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谜之局 《天谜之局》第五章 插翅难逃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周几周何小说名字叫作《天谜之局》,提供更多周几周何小说大结局,周几周何小说结局是什么。天谜之局小说周几周何摘选:周几实际上是抱有几分内疚的,一直会觉得的话也不是他耽搁了时间,可能会西门江城也会被抓,因为目下那就把握住了西…...

周几周何小说名字叫做《天谜之局》,这里提供周几周何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天谜之局小说精选:此刻周几其实是抱有几分愧疚的,始终觉得如果不是他耽误了时间,可能西门江城也不会被抓,所以现下既然抓住了西门江城,哪肯轻易放弃,气沉丹田,脚下一沉,一双腿已生了根一般牢牢扎在了地上,止住了去势,抓着西门江城的腿的手猛然加力,一把将西门江城连同那小白皮人竟又拉回了一米。那小白皮人回头发现了周几在捣鬼,大是恼怒,小嘴里“叽叽”叫个不停,两只手抓着西门江城,疯狂地拉扯。周几暗骂了声,手中也又再加力,只听得西门江城连声惨叫:“…

此刻周几其实是抱有几分愧疚的,始终觉得如果不是他耽误了时间,可能西门江城也不会被抓,所以现下既然抓住了西门江城,哪肯轻易放弃,气沉丹田,脚下一沉,一双腿已生了根一般牢牢扎在了地上,止住了去势,抓着西门江城的腿的手猛然加力,一把将西门江城连同那小白皮人竟又拉回了一米。

那小白皮人回头发现了周几在捣鬼,大是恼怒,小嘴里“叽叽”叫个不停,两只手抓着西门江城,疯狂地拉扯。周几暗骂了声,手中也又再加力,只听得西门江城连声惨叫:“哎哟!哎哟……我、我的腿,我的手!哎哟……”

周几心中大惊,心知自己若再不放手,难保西门江城不被活生生分了尸,可这一松手,西门江城被拖入了那群怪物之中,哪能活命?正左右为难,周几只听周何又喊了起来:“哥!你还不放手,想害死自己、害死大家吗?”

周几一抬头,但见三个方向数不尽的白皮人已经逼近了,他心中一横,顿时撒手,同时他人也一个倒飞翻身,退了回来。西门江城“啊”的一声尖叫,被拖入了白皮人中间,眨眼间血肉横飞!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感觉心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乔下彬发一声喊,带着大家又掉头跑进了隧道。出口被堵,虽然往回跑无异于送死,但总好过此时此刻就被这群白皮人生吃活剥了!

他们一跑,那群白皮人动作也跟着快了起来,“叽叽叽叽”嘈杂声一片,一齐涌进了隧道。周几、乔下彬、王博三人边跑边往后放枪,也不知是否打中,反正只一阵乱开枪。现在大家都是慌了心神。

周何却挥舞着手中的短剑叫道:“老哥、老乔,如果那群畜生近身了就用兵器!枪太慢了!”

乔下彬与周几会意,应了声,连着几发将子弹打完,把枪跟手电都扔了,以迅雷之势将贴身而藏的兵器拿了出来,乔下彬是把小宽刀,而周几用的是一对比寻常手镯大两倍左右的铜环。

现在一行加上王博跟另外两个伙计,也只剩下六个人了,他们人挨人地往里洞玩儿命地狂奔。就这样也不知跑了多久,最后面的周何手电往后照了照不经意间瞥了一眼,忽然发现身后空荡荡的,那群紧追不舍的白皮人一个都没看见。周何“咦”了声,大叫道:“嘿!龟儿子的,那群畜生不见了!怎么回事?”

大家一听他这话,脚步都慢了下来,恍然意识到那群叽叽喳喳的刺耳声不知何时已听不见了,纷纷转身往后看去,只有隧道两侧阴冷的岩壁跟看不到尽头的轨道,确实没有一个白皮人,甚至连一点带白颜色的东西都没有。

“难道我们刚才产幻了?”乔下彬一双小眼睛已经瞪得几乎比平时大了两倍。王博也附和道:“是啊,怎么可能一个白皮怪物都不在了!难道真是产生了幻觉?”周几却冷笑道:“幻觉?亏你们想得出,难道西门江城他们是假死么?”

乔下彬跟王博顿时语塞。不觉间,所有人都停下了脚步,死死盯着隧道空荡荡的那头。静悄悄的,只能听见隧道上方从岩石层里渗出的水一滴下来,发出的“滴答滴答”声,十分的轻但又无比清晰。

“快跑!在上面!”周几突然大吼一声,叫了起来。大家抬头一看,果见不远处的隧道顶上爬满了白皮人,那条“白线”蠕动着涌过来,一直延伸看不到头,而且这群白皮人附在墙壁上,爬行速度依然极快,眼看着离他们已不过两米左右的距离了!所有人都齐齐发了一声喊,一转身脚下又没命地狂奔起来。

那群白皮人见被发现,似乎不再顾忌暴露行踪,又发出了那刺耳的“叽叽”声,爬在最前面的两个长腿在岩壁上一蹬,以闪电之势扑了下来,一下窜入了六人之中。

说也奇怪,这两个白皮人不去抓其他人,却当先伸出那小脸盆一样大的只有三根指头的大手抓向了周几,一个抓周几的脸、一个抓周几的腹部,想必它们是恼恨周几最先发声破坏了其“好事”。

白皮人的动作好不迅猛,一下子几乎就要抓到周几的皮肤了,千钧一发之时,幸亏周几的一对铜环已恰到好处地打到了这两个畜生的胸与脖子上。周几苦修中国古代博大精深的内功二十年,这一击非同小可,铜环打得又是白皮人的要害,只听“叽叽”两声,它们瞬间倒地,就此死了。

周几退了一步,暗叫“好险”,一口气还没松下来,但觉头顶风急,想必又有白皮人来袭!不过,这次他的铜环还没打出,便见一把短剑闪电般刺了过来,硬生生插入了那扑过来的白皮人的头。

“哥!快走!”只见周何从白皮人的头上拔出剑叫道,一脚将尸体踢出,直飞出撞到了对面一片张牙舞爪的白皮人。隧道里宽度有限,白皮人数量太多挤成一堆,反成了劣势,一时间冲不过来。

这边乔下彬的刀也刚砍死了最后一个已经近身的白皮人,他们三个一得喘息之机,便不再恋战,转身往洞里跑。那王博跟另外两个伙计早已跑得不知去向了。

“这三个没出息的杂种脚滑溜得很啊……”乔下彬边跑边骂。乔下彬话虽如此,但他跟周家兄弟都明白,这群白皮怪物力大无穷,动作迅捷,他三人能全力周旋也只因身负绝学,王博等三人若在场,只怕已当场丧命了。

三人跑了一阵,转过一个隧道的弯,忽听声声凄厉的惨叫声从里面传了出来,震得洞内重重回声,久久不绝。三人吃惊,猛地停下了脚步,凝神侧耳细听。

“好、好像是王博他们的声音……”周何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不错,是他们的声音,看来是凶多吉少了。”乔下彬一向天不怕地不怕,说这话时声音竟也有些颤抖了。

话声未落,忽见上方一个又白又长、儿臂粗细的触角,一下卷在了乔下彬的腰上。乔下彬猝不及防,一声惊呼之间,不下两百斤的肥胖身躯就被拖上了半空中。他身子被那个触角死死裹着,越挣扎便觉被裹得越紧,丝毫不能动弹,手中的短刀竟全然派不上用场。

不及多想,周几一个跨步向前抓住了乔下彬的大脚拼命往下拉,而周何手中的短剑已经飞出,“噗”地削段了那古怪的触角,蓝色血液四飞。乔下彬身子一松,猛地摔下地来,疼得哇大叫。

周家兄弟扑上去,一齐拖着乔下彬飞快地退开了两米,身子紧紧贴着岩壁,才敢回头去看,但见一个全身雪白,没有腿脚,形似章鱼,周身长满触角,有点像八爪鱼的怪物正黏在岩壁上。

手电光下,这个怪物一身的白肉不停地蠕动着,好似千万只蛆虫在爬,说不出的恶心;不过它形虽古怪,但触角中心的那颗脑袋倒与那群白皮人神似,一张白板脸上只有个像小洞的嘴;而因为被周几削去了一只触角,这张脸正痛苦地扭曲着。

“乖乖不得了,这群畜生不但数量多,种类也是他妈不少啊!一个比一个丑……”周何只觉胃里翻江倒海,往前挪了几步,拾起掉在地上的短剑,大骂道。

“小何,小心!”周几猛地大叫。周何也已感觉到了身后异样,人未转身,已反手连刺出了十二剑,快得只能看见一片白色的星星点点。紧接着,他听到了背后一片惨嚎,一个空翻转身,只见好大一群白皮怪物挡住了往里洞去的路,长人形的都堵在隧道里,长触角的却几乎爬满了隧道的岩壁,远远望去,好似一片**的肉的海洋,好不可怖、恶心。不过它们似乎被周何手中之剑震慑,一时没有再扑过来,只冲着三人不停嘶叫,震得人耳膜发痛,头脑发晕。

三人脸都绿了,叫苦不迭,急切间只能转身又往出口方向跑,却跑不过两步已停了下来,因为手电射向的远处现出了那群追赶他们的白皮人涌动的景象。

三人被两拨怪物夹在这狭长的隧道中间,看看前面,看看后面,又互看了一眼,口中不停地喘着粗气……一阵绝望从心底涌起。好在他们都是经过大风大浪的,并没有恐惧得乱了方寸。

“拼老命?还是咱自己结果自己?反正我是受不了白白让这群恶心的畜生啃了!”乔下彬脸上的横肉纠结着,咬牙问道。周何将短剑一挥,凛然道:“当然是拼啊!哪能如此便宜它们。”

却听周几冷笑一声,道:“不错,我三人踏遍世界,上山入海,亦算轰烈烈了,死之前不杀它几十个,怎值回老本了?我看它们数量虽多,但这隧道宽在三米五左右,最多同时十几个怪物可以进攻,我们尽可抵住前两拨的攻击,利用堆积的尸体占住空间,那这群白皮畜生的活动范围就更有限了,那时我们就能耗上一耗了,多杀它们几个便赚了,哈……老乔,你身宽体胖,只能指望你一人守一方了。我跟小何就守另一边。这办法如何?”

乔下彬与周何一听连连叫妙,马上表示同意。三人背靠背不再多说,死死盯着隧道两边的白皮怪,紧紧握住手中的兵器,手心里已被汗湿了。

而这两群白皮怪也虎视眈眈地看着他们,却都在离他们三米远处的地方停了下来,不停吼叫着张牙舞爪,就是不进攻。

“它们在等啥?”乔下彬抹了一把汗,有些沉不住气了。话声刚落,忽听矿洞深处传来了一声尖锐的叫声,这声音一响起,两群白皮怪似乎接到了命令一般,顿时猛地一起扑了上来,如潮涌、似水泄。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