是一个成功商人所具备的。

可刚才那个女生,明明已经挑战了他的底线,但是众人却觉得那是两个闹了别扭的恋人之间的赌气的言辞和行为。

本来,大家以为能先生今日心情不好,让那女生喝尽一瓶酒,也纯属娱乐,大家都抱着看戏的心态,抱起胳膊环在胸前,本想好好欣赏这精彩的戏。

谁知,等来的是这个结果。不过,这样就愈加有意思了,能希在半年的时间内跃居为X市最年轻的富豪,虽然有着他那身为副市长的岳父的功劳,但大家有目共睹的是这个小子确实有几分才干和魄力,好像他就是天生的王者一般。

一直以来,大家都为找不到他的弱点而发愁叹息,可现如今,局势陡然发生变化,只要一个人有了在乎的东西,那便是他的弱点和脆弱,那么这个人就有了被击破的可能性。

半数的酒精入肚,此时的邢曼被有力的大手拉着,可步履却有些摇摇晃晃,踉踉跄跄,显然是这酒的后劲上来,已经发挥作用。

而头也昏昏沉沉的,眼前的景物也不断地忽得变大,忽得变小,甚至有些重影,头脑中唯一保留的那丝清醒也被大手上传递出来的热度,慢慢融化,嘴中呢喃道:“你要带我去哪?”

说完,眼前一黑,身子便瘫软下去。

能希眼疾手快地将她揽在怀中,紧接着打横抱起,看也不看行人热切殷盼的灼人目光,径直将她塞在车的后座上,绕着车子在另一面上了车,对着眼前的助理说道:“去郊区的别墅。”

闻言,助理点头应道,“好。”虽心生狐疑这陌生的女子是谁,自从担任能先生的助理以来,能先生基本上早起晚睡,甚至是为了工作废寝忘食,除了必要的应酬,很少来这声乐场所,而且很少近女色,当然,对于他和公司夫人之间的感情,他就不得而知。

但是不过多晚,除了工作到凌晨睡在办公室,其他的时间,能先生都是选择回家的。

而今天竟然是破天荒的去郊区的别墅。

这让他这个助理司机不由得对后座上的那个女生更加好奇,趁着启动车子的时候,不经意地瞄了一眼,正好对上能先生凌厉的目光,急忙像做错事的孩子,脸色羞赧起来,握好方向盘,再也不敢向后瞧一眼,径直开车离去。

能希望着眼前的这个烂醉如泥的女人,很想给她狠狠的一拳,可是紧绷着的拳头落在她粉嫩的鼻尖前,还沁着几颗汗珠,如同碎石那般璀璨,手上的力道好像被胶着凝固了一般,瞬间失去了力气,愤恨地打落在一旁的车座上。

卷曲的睫毛,随着均匀沉重的呼吸,有节律地一张一合,能希心中一直都伪装的坚强被化地柔软,将她揽入怀中,身体的重心全部落在他那宽厚的胸膛上,这才放心地抚了抚她那亚麻色的头发,细腻如丝,就好像她这个人一般。

半年没见,她竟然这般轻了!与当初相离的时候,邢曼消瘦好多,本来尖尖的下巴就更加明显,如同锥子一般,扎进了能希的心,疼痛着,却也加深了他对她的怜惜。

想起刚才邢曼那不顾一切,想要将整瓶酒一干而尽的豪爽,却带着丝丝赌气,他的心就又有着说不出的雀跃。

四十分钟后,车子停靠在郊区的别墅面前。

这个别墅买了,他很少来,说实话,一次也没来过,只是派了保姆和管家搭理着,勿要荒废就好,他冥冥之中,这个地方将来会派上用途。

原来,是为了迎接他心中的可人儿。

将她抱起,放在柔软丝滑的锦被上,将她摇晃起来,喂服下李嫂煮的醒酒汤,这才替她掖了掖被角,合衣躺在她身边,伴随着那均匀一致的呼吸声,也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翌日,日上三竿,大把的银色阳光带着耀眼的光芒透过薄薄的纱窗,落在洁净无比的大理石地板上,邢曼嘤咛地翻了个身,指尖下微凉丝滑的凉触感传入心腔,心中一个咯噔,立马醒了过来。

这不是在自己的那个小窝!她的床褥都是棉质的,怎么会有种冰凉的丝滑感呢?

忙睁开眼睛,顾不及微肿的眼睑和昏沉的头部,先是掀开锦被,看到自己身穿陌生的睡衣,心中更是惊惧不已:坏了,坏了,这是哪?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明亮的落地窗,宽大奢华的大床,还有头顶那冰冷的水晶灯,一个骨碌坐起来,惊怕之际,却摔在地板上,顾不及身上的疼痛,光着脚来回晃着。

“小姐,你醒了。”此时,正见一个慈眉善目的优雅女人站在门口,手上还端着冒着热气腾腾的早饭。

“你是谁?这里又是哪里?”邢曼好像找到了事情的突破口,急忙跑了过去,摇着面前这个约摸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女人问道。

那女人,眉眼含笑,慈祥地应道:“小姐,你怎么不穿拖鞋就下床了,这深秋季节,天气凉,可不能着了凉气,耽误了身子。”

邢曼摆摆手,急忙脱口而出:“无妨,无妨,你赶紧跟我说说,这里到底是哪?”

中年女人将手中的托盘放到一旁的茶几上,打开鞋柜,拿出一双棉质拖鞋来,这才不慌不忙地应道:“回小姐,这里是能先生的别墅。我是他的保姆,我家那口子是这的管家。你喊我李嫂就行。能先生天刚亮,就去上班了,嘱咐我们夫妇二人要好生照顾你。所以,小姐,你赶紧将拖鞋穿上吧。”

得到想要的答案,邢曼这才有了心情穿上拖鞋,原来这是他的家!

望着这偌大的别墅,足足有三层,房间里的装饰无不透露着奢华和低调,这些都是能希的产业!

想起昨日他的装束,还有身边人对他的毕恭毕敬,和噤若寒蝉,还有王哥口中传说的金主,成功人士,直到亲眼所见,邢曼这才将印象中那个羞赧一穷二白的能希和这座房屋的主人联系起来。

半年的时间,物是人非,原来他和她之间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命运弄人?

邢曼嘴角浮现出一抹嘲笑,望着身上那身棉质的睡衣裙,脸色又不由得羞涩起来,双颊绯红,似夕阳落日前的晚霞一般,明晃晃惹人怜爱,怯生生地问道:“李嫂,这件衣服是你帮我换上的吗?”

李嫂淡淡笑容,将手垂立在两旁,恭敬道:“回小姐,是的,昨晚你喝了太多酒,不省人事,是能先生特意吩咐我帮你换上的。能先生对你真的是好,这个别墅能先生很少来的,您还是第一个带回来的异性呢。”

邢曼不自然地眨了眨眼睛,唇边露出个勉强苦涩的笑容,连忙哈欠连连,这才掩饰道:“好香啊,是你做的早饭嘛,李嫂。”

“看,瞧我这记性,把这事忘了。”李嫂敲敲脑门,暗自抱怨道,“小姐,您是在这吃,还是去楼下餐厅吃?”

望着窗外大好的阳光,俯照着大地,连同人身上都是暖洋洋的,邢曼会心一笑:“李嫂,麻烦你端到楼下去吧,我洗漱换洗下衣服,这就下楼去餐厅。”

“好,那我把你昨日的衣服拿过来,已经干洗晾好了。”李嫂端着托盘,说完径直朝楼下走去。

不一会儿的功夫,邢曼就下了楼,昨夜基本上没吃什么东西,而且还喝了那么多洋酒,胃本来就不舒服,喝掉足足两碗小米粥,肚中才觉得舒服些,竖起大拇指,朝身旁忙碌的李嫂夸奖道:“李嫂,你的手艺真的是太棒了。”

李嫂脸上露出羞赧的笑容,忙摆手道:“哪里,小姐夸奖了,这些都是家常的小菜和饭而已。能先生再三嘱咐我,要好生照顾你的。这都是我的本份而已。”

邢曼嘟起小嘴,揽过李嫂的胳膊,说道:“李嫂,你不要这么客气,人本来就是平等的,你以后还是不要小姐小姐的喊我了,听着怪别扭的。而且我自小没有母亲,看见你的第一眼,就倍感亲切,所以你就喊我小曼好了。”

李嫂连忙摆手否认道:“这怎么可以?”

小曼摆手,脸上佯装露出不耐烦的神情,说道:“好了,就这样决定了哦!我收拾收拾,一会儿准备离开了,不管怎么样,认识你很开心的。”

李嫂惊讶地一声:“啊,小姐……这里是郊区,偏远的很,没有公交车和巴士通往市区的,只有私家车。而且现在能先生没有回来,您根本就回不去的。”

“什么?没有公交车吗?”邢曼懊恼地拍拍脑袋,像泄了气的皮球,瘫坐在一旁的座椅上,难怪能希会这般放心留自己一个人在这,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

李嫂见状,忙解释道:“小……小曼啊,能先生走之前嘱咐了,若是你觉得无聊,可以去花园逛逛,他下午早点回来,陪你吃晚饭。”

邢曼点点头,却没有什么兴致,说道:“好,我知道了,李嫂,你去忙吧。我有些累,先上楼了。”说着,回到了二楼,躺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宿醉的感觉,还遗留着些许,轻晃脑袋,还有些沉重,身子也倦得很,可是闭上眼睛,心中却一片清明,难以入睡。

能希现在对她到底是什么态度?她有些捉摸不准!

而且,他现在再也不是当初认识的那个简单的小子了,像一本厚厚的谜书,只有不停地翻动,或许才会了然。

只是,她不想这般天天如同笼中鸟一般呆在他的身边。

按着疼痛的后脑勺,邢曼将昨晚的点滴一一滤出来,细细分析:昨晚开始的时候,他出言不逊,蓄意讥讽,的确是真实的。

可是为什么还阻挡自己喝酒?还在那么多人面前,大庭广众之下将自己拉出来,想着车上脑海中那残存的温柔的目光,邢曼觉得那是真实发生的。

难道他还喜欢着自己,眷恋着自己?

这个想法跃入脑海,邢曼浑身的细胞都兴奋不已:一定是这样的,否则他也不会如此悉心周到,还让李嫂处处照顾自己!

看来,等他下午回来,两个人要好好谈一谈。



凰女天下 神级大明星 我能推演全世界 我的女友是大反派 大佬拯救计划 神灾罚世 都市主宰神医 夫人忙着虐渣呢 向往之美食供应商 一剑画天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