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医入世 第2章 我没有行医资格证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草,这小子,凭个鸡毛?要身材没身材,一穷二白的小白脸,鸟来的魅力?老子比他可强多了!”刀疤男愤愤不平,在座位上坐立不安,被针扎似的,想起现在的那小子正肥皂洗手间吃独而这边易云杰刚刚关上洗手间的门,一道柔软的身子就靠了上来,紧紧贴在他的胸前,一阵波涛荡漾,易云杰心中暗叫舒爽,不过想到自己特殊的体质,他还是咬了咬牙,将韩云云身子推开了一点,两人保持半尺的距离,在这狭窄的空间中大眼瞪小眼。。...

“草,这小子,凭个鸡毛?要身材没身材,一穷二白的小白脸,鸟来的魅力?老子比他可强多了!”

刀疤男愤愤不平,在座位上坐立不安,针扎似的,想到现在那小子正在洗手间吃独食,跟身材如此夸张、模样如此风.骚的大奶妞翻云覆雨、颠鸢倒凤,心中就跟猫挠似的,不过在这火车上他也没法硬来,只能急的干瞪眼。

而这边易云杰刚刚关上洗手间的门,一道柔软的身子就靠了上来,紧紧贴在他的胸前,一阵波涛荡漾,易云杰心中暗叫舒爽,不过想到自己特殊的体质,他还是咬了咬牙,将韩云云身子推开了一点,两人保持半尺的距离,在这狭窄的空间中大眼瞪小眼。

“我知道你是故意引我过来的,有啥事直说吧,我可没太多功夫陪你玩游戏。”

对于这个女人,易云杰虽然心中没底,不知道她到底打的什么主意,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对方绝不会这么草率就把初夜交出来,特别还是两人素不相识,这才第一次见面,否则她早就成了烂大街货色,毕竟这年头处女可是稀缺的紧。

望着易云杰淡定却犀利的目光,韩云云咽了口唾沫,让自己镇定下来,旋即她再次上前一步,等于是贴在了易云杰怀中,目光嗔怪,语气娇嗲,“你这是不喜欢人家咯?人家不好看吗?皮肤不白吗?腿不细吗?胸……不大吗?”

韩云云说的自己都面红耳赤起来,不过她还是定定的望着易云杰,就像是倒贴一样,恨不得对方现在就把自己压在下面,就地.正法。

面对这样一个女人,易云杰也是没辙了,索性嘴一撇,伸手直接拦住她的腰,一巴掌拍在对方屁股上,这一掌力度不小,‘啪’的一声半节车厢都能听得见,再加上韩云云好死不死的惊呼一声,声音似嗲非嗲,像极了干某种坏事时不自觉发出的声音。

“草!好白菜都让猪拱了!妈的老子怎么就没遇到这好事!”刀疤脸气的简直要跳起来,喘着粗气,恨不得冲进洗手间把那小子拽出来。

然而在洗手间中,发生的一幕却与众人想象中有些不同,韩云云一张脸简直快要烧起来,当她感受到易云杰大手掌还按在她的翘臀上时,瞳孔猛地一缩,连忙想要推开对方,结果易云杰有力的左手死死的环着她的柳腰,半分动弹不得。

“你……你要干什么?我警告你……这里是公共场所,我一喊立马会有无数人冲过来!”韩云云俏脸瞬间寒了下来,跟刚刚的媚态截然不同。

可以看出这种事到了关键时刻她心中还是很害怕的,易云杰虽然不清楚对方为什么要故意引诱自己,但是有一点可以保证,对方绝对不会让自己吃到嘴。

事实上他自己很清楚,即便是对方送到嘴跟前,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也很难真正下手,天玄绝脉不是开玩笑的,他的小命随时都有可能挂掉,而过度的接触女色,更是容易将自己推向绝路。

轻轻松开了手,韩云云有些奇怪,对方居然没有趁势而上?这还是男人吗?男人不是应该得寸进尺将她这种美艳娇娘吃到嘴才肯罢休么?不过也仅限于奇怪而已,她的小伎俩没有得逞,心中还是很郁闷的。

就在这时,车厢中的扩音器中传出了女乘务焦急的声音,这个声音将易云杰跟韩云云吓了一跳,两人做贼心虚的打开了洗手间的门,朝着外面瞄了两眼,发现不少人目光都有意无意的望向这边,韩云云脸色更红了,而易云杰脸皮比较厚,并没有在意。

“各位乘客请注意,二号车厢有一名女乘客突然昏厥,情况比较严重,如果有懂得医术的乘客,还请赶紧前往帮忙。”

“重复一遍,二号车厢有一名女乘客因突发状况昏厥,情况比较严重,如果有懂得医术的乘客,还请赶紧前往帮忙。”

女乘务声音比较焦急,看来这名女病人情况比较紧张或者是身份不一般。

一般火车上发生这种状况的情况并不多,但是并不说没有,一些突发心脏病或者是椎动脉受压都会导致突然昏厥,若是不及时救治很可能出现生命危险。

“我去看看,你自个儿玩去吧!”说着易云杰弹了弹她的额头,在韩云云吃人的目光中朝着二号车厢走去。

“三秒男!”

路过刀疤男的时候,易云杰隐隐听到了这声鄙夷,不过他也懒得跟这种人一般见识。

二号车厢是特殊商务座,这里布置的极其豪华,还有专门厨卫,就像是小型房车装饰,走进去明显能感受到一股压抑的气氛,这里人并不多,一名穿着白色唐装的老者,四名黑衣大汉戴着墨镜,像是保镖,一名女子躺在一张单人床上,面色苍白,穿着碧绿轻纱,就像古代宫廷佳人,即便是以易云杰心如止水的心境,见到这美女的时候也短暂呆了片刻,掀起一片波澜。

那张脸当真如同仙子下凡,泛着迷人光彩,但是微微蹙起的眉头又给人一种青莲般孤傲,不忍亵渎。

“你是医生?”白衣唐装老者看到易云杰直接走进来,眉头一挑,连忙问道。

“嗯,懂一些中医。”易云杰点头。

“那就别墨迹,赶紧给我们家小姐看看!”老者指着躺在单人床上的美女,连忙说道。

看得出来老者真的很焦急,同时也能侧面看出这女子身份真的不一般,否则他不会称呼为小姐,一般只有大家族或者传承比较久远的古老家族,才会有这种类似于主仆的称呼。

只是随便看了一眼,易云杰心中便有了底,这女孩情况不容乐观,原本身体就不好,再加上昼夜交替舟车劳顿,诱发了心源性晕厥,若是不及时救治,很可能会导致猝死,到时候再想救治就晚了。

抱着救人如救火的心态,易云杰连忙上前一步,但就在这时,一名穿着西装,鼻子上架着金丝眼镜的男子走了过来,抢在他前面,来到单人床边,向老者示意一下,随后直接将听诊器放在女孩胸口,认真工作起来,根本没有给易云杰下手的空间。

约莫五六秒秒的样子,金丝眼镜男收起听诊器,嘴角勾出一丝笑容,自信说道:“没什么大毛病,病人是太累了,舟车劳顿加上睡眠不足,出现这种状况很正常,只要休息片刻就会恢复精神的。”

“要是不放心的话我可以给她打一记镇定剂,吃一些降压药,睡一觉保证没有大碍。”

“对了,忘了自我介绍,我叫江汇文,乃是清水市清源医院内科主任,如果你们对医疗这一行有所了解的话,应该听过我的名字。”金丝眼镜男扶了扶眼睛,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

“嗯,还不错,不过我们江南李家,对于医疗行业并不怎么了解,可能要让江医生失望了,不过清源医院的院长,我倒是跟他喝过几杯酒,有些交情。”老者摆了摆手,对方确诊了小姐的情况他虽然感激,但是他们江南李家,还不屑于打听一个小小的医生的信息,想要好处他们随随便便给点好处,就足够你受用一辈子。

“嘶~”江汇文倒吸了一口冷气,江南李家的人?自己随随便便坐个火车救了个病人居然是江南李家的大小姐?这狗屎运也太逆天了吧?自己这个小小的医院科系主任确实入不了人家眼,那可是他们院长都要仰望的存在,真正的江南龙头家族,商业势力遍布大江南北,要是攀上了这种人物,何止是少奋斗二十年?一辈子都不愁了,即便是对方在自己院长面前说上一句话,他的升职道路也会顺风顺水,扶摇直上啊!

“原来是李小姐,久仰久仰,是在下唐突了。”江汇文激动的面色通红,再次仔细看了看躺在床上的美女,不禁惊为天人,同时心中庆幸自己确诊没有错误,这才慢慢放下心来。

白色唐装老者淡淡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承诺道:“放心吧,只要小姐没事,下次见面一定在你们院长面前帮你美言几句。”

江汇文眼中涌现狂喜,连忙鞠躬道谢,态度跟刚刚的自信高傲截然不同,就像哈巴狗一样,在唐装老者面前点头哈腰。

但是易云杰眉头却紧紧皱在了一起,打断了他接下来还想说的话,“你们家小姐根本不是睡眠不足,劳累过度,这是典型的心源性晕厥,若是打镇静剂不但不能缓解症状反而会导致呕吐腹泻,最终加重猝死可能性。”

“小子,你是什么人?哪个医院的?你的行医资格证呢?我是清源医院内科主任,心源性晕厥我会看不出来?你把我当傻子了?”

江汇文冷笑着瞥了眼易云杰,这么年轻也想跟自己抢功?这可是江南李家,这种功劳可遇不可求,一辈子可能也就这么一次,江汇文说什么都不会让出去。

易云杰已经被他当成要跟自己抢功的同行了,立马言辞犀利的挤兑上来。

“我不在哪个医院,也没有行医资格证,不过我懂些中医。”易云杰淡淡说道。

但是他这话说出来对方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没有行医资格证你也敢出来救人?信不信我立马将你告上法庭?让你一辈子待在里面出不来?”没有行医资格证就属于非法行医,这种情况出了事情是要坐牢的,听到对方是这种情况,江汇文放下了心中所有担心,情况已经全部被自己牢牢掌握住,这个江南李家的人情,他是拿定了!

就连唐装老者听到易云杰说自己没有行医资格证,眉头都皱了起来,眼中闪过不耐烦,挥了挥手,对着几名大汉说道:“把他给我赶出去,我不想见到这个满口胡言的毛头小子。”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