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坏娇妻再世宠婚 第2章 删档重来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低沉的深吸气声,在宁谧的空间中沉闷响了。顾涟漪睁开眼睛眼,头疼欲裂。她循着记忆中的方位看去。阳光横穿过落地窗,投下大片耀眼夺目的光影,光线中由此可见零星漫舞的轻尘。想按一按发胀顾涟漪睁开眼,头痛欲裂。。...

急促的吸气声,在静谧的空间中突兀响起。

顾涟漪睁开眼,头痛欲裂。

她循着记忆中的方位看去。

阳光穿过落地窗,投下大片夺目的光影,光线中可见零星漫舞的轻尘。

想按一按发胀发昏的头,刚一动,手腕便是一疼。

她一怔,动了动四肢,四条粉红色长丝巾瞬间绷紧。

呵,被绑上了,还这么紧?

四下无人,顾涟漪索性打量起周遭。

浅粉色刺绣窗帘,镂空轻纱,白色欧式雕花梳妆台,占据了一整面墙的同系衣柜,洗手间的双开木门,曾经用来看剧本做笔记的长桌,奶白色真皮长沙发……

每一样家具、每一个小摆件,都是她记忆中的模样。

满屋子的唯美梦幻风,只因她幼年那一句要做公主的戏言。

她轻叹一口气。

多少年了,自他死后,她不曾放纵自己缅怀他的一切。

脑海深处的记忆混乱又鲜明。

暑热钻进没关紧的落地窗,也带来一阵微风。

小心翼翼的吸了口气,鼻腔里是Voluspa香薰散发出来的清甜果香。

人在做梦的时候,闻得到味道?感受得到热度?察觉得到疼痛?

顾涟漪陷入沉思。

墙上的华美时钟,指针无声的绕着圈。

直到顾涟漪的四肢都开始针刺般的麻痛,她才回过神。

看来,这诡异到颠覆想象的情况是真。

她有了删档重来的机会!

‘咚咚咚’,远处的门板,响起规律的敲门声。

她静观其变。

长毛地毯吸掉脚步声,直到来人转过拐角,她才看清那人的模样。

连峥!

一个侧颜已是惊艳万分,像尊不容亵渎的神。

她以前都不知道,他的发丝并不是乌黑的,微凌乱的发在日光下呈棕色,几缕刘海捣乱似的滑落到平滑的额前,慵懒而性感。

浓密入鬓的眉,略微深刻的眼眶,狭长的眼,长而浓密的睫毛,眼尾细看之下略微上翘,端的是邪魅勾人。

挺直鼻梁下是形状好看的薄唇,细看粉粉的,润润的,下颌恰到好处的棱角,中和掉长相上的妖孽气。

好看的喉结,宽阔流畅的肩膀线条,黑色的衬衫解开了两颗扣子,紧实性感的胸肌形状,紧窄的腰身,女人都要嫉妒的笔直长腿……

还是记忆中那般丰神俊朗,但只一眼,顾涟漪的视线便已模糊。

深浓的愧疚感令她不敢直视连峥,她嗖的别开视线,自然没有看到,当连峥看到她像一只小兽般被屈辱的绑缚到大床上时,眼底乍泄的森森杀气。

而当他捕捉到那眼里的滢滢泪光,心脏当即又是一缩。

房内寂静无声,腕上传来属于另一个人皮肤的微凉触感。

连峥用平生最温柔的力道解开她的束缚,他以为得到自由的顾涟漪,会像以往半个多月一样,排斥,谩骂,或是如一只被剪了翅的小鹊,烦闷而痛苦的央求他放了她。

然而,他预想中的一切都没发生。

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软软的,温温的,带着清甜果香味的小身体狠狠的撞进他怀里。

她用力的搂住连峥的脖颈,脸深埋进他肩窝,将所有的悔恨愧疚和失而复得的喜悦,都倾注在这一个拥抱里。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她想跟他说一万句对不起。

然而千言万语涌到唇边,却化为了一声呜咽。

幼兽般的细弱哀鸣唤醒了石化的连峥。

天知道他心底有多震惊。

他修长的左手抬到一半,想到这手刚刚夹过烟,有烟味,又换了右手,试了两次,才小心翼翼的抚上怀里那颗毛茸茸的脑袋。

他一下一下的给她顺着毛。

“是不是很疼?”

连峥的嗓音一直是好听的,磁性,低沉。

他当然看到了她手腕上的青紫,有愧疚,有愤怒,心疼的像是漏了风。

他以为她哭是因为疼,是受了委屈。

原谅这个母胎单身的钢铁直男,能猜到这点已是极致。

顾涟漪当然也不会告诉他实情。

有些秘密注定会烂在肚子里。

既然上苍给了她再来一次的机会,她势必要把握机遇弥补上辈子的遗憾。

更何况她曾经最对不起的人就是连峥了。

她不会再那么二了,仇要报,恩也要报。

什么?有些伤害还没有造成,不能以未来的罪行惩罚此刻的人?

开什么玩笑!上辈子够窝囊了,带着仇回来的,这辈子还让她佛眼看人生?

她想起曾经很喜欢的一段话:

‘寒山问拾得: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骗我,如何处治乎?

拾得曰: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一度引经自省,如今心态变了,忽然觉得这就是一句屁话。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呀!

她就是一俗物,干嘛要用得道高僧的标准要求自己呢?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